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五章千年传,奇门终现世
    月明星稀,于那仰天洼之内,八阵图中依旧平静无比。

    只是昔日里苍茫无比的洼地之中,却凭空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石屋。

    这石屋有些特别,形似八角阁,看起来相当狭小,仅能容纳一人静座其中。而且地下悬空,用磨盘大小的石头垫起来,距离地面足足有三尺有余,顶部则是一整块丈余宽足有一尺厚,上面悬着一根铜棒直接勾连地面,两侧则是立着硕大的山石,好似盾牌一样,将其死死地困在中央。

    而在这里面,却有一个小童盘腿坐着,正是小龙女。

    星空中斗大的月亮照射出万千浮华,仿佛是降下了仙法一般,让那此刻正盘腿坐在中央的小龙女周身泛起莹莹白光。

    消去了白天里面的调皮活泼,此刻的她却透着一股子庄严神圣,若是有人遇见,只怕会将其当作临凡的玄女,救世的菩萨吧!

    “难为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造了这个石屋,希望这一次别让我失望啊。”

    坐在石屋之内,小龙女喃喃自语着。

    自从知晓这里玄奥之后,她就一直谋划这件事情,想要试一试能否从中学到那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什么玄奥妙法,于是就动用了自己能够动员的力量,在洼地中央造了这样的一个石屋,看看能否在八阵图运转时候,窥探出其中的玄机来。

    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丝风声,她立刻兴奋起来:“终于开始了吗?”随机就运转观想之法,将自己全部心思沉入脑海,心灵一片澄空,六识尽数开启,开始感应这里八阵图的奥妙所在。

    于脑海之中,那一缕微风仿佛就像是一根纤细的鱼线一样,慢慢的在这山谷之中来回荡漾,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化作了剧烈的狂风,在这狭小的山谷之内来回咆哮,无数的沙石被卷起,漫天之中尽数都是尘沙,以至于都蔽住了天空。

    石屋外,一粒粒拇指粗细的石子不断的撞击着石壁,沙哑难耐、艰涩无比,撞出的嘈杂声音在狭窄空间内来回震荡,以至于那小龙女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观想之术,切断感应之术,暗骂道:“妈的。能不能稍微安静一下,让老娘好好的修炼?”

    说着,她那体内勉强蓄积的少许真元又仿佛被牵引了起来,直接撞破了原来的运行路线,插入到了另外一条经脉。

    小龙女明白那条经脉乃是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并不相同。

    以前她所修行的玄冲心决自丹田而起,一条由足厥阴肝经手而起,有俞府纳入气舍,另一条由足太阴脾经而起,然后自周荣、中府踏入云门穴进入缺盆,两股真气一并归入汇入足太阳膀胱经,自百汇穴纳入督脉,然后由七椎自上鹘重新归入足太阳膀胱经,最终由足厥阴肝经归入丹田之内形成一个周天。

    因为所修炼的乃是足厥阴肝经和足太阳膀胱经,故此轻功了得速度极快。

    这也是大多数武学特点之一,只修行十二正经之一,从而降低难度让寻常人也能够修行武学,但是也因此难成大道。

    等待后来因为石像牵引改变玄功法门,她那修行路线却遍及整个十二正经,复杂难度和之前比起来,可是说是陡然增加数十倍有余。也是她聪慧过人,若是寻常人别说是记住,就连分神操控也是千难万难,当然运行一周天所蓄积的真元也要远胜那些仅仅修行几条经脉的武学之道,可谓是真正的能够奠定基础,进而踏上无上大道的玄门心法。

    至于这奇经八脉,更是复杂难明,而且与人体更有相当重要的关系。

    那十二正经一旦练坏,充其量也就是部分肢体残缺,但是若这奇经八脉也损坏,那就只有死亡一路。自古以来,于江湖人士来说别说是修行这方面的经脉,甚至就连探讨这方面的内容也很少,只存在部分传说中的门派之中。

    没想到,在这八阵图之内,她却被那奇异现象,牵引了奇经八脉的修行?

    幸好这真元极弱,难以损及经脉,否则小龙女非得被吓得三尸炸魂不可!

    但是她却也明锐感应到此中藏着的机缘,立刻闭目仔细感应这细微流动,而这真元的细微流动亦是随着外界变化,一会儿调至督脉、一会儿转为任脉,就连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阴蹻脉、阳蹻脉也被涉及到,总之每一次的流动都记忆在心,至于外面的情况却是全然忘记了。

    “那个小鬼,莫非是疯了?居然敢在这阵心之内修炼?”

