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九章熊孩子,任性闹衙门
    “爹爹?你叫谁?”

    被那一声脆生生叫喊说的蒙住了,吴曦感觉自己脑袋像是被灌满了浆糊,搞不清楚状况。

    他本就是将门虎子、名臣之后,少时素来有些荒唐,经常流连于烟柳花巷之中,若是有一个两个诞下他的孩子也不奇怪。而且家世殷实,凡是有认定为自己孩子的,全都收养起来,没有拒绝。

    故此,吴曦一见这小龙女这般叫自己,就开始起了疑惑,不知道自己和那位生了这么一个孩子来。

    “爹爹。难道你忘了西湖河畔的采荷女了吗?”双目泛着泪珠,小龙女越发钦佩自己的演技了。这样的演技,不拿个奥斯卡奖好意思吗?

    蒙蒙浓浓,吴曦努力去想着十年前的事情,只是时间终究过去太久,他也没有想出究竟是谁来:“西湖河畔的采荷女?难道你是?”

    “嗯!”将着那小小脸蛋猛烈的点着,小龙女带着哭腔说着:“只是娘亲生下我之后就撒手人寰,若非有尼姑庵中的尼姑收养,只怕我早就已经不在了。”这一下,她却想起自己身世,倒也算是真情实意。

    “唉。这些日子苦了你了。”那吴曦不觉感觉伤心,将手轻轻落在小龙女头上,说道。

    他今年亦是而立之年,家中亦有数子,想及这小姑娘居然独身一人就跑出来寻找自己的父亲,也不觉得感觉一些震撼还有伤心,若是早些知道又岂会这样?

    “不苦!”

    小龙女立刻娇嗔起来:“只是女儿来找您的时候,被一个番僧看上,说是要当我的师傅。当真是让人恶心极了。还请爹爹快些搭救,也免得女儿被那家伙给欺负了。”正说话间,那杨琏真迦飘然而来,望见躲在吴曦身后的小龙女,双目透着通红火焰。

    吴曦冷哼一声,不觉挺身而出,颇为挑衅说道:“某家向来以为你乃是得道高僧,没曾想眨眼功夫居然就开始欺负女孩了?”纵然与这家伙吃酒玩耍,然而他也知晓这般行径不过是冠冕堂皇,所求者不过是令对方安宁下去,根本算不得什么真正友情。

    若有什么关系,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欺负?若是只是打闹玩耍倒罢了。”杨琏真迦颤抖着手指着那装作无辜的小龙女,面色狰狞仿佛地狱恶鬼,当真是合着之前得道高僧模样截然相反:“只是这顽童,居然烧了贫僧珍藏许久的东西。这般行径,若是不将其敲骨吸髓,怎能消去我心头之恨?”他那珍藏许久的无上宝典,竟然被这小童一把火全烧了,若不依着密宗之刑处置这人,那还有何面目立足于人世间?

    “你些许东西,烧了的话我赔就是了。”吴曦立即恼了起来:“而她不过一个小孩子,用得着用此手段吗?恕在下所言,阁下这般样子,可不是得道高僧应该的模样!”身居高位,多年蓄积的气势何等厉害,立刻就让那杨琏真迦面生红晕,浑身颤抖不已。

    他眼皮抽搐,愤怒不已:“可是,那可是我派记载释门修行妙法的无上宝典,居然就被这小家伙一把火烧的是干干净净!”

    “传教之宝?”吴曦哂笑了起来:“既然是传教之宝,总得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存在才对吧。或是瓷瓶、或是铁匣子、或是什么宝珠、法器,具是收藏妥当,轻易间难以销毁。你这般说法,也忒令人不服了吧!”

    江湖人士,自然以玄攻宝典传承为首重。

    最次者以寻常纸张记载,其次者刻于石壁、藏于铁器之中,最佳者却是以石像传承、舍利遗留、仙家遗蜕为主,基本上越是高阶者越是玄妙,轻易间毁弃不了。

    “没错。”小龙女在一边做了一副鬼脸,诡辩了起来:“而且你不是说了要将那东西送给我。我不过是一失手,打翻了蜡烛烧了罢了。你居然说是什么无上宝典?污蔑人也得有个依据啊。你说你有证据吗?没证据还在这里乱说,我看你分明就是想要借机控制住我,好要挟我爹爹,让他因此退让三分、满足你的要求。你这人啊,真的是用心险恶!”

    这一句话,立刻让那吴曦虎目圆瞪盛怒不已,而那杨琏真迦也是心中惶恐,脸上一滴滴汗水如瀑布般留下来,背后亦是一片冷汗。

    “杨琏真迦!小女所说可属事实?”

