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一章敌人现,玄术斗罗汉
    “那小童,又是从何处顺来一匹战马?”

    听到马蹄声,那孙性隐士不觉好奇,望着自石阶急速飞奔的战马。

    于那战马之上,骑着的小龙女还未等马儿停住脚步,就从上面窜了下来,宛如柳絮一般落在地面,旋即就钻入了大殿之内。

    不过几天功夫,他就见到这少女四处跑来跑去,这次又不知从何处弄到了这样一匹骏马,当真是奇哉怪哉。

    小龙女也没理会别人看法,听着声音就来到了一处小亭处。烈阳高照、微风不起,那萧夫人正和着萧星、萧月两人坐在了一处小小庭院之中,中央石桌之上正摆着几卷书,旁边枫树葱葱郁郁,将浓烈的阳光遮住,留下一片阴影,让人能够躲入其中避开毒辣的阳光。

    “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

    此刻,那两个稚童也随着萧夫人,一张一合背诵着女诫,表情异常认真,和着昔日修行武功一样,也是相当努力。

    “还好,我还以为你们遇袭了呢。”小龙女见着三人安静模样,心中吊着的担心稍微松懈下来,想着那杨琏真迦的诡笑,不觉紧张起来:“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歹人?”

    萧星摇头回道:“遇袭?我们一起在这里和母亲学习呢。没有见过什么歹人!”

    “就算是有歹人,那孙伯伯也会帮忙抵御的。要知道他可厉害了,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萧月更显自信,分毫没将那歹人放在眼中。

    于她来说,那孙伯伯乃是化外高人,对付那些歹人自然是手到擒来。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糟了劫了呢。”

    小龙女见着几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也怀疑自己的担心不过是多余的。她一屁股坐在了萧月旁边,硬生生挤出了一个座位坐下,大大咧咧的就将桌上放着的一壶茶取过,也没有拿着茶杯就朝着嘴中灌去。来回奔跑一个下午,她只觉得自己嗓子难受的厉害,甚至怀疑都开始冒烟了。

    那萧月虽是恼怒,气小龙女夺了自己的座位,但是一想到小龙女乃是自己师傅,也只好忍住恼意暗自受着。

    萧夫人也听见了动静,不觉放下书,见着那小龙女一脸风尘仆仆,关切问道:“你啊。总是咋咋呼呼的,浑然没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不过我那夫君今日状况如何?”

    “你是说那个傻瓜?”小龙女立刻皱眉,回道:“他是个白痴,居然想要螳臂挡车?依我看,你还是趁早和其和离为妙,也免得到时候被牵连进去,坏了自己的性命。”

    “我与他朝夕相处十年有余,他若是有什么难处,我又怎可弃他而去?”那萧夫人只是摇了摇头,旋即又像是为了鉴定自己的信念,微微握紧了手指,问道:“只是听你这一说,莫非他有危险?”

    “岂止是危险?那就是龙潭虎穴。”想着即将到来的蒙古骑兵,小龙女也感觉心惊胆颤,甚至生出了部分离开这里的心思:“不过是一介文弱书生,却欲和那威名震震的北地蒙古骑兵相抗。你说他不是傻瓜还是什么?”

    没有武学的世界里面,那蒙古骑兵就能够横扫欧亚大陆,号称“上帝之鞭”,而在这存在武学的世界里面,又会产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总之,小龙女可是打定主意,除非万一绝对不会和军队相抗衡的。

    “蒙古骑兵?他们不是正在和金朝交战,怎么就来到这里?”忽的,那孙性隐士出现在这里,黑黢黢的眼眶却冒出两点火星,灼灼盯着小龙女。

    “当然。”被那近乎幽灵般的眼神盯着,小龙女也感觉身体不识,连忙回到:“难道你还不知道?”

    “呵呵!老朽长年累月隐居于此,你以为就是为了守护武侯墓?”那孙前辈忽的冷笑一声,目光却望着远处山径。那小龙女正要辩驳,却见到其样子也不立刻提起了警惕,微眯着眼睛盯着远方,仿佛远处存在着什么凶悍威猛的东西。

    萧夫人也不知晓两人为何如此动作,将那萧星、萧月抱在怀中,神色忐忑问道:“听你们这一说,莫非我夫君会有命陨可能?”

    “也并非如此。只需要贵夫人劝他放弃抵抗,投降我天可汗,自然可以免去一场刀兵之灾。”

    洪浑至极,那往利托罗手持禅杖,一步一走出现在远处山径之处,身体虽然数十丈之外,然而那声音却雄浑无比,犹如耳边闻听一般,足以让人听得真真切切。

    沙哑着声音,那孙前辈忽的问道:“只是投降?”

