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三章神童出,几人能媲美?
    “凶手是谁?”萧逸问道。

    似这般貌似证据确凿,然而其中另有隐情的案件,他所遇见的也不在少数。

    若是仅凭那些个所谓证据的一面之词去判断案件,终究不过是一些蠢笨之人的臆想,是难以担当大任的。

    小龙女却并未直接回到,只是绕着几人走了一圈,笑意浓浓的说道:“待会儿,我自然会让他现出原型。”那目光透着审视,即使只是一个孩童,依旧让这几位吓得一身冷汗。

    “我且问你。你那耕牛年岁如何?”盯着那苦主,小龙女忽然问道。

    这苦主立刻回道:“那耕牛随我一起长大,至今已有十一岁了。”

    “十一岁了吗?这么算来,这耕牛年岁还有些大了。”小龙女念叨了一下,目光却忽然落在了那浪荡子身上,问道:“你告诉我。你昨夜里在哪里吃得饭?又都是吃的是些什么东西?”

    “就在德兴楼呗。说起来,那德兴楼的炁牛肉、脆滑肉、炁家灌汤肥肠滋味可真棒。配合上上等的烧刀子酒,那滋味当真是妙不可言啊。”这浪荡子将昨夜和几位狐朋狗友聚餐的事情道出,一边说着还一边吹牛,当真是将这小女童当作胡闹,混没有放在心上。

    听了两人的话,小龙女却突然盯住证人,目光如炬、透着威严:“那你呢?你昨夜做了什么?”

    证人也没料到此节,立刻就慌了:“我?我昨晚就是在睡觉。除了这个啥事都没有干!”

    “真的?”冷哼一声,小龙女立刻逼问道:“要知道昨夜星夜稀疏,伸手不见五指,寻常人仅能看清楚对方轮廓,又如何能够看清楚人的相貌?你如何确定进入了那苦主家园的乃是那人?”

    她向来练功勤奋,有时候即使深夜也持续不断,如何不知昨夜天气如何?

    “是衣服!我看到了那人穿的衣服正是这浪荡子穿的。”证人不觉紧张起来,瞠目结舌之后方才说出了这话。

    只是这般表现,却不免透着鬼魅,让人见到也是立升疑惑。

    小龙女微微点头,双目微眯着笑道:“原来是衣服啊!但是仅凭衣服断定别人?你不觉得这样太过于草率了吗?”

    “我…我…。萧大人,小的对天发誓,小的真的没有伤牛啊!”那证人汗水淋漓、紧张兮兮,尤其是见到周遭人皆是投来探寻的目光,整个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对着萧逸央求道。

    那萧逸摇着头,说道:“你起来吧。要知道这次审理案件的,不是我!”

    “我又没说是你,你就急着摆脱嫌疑。莫非你真的做了什么错事吗?”旁边小龙女却用看白痴的眼光盯着这人,许久之后方才说道:“只是一吓,你就变成这个样子。唉,你的心理素质可真差啊,至少也应当作为一个影帝级别的演员,来一个最后的挣扎?”

    别人也不知道啥是影帝,啥事演员,但是他们自然也听见小龙女话中的意思,于那证人也是透着敌视。

    “妈的,原来是你这家伙栽赃陷害我。怪不得我昨晚感觉冰凉冰凉的,原来是你盗走了我的衣服。”那浪荡子立刻怒骂起来,要知道他昨夜可是穿着一件貂皮大衣,只是转眼间就不止被谁给盗走了,害的自己被寒风冻了一夜。

    却没想到,等到醒来之后,却又重新穿在身上,当真是奇哉怪哉,甚至让他以为自己遇见神仙了。

    “闭嘴。说的好像你就不是嫌疑犯?”小龙女冷哼一声,却又看向苦主,问道:“昨夜你,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我睡的很死,所以没有听见半点声音。”苦主摇着头说道。

    小龙女那笑容立刻收敛,说道:“现在可以确定下来,你就是凶手了!”

    听了这话,那苦主立刻僵立在地,一张脸忽的透出几分苦意,却没有去辩解。至于那证人和浪荡子也是不可思议,望着这忠厚老实样子的庄稼汉。这两人左思右想,皆是怀疑是对方做的,之所以一直狡辩,不过是为了栽赃陷害罢了。

    但是如今,这女童却说是这苦主自己干的?

    “他?”萧逸不觉起了疑惑,问道:“他为何这么做?”

    “很简单。因为那耕牛老了,做不了活了。十一岁的牛已经算老了,根本就拉不动犁,除却了浪费粮食之外,啥都干不了。而且那耕牛就住在你家屋子旁边,在被割掉舌头的时候居然一声不吭,甚至都无法惊醒你们。那么除非是家贼,也就只得使用那江湖传闻的麻醉剂才行。”小龙女冷哼一声,对别人对自己判断感觉不满,当即解释了起来:“而你不过一介农夫,哪里知道有这些东西?而你之所以弄出这些事情倒也简单,则是为了避开刑律,故此以这手段嫁祸别人。”

    “确实如此。正如这位大人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那苦主苦着脸回到,“也是怪我毫无本事,家中亦是除了众多事情,故此只有这般做。”

    “那好。即使如此,那本官念及你自由苦衷,就将那耕牛以十五贯钱买下。而你浪荡子,虽然此次并非你错。但你深夜逡巡野外,以至于糟了次劫,这次的教训可得记住。至于别人也各自退散,莫要再起争执。否则休怪本官棒下留情。”小龙女装模做样呵斥道:“记住了吗?”

