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三章劫难出,如何方能过
    “臭小子,居然敢如此戏耍佛爷?”

    自洼地站起,那往利陀罗看着悬崖边上立着的小童,纵使因为不动明王身而未曾受伤,然而他却觉得面皮灼烧通红,整个人就想被煮红的河虾,只想将那折辱自己的滚蛋逮住,彻底凌辱一番。

    “哈哈哈!”叉着腰,小龙女却做张狂之笑:“你这么蠢,为啥就看不穿我的计谋?抓我这样一个小孩子都差点失败,你爸爸一定后悔当初没有将你留在手纸上!”

    非是她张狂,只是因为这时还未到时候,需得将其拖在这里,好让那八阵图能够将其灭杀在这里。

    以八阵图废掉这人,才是她的计谋!

    果不其然,那往利陀罗见到自己受此污蔑,不觉大吼:“该死的混小子,佛爷现在就解决你!”随即丢下禅杖跳起身体,攀住山岩,手脚并用就要从朝天洼中跳出来,将那小龙女擒住。

    “解决我?但是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感觉到周围缓缓提升的风势,小龙女笑了起来,随着她的话,那一缕狂风渐渐膨胀,不过刹那俨然形成了一个硕大的龙卷。

    风势肆掠,卷起无数的尘沙在这狭窄空间之内澎湃鼓荡,于山崖之上不断的撞击着,转瞬间就将吧惊愕莫名的往利陀罗卷入其中,也不知道带到了那里去。

    虽是如此,但这庞大狂风却似是被囚笼束缚住一般,只在山洼之内咆哮、肆掠,于仅在数丈之外立于悬崖边的小龙女来说,却仅仅像是一阵微风,除却撩起衣衫外,丝毫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可谓是玄妙无比。

    在旁边看着,小龙女心惊胆颤,想着昔日自己居然闯入这凶险之地也是后悔不已。

    若是她之前就听说过这里的可怖,如何还敢贸然在这里面修行?

    风暴、雷电、大雨、冰雹、洪水、泥石流、大雪以及暴晒,诸般异象来回转动,终于停住了下来。

    等到其彻底恢复平静之后,小龙女这才踏入其中,开始在这终于停歇的八阵图内搜寻起来。

    于她来说,无法确定对方死亡,终究还是会有些不安的。

    终于,在远处一个水洼之内,发现了那往利陀罗的身体,七窍流血、通体遍布血污,甚至就连胸口也凹陷下去,显然是死了。

    她蹲下身体,仔细瞅了一下,以自己精深的医学知识便可知晓,这人并非是外物撞击身体导致,而是因为体内真元暴乱损坏经脉所致,这八阵图威力当真可怖!

    遇弱不弱,遇强更强。

    武侯之名,千古流传。

    既已确定对方死亡,小龙女也没有兴趣在这里合着尸体度日子,想着另一边的战斗,也感觉有些担心,立刻就朝着远方奔去。

    待到来到大殿之后,她才见到于大殿之内,几人面色严肃,俨然一副死人样子,顿时紧张起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问:“喂,你们怎么了!”

    “大家都还好。只是你居然还活着?是利用八阵图的威力?”那孙老有些诧异,微微瞥见小龙女一下,脑中涌出一些想法却旋即压了下去。

    能够以远低对方实力,设计灭掉对方,这小童也算是天赋异禀了,只可惜是一个女孩子。

    “当然!要不然我会安然回来?说起来,你的对手如何?他也死了吗?”“噹”的一声,小龙女将背后提着的一根九锡禅杖丢在地面,说话间自然透着傲慢。

    若非是怕吓着几人,当时候她甚至想要将那人头颅割了下去。

    只可惜大抵是变成女孩子了,对这等恶心事也没多少兴趣,故此也只将对方禅杖带回来了。

    孙老抬眼看了一下那满脸都是挑衅的样子,不自觉低下头,脸色依旧沉沉的:“逃了!”

    “逃了?看来还是本姑娘技高一筹啊!真可惜了你那心神御物的手段。若是我,别说是一个,就是十个也得败在阵下!”小龙女哈哈笑着,浑似个没有盖盖的水壶,无数自夸的话脱口而出,当真让人觉得她这般性格,的确是有够独特的。

    “即使如此,只怕我那夫君就危险了。”虽因小龙女带来的好消息而轻松一下,那萧夫人却想着自家的夫君。

    自己躲在这武侯墓之内都遭到袭击,若是那身处祸乱之地的萧逸,此刻又该是何等场景?

    “为何这么说?”小龙女问。

    孙老回道:“困兽犹斗。你废了他一员大将,只怕对方会更加谨慎。若是因此引来更多敌人,只怕就危险了。”

    “这样啊!”小龙女轻嗤一声,却不以为意:“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行了吗?我就不信了,那朝廷就会让那蒙古大军侵略边民?”

    这南宋素来文化昌盛、人口众多,其中优秀武者不在少数,纵然无法和整个北地高手相抗,若是守住一隅之地却是绰绰有余。

    “哼!若是他们能这样做,昔日里如何会有靖康之耻?至于那开禧北伐,如何会半途而废?甚至开启什么‘庆元党禁’!真真是一群庸碌之徒、苟且之辈。这般东西,如何能够指望上?”孙老忽的来了脾气,显然对那偏安临安的南宋诸位大臣饱怀意见。

    “你这一说,倒也没错。”

    小龙女愣了一下,想着历史上诸位大臣所做出的那些事情来,也只觉得瞠目结舌,浑然摸不清楚这帮子家伙究竟打算做什么?

    “难道说,父亲有危险?”

    萧月听着几人担忧,这才明了她们来到这里并非是为了躲避歹人,而是为了不牵连自己父亲,所以才被安置在这里受到妥善保护。

    这样一来,就算是那萧逸有什么不测,她们也可以安全的活下去。

    随着这话,萧月萧星两人看向几人透着询问。

    “你们放心。”萧夫人将她们两人抱在怀中,恬静的脸庞透着些许圣洁,那是只有当看向自己最珍视的孩子时候才会浮现出来的柔和:“他可是你们的父亲,自然有办法保护这里的一切。”

    对她们来说,萧逸就是支柱、就是一切,而她们只需要听着那人的吩咐,就定然能够度过这一劫。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她们都始终坚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