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七章战火起,世间纷争出
    过了半响,几人毕竟是有数高手,伤口得到很好处理之后,也渐渐恢复了些许精力。

    而那武清想着兴元府时候的安危,脑中更是来回回荡着昨夜的战斗,不觉担忧起来,立刻拍马快速赶往兴元府,欲将谈得的消息传于萧逸还有吴曦两人,好令他们早作准备。

    只是刚刚望见城墙时候,他们就连于城门之前,立着上千人,正是那斡烈兀术答所率领的一千兵马。

    “兵贵神速,这家伙果然有两下子。”小龙女不觉赞道。

    在发现自己行踪被敌人发现之后,就立刻拍马前来直接攻击,这般胆识还有心机,果然不愧是沙场悍将。

    武清脸色却像是抹了一层白漆,雪白雪白的,毫无半分血色:“我素来听说这人乃是完颜陈和尚麾下第一悍将,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怕这兴元府要糟糕了!”

    他在忠顺军之中效力时候,只不过一介偏将,虽然也在沙场厮杀,却不免有些经验不足,相较眼前之人不仅仅武功不如,就连那些个文韬武略只怕也是远逊对方。

    小龙女却仔细瞅了一下,笑道:“无妨!这兴元府毕竟是大城,城中人口多达十数万,其中储备的粮食足可满足城中百姓数月食用,至于那兵械在府藏之内也是备足。纵然无法打退对方,但是守住十天半个月,还是有可能的。”

    “希望如此。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吴曦存在。若是有他在这里,想必这兴元府应当无恙。”

    重新安定下来,武清想着那吴曦,自然也是透着几分敬意。

    毕竟这吴曦乃是将门虎子,一身武力不再斡烈兀术答之下。而且能够力压杨琏真迦,想必那朝廷也是心里有数,才将其派遣出来。若他肯愿意坚守城池,再加上江离、武清、铁辛、薛冷四人还有小龙女的帮助,自然可以抵抗这斡烈兀术答的猛烈攻击。

    随着话,远处立刻起了动静。

    于城门之内,那吴曦骑着白麟走了出来,身后立着约莫数十骑压阵,手中拿着一柄长刀,显然是准备迎战。

    斡烈兀术答亦是拍马前来,手中拿着一杆白杨腊木长枪,哈哈笑着:“我素来听说叔伯带来,侄儿应当备齐礼物,谦让恭送。既然我金朝兵马到此,你却再次手持利刃、关闭城门,这般作态有何道理?”昔日里金宋两国签订协议时候,就曾约定那金朝为叔伯,而宋朝为侄儿。

    如今斡烈兀术答说这话儿,正是借此侮辱南宋众臣,激起其心中恼怒,从而能够窥出对方破绽,一战定胜负。

    “荒野之人,鄙陋之徒。不过侥幸窃据华夏大地,纵然身披华服、口作国语,不异于沐猴而冠。若非你朝国君不思静守仁德、安邦治国,反以兵戈屡屡挑衅、擅开战事,以至于流民四起、战火连连,如何有今日之劫?既然如此,你这狂徒为何还不退下,以免涂炭生灵?”

    高居城墙之上,那萧逸还未待吴曦说话,早就怒不可赦,张口就是一阵辩驳。

    斡烈兀术答却只是冷笑不止:“自古以来,不过是成王败寇,昔日里我太祖夺取天下时候也不曾修德敬礼。可见这所谓的德行,也不过如此。那样的话,不妨枪下见真章!”说着,亦是拍马而出,挺枪朝着那吴曦刺去。

    “正好!”吴曦亦是起了胆气:“某家今日就让你尝尝我这刀的厉害。”说罢,那白麟四蹄攒动,也是迎面扑去。

    一刹那两匹战马交错而过,长枪微抖化作满天银花,大刀横扫犹如带出雪亮白光,尚未攻击对方就已经彼此交攻起来。随着长枪舞动、大刀挥砍,于两人之间,炸裂般的声音轰然而出,周遭更似被狂风横扫,满地的灰尘尽数被吹开,于地面上亦被锋锐罡气切出一道道裂痕。

    为这惊人对战所吓,身下战马也是经受不住,“恢恢”叫着朝着退去。

    望着对方两人俱是心惊,暗想:“这人实力不弱!”远处士卒见着两人对阵,纷纷将那兵械高高举起,口中亦是呼喝不止,望着对方更是透着刻骨恨意,一时间沙场之上,肃杀之气越发浓重。

    “如今敌强我弱,城中守备空虚,这次务必胜利扼住对方气焰,否则定然会被这人趁势杀入城中。”吴曦只将目光自那些士卒扫过便可知晓,这些人虽然数量不多,然而个个皆是凶悍之辈,其中不乏武林人士。

    想着这一点,他立刻拍马而来,长刀挥动中早就带着劲气,欲将对方斩于马下。

    斡烈兀术答信手挥出长枪,“叮咚”一声,就将那长枪戳在大刀刀背之上,不仅仅留下森白印迹,亦是错开其锋芒,以免被这利器伤到自己,暗想:“以逸待劳?只可惜你的心思,我早已经料到!”

