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五章帐营中,陷阱显危机
    星光稀疏、月光晦暗,一片荒芜的草原之上,除却蛙鸣昆叫外,就毫无任何生息。

    而在这草原之上,稀疏散布着上百个营帐,于沉闷的微光之下,这些白色的帐篷却似坟墓一样,森柏森白的让人看着就慎得慌,不敢踏入其中半步。

    只是在黑暗之中,却有几个黑影穿梭其中。

    正当他们掀开帷帐想要走进去,其中一人却突然停住脚步,拉了一下其他人,指了指不远处的兵刃,说道:“江大哥,我记得这不是忠孝军的样式吗?”顺着众人目光,他们立刻注意到旁边横列的一排长刀刀柄之上印着几行字,“大正二年三月五日都元帅府监制”,正是他们忠顺军所对抗的,为完颜陈和尚所统领的忠孝军的武器。

    “忠孝军?若是他们那可就麻烦了。”

    江离望着这熟悉字样,不觉感到了一丝后怕。

    毕竟他们任职孟珙麾下忠顺军时候,就经常和忠孝军对抗,可以说这支部队在完颜陈和尚的带领下,是唯一一个还存在着战斗力的骁勇军队,寻常军队根本难以和其对抗。

    要知道,那完颜陈和尚草创之日,就曾经仗之和蒙古军队于大昌原之处,以四百骑麾下硬生生击败破蒙古军八千之众,乃是其威震天下的时候。

    只可惜独木难支,纵使那完颜陈和尚骁勇无比,乃是一位正宗的地阶强者,却依旧在内有此起彼伏的红袄军持续作乱,外有蒙古连续骚扰放学的情况下,难以挽回整个金朝日渐颓废的样子。

    武清起了困惑,说道:“既然如此,那他们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不,也许不是他们。毕竟他们现在正被拖住,应该无法抽出力量才对。或许这里,只是一些流兵侥幸获得了这些监制的兵器罢了。”江离摇头,显然是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

    与他来说,似这般威胁到整个宋朝安宁的情报,自然是越少越好。

    却见此刻,周遭一声炮鸣,早有百人身穿铠甲、手持盾牌,口中做着阵阵呼喝之声,一步一踏踩在草地之上,其后跟着两百余名弓箭手,弓满如月、箭簇闪烁,虽是只有几百人,却似摇天撼地的巨人一般,于森冷星夜之中透着杀意。

    几人大惊,立刻就听见一个声音。

    “我说江离,我早已经认出你了,为何你还以为自己没有中计?”

    随着话音,一位昂然挺胸立于队列之前的将军显出身形,一身黑铁披挂沉重黝黑,手持一柄长枪,冲着被困在垓心的几人笑道。

    借着星光,江离看了一下,立刻紧张起来:“原来是通远军节度使斡烈兀林答,只是你今日出现在这里,究竟所谓何事?”说话间有看向那斡烈兀林答旁边几人,更绝紧张起来。

    因为除却了一些江湖人士之外,其中还有同知通远军节度使事乌古论长寿、平西军节度副使和速嘉兀迪,具是那忠孝军悍将,却不知为何居然出现在这里了。

    显然,那金朝此刻虽然三面遇敌,却依旧所谋非小。

    斡烈兀林答哈哈笑着,丝毫不曾掩饰自己的目的:“我朝皇帝本欲和你官家签订合约,共抗那蒙古大军。谁料的那赵昀却糊涂至极,居然在这个时候发兵北伐。既然你宋朝不仁,那就休怪我金朝不义,欲取你这川蜀一带为我行在复兴之地。”

    “夺取川蜀?莫非你以为以这区区一千兵马,就能够夺取整个巴蜀一代吗?”江离虽是身处重重围困之中,却依旧长声笑着:“我朝虽然兵马不及各位,然而戴甲持兵之士亦有数十万之众。以你这点兵马,就想仿效昔日邓艾、钟会之举?当真是笑掉大牙!”

    “老夫倒是敬你是条汉子。只是此战乃是生死存亡之事,绝不许有半分闪失。你等不如死在这里吧。”言罢,他当即一声令下,身后弓箭手立刻放箭,箭簇如雨、迅如陨石,刹那间就要将几人射倒在地。

    这时,那铁辛却挺身而出,一身锃亮铁甲好似盾墙立在众人面前,一声咆哮于身体之内立刻散发出沛然劲气,于刹那间将着拳头猛烈挥舞,随着拳头无铸风势立刻席卷而出,直接将漫天箭雨彻底摧毁,就连地上青草也是像被割草机一样整个被切碎,气势尚存朝着对方冲去。

    只可惜那斡烈兀林答所辖部队却立在数十丈之外,待到那拳势来到众人面前,却和微风毫无区别。

    他看着远处那身材魁梧,混似个巨人一样的铁辛,却笑道:“素来听说你的憾山劲以刚猛著称,如今看来名不虚传。只可惜我倒想知道,你究竟能够坚持多长时间?”箭矢依旧犹如骤雨,持续不断朝着几人射来,迫的那铁辛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提起全身气力,努力将这些箭雨挡住。

    “丢你老母。莫非真的以为咱们就是软蛋,任由你搓圆捏扁吗?”

