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八章现真身,龙女欺番僧
    “小娘子!小僧这厢有礼了。”

    刚一出门,小龙女就发现于十数丈之遥的桃树之下立着一人,正是那杨链真伽。

    他笑容可掬,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堆着诚恳,竟然让人凭空生出尊崇感觉,当真让人想不到这人会用人骨、人皮来制造法器提升自己的修为。

    “大和尚!你想干啥?”

    小龙女立刻警觉,不由自主运起真元,手中雷法蓄势而动。

    自己素来机警,于周遭情况向来仔细,就怕被什么匪人给暗算了。若非这人闭了气息、藏在假山古树后面,她早在这人进入这庭院之中就应该晓得对方的到来。

    那杨链真伽一步迈出,笑道:贫僧看你筋骨精奇,与我佛有缘。不知你愿不愿意入我释门?”心头却暗想:“究竟是谁破了我的法器?而且这女孩究竟是谁,为何突然就跑到这里了?”若非他静心禅坐时候,突然发现那赠送的小鼓被毁,否则如何会来到这里,发现小龙女的踪迹?

    “道友请留步!”

    小龙女连忙退后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又打了一个道辑说:“小子已经有了师尊,投了道门。不经师尊允诺,是断然无法改换门庭的!”

    幸亏老娘机警,用“道友请留步”破了“与我佛有缘”,否则被这恶心玩意算计,那不是倒了血霉了?

    “原来小友乃是道门中人!只是不知阁下师尊是谁?居然教出如此一位兰质蕙心的徒弟?未及弱冠就行走江湖,只怕你家人会担忧啊。”那杨链真伽面摇头晃脑,似是透着些可惜。

    “小子乃是天生地长并无亲人。”小龙龙哈哈一笑,却对这番僧更恶三分。

    询问别的亲人,分明就是存着以亲人要挟对方的手段。她明了在心怎肯上当,于师承方面不自觉又是胡扯了起来:“灵台方寸山、斜月三心洞!那是我师傅的住处。他曾说,若有人要伤自家徒弟他就能知晓,并且会将其神魂抽出贬入九幽之地,形骸丢入北海之极,受那亿年冰寒之苦。”

    “原来如此!不过我想,若是自家弟子得见其他法门,想必也会欢喜吧。而我这释门之法玄妙无穷,若是习练莫说是寻常武者近不得身,日后更是能够成就佛母明妃,自然有诸般不可思议之妙法。”那杨琏真迦却置若恍闻,手指不断扣动着一串念珠,口中咏颂着肃穆佛号,红润细腻的肌肤透着庄严,璀璨阳光于肌肤之外,化作了一轮光轮,真真如同大德僧人。

    “真的吗?”

    小龙女问,而在心中却可着劲的埋汰着:“佛母明妃?还不就是你们这群藏僧惯常的用来****少女的手段?若非本姑奶奶目前实力低微,力量薄弱,非将你这番僧给一掌灭了!”从那个人皮鼓来看,她就知道这个西藏番僧和历史上那些西藏活佛都是一路货色,全都是以所谓的佛法泯灭众生、涂炭生灵,真让人作呕。

    想着那些网上找到的资料,她就对这人感觉恶心无比。

    “当然如此。”

    那杨琏真迦如何知晓小龙女心中歹念?

    他自然将一卷随身带着的皮卷取出,柔韧无比、温润滑腻,显然和那人皮鼓一样,都是以人皮为原料制造而成的,笑道:“这一卷乃是不动明王真言心咒。你若是肯拜我为师,自然会倾力相授!”心中却想:“这女童一身筋肉当真不错,光华内敛、圆润如珠,真乃我平生所见到最罕见的炉鼎!”

    “真的?这该不会是假的吧。”

    着眼一看,小龙女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将那小手摸着这皮卷唐卡,触摸之下真的和他昔日时候所见的那些死尸肌肤一模一样,越发确信起来这杨琏真迦当真是用心险恶。

    “只是一卷总纲。若是没有得到我密宗灌顶,其他人就算见了,也无法修行。”杨琏真迦呵呵笑道,毫不在乎。

    他这句话倒是真的,小龙女也不怀疑这句话。

    毕竟在这江湖之内,她所见到的诸般阐述武学、要理以及修炼心得的书籍也算是汗牛充栋。比如那全真教的《金观玉锁决》和《金莲丹元册》就为许多人所知晓以及收藏,而那丘处机也向来并不藏私,不仅仅她小龙女就有一本,江湖之上诸位顶尖高手,也都在丘处机当初著作之后得到馈赠。

    只是这些著作向来高深,而且还藏着诸多繁杂的术语、解释,就和现代物理学的相对论、量子力学一样,寻常人就算是看了,估计也看不懂,更勿论修行其中记载的玄功了。

    故此,一些临终修身道士会将自己一身心得写下来,以便警醒后来人。而那丘处机也正是如此,丝毫不吝惜自己玄功法门,也经常将倾心著作而成的金莲丹元册赠与他人。

    相较于某些敝帚自珍、密不宣传的门派,那丘处机才是真正的丹道大家。

    否则,那全真教如何能够于三十年之间,由一介无名之辈,力压北地群雄成就玄门第一门派?

