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四章身量小,良计无人识
    “小少爷啊,你可算回来了!”

    随着一阵疾风,小龙女又重新回到了后院之内,一个翻身就自马背上跳下来。

    她听着那话儿,不免有些不自在:“说的好像,我就不会归还一样。信不信本姑娘直接将其带跑了?”

    “嘿嘿。小少爷真的会说笑。您都是如此富贵之人了,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看着那骏马重新归入马厩,小厮立刻松了一口气。

    若是在吴将军回来之后未曾见到这马,那他非得给打成残疾了。

    “这可不一定啊!”

    小龙女蹦蹦跳跳的,很快离开这里,却是打算去看看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来。

    正在此刻,她却见到远处一脸严肃的刚刚被任职为这里防御使的家伙。这几人此刻身着灰色衣衫,身上带着武器,大抵是因为太过于专心了,并未注意到旁边的小龙女,只是言辞不免有些激动。

    “真搞不懂。江大哥,你为何会答应去探营?”武清说着话,明显对这次任务感到不满。

    旁边铁辛回道:“我们是这里的防御使,自然应当以守护这里的百姓为重。”平淡至极,明显是接受了这次任务。

    “没错!你们别忘了,我们这次来虽然是为了查探吴曦此来目的,以及搜集蒙古情报。但是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大宋百姓。那些流兵情况不明,若是让他们坏了这里的一切,估计孟将军可能会治我们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

    江离长叹,想着离开时候那孟珙的嘱托,只觉得心情沉闷许多,甚至就连近日里睡觉都不太安稳了。

    “这倒也是。只是这些流兵容易解决,若是那蒙古大军,就凭咱们几个,能行吗?”

    听到自家大哥的话,铁辛立刻透着愁容。以他们的实力,或许可以对付那些残兵败将,但若是那名震天下的蒙古铁骑,只怕就算是全身而退,也是绝无可能的。

    “流兵?难道这里又将有什么事情发生?”小龙女将几人对话全都听了,立刻起了好奇心。

    没等那几人离开,她就咻的一声越到众人面前,小小的脸儿透着期待,问道:“喂,你们在商量啥事啊?”身小声弱,虽然想要努力装出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无奈何她那娇小的身躯让几人看低几分。

    果不其然,那江离立刻摆摆手,示意其退到一边去:“哪里来的小家伙,快点离开这里。”声音故意粗哑,明显是不欲多做纠缠。

    “切!不就是要去探营吗?莫非以为我真的不知道?”眼睛稍稍斜了一下,小龙女口中发出长长的拉音,而那娇俏脸蛋也是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见到几人诧异样子,她又说了起来:“只不过依我看来,你们太不专业了。居然大咧咧的将武器带在身上,而不是脱下来放在一边。这不是等着别人找到你们吗?”

    “依我看啊,为了避免暴露,至少也应该穿上灰色衣裳;为了防止暴露踪迹,也应当用麻布遮住面部防止被别人识破;恩,为了方便联络也应当带齐烟花,以便到时候发信号撤退;至于到时候联系你们有准备吗?我觉得最好约定手语,这样的话在某些不便的场合,更适合交换信息。对了,交叉掩护还有试探性射击你们知道吗?”

    话语喋喋不休,小龙女一下一下掰着手,将自己曾经在网络上查找到的特种兵训练方法说了出来。

    江离心中一惊,立刻问道:“你这小鬼究竟在说什么?”见着那小孩一副胸有成竹、跃跃欲试的样子,顿时感觉荒唐。

    一个小孩,来询问这等军机大事,甚至做出一副指点的样子,张口就说什么手语、烟花以及交叉掩护什么的,当真是让他们几人感觉古里古怪的。

    “你们讨论的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听不见?我说,你们该不会就准备直接闯过去,什么都不准备?”小龙女立刻来了气,若非是出于善心提出一些建议,结果这几人却将其当做顽童?

    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哪里需要那么麻烦。你这小娃娃,还是回去和妈妈撒娇,别在这里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了。”武清却摇着头,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若非见眼前的不过是一介小童,早就挥手训斥令其退下了。

    “麻烦?兵者大事,不可不查。”浑似个炸了毛的小猫咪,小龙女立刻嚷嚷了起来:“我好心指导你们,你们居然不接受?我看你们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若非她曾经见那萧逸一心守护兴元府,如何会萌生这种想法?甚至跑来传授这历代军事大家积累下的经验,好让这几人添一些生存几率。

    结果却被认作是小孩胡闹?