    武清却是忍耐不住,于背后剑匣按动一下,立刻取下两柄短刀,见到箭雨悬空射来,只将手腕轻轻一抖,两柄长刀顿时化作一团璀璨银光,等到停歇那些箭只早就断为一截一截的丢在地上。

    而他则是飞纵身躯,只在空中就已经做出架势,直接朝着那斡烈兀林答劈去。

    “喀拉”一声,他立刻见到一点寒芒飞射而出,正正好点在双刀刃背之上,等到注意到方才注意到乃是一柄白杨长枪,顺着长枪千钧之力骤然喷射而出,立刻逼得自己后退数十步,稳住身体望着远处手持长枪的斡烈兀林答。

    斡烈兀林答却有些闲心,立在原地继续解释着:“乱刃斩!这是你所擅长的武功,亦是你背后背着的剑匣名称。以七柄大小不一的战刀组成,已经使用犹如乱刃披风,最是凶残无比。但是,只需要拉开距离那么你所谓的乱刃斩,也就没有使用的可能。”

    说到这,他那长枪忽然凌空一扫,“砰”的一声溅起漫天火花,却将目光望着远处三人,笑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破霄箭,若非我及时反应过来,只怕这颗头颅就不在这里了。我想,你应该是就是薛冷了吧。”

    那薛冷却将目光自对方挪开,却望见旁边凌空落来的箭雨,赶紧将背着的弩箭取出,虽然并无箭矢,却不知为何那弓弦自动后退,随着“嘣蹦蹦”的一连串声音,数十枚箭只立刻碎裂,再也无法威胁到几人。

    以弓弩之身,却做到仿佛冲锋枪的样式,很显然这所谓的弓弩也不是凡物,应该乃是和其配合的特殊武器。

    “骂道。没想到这次居然狼入虎口,但是你若以为这样就能够困住我们,那可就大错特错。”

    那江离见到自家兄弟已经开始战斗,也不觉恼怒起来,只将身上铁链取下,前头缀着一块铁锥,凌空一抖立刻好似蟒蛇一样,朝着那斡烈兀林答打去。应着他的动作,那武清却将两柄短刀收入剑匣,却将一柄足有四尺有余,形制仿佛陌刀的战刀取出,急速快步也是一样快速朝着对方冲去。

    斡烈兀林答自然是临危不动,只将手中长枪化作漫天枪影,立刻将几人挡下又令:“各位不得放弃攻击,立刻将这几人给我分开,不得令对方互相配合。”一瞬间,那些持甲锐士纷纷上前,犹如盾牌一样,直接插在了几人中央,硬生生将这四人分散切割,化为了两个团队。

    江离却一脸骇然,想着:“该死的,这下只怕要完蛋了。”

    “若非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我又如何能够做到这般程度?”那斡烈兀林只将长枪刺出,逼得对方连连倒退,心中却暗自得意了起来。

    要知道根据他收集到的情报,这四人虽然实力有些差,但是却胜在武功、性情还有战斗都互相契合,乃是军阵之中最擅长联合战斗的存在。

    若是让这几人联手,他自然不敌,但若是单打独斗,却自信胜过其中任何一人。

    如今用计分割对方,令其只能够背水一战,正是铲除这四人的时候!

    那武清却忍不住,见到旁边有几人挺直长矛直直刺来,他立刻将那长刀丢出,一个翻身避开了对方锋芒,却自剑匣之内再次取出两柄一尺有余的匕首,于长矛边缘一绕,立刻截断矛尖。虽是如此,他胸前却被戳了个正着,撞的整个人生疼生疼的,性子也立刻冒了出来,将匕首掷出,正中对方眉心。

    “武清,小心对方长枪!”

    武清听见有人警告,立刻注意到旁边径直刺来长枪,立刻唬的亡魂大冒。见此状况,旁边江离将铁链掷出,想要将那长枪缠住。斡烈兀林答却只一笑,长枪微动正好砸在铁链,迫使其转动方向,其势未定依旧朝着武清刺去,显然是想要一击毙命,不给对方任何活命的机会。

    而那武清倒也不愧是阵上勇将,立刻于地上做懒驴打滚模样,虽是避开直刺胸前一枪,却于手臂之上被戳了一个血洞,汩汩鲜血流出,不过刹那他就觉得体力消失一大半,实力至少下跌一半。

    “这一招假道灭虢果然厉害。”

    远处,那武清也是嘴角沁血,一脸惨白的望着中央那人。

    若非他为了救援武清,令自己空门大开,如何会令旁边江湖人士得手,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几道伤痕?

    斡烈兀林答却将目光扫过铁辛和薛冷,此刻他们也是气喘吁吁,显然体力消耗也快到了极限:“你们两个算是废了,至于另一边我想也快了吧。”话中不无得意。

    只不过小施奸计,布下了一个陷阱,就折损对方四位大将,这一次自然是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