    “若是能够筹集足够三千石粮食,更可以如我天可汗帷帐,成为一方封疆大吏。”周身转眼间透着黑光,往利托罗早已经将不动明王身催动至极致,化为了一尊罗汉,脚踏之处更是咚咚作响,于那以周遭山岩堆砌的石阶之上,留下了一个个脚印,每一个皆是深入三寸,当真是实力强健。

    孙前辈冷笑着,有说:“那这里的百姓如何?”

    三千石粮食?

    他兴元府一年所产粮食,也只有这一半不到,若是要凑足这些粮食,那可就非得要将居民过年用的备粮,次年的种粮也搜刮起来,而且还未必能够凑足。

    若是要做出这种事情,任谁都会被那百姓戳着脊梁骨,骂道:“抽骨洗髓的贪官,败坏天下的蛀虫。”

    “我佛慈悲,自然会为其诵经念佛,超脱众生的。”那往利托罗只是笑着唱了一个佛号,并未正面回应孙性前辈的话语。就这种情况任谁都知晓,若是被夺去了一年辛苦开垦收获的粮食,那么那些百姓只怕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所谓我佛慈悲?

    不过是送人去死罢了!

    “换句话说,终究要打上一场?”

    那孙前辈冷笑着将那手臂一挥,地面上数十颗石子凌空悬浮,须臾间就化作了锐利箭矢,“唰唰唰”的就破开空气,直接朝着那往利托罗打去。这石子何其厉害,只从旁边枫树掠过,就将其拦腰打断,论其威力丝毫不比那宋军军中装备的神臂弩弩箭差。

    只是当撞在往利托罗身上,却只是打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就旋即落在地上,显然无法破开这人的不动明王身。

    往利托罗不动如山,继续劝道:“阁下实力果然厉害。若是肯将那贵夫人交出,小僧可在天可汗面前保举,也让你成为一名万户,合着张绣、严实、赵迪等人,一并成就一番富贵如何?”望着那袭来的石子,明显是带着戏虐。

    以他这一身媲美钢铁的不动明王身,对于那力道十足的石子,自然是岿然不动。

    “张绣?严实?他们是谁?”

    “他们乃是一代英杰,于我天可汗灭金有大功,所以被授予了万户侯的名号,个个都是统领一方兵马,坐拥数万户的军国柱臣。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故此被称之为‘汉家七雄’?”

    眼瞅着那孙前辈似有意向,往利托罗鼓起了声音,话语中透着诱惑。

    旁边的小龙女却按耐不住,张口讥讽道:“汉家七雄?我看是汉家七狗吧。屈膝臣服在别人身下,然后带着敌军攻打自己的国家。我看那群家伙就是一群狗,全都该杀!”

    历史上那蒙古鞑子纵兵劫掠甚重,一路上更是屠灭百国,所到之处尸骨无存。但是谁人知晓,其攻伐南宋的大军之内,居然是以谋逆造反投降蒙古的汉签军为主,甚至于就连最后灭了南宋的,也正是那张绣之子张弘范。

    “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你这女童,如何能够明白我天可汗的威名?”往利托罗却哈哈大笑:“更何况若非是你,我如何能够找到这里?”目光闪烁,望着远处三位女子,透着狰狞。

    “呵呵呵,哈哈哈……“

    仰天长笑,那孙前辈却猛地抬起头,一对深陷眼眶的双目却似闪烁星辰,身体却凭空立在空中,直愣愣盯着那往利托罗,“我本一死人,如何需要那些荣华富贵?”说着,周遭地面应声而动,竟然如同地龙翻转一样,一块块的山石纷纷崩裂错开,每一块皆有轿车一般大小,其上更是带着锐利刺角,又朝着那往利托罗压去。

    忽的,旁边一人抢入其中,通体泛起强烈金光,正是那野律巴格儿。

    他望着那漫天的巨石分毫不惧,只是气沉丹田,做出一副金刚伏魔的样子,“吽”的一声就将那拳头挥出,直接将凌空落下来的巨石整个打碎,崩裂开来的碎石打在身上也不害怕,就像是一头近似疯狂的野牛一样,可着劲的将那巨石拍碎、打坏,令其不至于伤到两人。

    而那孙前辈也冷哼一声,地面纷纷裂开,一块有一块硕大的山岩被弄出来,直接朝着两人砸去,浑然没有个想要休息的可能。

    “轰、轰、轰!”

    浓密呛人的尘土应声而起,无数的巨石被打碎,化作了漫天的碎石朝着四周飞溅而出。

    这一刻却是让小龙女想起昔日里,那数百吨自卸卡车将巨大的石头丢入长江的场景,纵然无法破坏那坚硬无比的不动明王身,但却足以借助沛然巨力,将其震伤,如此手段当真不是凡人可为,就连地仙一流也够呛,或许可以被称之为玄术了。

    而她对那孙前辈更是好奇:“如这般强横存在,究竟为何藏在了这武侯墓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