    这些家伙,莫非肌肉都练到脑袋里面了吗?

    “算了算了,就当我没说吧。”那武清明显有些不耐,甚至扭过头做出一副嫌恶的样子。江离倒是有些关切,虽然言辞中也是不以为然:“小娃娃,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你还是快快回去,别掺杂这些糟心事了。”说话时候还刻意蹲下身体,也算是有些文人风范。

    小龙女却是恼了,小脚在地上跺了一下,颇为不快的说:“不接受就不接受呗,还说我是小娃娃?等你们陷入险境的时候,看你们怎么办?”话音未落,早就将这几人甩掉,化作一团虚影跑远了。

    几人看着那身影,不觉赞道:“没想到一个女童都有如此快速地轻功。这兴元府也算是藏龙卧虎了。”虽是如此,但是他们也没有再停留,直接就招来了自己的战马骑上去,准备进入对方大营探探对方的情报,至于这里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权且当作了一场闹剧罢了。

    区区一个小女孩,能够有什么真知灼见?

    “走了?这几个人还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啊。只是看样子,貌似会发生一场激烈战斗?我不如就去看看如何?”那小龙女听见阵阵马蹄,望着对方消失地方,不觉起了一些心思,对这个世界的军队战争感到好奇,立即就施展轻功也是尾随其后。

    花开两枝各表一朵。

    另一边杨琏真迦却面有怒意望着眼前的野律巴格儿,说道:“我交待你们的任务呢?什么时候,我说过了,你可以空手而返,无功而会了?”

    “真的很抱歉,世尊。”野律巴格儿身体一颤,于眼前师尊似乎存在着无上的恐惧,甚至也没理会身上被巨石砸出的一道道淤青连忙回道:“之前我和那往利托罗遵循您的嘱咐前去擒拿那个小丫头,结果发现了那萧逸的妻女全都藏在了武侯墓中,只是那里却居住了一个怪异老头,故此纠缠到了现在时候。那老头看起来也没什么厉害的,但是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凭空驱使巨石。我和往利托罗一起上,才能够抵抗住对方攻击,并且打算将对方一举擒杀。只是没料到,那往利托罗前去抓捕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却失了踪迹,而我久持不住。又难以一个人对抗那个老头,所以才自作主张回来了。”

    冷笑一下,杨琏真迦将手掌摊开,上面放着一个木像,木像栩栩如生和那往利托罗有八分相似,其中腹部和四肢就像是爆炸一样,碎屑整个自内而外爆裂开来,冷笑道:“他当然回不来了,要知道他死了!”

    “这是师兄的命像?可是他怎么死了?”

    刹那间野律巴格儿脸色顿时苍白起来,瞪圆的眼珠子透着不可思议,要知道那往利托罗可是比他更强三分,为何他能够从那个老头手下逃出来,而自己的师兄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彻底死亡了?

    转眼间,他又想着当初对敌状况,立刻问道:“难道说,他是被那个小娃娃给杀了?可是这不可能啊!毕竟那个小家伙实力太差,绝技不可能杀了拥有不动明王身的师兄的。要知道师兄已经是修成了不动明王身的顶尖高手,踏入人阶巅峰境界。只需要顿悟,便可以突破玄关踏入地仙一流。那小子实力如此差劲,怎么可能杀了对方?”

    “无论如何,他都死了。”近乎死寂般的冷静,杨琏真迦也不愧是“得道高僧”,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稳住心神,又开始细细思考诸般错漏之处,“就算那小子没有杀他的实力,至少也知道他究竟是因何而死。这一次,看来我得亲自出马了。”

    “亲自出马?”野律巴格儿赶紧劝道:“可是世尊,此刻您正处于突破心劫的关键时候,若是贸然暴露在别人的锋芒之下,只怕会有性命之危。”说到后面,竟然直接跪倒在地,俨然一副忠心耿耿的奴仆样子,口中更是念念有词:“小的身为护法尊者,若是无法护住师尊,又如何有颜面苟活世间?”

    杨琏真迦呵呵笑着:“无妨!只需要有足够的护发尊者,自然能够护住周全。更何况距离此地七十里之外,那些人中想必有崇尚佛法之人。而我只消去宣传一番,想必他们定然会俯首称臣,入我佛家释门。”

    不知为何,他说着这般话的时候,一阵阴风刮过,阴森森的透着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