    几人依令接受,立刻就各自退下。

    如此这般陆续又有几人前来衙门,而她也是动用自己智慧一一处理,其对案情的独到处理,和着那寻常官吏截然相反,但是却自然有着其独到之处,每一句话都别有用心。

    “真的是一个杰出的人才!”萧逸在旁看着那透着聪慧的漆黑目光,心中却不免有些遗憾:“但是你若是男子,那又该多好啊!只是可惜了。”在这封建时代,男子终究要比女子具备更多的优势!

    处理完事情之后,小龙女立觉困顿,低声骂道:“唉!怎么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难道就没有啥震惊京师官家的大案奇案发生吗?”

    想着电视剧里面四处逞威的主角,她不免有些不快。

    “所谓知州,本就是守牧一方百姓,所求者不过是安宁和谐,哪里想要那一类事情发生?”萧逸摇头回道。

    “那好吧。不过这些书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小龙女自然不知那萧逸心中想法,却看到旁边的书阁之上摆放整齐的一摞书籍。

    她当即走到这书阁前,目光自书页之上扫过,就发现这些书籍也并非都是四书五经,其中一部分比如《洗冤录》、《梦溪笔谈》、《东京梦华录》这类的各个文士所著文集,也有《齐民要术》、《农政全书》、《水经注》之类的治理地方农政的书籍,亦有诸如《大宋宣和遗事》、《南烬纪闻录》、《三朝北盟会编》、《资治通鉴》之类的历史记载,就连《武经充要》、《孙子兵法》、《六韬》之类的兵书也存在,甚至还包括那些朝廷发放下来的抵报。

    可谓是琳琅满目,种类繁多!

    “当然可以!”萧逸微微颌首,笑着答道。

    这些书乃是他这些年内辛苦积累的,平日里处理完州府事情之后,就喜欢盘膝坐在庭院之中沏上一壶茶,慢慢的www.yuehuatai.com其中的故事。

    可谓是一桩美事!

    小龙女立刻欢喜起来,当即从旁取过一个丝绸,手脚迅速就将自书阁之上取下数本书,然后绑扎在一起,等到完成之后,却足足有一个旅行箱大小,旁边看去足足有数十本,甚至让人怀疑,这么多的书籍究竟应当如何才能够抬起来。

    只是那小龙女却自有手段,小手将那丝带系在一起绑在了两个小小肩膀上,脚步微微站起摇摇晃晃的,就将那厚实的书籍背起来,对着萧逸道别道:“那好。这些书我就带回去看了。当然,若是看完了,我可能还会回来换书的!”说着,步履迅速踏出衙门,却不知消失在何处了。

    “那个灾星终于走了吗?”

    一边衙役总算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远走的少女,不觉感到庆幸。

    另一人更是揉着小腿,而那小腿此刻布满淤青,透着庆幸:“走了最好。也免得我们受此遭罪。”

    旁边一行人亦是一样应和起来,于那小龙女来说,简直就将其当成了混世魔王,全然不是他们能够惹的。毕竟在那位女子的弹压之下,他们根本无法和以前那样逞威,自然对其抱有怨言。

    “哼!”

    冷哼一声,众位衙役立刻噤声,有些畏缩望着旁边站着的萧逸。

    在这位大人旁边说着风凉话,他们岂不是和找死无疑?带着畏惧,几人躬身退下,不敢再有任何的质疑。

    萧逸望着这些人远走的身影,突然感到了有些恼意:“一群庸碌之人,当真和猪狗一般愚蠢至极。你们当真以为那小女孩就如此简单?”念及那人对书籍如饥似渴般的渴望,他更绝遗憾。

    “只可惜,你始终只是女子!”

    “啊切。”

    鼻子感觉有些痒痒的,小龙女不觉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暗道:“肯定是那两个小家伙在背后咒骂我了。只不过既然已经拜我为师了。我昔日里曾经饱受过的体验,莫非你们以为就能够避免的?”说着,却听见远处一阵马蹄声,烟尘更是滚滚而出。

    定眼望去,就见大路之上,四匹战马踏空而来,其上分别坐着四人,具是身着劲服、携带兵器。一人身上缠着拇指粗细的铁链,一人背后插着一个硕大的黝黑剑匣,一人双手带着沉重铁套,最后一人却背着一件弓弩。几人皆是面部严肃,俨然一副久历江湖的样子。

    “靠。怎么最近这兴元府有些不安宁的样子?难道说,最近即将有大事情发生?”望着那几人纵马奔驰的样子,小龙女赶紧躲入草丛中,望着几人暗想着。

    自丢失北方之后,这南宋就极度缺乏马匹,以至于民间之中只能够以牛车作为代步工具,故此只需要是骑马的,那就肯定是权贵之人。

    这些人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