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大病生,谁知是祸福?
    “若要学习,这里本就有一位远超我的宗师,你又何必学我?”

    孙前辈却分毫不理,直挑挑着朝着自己草庐走去。

    小龙女看了看周遭,却并未见到什么人影,问道:“宗师?我怎么没看见?”

    “武学之道,本就上古时代先贤模仿飞禽走兽、诸天万象所创。可谓是穷之于天理、用之于人伦,苍天众生,莫不受此恩惠,定人道大兴之根本。故此,我朝华夏方能薪火相传、继往开来,立于这昭昭天日之中。我这随心控物不过小道,如何比得过那武侯遗图?你若想有所体悟,不妨就去那八阵图,静静体会其中玄奥吧。”

    恍惚中,那孙前辈早已隐入草庐之中,纵使狂风呼啸,却依旧难以奈何那垂下麻布。

    真可谓是风能进、雨能进,皇帝不能进。

    “真是一个怪人。”

    望着这人表现,小龙女嘀咕了一下就回到了大殿之内准备安歇。

    被那八阵图好一阵折磨,她明白过来知晓有那人在这,那萧氏母女三人自然能够得到妥当保护,心中大石落定之后也没有在执着,而且身体困乏的厉害,此刻只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笠日,和煦阳光泼洒着温暖,几声清脆的蝉声,将夏天叫来。

    而本来应当是锻炼身体时候,那小龙女却蜷缩在穿上,身子火热火热的,浑然似个火炉,也不顾天气转热,将好几床被子裹在身上,活似个被卷起来的蚕蛹一样。

    “喂,你不是说要到斩将桥看那黄忠的威风吗?怎么不去了?”

    萧月瞅了瞅那将自己卷起来,混似个肉卷一样的小龙女,心中忍不住快意就在其面前摇头晃脑,说道:“你要知道。那黄忠可是了得,他先在山上埋伏起来,只待着那夏侯渊前来进攻。彼时正值夏日炎炎,灼灼气温烤的人精疲力竭,而那黄忠却立于树荫之内,未曾受此影像。只是那夏侯渊受不得激,军中大营更是数次遭遇袭击,难以自持故此携军来战。”

    “黄忠当即鸣兵而下,犹如猛虎下山,直接将夏侯渊数万兵马直接冲散。之后先是一箭伤了战马,令其难以逃脱,随后就引兵而来,最终于斩将桥之处,将其斩杀…………”

    “我说,你别说了行吗?”

    有气无力的嘟囔着,小龙女混无之前的精气,就像是蔫了的芭蕉一样,毫无丝毫的生气。

    没办法,若非她昨日踏入八阵图被其伤了身体,以至于外邪侵入浑身酸软无力,而且身体更是一会儿如临寒冰,一会儿却又置身炎热,当真是让人痛苦难堪啊。

    否则的话,她小龙女又如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旁边萧夫人却端着一碗药汁,走到了床边微微斥责了一下:“小月儿。小龙女都如此地步了,你就别欺负她了。”说着,就将那闻起来就一股子浓厚药味的药汁端起来,说着:“唉!你这小孩儿,也是过于托大。这次算是栽了吧?什么都不说了,快点将这药喝了。”

    “能不能加点糖?蜂蜜也可以?”

    闻着那味儿,小龙女一张脸都透着苦涩。

    早听说过这个时代中草药极其难喝,这一看来果然如此。不过是单纯治疗风寒的药方,嗅起来居然如此恶心?

    萧夫人摇着头,用汤勺舀出稍许轻轻吹了几下,令其温度降低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资源匮乏,能够找到这些草药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有那么多的东西啊!”手上汤药靠近,显然是准备让小龙女喝下去。

    “不过是一盅汤药罢了。你怎么将其当作是毒草一样?虽然味道闻起来,的确是恶心很多。”笑嘻嘻着,萧月说着。

    “孙伯伯说了。这药方是他数年研究才弄出来的,最适合治疗被八阵图伤过的患者。”萧星却和萧月不一样,颇为体贴的说着:“你还是尽快养好伤,也免得以后可能会烙下后遗症的。”

    “好吧。大不了二十年后还是好汉,这东西我喝!”

    硬着头皮,小龙女视死如归一般的下定决心,就将那药罐捧起来,然后朝着嘴中灌去。

    咕噜噜,约有茶壶般大小的药罐之内浓稠的药汁逐渐下降,顺着那小小的嘴角流入口腔之内,然后被大口大口的吞入腹中。呼噜一下,小龙女终于将手上药罐放下来,原本苍白色的脸蛋就像是涂了一层油漆一样,整个人都绿了。

    “我能吐吗?”

