<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九章再聚首,此生永相随
    夕阳渐落,于丛林之内,洒下斑驳的阳光。两侧大道稀疏立着苍劲松柏,于满天的暗沉光辉之下,显得无比的孤寂。

    静立在这长长驰道之上,萧逸想起自己昔年上任时候的场景。

    那时,他满怀壮志、斗志昂扬来到这里,就已经下定了决心,纵然不能名传千古,至少也得是史书留名。然而时光辗转,待到今日却已经是狼烟渐起、战火连天,而在可以望见的未来,只怕这一片土地,也会沦为战马践踏、尸骸遍地的森罗地狱,再无往日的安宁。

    想着未来场景,萧逸倍感孤寂,仿佛天空之中仅有自己,徒自立于这苍天之下。

    “萧大人!吴将军还在等着呢。”

    听见旁边侍卫赵晨的话,他回转神来望向吴曦,依旧维持之前恭敬:“吴将军。萧某已经找来了你所需要的战马?”

    此刻那吴曦早就来到此刻,大抵是因为脸色太过苍白,虽然和来时一样具是一身披挂,但在旁人看来却不免有些颓废,混似个丧家野犬。只是当他看到这匹战马时候,却透着欢喜,连忙翻身坐上去,说:“没想到义贤兄如此迅速,就备好了战马。愚兄在这先行谢过了。”

    “无妨!相较兴元府十三万军民,区区一匹战马不足挂齿。”萧逸笑道。

    他在这兴元府名望甚广,故此一提出要求就有商客送上一匹好马。虽不及吴曦自己的那匹千里马厉害,却也比寻常战马快得多,一昼夜跑上个四五百里也不是问题。

    吴曦笑道:“义贤兄果然深明大义,待我治好伤,便会立刻率领军队前来助阵。定然让那斡烈兀术答人头落地。”将那马鞭凌空一挥,一骑绝尘朝着远方成都奔去。

    “既然如此。那萧某权且谢过吴兄了。”

    萧逸眺望远处那飞腾而起的烟尘,却是恭恭敬敬拜服下来。

    旁边赵晨却绝不妙,总觉得那吴曦如今表现和之前相较简直就是截然相反,浑身透着违和感,当即靠近小声问道:“萧大人。若是他逃了,那该如何是好?”若非因为对方乃是将门子弟,他只怕之前就说了。

    “逃与不逃有何区别?”萧逸却转眼看了一下,那双眼清澈透亮,仿佛早已经看穿了一下:“就算我以军国大义强求他留下,只怕他也不会甘愿在这里俯首待毙。更何况他吴曦乃是吴阶之后,将门子弟,纵然无法在这为国守土,至少回去之后也会率领军民,捍卫我汉家天下。”然后说出的这些话,就连自己都不相信。

    “这可未必!他今日敢弃城而逃,他日未必就不会弃国而走。我料定此人,日后定然会叛宋而逃。”

    一声冷哼,将两人唤醒,方才发现早有人出现在这里。

    顺着声音,两人望去,就发现在距离此地三四十丈之外的丛林之内,立着四人。当先一位乃是一个干瘦老者,袖手而立、双目微闭,竟然将此地的众位官吏视若无睹。在其旁边则是立着三人,为首的乃是一位青衣女子,她的手上牵着两位女童,幽幽目光静静的望着萧逸。

    萧逸惊讶无比,立刻迈步向前,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当日将这三人送出去,不就是为了能够确保其安全。怎么他们在这最为紧急的时候,却回来了呢?

    萧夫人低着头看了一下身下的两个小童,宛然一笑说道:“孩子们想你了,所以我就让孙前辈护着我们,回来看你了。”不过是月余时间,她却发现自己的那位夫君如今憔悴了许多,眼眶深陷、脸颊消瘦,显然这些日子里过的并不好。

    “若是回去,只怕少不得要整治出一桌菜肴,补充一下身体!”心里想着,萧夫人却觉得羞涩无比,尤其是在旁边看着,更不敢挪动脚步,只好静静立在原地,让着萧逸走过来,将自己拉住。

    “爹爹!”

    似是在响应着她的话儿,萧星、萧月终于见到自己许久未曾见到的父亲,不觉跳起脚步、脚步轻盈就来到他身边,抓住他的衣角抬着头说道。

    月余时间,这两个小家伙武学也算是进步明显,和之前柔弱样子截然相反了。

    萧逸见了,也感觉惊讶无比,刚要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见萧星摇着他的衣袖,熠熠生辉的黑眸之中透着渴求,说道:“爹爹,有一个月没见,女儿想你了。”

    望着那满是期颐的目光,萧逸轻轻将手掌放在其头上,轻轻的抚摸着:“这些日子爹爹也想你们啊。只是这些日子里,你们有没有调皮,让孙伯伯伤脑筋啊?”