    吴曦听了这话,更绝愤怒不已,本就对这人不慎尊崇,却将身体一动,须臾之间就立在对方眼前,竟然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动作。

    杨琏真迦立时顿住,隐隐间可以听见一股股好似海啸般的吼声,那乃是气血运转到极限时候的声音,嘴唇微微颤抖起来:“这,这,这——。小僧乃是佛门子弟,如何会做出这种有违佛门禁令的事情呢?”话语中不自觉有些退缩,显然是被对方吓得不清。

    “那就好。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你若继续纠缠,莫要怪我无礼。”

    将手一挥,吴曦立刻转身带着小龙女离开这里,只留下那满是挣扎恼怒的杨琏真迦留在原地兀自生气着。他吴曦自然晓得此刻乃是蒙宋合力,一并伐金的关键时候,不能够轻易坏了对方,彻底洗刷昔日那靖康之耻的耻辱。

    但对方若是仗势欺人,那就少不得需要敲打一番了。

    跟着吴曦走了几十步离开这庭院之内,小龙女稍微回了一下头,就注意到那尚且立在原地的杨琏真迦双目透着一丝阴冷,不觉担心起来:“幸亏老娘机智,直接借助这吴曦力量避免了这次灾难。只是那人定然会怀恨在心,只怕在武侯墓中的萧氏母女可能就要倒霉了。”

    依着对方的性格,这般行径不是没有可能的。

    吴曦也没理会杨琏真迦的心思,却对身边的这位突然找来的自家“女儿”有些好感,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您今年多大了?生肖为何?”

    “生肖?我属熊的。”

    既然是熊孩子,那当然得是属熊的,否则又有哪个家伙,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属熊?你这小家伙,倒是有些调皮。”那吴曦不觉笑了一下,满是亲昵的揉着小龙女的头。

    那小龙女虽然总想摆脱,但是终究还是抵不住对方实力强大,只好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嘴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这2自己这位便宜父亲猪般的话语。

    “对了,父亲。您的战马在哪里?我想去骑一下!”

    脑海里面回荡着刚才杨琏真迦的阴笑,小龙女终究还是感觉有些在意。

    吴曦点头,就任由小龙女离开自己,前往马厩:“骑马?当然可以。毕竟你是我吴家的人,自然要弓马娴熟。不会骑马,那算是什么样子?”至于他,最重要的还是看住那杨琏真迦,令其不至于坏了整个计划。

    小龙女很快的就来到了马厩当中。而在这马厩之内,养着十数匹战马,而在这些老弱残疾的战马当中,却有一匹战马最是神骏,高大威武比之其他战马高上一个头,通体洁白身材雄健,当真是威名赫赫。

    正是吴曦的坐骑。

    小龙女小心翼翼望着那匹白色骏马,双手拍着笑道:“既然本姑娘今日里,不如你就当本姑娘的座驾吧。”说着,将身一跃立刻就跨坐在那战马之上,轻轻挥舞那皮鞭就想要驱策身下战马前往定军山。

    只是这战马却颇为神骏,似乎知道坐上的家伙并非主人,整个身体立刻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宛如做过山车一样,让人难以坐在上面。那小龙女也没料到这一点,整个人立刻就被颠来颠去的,弄得整个人头脑都晕了,甚至差点儿就从那马鞍之上摔倒在地。

    她性子素来倔强,眼见自己无法驯服这战马也来了脾性,立刻就使出真力想要降服这战马。

    而那战马也终于忍耐不住,“恢恢”的直叫唤,整个撞破了栏杆跳出来了,却似一头中了疯症的野兽一样,在这马厩周遭不断的奔跑着,企图将上面的人丢下来。

    “靠。这家伙尊严怎么这么严重?居然就连我都不服?”

    嘴中骂骂咧咧着,小龙女也没打算屈从,继续囚着马背,将那缰绳拽的紧紧地,想要令其依照自己的命令离开此地。

    然而这战马却根本不服从,完全是乱跑乱撞,一路上蛮横无比将无数的东西撞散,压根就没有个服从的可能。终于,那战马却来到了一个泥塘旁边,作势就要冲入其中,立刻吓得小龙女施展轻功,轻飘飘的从战马身上脱离,落在了岸边。只是那战马却一时不察,整个陷入泥塘之中,四肢拨动却始终无法从中摆脱。

    那小龙女也没料到此节,赶紧丢出了一根缰绳,在岸边配合着将其拉出来。

    虽然总算救出来了,只是那一身好看的白毛全都裹上了一层黄橙橙的烂泥,就像是批了泥甲一样。

    而且经此经过,那战马也似乎明白了什么,终于也没有继续抵抗,信步走到了小龙女身边示意其上马。小龙女立刻欢喜起来,一个跨步就坐在了战马之上,一挥马鞭就指定了方向,而那战马也快若迅雷,霎那间就从马厩之中跳出,直接朝着定军山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