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一章胜负出,忧心谁能懂
    “阁下果然威猛过人,小僧这次冒犯了。”

    将着禅杖擎起,往利托罗却做怒目金刚之姿,凛然不动盯着吴曦,一身黄褐色僧袍随风而飘,偶有目送便可以看见原本肉色肌肤,此刻却仿佛铁铸一样,黑漆漆乌溜溜,简直就是铸成肉身的顽铁,正是已经大成的《不动明王身》!

    而他只将禅杖轻轻一挥,整个庭院却凭空一阵炸响,嗔怒、呵斥般的梵音轰鸣而出,炸的人头晕脑胀。

    正所谓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这一招“佛音梵唱”,正是借此警示对方,不可轻言动武。昔日那金刚智大师创出此招,正是存了息争之心,不消后续争斗,只需这一招就可以令对方放下争斗之心,降服一场争斗。

    只可惜,那往利托罗却以此轻开挑衅,却是落了下场。

    吴曦骤然受了这一声梵唱,不觉感受身体血液燥热不堪,心中战斗快意越发浓盛:“素来听闻大兴善寺以炼体、防御著称,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不。”说着,他早就将那朴刀自上而下凌空劈出,正是五虎断门刀“猛虎下山”!

    其势宛如狂风扑面,周遭劲草尽数趴伏,当真是力道十足。

    往利托罗不敢托大,立马将那禅杖架住朴刀,只是身体一晃双足直接陷入泥土之中,深及脚踝。

    之前在旁观看吴曦和野律巴格儿的战斗,他也没料到眼前这人不过是三十多岁,一身功力居然如此强横,竟然比自己三十年苦修的力量更为出众,心中警惕也收了之前的轻视。口念心咒,手持禅杖,他那双眼睛透着华彩,望着远处化作一团虚影的家伙。

    远处,吴曦眼见一招未曾奏效,早就纵身后退,暗道:“这些个家伙果然神通广大,居然个个都修成了罗汉身。想必即使是在北地一带,也不是能够轻易相允的家伙。”随机催动真元,速度、力量陡增数倍有余,身影速度极快,自四面八方汹涌而出,想要将其彻底击败。

    然而那往利托罗却像是早已料到这些长刀袭击方向,禅杖只是轻轻点出,总是正正好和那长刀撞在一起,令其只在三丈之外徘徊,丝毫近不得身。

    他这不动明王身最善防御,只消立于一地,踏入菩提心境,就可挡住敌人攻击,端的是妙用无穷。

    “这不动明王身,不知道吴将军觉得如何?”

    旁边,杨琏真迦双手合十,却做结印手法,而他那声音更是清晰无比,即使处于这两人交攻、轰鸣不断的嘈杂环境之内,亦能让人听的真真切切。

    这般手段,也算非凡!

    “这家伙,是在看我的笑话吗?”冷哼一声,吴曦见到两人交攻数十招也是未曾分出胜负,不觉有些烦躁。

    他猛地将那脚步于地面上猛踩,青色花岗岩铺就的石板立刻崩裂,却被霎那间震为齑粉,随后将手猛地一带,浓烈灰尘陡然间弥漫开来,旋即就被那无铸掌风拍出,正正好将那不动如山的往利托罗罩住,令其分毫辨识不清对方的来龙去脉。

    军阵之中,以实效为重,这种手段不过寻常。

    吴曦久历军伍行列之内,自然也不屑理会别人对这卑劣手段是否鄙夷,只是却抓住了这个机会欺身闯入,而那长刀亦是银芒炸开,就要将对方斩落。

    “喀拉”一声,无形声波立刻放出。

    浓烈烟尘立刻消散,露出刚才发生的事情。

    此刻,往利托罗却犹如神助,正好将那精铁打制的禅杖横在胸前截住吴曦的攻击,以七根半圆精铁锻成一块的南瓜般顶头之内,一柄雪白洗练的朴刀横在其中,却是分毫进退不得。

    他见那吴曦面色惊愕无比,心中冷笑:“区区烟尘,有岂能够挡住我佛门天眼通的神威?”若非这身为佛门六神通的天耳通和天心通,只怕被这烟雾遮住目光之后,断然难以对抗吴曦那凶悍之力!”将着禅杖一旋,立刻将那朴刀崩断,借着顺势将那禅杖撩起,直接对准了对方下体小腹之处。

    这一下,可谓是阴损无比,算是他对之前吴曦扬尘遮蔽目光的报复!

    这时,吴曦却冷笑一声,说道:“看来这次战斗,是我赢了!”

    这一下,却令往利托罗摸不着头脑,要知晓只消他将那禅杖撩起,对方肯定会身受重伤,难以再战。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逆转局面的时候!

