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泥马走,名声径相传
    “走了?”

    望着那远去的身影,小龙女笑容收敛,不觉发出一阵阴森森的笑意,透着的阴险甚至让旁边伺候的小厮感觉一阵发抖。

    “你!给我将那匹白麟牵出来!”

    小脸绷紧,小龙女颐指气使般的对着那小厮说道。一等那吴曦离开,她立刻就露出了狐狸尾巴,想要将那白麟给盗出来。“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在这个时代优等战马简直类比于急速跑车,向来都为众人所推崇。

    她虽为女子,却依旧不掩自己对骏马的渴望。

    那小厮感觉紧张,问道:“小少爷?你说什么?”

    “说啥?我说,将那匹白麟给我牵出来!”小龙女想着吴曦赠送的腰牌,立刻取出展示在小厮面前,语气带着几分指使。“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她又不是那吴曦真正的女儿,自然没有去演什么父慈子孝的戏码,至于日后被看穿了只怕也是可能的,所以她如今得了那腰牌,当即就用了上来。

    小厮直愣愣望着腰牌,喉头上下剧烈呼吸着,背生冷汗就差直接跪倒在地上了:“嗯!小少爷。请恕小的无能,那白麟素来只许吴公子乘骑,其余人若是敢靠近,非给踢个半死啊!”

    “这样吗?可它看起来很安分啊!”小龙女问。

    小厮回答道:“没错。小子句句属实,半年前就有一人因为不慎碰到它,结果被踢断了胸前肋骨,直接倒毙。”顿了顿,他有小心翼翼劝道:“请恕在下劝说。若是想要尝试战马。不如试一试别的战马如何?至于这白麟,可是素来傲气的很,寻常人根本无法乘骑。”

    “哼!我就不信了,这世间还没有我起不了的战马!”

    鼻息直哼哼着,小龙女也来了脾气,指使那小厮打开了门栏,就一步一摇走进了马厩之内,近距离望着眼前的骏马。

    通体洁白犹如圣洁的独角兽,它就像是马中帝王一样,漫步悠闲立于这小小的棚子之内,只是低头吃着那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混着黄酒的黄豆,当真是视若无物。

    小龙女小心翼翼望着那匹白色骏马,见其半天没有反应,双手拍着笑道:“哈哈!没想到这家伙如此松懈,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本姑娘也骑一下如何?”说着,将身一跃立刻就腾身起来,小小的身体跨坐在那战马之上,双目之中也是透着神气,直如正欲巡视自己疆域的封疆大吏一般。

    “吁吁……”

    那战马立刻好似被扎了一下,前蹄顿时挑起,前首扬起就是发出一阵啸声,明显是晃了。

    它仿佛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一样,似乎知道坐上的家伙并非主人,于马厩之内跳了起来,宛如做过山车一样,企图将背上的小龙女甩出去。

    “喂,老娘不过是让你帮忙送一程,怎么突然就像是被NTR了一样?”

    那小龙女也没料到这一点,整个人立刻就被颠来颠去的,弄得整个人头脑都晕了,甚至差点儿就从那马鞍之上摔倒在地,只好死死抱着战马确保自己不被甩出去。眼见无法摆脱背上之人,这白麟立刻撂起蹄子,朝着四周土墙踹去,“轰”的一声就将其整个踢碎,松散的土块立刻崩裂,撑起马厩的松木也是晃动不一,将墙壁土块还有屋顶的瓦片全都抖落下来,纷纷朝着马厩之内落下来,却砸的小龙女背部生疼的。

    “娘的。居然还会使用战术了?老娘就不信降服不了你?”

    小龙女性子素来倔强,眼见自己无法驯服这战马也来了脾性,立刻就使出真力想要降服这战马,双臂死死握住那马颈,压根就没有离开的想法。

    而那白麟也终于忍耐不住,“恢恢”的直叫唤,整个撞破了栏杆跳出来了,而那马厩也“轰”的一声整个倒塌在地,浓烈的尘土、满地的泥块,还有那些粗壮的树木,全都散落一地,让这昔日整洁的马厩就似垃圾堆一样,倒是都是散落的东西。

    至于那白麟?

    此刻,它却似一头中了疯症的野兽一样,“唰”的一下整个从那一丈有余的围墙之上越过,整个落在了泥土之上,旋即就迈开了步伐、风驰电掣朝着远处不断奔跑,快若迅雷、迅如闪电,强烈的风势吹拂起来,让人就连眼睛都难以睁开,企图将上面的人丢下来。

    “靠。不是说一般独角马只许处女乘坐吗?为啥我都坐上了,这家伙还是不服?”

