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二章斗正酣、玄女显手段
    “那两人死了吗?”

    躲在远处,萧氏三母女胆战心惊望着两人交战之地。

    尘沙飞起、碎石遍地,更兼劲气十足、狂风嘶吼,无数碎石旋转着将两人困在亥心,在那近乎疯狂的风势催动下,寻常的一粒碎石便可以穿石碎金、洞穿铠甲,常人根本无法踏入其中。

    然而那小龙女却望见灰蒙蒙灰尘当中显露出两个朦胧身影,不自觉骂道:“靠,这俩家伙身体真硬。难道这就是有烟无事论?”

    “怛罗么野!”

    刹那间,一声梵唱轰然而起,震的人是心神巨震,险些把持不住心境。

    细眼看去,几人就见于那满天沙尘之内,往利陀罗却仰天长啸,周身突然生出异象,昔日幽沉黑铁般的躯壳释放出无边的金光,似是金刚怒目,又像佛陀嗔怒,将半边阳光全数遮蔽开来,化作一朵璀璨绽放的金莲,根茎、花瓣清晰无比,甚至那其中脉络也是明显无比,道道花瓣缓缓绽放,却是终于将那孙前辈卷起的风沙尘暴推散开来。

    通体泛着金光像是裹着一层金箔,他望着那虚立高空的孙老,铜铃红眼之内透着灼灼火焰:“没曾想你居然逼我解体,用出了佛怒金莲!既然如此眼下也就只得速战速决了。巴格尔你先牵制住对方,且看我如何擒住这几人!”说着,就将旁边禅杖招来,扬手一挥,空气立刻噼里啪啦发出阵阵呼啸。

    那佛怒金莲何其了得,一出手就生生压制了一场风暴,免去了一场劫难。

    然而这般招数却代价极高,一旦用出少不得损及身躯、实力至少下降两成,日后更需要数年功夫才能够恢复,轻易间使用不得。因此,那往利托罗才会对逼迫自己用出此招的孙老怀着嗔怒,直欲杀之而后快!

    听了他的话,那野律巴格尔亦是奋起双拳,自侧面一并袭来,欲要将眼前这老者彻底击碎。孙老亦是警惕起来,双臂挥舞之下,一块块巨石、古松被连根拔起,分列在身体周遭,好似盾牌一样将对方攻势挡住,偶尔也会抽冷子劈空砸去,企图将对方灭杀在这里。

    只是这两人实力皆是不凡,更兼修行了金刚不坏躯体,纵然被大树、巨石阻住,也毫发无伤,一路撞开诸般障碍,企图突破孙老防御,擒住后面几人来。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小龙女不由得咯噔一下,暗想:“这两人虽然速度不咋的,但论力量却相当强大,更兼**坚硬如铁,寻常碎石根本毫无作用,单凭孙老断然难以解决。”眼见那往利陀罗横身撞来,她立即抄过旁边长剑,化作了一团银芒就破空刺去。

    那往利陀罗也不在意,瞅见小龙女奔来,心喜:“本道你会逃跑,没想到居然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任由这长剑落下身上,收起禅杖蒲扇般粗壮手臂伸出,就要将小龙女擒下。

    他来之前,那杨链真伽已经明确说了,正是这人毁了宗门典籍,故此务必要将其擒下以消彻骨之恨。

    更何况,当初焚烧唐卡时候,那杨琏真迦更曾亲眼看见小龙女自其中夺过一样东西,猜测乃是当初那金刚智大师遗留的舍利子,所以一见小龙女在这里,他当场就换了方向,要将这据说毫无实力的女童擒下。

    然在却在这一眨眼间,周遭却像是突然起了一场浓雾一样,浓郁无比的水雾漫天而起,竟然在这晌午时候,将天空太阳光芒也遮住,伸手不见五指,让人看不清楚状况。

    往利托罗一时不察,立刻丢了目标,暗道:“果然!依着世尊所言,这小童有些手段。”默运天心通,就开始细微感知周遭状况,小心戒备以免有人趁机袭击,只是良久之后却不见周遭有丝毫袭击动静,等到烟尘消散他方才发现,于远处庭院之中,哪里还有那几位人?

    “好个劣童,竟然敢耍我。”

    嗔怒之下,他挥动手中九锡禅杖,将那刻着花纹、雕着诗歌的庭院整个打碎,一块块具是化作了只有拇指粗细的碎石。昔日里,这里曾经让无数游客停驻良久的养心亭,就这样被这不识趣的番僧给坏了。

    忽的瞥见一道蓝白衣衫,他心中一喜,当即迈步前往,叫道:“莫非以为躲了起来,佛爷就对付不了你?”只是正当脚步踏入丛林之时,就瞥见远处冒出的数道光火,火焰浓烈至极、而且黑烟滚滚,他心中诧异:“什么东西?”