    想着这些,往利托罗不觉心起歹念,手臂力量陡增数倍有余,就连那禅杖亦是携着倍增的力道,朝着吴曦砸去。

    但见此刻,吴曦却是将手中刀柄朝着边上一丢,于霎那间抬起脚,朝着那禅杖一踢,立刻将其去路阻上一阻,随后身体骤然贴近对方,却是双拳抱在一起,好似那足以轰碎城门的破城锥一样,直接撞在对方胸口之处。

    周遭环境毫无异动,就连那往利托罗亦是浑然不动。

    只是稍带一会儿,那往利托罗身体立刻发生异变,本来因为运转不动明王身的黝黑肌肤却似被水洗了一下,直接褪色恢复到了原来的肉色,口一张几缕血丝立刻流下,沙哑着嗓子低声说道:“这次,是我输了!”

    庞然并不知晓缘由,但是他往利托罗却明白刚才那一撞当真了得。

    不仅仅利用特殊法门将全部力道打入对方身体之内,而且还以玄妙手段直接震散对方体内真元,纵然以往利托罗精修的不动明王身也被整个轰破,黝黑的肌肤立刻恢复了血红,于胸前之中陡然间现出一个通红拳印,口中也是练练吐血不止。

    这却是吴家家传绝学——“破城决!”

    合着“守阵决”、“灭军决”,一起被称之为“鼎国三决”,乃是昔日那吴阶仗之守卫巴蜀一带,力战金朝众位精锐将士的绝招。

    如今被他吴曦用在这番僧身上,倒是丝毫没有堕落蜀中吴家的威风。

    只是这吴曦今日用了一下,却只觉得心脏剧烈抽动难以自抑,就连身体气血亦是翻涌无比,身体内多年修行所积攒的内力,亦是消耗大半,即使想要继续战斗也是没有可能的。

    “啪啪啪……”

    一边拍着手掌,杨琏真迦一边说道:“今日一见,吴将军果然神采非凡,不愧是将门虎子,当真是厉害无比。”

    “这是自然!”气息悠长,吴曦长长的呼吸了几下,才总算是压制住澎湃的气血,依旧透着挑衅望着杨琏真迦:“只是大师能够让他们两位俯首为奴,相比武学一道也算不错吧。不妨也和我切磋一下?”

    杨琏真迦摇着头,面有愧色说道:“贫僧所会的,不过是念经、结印罢了。至于他们两位,不过是因为昔日里我曾经救过一命,故此念及恩情追随贫僧。若是论及战斗杀伐之道,那里还是几位前辈们的对手?”

    “我想也是。”吴曦却摸了一下肚子,只觉得一阵激烈打斗之后,身体内部饥饿难耐,当即说道:“而且这一次战斗当真是酣畅淋漓,不如就让我请几位到德兴楼聚餐如何?只是不知几位高僧,能否吃得了肉,喝的了酒?”想着这南宋禅宗之内的清规戒律,他不禁透着一丝鄙夷:“毕竟听说佛门有五荤三戒,酒肉之类的东西碰不得。只可惜了,人生若是无法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那还有什么自在的!”

    “无妨!”杨琏真迦颌首回道:“我西藏密宗和那禅宗并不一样,并无这些清规戒律,当然可以喝酒吃肉。”

    “那就好。这一次,我请客。”吴曦立马走到旁边自己厢房之内,将身上浸满汗水、尘土的劲服脱去,换了一身官服之后就领着三人走入德兴楼之内,开始享用此地那些的美酒美食。

    饭桌间,几人热闹场景不提,那萧逸却不知何时出现在几人战斗的场地。

    他蹲下身抚摸着地上留下来的鞋印,深有寸许,边缘清晰无比,触之有坚硬感觉,只有以铁钉锤子砸才能砸进去。而旁边花草更是被全数横扫折断,仅留下一片十数丈有余的空白地面,灰褐色松软无比的泥土亦被压得相当密实,简直可以和压路机压过的地面相当。

    “果然,这些家伙所图不小,否则的话为何来到我这穷乡僻壤的地带呢?”

    许久之后,萧逸站起身,抬起头望着辽阔的天空。

    云无常、风无形,几多尘事在这苍天之下辗转轮回,又不知合适方有尽头。

    “难道这天下,真的已经开始乱了吗?”长叹一声,他缓慢挪动着脚步,来到了昔日里处理这一方州府的大堂之中。

    两侧是威武肃静的牌子,门庭之中正对着大街,顶上悬着的却是“守土安邦”的牌匾。他轻轻坐在了那大堂座位之上,目光微微凝聚望着远处大街上行走着的众位居民,忽然间感觉肩膀仿佛压着泰山、须弥,沉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于蒙古大军之下,这兴元府究竟能够守多久?

    想着这目前仅为几人知晓的事情,萧逸忽的低着头,眼泪不觉自眼眶中落下,一滴一滴润湿了明亮可见的案桌,翻涌着无尽事情的脑袋亦是疼痛不已,以至于只好用手指按摩着,嘴角亦是嗫嚅着:“谁来告诉我,我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够保住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