    “那能不能给我看一下?”小龙女微微抬起头问道。

    杨琏真迦故作大度回道:“自然可以!”说着,就庄重无比,将这唐卡翻开,露出其中各色斑斓的人物,个个都是鲜艳亮丽,隐约间更是透着银亮般的光辉,只让人感觉,又道:“只是这唐卡珍贵无比,故此向来只带在身边,从不与人相看。今日一见,你可要小心,莫要将其损毁了。

    徐徐展开,那唐卡此刻已经露出其中绘着的图像乃是一副僧人朝觐的图像,正是当年金刚智诸位僧人面见唐皇,得以入中原传道建立大兴善寺的过程,当真令人感觉不解,为何这图像却藏着西藏密宗绝学?

    “原来这就是唐卡啊!”摩挲了一下,小龙女又问道:“只是这上面都是画画,我怎么没有看到啥厉害的功法?”

    “那些图案不过昔日纪念祖师,故此将其印在上面。若是要修行我释门圣法,却需以坐忘之法,方能够踏入其中,感念其中所存在着的诸般妙法。”杨琏真迦回答道。

    “原来如此。”小龙女若有所思,忽然说道:“只是这玩意以人皮制成,你就没有过做恶梦吗?”

    不等那杨琏真迦反应过来,这唐卡顿时冒出一股青烟,须臾之间立刻在那中央之处冒出一个小洞,洞口之处无尽火焰腾腾燃烧,不过霎那间就化作一团火焰,将其上绘制的图案全数裹入其中,化作了一团剧烈的火球。

    这手法,正是她那奇门八决之中,火决的力量。

    “你,你在做什么?”

    杨琏真迦如何料到此事?

    昔日里,他贫贱落魄时候,幸得得了这个唐卡方才修成有道高僧,被一方民众尊崇化身活佛,故此对这唐卡珍重无比,若非这次存心想要拿下小龙女以为炉鼎,只怕还未必会将这东西取出来呢。

    想起昔日苦练场景,他怒气攻心、三尸炸神,一张手直接朝着小龙女抓去。

    “哼哼,莫非真以为你做的那些祸事无人知晓?别人敬你是大师不敢冒犯,但是本姑奶奶为民除害,毁了这记载邪功的人皮唐卡又如何?”小龙女哈哈一笑,却随手一抖,一道闪电应声而动,正好打在杨琏真迦手臂之上,次啦啦的顿时令其通体冒烟、头发倒竖、就连衣服破了无数的火洞,若非修为了得,早就被其劈死在场,虽是如此却也令其身体僵直,一时半会儿根本动不了。

    眼见对方身体微颤,似是已经驱逐身体僵立状态,小龙女也没敢逗留准备离开,却见那燃烧唐卡之内,却有一物分毫不损,非金非纸、通体晶莹,与凡物绝不相同,就连那浓烈的火焰也奈何不得。

    好奇之下,她随手一抓将其纳入掌中,也没仔细看看这玩意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整个人立刻化作一阵风,周遭腾起漫天的乌云,迅速离开这里,真真如同那西游记之内记载的腾云驾雾一样。

    一连使出了火法、雷法、风法,小龙女体内本就不多的真元,立刻消耗了一大半,可谓是坚持不了多久。

    行不过数十米,她见远处吴曦正在庭院之中游历,顿时吓了一跳,耳边就听见远处传来的怒吼声,不觉心惊胆颤了起来,暗念:“没想到真的如孙老不死的所料,这奇门八决于对决之中效果不太好!”想起体内枯竭的真元,她立刻感觉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擅自闯入八阵图了?”

    若是自己真元还在,那还可以和那杨琏真迦周全一二,但若是此刻尚未恢复的身躯,那就真的只有逃跑一种可能了。

    但是,若是没有进入八阵图,她又如何能够修成这操控周天万物的奇门八决呢?

    “嗯?哪里来的小毛孩子?居然在这瞎胡闹!”

    那吴曦明显发现此间状况,转目就盯住了小龙女。

    小龙女见到这吴曦样子,立刻心生一计,身体却一个翻转就落在了吴曦面前,也不管他是不是愿意,整个人立刻窜出来,将手拉住了对方的衣角处,仰着头一对乌黑的眼睛早已经带着泪花,脆生生的说道:“爹爹,孩儿找你找的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