    他和吴曦毕竟不同,乃是久历沙场的宿将,仅仅初次接手就已经明白过来对方绝非短时间能够战胜的,于是拍马而走、且战且退,长枪转而化为守势,仅仅护住周遭安全。

    果不其然,吴曦见到对方退后心中窃喜,立刻催马赶上,却浑未注意到自己和城池越拉越远。

    等到来到距离城池百余丈之外,那斡烈兀术答嘿然冷笑,忽道:“放箭!”旋即将着长枪于空中挥舞一下,远处弓箭手立刻将长弓拉开,形似六棱锥的箭镞划破天空,朝着这边射来。

    吴曦如何料到此结?

    惊慌之下他立刻回刀,护住身体,将那数百支长箭悉数砍断,脚下白麟亦是连连后退,错开箭矢锋芒之处。

    只可惜这一下立刻露出空门,早被斡烈兀术答瞧住,也不管座下战马是否受住,将着附有马钉的靴子刺了一下,连人带马直接冲撞过来,吼道:“亢龙刺!出!”说着那长枪化作银光,无尽青芒自其中冒出,汇作一道罡气,于空中立时化作一条摇头摆尾的青龙,直接朝着吴曦扑去。

    值此状况,吴曦哪里有反应,只得将那长刀横在胸前,却听“咔擦”一声整把刀立刻崩裂,化作数十片破碎铁块,仅有刀柄握在手中。随后他更是感觉身体飘飘、如坠云端,眼角所见之处只有湛蓝天空,等到落地之后不觉口吐鲜血、气血翻涌望着远处十数丈的斡烈兀术答。

    斡烈兀术答虽对这人居然生存下来而感觉惊讶,却更晓得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胜负向来只取决于刹那之中,也不废话直接拍马前来,想要取走对方性命。

    “好家伙,这小子果然有些手段。”

    吴曦立刻紧张起来,却也并未转身而逃,却将左手竖起做出抵挡模样,右手却是收起做出拉弓模式:“灭军式,开!”

    一声咆哮,那吴曦四肢立刻膨胀数倍,身上衣帛应声裂开,却是露出那布满青筋的身体,虬龙般纠缠的血管之内,无尽血气翻涌而出,隐约间透着豺狼虎豹的啸声,直将整个人撑得好似巨人一样屹立于苍天之下。

    随着他的话,一道无形罡气立刻喷射而出,目标正是那极驶而来的斡烈兀术答。

    斡烈兀术答顿感不妙,赶紧自身下战马飞滕而起,越到数十丈高空,就见地面上那匹战马自内部整个爆裂开来,血液、肌肉以及骨头全数被打的粉末,朝着四方飞射而出,化作薄薄的一滩血肉,异常均匀分布在方圆十丈范围内,令人如何都看不出昔日样子。

    地面上,更是凭空现出一道长十数丈、深有三尺有余的壕沟,边缘呈现出烧焦状。

    简直就是被火炮轰过一样!

    “听说吴家素来骁勇,如今一看果然如此。”看着地上场景,斡烈兀术答顿觉背后发冷。

    需要知晓他虽然及时避开正面攻击,但是被余波扫过,亦感身体气血沸腾、难以压抑,若是再战只怕也不可能。正在此刻,那白麟却听见自家主人长啸四蹄攒动想要赶来。他顿时乐了,待到身体落下之后,立刻纵起轻功,正好坐在了白麟之上,只将手摁住那头,立刻就让这匹烈马动弹不得,冲着那吴曦说道:“你虽然实力不错,只可惜弓马稀疏,不足为敌。今日权且放你一马,只是这匹战马就让给我吧!”说完,拍马回到自家军阵之中。

    纵使离开,也要折辱对方面子,不得不说斡烈兀术答这人,对南朝众人果然没有半分敬意。

    远处,那压阵的数十骑迅速奔来,将那伤重倒地的吴曦护在其中,城门也是应声而开,待到军队退入其中之后,就将城门彻底封住,以免有人闯入其中。

    “靠。这就开打了?”

    远处小龙女看了全过程,虽然大呼过瘾,却不免有些担忧。

    这金朝都如此着急了,派出了麾下大将,想要打开通往巴蜀一带的门户,很显然是被蒙古给逼急了。两相比较,明显可以看出来那蒙古的力量更强,若是他们当真到来,这兴元府又会如何?

    要知道,那只军队可是由托雷率领,数量足有数万人的精锐骑兵,和这支小队相比完全就是巡逻艇和航空母舰相比,压根不是一个量级的。

    身后江离、铁辛还有武清薛冷想着这一切,也不觉感觉未来一片迷茫,正如即将降临大地的黑夜一样,看不到丝毫的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