    “没有,我们很乖的,才不会想那个小龙女一样,总是喜欢四处惹事生非呢。”

    萧月立刻就撇撇嘴,四下望了一下,见到没有发现那小龙女的身影之后,她就突然有些失落。要知道,她幸幸苦苦十几天,才终于在孙伯伯的帮助下,练出了真元,踏入玄真炼道之境。

    她本欲在小龙女面前勉强炫耀一番,如今却没见着,心中自然有些失落。

    萧星也没理会自己姐姐的心思,想起之前编的那个花环,问道:“我们编的花环你收到了吗?有没有好好安置。”

    “当然。我一直都妥善保管着,从不许有丝毫损伤的。”萧逸却想着之前两人走路方式,不觉有些惊讶起来,问道:“只是你们最近开始修炼武功了吗?是拜入了那位高人门下?”毕竟那走路方式,和那经常和自己交谈的小龙女有些类似,具是透着轻盈、飘逸般的潇洒。

    “是的,爹爹。我们最近拜入了小龙女门下正在练武呢。”萧月立刻就来了兴致,小小的胳膊作势一拍,一股旋风立刻自掌心涌出,将远处劲草打的粉碎,然后说道:“你看,这是我练出真元。听她说,只需要继续努力下去,就会和她一样能够飞檐走壁、呼风唤雨呢。”小小的脸儿,透着得意。

    萧星在旁也是苦着脸,紧抿着嘴唇说着:“没错,爹爹。要知道练武可苦了,而且母亲也特别严格,总是让我们早中晚都练武。一天六个时辰,弄得女儿脸都晒黑了,一点都不好看了。爹爹你说,能不能和师傅说一句,让她稍微放松一下?”想着那些打磨熬炼之法,她就有些害怕。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们既然拜入她门下,那么也须得听着她的话,知道了吗?”

    萧逸叹声气,于那数次见面的小龙女更绝好奇。

    如此年龄就已经达到常人所不及的境界,当真是集天地之灵秀、汇万物之精华,只是不知这女子,日后究竟能够达到什么境界?又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他并不知晓,但却明白至少自己的两位女儿,算是有了一个稳定的依托。

    “当然啦。虽然她性子的确有些糟糕,但是对女儿却是情真意切。”

    那萧星、萧月毕竟年幼,哪里看得出来周遭的情形,见到相隔月余时间终于相见的萧逸,立刻就缠着他欢声笑语起来,一点一滴说着话儿,将自己在这些日子里遇到的东西一五一十全都说出来,浑然没有注意到萧逸那茫然的神情,一颗颗泪珠自脸颊滑落溅落在地。

    “对了,爹爹。你怎么了?”

    感觉到落下泪珠,萧星抬起头晃了一下父亲的手臂,却觉得那本该带着温暖的手,却像是冰雪一样透着寒意。

    自指尖传来微弱的温度,萧逸立刻苏醒过来,看着自己那两个女儿娇柔的脸蛋、期颐的目光,灿烂仿佛阳春三月的阳光,脸上紧绷着的疲倦立刻像是雪花一样消融殆尽,笑道:“不,爹爹这是高兴,为我的两位宝贝而欢喜!”俯下身,手臂张开将这两个瘦小的身体拢在怀中,轻轻的拍了拍,想要感知这短暂的温暖。

    与他来说,只要能够感受到这短暂的亲情,那也是弥足珍贵的。

    “爹!我们也想你。”

    虽然感觉被抱着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萧月、萧星想念父亲久了,也觉得有些开心,齐声叫了起来。

    “对了,你们先到一边玩吧。我还有一些事情。”安奈住心头悸动,萧逸望着远处静静立着的妻子,知觉心中存有万千言语,当即就让赵晨带着两人到旁边的庭院中玩耍。

    等到两人走开之后,他立刻开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声音飘渺,不知是存于天际,还是只留在心间。

    萧夫人也不理会,屈下膝盖一如过去那样,恭敬地对着自己的天施了一个万福,等到立起来之后说道:“我是你的妻子。自然等跟在你身边!”

    “会死的。”

    “生死与共、祸福相随。”

    简短的几个词儿,却道尽了一生的命定。

    “对不起,让你在这些日子里受苦了。”

    萧逸终究还是忍不住,将这随着自己十几年的妻子抱在怀中,难以止住的泪水终于自眼眶中奔流而出,润湿了眼角、润湿了脸颊也润湿了衣襟,置身于凶险万分的恶劣环境之中,他再一次感觉到这最真挚的温度,就像是十年前相遇那样,让自己那颗渐渐冰冷的心再次跳动起来。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