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九章兴致来,师徒定名分
    “你居然醒了?要知道,你可是睡了整整三天啊。若非听到你心跳声,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

    手中端着一个装满了热水的铜盆,萧夫人望着苏醒过来的小龙女,心中的忧愁不由得消失无踪,为这位年少英杰度过劫难感到高兴。

    “当然!”

    自床上跳下来,小龙女晃了一下稚嫩的小胳膊,用力的跳了几下,只觉得自己像是生锈的机器人一样,充满着滞涩感:“这些日子里,是你照顾我的?”望着那亲切的脸蛋,她的脑海忽然间想起许久未见的母亲。

    萧夫人温润的脸庞带着亲切,将手上铜盆放在旁边凳子上,将旁边放着的一摞衣衫取过来,说道:“怎么了?是想念母亲了吗?”一边说着,一边为小龙女穿戴衣服,宛如正在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样。

    “不知道。毕竟我又没有母亲!”

    小龙女本欲自己穿衣,只是忽的嗅到那亲切的体温之后,身体立刻就僵硬住了,任由萧夫人动作,嘴里却兀自逞强着,不欲透出一些软弱。

    她素来一个人生活,于亲情方面甚少有体会,如今被这般的照顾,却还是头一遭。

    而小龙女的师傅慧明真人却是一个已经出家的尼姑,虽然抚养其长大,但是却也经常以条例、戒律约束。即使小龙女明白苦衷,但却因为正处于叛逆期,所以对这种行为素来有所抵触,如今大着胆子私自离开,也正是这种原因。

    “你啊!终究还是太皮了。如果性子能够稍稍沉稳一下,那该多好?”

    萧夫人看着这端坐在椅子上的小龙女,面庞如玉、肌赛胜雪,一双黑眸宛如深邃星空令人着迷,娇俏琼鼻微微挺立,自然中带着一些调皮,而那紧抿着的嘴唇却又带着几分矜持,当真是一个娇小可爱的玲珑仙女。

    “不要!”

    似是被戳中了伤口,小龙女立刻挣扎起来,自萧夫人手中逃走,脚下迅捷如风,旋即跳出了门框,说道:“萧姨,我身体已经恢复了,可以自由活动了。你就在这里安心的歇息一下,我先去找小星、小月她们玩!”

    萧夫人望着那浑身上下似乎充斥着使不完的精力的小龙女,叹道:“唉。只可惜了!为何你不是男子?”

    听着这话儿,小龙女微微吐了一下小舌头,笑道:“不是男的很重要吗?反正我只需要自由自在就可以了。至于别人的想法?谁管啊!”于这个时代那所谓的男女大防,她终究还是没有丝毫兴趣去遵守,否则为何幸苦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学习武功,让自己能够求得一世逍遥吗?

    不过几个霎那,她就循着声音找到了两人所在之地。

    此刻,那萧月和萧星正在林园之内有模有样的摆开架势,一拳一脚皆是似方似正,口中亦是呼喝不已,知晓看一样就明白这两人在修炼一种功法。

    小龙女立刻跳出来,问道:“喂,你们两个在修炼什么呢?”

    “我还以为你会躺床上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下床?”萧月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于她来说此刻小龙女应当是病怏怏的,绝不是眼前这般精气十足!

    “当然。我可是练武奇才,区区八阵图只需要三天就能够修复的。”小龙女拍了拍胸口,相当的得意。

    当时,若非她及时想到以炼体手法磨去真元,消弭了真元对身体的破坏程度,只怕自己今日未必能够如这般活力十足。

    “可是,我听孙伯伯说了。若是武者丧失真元,都会七伤八唠,就连寻常人都未必敌过。你为何即使没了真元,还这么厉害?”萧星不由得走上前,微微伸出手就像是要捏馒头一样,想要看看小龙女是否依着那孙伯伯所述,真的成了什么痨病鬼?

    “孙伯伯?那该杀的棺材货,果然就会说这些鬼话来。”

    小龙女听到有人在背后埋汰自己,立刻就炸了起来:“要知道老娘修的可是玄门正宗,比他那些鬼蜮伎俩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区区走火入魔,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罢了。至于那些消耗的真元?老娘只需要在苦修个几年,照样能够重新练回来。”

    “哈哈哈!”

    做着鬼脸,那萧月却捧着肚子,浑然一副嘲笑的样子:“我怎么看你都像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你不是说自己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拜他为师,学习那控物之术?”想起昔日里小龙女的样子,她甚至险些笑岔气了。

    “笑话。别看我小,但是我本事可一点都不少。”

    小龙女哼了一下,心中也顿时生出了争执心,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不妨就拜我为师,我就传你们正宗的玄门功法如何?要知道学了这玄门功法,不仅仅能够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更可以飞檐走壁、百毒不侵、即使是刀枪不入、水火不灭也是可能的。而且更有活跃身体内部五脏六腑诸多器官的功能,强化对外界病菌、病毒的免疫力和抵抗力,让你的思维能力更加迅速,记忆力更为出众。”

    “现在学习,只需要磕上八百八十八个响头,就可以立刻学到手!你们两位还在等什么?只需要磕上八百八十八个响头,玄门正宗、武学宝典立刻奉上,而且还免费赠送初次感应体验、全程指导甚至是贴身展示。保证你学的满意、学的轻松、学的放心!”