    远处,孙前辈却颇为诧异的望着那立于八阵图内部的石屋。

    要知道他以前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仅仅在这阵心之内待了一宿之后就放弃了。

    没办法,在八阵图运行的时候,那让人疯狂的外部环境根本无法让人静心修炼,而且其牵引真元的特异能力,更是让练武之人恐惧无比,完全将之视为险恶之地。

    此刻,这石屋在狂风、暴雨、冰雹之后已经摇摇欲坠,而随之而来的泥石流更是凶猛之极,幸好仅仅停留在距离石屋数丈之外就消去了气势,无法在威胁内里小龙女的安危。而紧随这些强烈的自然灾害之后,漫天温度霎那间降低了数十度,也不知道究竟是咋的,居然在这炎炎烈日之下,居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当真是奇哉怪哉。

    而持续到这里,那藏在石屋里面的小龙女,却浑然没有丝毫动静。

    这般表现,倒是让孙前辈忐忑起来,怀疑对方是否已经受到重创了?

    他刚要迈步前去相救,只是却听见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又想起以前被嘲笑的样子,不觉得停住了脚步,暗想着:“听样子,你似乎还活着?既然的话,那我就看看你究竟能够撑到什么时候?毕竟在这等到这寒冰之后,就会到最灼热的酷热了。”

    大雪异常浓烈,须臾之间就在这荒凉之地上,铺上了一层雪白干净的皑皑白雪,一脚踩下去都能够将人脚踝都陷进去。

    “还没有动静?难道她真的参悟了什么?还是说,已经死在了里面?”

    孙前辈不觉忐忑起来。

    只是在旁边旁观,他都可以看到那八阵图的危险,别说是稚嫩小童,就连自己这般强大存在,亦是难以在其中安然活着。所以他一直都认为,那小龙女断然无法撑过整个八阵图,但是耳边传来的对方呼吸心跳声,却更令人困惑不解。

    难道那人,真的还活着?

    转瞬间,天空中一轮烈日高悬天空,灼热的热线好似极高温度的激光一样,将那些厚实的皑皑白雪都晒得融化掉,化为一阵阵氤氲的云气重新归入山林之中,而那曾经饱受折磨的仰天洼之内,此刻也仅剩下一片干裂的土地。

    春秋轮回,各方场景,竟在这一隅之地呈现出来。

    昔日里,那位支撑起蜀汉一地的武侯,当真是千古俊杰!

    “左右也不知道里面情况,不如去看看?”

    逡巡半天,孙前辈终究耐不住好奇心,身体忽纵就自涯边跳下来,来到了石屋面前。

    正当他欲要走上前,却见那石屋砰的一声整个裂开,碎裂的石片纷纷散落在旁,却是露出了盘腿正坐中央的小龙女。近在咫尺,他明显可以感应到那具身体之内,心脏跳动异常强烈,就连双颊亦是泛起红晕,通体玉肌隐隐间透着光彩,明显是活着的样子,但是不知为何眼睛始终未曾睁开。

    “喂!你还活着吗?”孙前辈一步跨出,就要去探一下小龙女状况。

    只是“啪啦”一下,虚空中陡然闪过的一丝闪电,却令他指尖麻痹好似遭到闪电电击,而那小龙女也终于睁开眼睛,脸上透着谨慎:“我说!未经过我允许。你突然靠近想干嘛?”

    说着,原地中忽然冒出一股烟尘,将其身体整个笼罩起来。

    待到烟尘消失之后,那小龙女早就恢复原来的灵动,站在崖边对着那孙前辈说道:“对不住啊。刚才我暂时无法控制住力量,所以一时不慎伤到了你。当然,谁叫你在别人静修的时候擅自靠近?否则的话,如何会触碰到我布下的禁制?”

    “刚才那个是什么?”孙前辈却分毫不管,目光透着不可思议望着小龙女。

    伤到自己的闪电,遮蔽目光的烟尘,这些东西他均未见过小龙女施展,为何如今突然间就冒出了这个东西来了?”

    “你说的是雷术和风术?那是武侯当年借助这八阵图所遗留下来的奇门八决。真是对不住了,你苦求数十年但始终无法破门而入的八阵图奥妙,如今已经被我破解了。”

    叉着腰仰天大笑,小龙女习惯性的来了一个女王三段笑,只觉得自己此刻是如此的舒畅。

    天道酬勤、坚持就是胜利,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再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众多的名言警句来回传唱着,她在这个时候只想要朝着整个世界宣布——老娘破解了八阵图的奥妙了!

    “你真的破解了八阵图的奥妙了?”孙前辈透着不可思议,望着这稚嫩小童。

    要知道,他为了破解这八阵图玄奥,不仅仅日夜观察,更是遍观诸多道门经典、易经风水,就是为了弄清楚其中藏着的东西,然而今天眼前这个小姑娘居然说自己破解了这八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