    身体却似被那武者猛力一击,他的胸前立刻被无数钢弩打中,“噼里啪啦”擦出无数的火光,然而这昔日曾经灭了尸魔欧行客的钢弩,却仅仅在其皮肤之上落下几道浅痕,丝毫没有伤到肉身。

    “喂,老秃驴。你莫非以为本姑奶奶就这样逃走了?”

    自草丛之中钻出,小龙女将手中金属筒丢到一边,打了一个呼哨就将对方吸引过来。

    果不其然,那往利托罗先是被用云法戏耍一番,如今更被原始火器险些灭掉,如何还能维持清明境界?早就迈开步伐,想要一鼓作气将对方彻底擒下。

    小龙女哈哈笑道:“想抓我?就连你师傅都不行,就凭你也行?”话音未落,那娇小身体早就化作一阵青烟,径直自原地消失无踪,待到现身却是出现在十数丈丛林之外,还在装着鬼脸,不断的挑衅对方。

    “好个劣童,当真以为佛爷降服不了你?”

    三尸炸神、七窍生烟,那往利托罗哪里还记得“佛家八戒”,至于所谓的嗔怒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也是一路尾随对方,纵使对方短途速度了得,但是若是真远耗尽之后,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小龙女瞅着对方跟着的动作,念及正在朝着别处逃去的三人,也稍微安下心来:“只要能够牵制住你,让她们快点逃离这里,那就好了。更何况,就算我无法对付你,可不代表我就无法杀了你。”话语中,罕见的透着杀意。

    打定主意,她立刻朝着远处窜去,其方向正是朝天洼八阵图!

    “那个小鬼?没想到倒是有些手段?”

    不远处,孙老注意到小龙女动作,也稍微安心下来了。

    若非他为了护住那萧氏三女,十成精力只有两成对抗敌人,如何能够陷入今日这般困局之内?没了累赘,他的动作立刻凌厉三分,昔日里仅仅是靠着巨石、大树打击对方,如今这石头和树木却像是得生命一般,只在空中就纷纷凝聚起来,竟然化作了一柄柄刀剑斧兵,宛如被魁梧巨人挥动一样,斩在了那野律巴格儿身上。

    只是那野律巴格儿也着实凶悍,竟然分毫不顾其对身体损伤,一对碗口大小的拳头透出金光,一下一下将其整个轰碎,难以束缚住自身力量。虽是如此他脚下碎石却越来越多,行走时候亦被那些坚硬石头阻住,难以从重重包围圈之内跳出,显然颓势已经生成,纵然日后能够护住性命,只怕也无法击败眼前敌人。

    “糟了!被这小孩一阵喝吗,我倒险些忘了今日目的。”

    另一边,往利托罗察觉到自家兄弟状况,不觉起了害怕,昔日速度比之之前更甚三分,正如猎豹冲刺、狮子狂奔,于刹那间将两人距离又拉近了数张长,只需要在努力一点就可以勾住对方小小身躯,彻底制服这个令人讨厌的小小孩童。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脚下道路,已经和之前上山小径叉了许多,通往一处只存在于深山峻岭之内的地方。

    小龙女立刻觉得背后劲风忽忽作响,一块块碎石、一根根树枝被彻底踏碎、撞烂,那是对方追赶时候踩碎的石头、折断的树枝所发出的声音。

    “这些个秃驴,果然有够邪恶的,居然不顾面子想要抓我这样一位天真可爱、朝气蓬勃的祖国的花朵?只可惜五道杠不在这里,否则非让这家伙吃不了兜着走。”小龙女于心头不住的痛骂着眼前状况,腹腔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脸蛋而都通红通红的,显然将真力运转到了极限。

    即使如此,她也无法避开对方的紧追不舍,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她所消耗的能源也将越来越低,被追上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小龙女,终究还是底蕴太单薄了。

    “哈哈,你这孩童在如何挣扎?如何还能够逃出佛爷的掌心?”往利托罗瞥见对方脚下一颤,险些跌倒在地,欢喜之下立刻前冲,一双铁掌好似烧的通红的火钳一样,径直自胸前拍出,其势犹如携着整个天地,竟然将周遭环境全数锁住,正是“掌中乾坤”。

    这一下,他早就暗自下定注意,必须要将这小童逮住。

    忽然间,旁边草木、巨树却似受到了催动一般,于刹那间竟然直接伸了出来,一根根死死囚住往利托罗这一击。虽然纷纷折断,却总算是让其掌势稍微缓了一缓,本来近乎完美的“掌中乾坤”也顿时露出了一道缝隙来。

    那小龙女正好腾空,犹如灵雀一般翻了一个跟头,正处于往利托罗头顶之上,随后绣鞋猛踹,沛然巨力整个打出,吼道:“你给我下去吧。”

    应着声,那往利托罗立刻失了平衡,脚下根本无法稳住身体,一路上翻滚着自山崖边跌落谷底,四周围一片荒芜草原,远处隐隐可见耸立山峰,正是这里名闻千里的朝天洼、八阵图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