    腹中咕噜咕噜的,小龙女只觉得胃中仿佛藏着一个捣乱的孙大圣一样,不断的上下翻腾折腾着自己。

    天见可怜,她自幼时从未受到这般风寒,尤其是自习武之后,就连咳嗽都没有了。如今突然变成了这个德行,她实在是感觉恼恨无比,于当时候未告诉自己八阵图事情的孙前辈,也是带着几分嗔怒。

    “最好别吐出来,否则药效会不够的。”

    这声音轻微无比,若非萧夫人极其细心,只怕也听不见。

    她看着眼前小龙女转眼间就开始喊热,当即就令萧月萧星将被褥取开,自己却将小龙女抱起来放在怀中,将旁边早已经准备妥当的湿毛巾拧干,一下一下的开始擦拭起来。

    于此时,几人可以看见在那小龙女如玉肌肤之上,混似被红墨水涂过一样,透着诡异的红晕,应当是因为血液充盈血管所导致的。而那微微鼓起的血管之内,亦是微微颤抖,显然其身体内部的气血正以非比寻常的速度运行。

    “斯!”将手摸了一下,萧月立刻为那灼热的身躯感觉诧异,问道:“妈妈。为什么她病情这么严重?”

    萧夫人答道:“不知道。不过大概是因为她习练武功的原因吧。毕竟那孙前辈曾经说了,那八阵图轻易去不得。寻常人倒还罢了,若是武者踏入其中,很容易被其中环境引动真元,以至于全身瘫痪、神经错乱,甚至就连毕生功力都可能毁于一旦。她能够侥幸活下来,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这样的话,难道说她会因此武功尽失?”萧星有些担忧看着眼前这人。

    “不知道。只能看她的造化了。”萧夫人望着这即使是在晕厥中也透着倔强的小女孩,不觉感到了一些担忧,将手扶在了其额头之上,一下一下的缓慢的抚摸着,想要让这位偶然闯入他们生活之中的小家伙,稍微安歇一下。

    就算是没有武功,他们一家也愿意收留,甚至可以让其读书,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

    闭上双目,小龙女于外界情况充耳不闻,只是定下心仔细感应身体内部真元。

    只可惜,那些个昔日里浑然似个乖宝宝的真元,却像是中了疯牛病的蛮牛一样,在周身经络之内横行霸道,一路上压根就没有理会已经亮起的红灯,直接就撞了过去,弄得她是疼痛不堪,简直就是无法忍耐。

    “不管了,先试试看能不能重新安定身体真元?”

    闭目养神,小龙女开始运起观想之术,仔细的控制着身体内部的真元,企图将其重新驯化下来。

    她自小跟随师傅修行武功,诸多武学经典也是通晓,基本功可以说相当扎实,远超同龄人。

    然而即使如此,她依旧无法驯服真元,依旧在身体内部横冲直撞,阻塞经脉、凝滞血管、阻断神经网络……,各种情况纷纷出现,有的时候甚至直接爆裂开来,将那脆弱不堪的血管直接炸开,可谓是危险无比。

    这般情况,除却了祖师婆婆石像时候,还未曾出现过一例。

    但是那祖师婆婆是为了传授法决,自然没有任何的危险性,但是这八阵图却旨在摧毁对方,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手的可能。

    若非她修行了那炼体法门,身体经脉强韧无比,只怕一时三刻,只怕就会爆体而亡。

    “不管了。必须要稳定住身体,否则我这辈子就算完了。”

    小龙女亦是晓得这一点,她眼见自己无法控制真元,干脆就运气了炼体法门,将其直接化开炼入身体内部每一个细胞。

    在以前时候,她向来都是小心翼翼,每一日仅仅化掉一小部分真元,以循序渐进的手段慢慢的增强身体的同时,亦是确保自己真元足够,实力不至于下降。

    但是如今首次大规模运转炼体法门,却是第一次。

    幸亏她年纪幼小,真元不算很多,只需要运转一个大周天就能够消去相当一部分的真元,如此这般持续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方才将那自己苦修五年所积蓄的真元全部炼化完毕。而这般样子,还不知道还得多长的时间,才能够重新蓄积到这么多的真元。

    于武者来说,真元乃是最重要的存在。

    除却了以观想之法蓄积之外,也就只有部分天材地宝,又或者是什么奇珍异兽之外才能够补充;而其余的诸如吸血、炼丹之类的虽然存在,却不免有违天理、根本不足,不仅仅为江湖人士所唾弃,而且会导致根基不稳,难以突破境界,所以寻常人最害怕真元损耗。

    等醒转之后,小龙女感应到身体内部空荡荡的样子,双颊不知何时落满了泪水。

    “靠!这下子,老娘这多年来的真元算是彻底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