    靠,说到后面怎么变成广告词了?

    碎碎念着,小龙女目光灼灼望着眼前一副呆滞了的两姐妹,脸上全都是透着快点拜我为师的兴奋。

    广告词先别说,她此次完全是临时起了心思,才想要将自己得自石像的功法传授出去。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那功法固然有精妙独到之处,却不免有些莫名其妙,真正来说其修炼者也就只有她和自己的师傅慧明真人而已,于其中究竟存在着什么缺陷,却谁都不知道。

    故此,她倒是想要找几个合适的女孩子,传授这么功法,好方便自己两相对应,找出其中的缺陷所在。

    “只需要磕上八百八十八个响头就可以了?”萧星双眸透着些期待。

    她以前见到小龙女飞来飞去就相当羡慕,如今见到自己居然也能够修行这种功法,当然也是感觉相当高兴的,只是听到了那些胡闹的话儿,却不由得有些迟疑。

    要知道,那些江湖人士哪一个不是为了这些个玄功秘典整得是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而那些玄门大派其收徒更是森严无比,不仅仅需要三跪九叩备上丰厚礼品,甚至在刚刚入门的时候,都必须要首先接受几年苦功,方才能够被传授功法,而且这还是残篇断章的。

    但是这人,却只需要这般做法,就能够传授自己功法?

    “当然。”

    狠狠地点着头,小龙女笑意浓浓,撇过旁边面色通红,完全一副心意所动却不欲理会样子的萧月说道:“只是若是某人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就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那还学啥功法啊!”

    就算你是一个傲娇,在老娘的淫威下,也得乖乖的顺从下去!

    脑中翻转着邪恶的念头,小龙女浑然不知自己那近乎猖狂的笑声简直就是恶魔啊,尤其是在两位孪生子看来,完全就是奸计得逞的样子。

    “那好吧。”

    萧星撅着嘴想了一下,纵然对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没有半分兴致,但是完全是处于一个女孩子对美丽的渴求,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渴求,就欲跪下身开始依着小龙女那话中的意思磕头。

    旁边萧月却纠结无比,目光愣愣望着小龙女,见到萧星准备跪下赶紧拉起来,示意其待会儿在做,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们不成?”

    故作一副高傲模样,小龙女微微抬起头,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中焦距微微散开,努力的营造出一种孤独、寂寞的氛围,整个人也不觉得透着一些哀伤。

    她相信这样的样子,肯定会让这两位幼龄小童记忆深刻,并且对自己产生足够的尊敬。

    然而在萧月、萧星两人心中,却不由得开始吐槽了:“总觉得你这样子说着话,毫无任何的可信度。”几日相处下来,她们早已经知晓眼前这位性格如何!

    活泼、跳线、思维极度诡异,明明是一个女孩子,却比那些男孩子更为顽皮,真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相持良久,小龙女见到两人始终没曾表态,不觉张口问道:“喂,我说啊!你们两个究竟想要想道啥时候?要不然待会儿我没兴趣了,那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那好吧。那你可得答应我们,一定要好好传授啊。”

    萧月赶紧点头,拉着自家的妹妹跪下,开始一五一十的磕着头。即使眼前这人极其跳脱,但是她们乃是大家闺秀,门风向来严苛,于拜师一项自然庄重无比。

    对方要求什么,那就做什么!

    而且多日里相处,她们耳濡目染之下,也晓得眼前这人武学境界究竟如何!

    就连那护院赵晨都比不上,甚至就连孙伯伯都少有称赞的人物,想必修行的共犯也自然有独到之处。

    远处,那萧夫人望着三位小童,不觉露出了一丝欣慰。

    而旁边立着的孙氏前辈却漠然问道:“你让我教授那两个女童习武,就是为了促成这件事情?”

    “也算是吧。毕竟大厦将倾,我死了倒没关系。只是她们两个终究还是个挂碍,若是不提前做好准备,就怕到时候危险了。”想着夫君所说的那些话,萧夫人不觉感到了有些恐惧,然而却再见到远处场景时候,心中却感觉安心了许多。

    若是那个女孩,应当能够护住他们的两个孩子吧!

    “这倒也是。毕竟我的功法,也不适合女人修行。”孙氏前辈说道:“那女孩子修为精湛,而且自在逍遥,日后成就只怕不凡。跟着她,你的两位应当无碍了。”

    随后,一阵微风带起阵阵吹尘土,此地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萧夫人目光黯然,眼睑微敛,想着兴元府内的萧逸,透着担心:“只是夫君?咱们这一次能够度过这次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