    嘴中骂骂咧咧着,小龙女也没打算屈从,继续囚着马背,将那缰绳拽的紧紧地,想要令其依照自己的命令离开此地。

    然而这战马却根本不服从,突然间闯入了旁边的一个小树林之中,速度依旧不变。那些小树林何其茂密,一根根坚实而且张满树叶的枝条横扫起来,打的小龙女浑身作疼。终于,那战马却来到了一个水塘边上,作势就要冲入其中,立刻吓得小龙女施展轻功,轻飘飘的从战马身上脱离,落在了岸边,心中兀自胆颤心惊的,尚未从那几近迅猛火车般快捷的体验中回过神。

    只是那战马却一时不察,整个都跌落在水塘之中,虽然想要站起来,却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四肢一软整个跌倒在水塘之中。

    “看你还乱飙车?你看,这下子吃苦头了吧。”

    那小龙女也没料到此节,心中也是为这白麟此刻情况害怕,当即脱掉鞋袜下了水塘。

    这水塘应当是用来灌溉用的,大抵是因为到了干涸季节,故此只及小腿之处,而且不知过了的多久地下淤积了相当深的淤泥,轻轻一踩就感觉那脚丫子被黄泥裹住,甚至就连拔出来都感觉困难。

    小龙女小心翼翼来到白麟身边,小眼珠子仔细瞅了片刻,就发现于那后蹄之处,插着一根铁钉,应当是当初踹马厩时候,不慎被刺进取得。虽然渺小,但是这铁钉却深深嵌入血肉之内,足以让白麟感觉不适。

    忽闪忽闪,小龙女眨了一下乌黑眼睛,透着些狡黠,于是就来到那白麟面前,说道:“你若是肯服从我,我就帮你将那东西拔出来!你若是不服?那我可就走了啊!”说着,就转过身,做出离开的动作。

    只是她刚准备迈开脚步,就觉得身体一滞,转过头瞧着白麟伸出头正好咬住衣角,就道:“哦,原来是要我拔出来啊。既然如此,那可要说话算话啊。”随后就来到后面,将那铁钉拔出来。

    而那白麟也顿时立了起来,那曾经高昂的马首也不觉低下来。

    小龙女一个翻转立刻跳到马背之上,只是这一次这白麟却再也没有挣扎,显然是已经沉浮了,只是那一身好看的白毛全都裹上了一层黄橙橙的烂泥,就像是批了一层泥甲一样。

    她也没闲脏,一挥手指了指远处丛山,说道:“那好,立刻带着我前往定军山!”

    一瞬间,那白麟立刻四蹄攒动如风,载着身上的小龙女风驰电掣,朝着远处奔去,其速度比之小龙女自身轻功更快,简直和乘云驾雾一样,让人感觉有种凭虚御风的错觉。

    不过霎那,这白麟立刻踏上兴元府街道。

    若是要快速前往定军山,穿过兴元府乃是最快的路径。

    路边之人眼见,也纷纷惊讶起来,惊呼。

    “泥马,居然是泥马!”

    也无怪他们会有这般动静,实在是因为那白麟一身黄泥全都干涸起来,结在了皮肤之上形成了一个铠甲,着实让人看不清楚真切,而且速度飞快别人只看了一眼根本无法看清楚,等到想要看清楚时候却早就不知跑到何处去了,故此有此作态。

    “既是如此,那又是谁在骑她?”

    这兴元府内的百姓,不仅仅瞧见了这泥马在大街上奔驰,而且还见到其上面坐着一个娇小身躯,一身蓝白衣衫不只是谁家孩子,纷纷惊疑不止、三个两个聚在一起,唧唧咕咕的说道:“青天白日的,怎么突然就有一个妖怪,将这泥马都给骑了出来?真个是从未见过,亘古奇闻啊!”

    “你这是见识短。据我所知,我朝太祖昔年就曾经骑过泥马,就连那建国高祖,也曾经有过泥马渡江的威名。今日里这泥马奔驰,依我看也不过是寻常!而且依着那些仙人手段,驱使一个泥马有何困难?”另一人自认为见多识广,笑着回道。

    有一人问道:“既然如此,却不知道究竟是谁家小子,居然能有这般本事?”他们具是知晓那泥塑战马,不过是泥土制造。四肢僵硬更无气血,寻常人别说是驾驶操控,只怕就连令其动弹都不可能。

    “那人我却知晓。应当是曾经和萧大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少侠?”又一人笑道。

    众人一起问道:“你是说,那个龙翱天?”

    对那人,他们也曾经有过数面之缘,皆知晓这人虽然看似一介九岁稚童,但却聪慧无比、神出鬼没,而且和那萧大人也相交甚好,更曾经任过一天知州,处理的案情也是头头是道,算得上是兴元府中知名人士。

    “没错。”

    这人点头称是,旋即说道:“你们也知晓那龙翱天素来聪慧,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一介稚童。但是能够辩倒萧大人、慧眼定奸邪,又怎么可能是凡胎俗子?依我看,他应当是天仙下凡,乃是天生的贵子啊!”

    一时间,众人纷纷叹服,竟然对那飞驰而过的龙翱天更是敬重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