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八阵图,山存人已逝
    月明星稀,几人早已睡去。

    但那小龙女却因心有挂碍,总是无法安眠,只好走出大殿,依着以前日子开始修行。

    只是今日里却不知为何,她虽然想要凝神静心却总是无法入定,仿佛周遭存着一股特异能量,引动身体内部真元,以至于心烦意燥难以定心。

    尝试数十次之后,小龙女才终于作罢,心头暗想:“该死的,这里是咋回事?为何我无法修炼心决?”

    正想着,天空中一阵清风吹过,金戈铁马、战鼓隆隆乍然响起,吓得那小龙女心惊肉跳,暗想:“****。怎么突然有战争出现了?”遍观四方,立刻发现于山南地方旌旗林立、帷帐参差,浑然是个军营之地。

    她心中惊讶之虞,想及白天时候并未发现那处有人烟,为何在这午夜时分,却又有军队行动?

    难道说,那蒙古军队已经到来了?

    不觉有些担心,小龙女立即纵身前往拿出,想要探个究竟。

    那处距离武侯墓约莫有六里长,小龙女仅仅是几个刻钟就来到这里了,只是扫了一眼却并无分好影响,之前所见到的军营、战马影像也不知跑到何处,不觉有些好奇跳入了这仿佛铁锅一般样式的山洼。

    她也不怕黑,只是瞪大目光在地上搜寻着,想要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只是除却了一些朽烂的箭簇和扎马钉之外,就啥玩意都没找到。

    “怎么不见了呢?难道我之前看到的是虚像?”念叨着,小龙女那对柳眉微微蹙紧,为眼前的这一切感觉害怕。

    “莫要找了。他们已经不在了!”

    悠悠然,一个苍老声音飘飘荡荡,竟然让人无法把握住踪迹来。

    “是那个孙老头?”小龙女立刻想起白天里听见的那个老头声音,亦为他话中说法感觉诧异,问:“可是我刚才还看到了他们。为啥他们不在了呢?”

    “死了一千多年,当然不可能存在了!”

    携着怒气,那声音陡然涨高,更伴随着一股石头崩裂的声音,显然是怒不可赦。

    小龙女暗自撇嘴,想着:“搞不懂。这个孙老头难道疯了?居然就因为这个而生气?”于那人生气原因,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只不过她想起后世所谓的海市蜃楼,以及从这片区域找到的箭簇刺马钉之类的玩意,还是问道:“一千多年?难道是那蜀军的影像吗?而这里,则是昔日蜀军和魏军交战的古战场?”

    “没错,这里就是仰天洼,亦是他昔日布下八阵图,灭了夏侯渊的战场。而那些军营,正是昔日里他们操练演武的场景。”那孙前辈嘿然一笑,声音中不觉有些怅惘:“只可惜,他们最终也就止步于这定军山,再也无法继续前进了。”语带惆怅,似是在为这漫天的军列、战马感到无奈。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你就让我们午夜时候不要出殿?就是因为这个?”小龙女摇着头,不以为然。

    她又不是那种会被鬼故事吓坏的好孩子,顽皮捣蛋、耍弄别人,这才是她的本行啊。就眼前这些虚影,她也就当作是三流3D电影罢了,根本就连害怕都不可能出现。

    “你若以为仅此而已,那未免也太小瞧这里了。”那孙前辈也没理会,依旧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

    似是呼应了他的话儿,转眼间一股风儿吹过,这仰天洼立刻起了动静。

    不过是轻轻一股微风,却不知为何于莫名之中陡然间增长数十倍,须臾之间整个山洼都似被浓烈风尘所盖住,强风将身上衣衫吹的是烈烈作响,甚至于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这般风势,简直可以和大洋之中那席卷一切的海龙卷相媲美,寻常人想要在此间生存,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小龙女也没料到此处,更兼她人小身轻,立刻被吹的飘了起来,幸好及时抓住旁边的一颗大树方才没有被吹走,也晓得为何那孙前辈不曾现身,暗骂道:“该死的老头子,肯定躲在旁边看我笑话。”

    而那风势依旧未曾减弱,于天空中渐渐密布浓密乌云,黝黑深沉仿佛将整个世界都纳入黑暗时间,轰隆隆一阵惊雷炸响,粗如枝干的电芒纵横交错,仿佛那雷神降临人间,准备荡涤世间一切污秽。

    “喂,为啥我感觉这雷电会劈这颗大树呢?”

    眨了眨眼睛,小龙女忽然感觉不妙。

    她望着手上抱紧的粗壮松树,高耸入云、笔直无比,简直就是那想要与天争锋的金箍棒一样。

    仅仅是一霎那,小龙女立刻跳开,而在这一瞬间天空中雷霆炸响,远处那颗大树立刻如遭火焚,整棵树都化为焦炭,完全瞧不出之前挑衅雷霆的威风劲儿。

    “幸好小学生知识没丢,否则我这条性命岂不是就这么没了?”拍着尚未发育的胸脯,小龙女忽的皱眉起来,抬起头望着天空淅淅沥沥下着的大雨,立刻骂道:“喂!我不就是没看天气预报吗?用得着在这个时候下雨埋汰我吗?”

    只是那雨越下越大,简直和十二级台风过境一样,落下来的雨滴砸的人生疼生疼的。

    而且不知为何,那雨滴越来越大,竟然旋即转为冰雹,一颗颗足有鹅卵石大小,一颗落下就足以击碎木块,砸裂石头,常人若是受了只怕也会受伤不轻。

    小龙女也没料到此处,立刻吃不住受了几下,勉强躲在了一处山岩之下方才避免天空中漫天的冰雹。

    随着这大雨越下越大,周遭山体终于还是吃不过,一股隆隆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浑浊不堪的泥水混合着滚落的山石,正是那经常威胁山庄农户、损坏地面的泥石流。

    小龙女立刻吓了一跳,脚下练练踩着石头,想要避开这横扫一切的泥石流。

    只是她功力不足,仅仅是腾挪了几次之后就感觉气喘吁吁,就连身体也被漫天暴雨打湿。一股寒气渗入身体之内,冻的她直打哆嗦,简直就和落汤鸡无疑,脚下一软正要跌入泥石流之内,却不妨一个拐杖忽的飞射而来,正正好扣住那脖颈衣衫之处,将其整个人挂了起来,带着来到了一位立在山峰之上的老头子面前。

    那老头子身体瘦削,一双眼睛好似黑窟窿一样,深深的陷入眼眶之中,只是那偶露锋芒的眼珠子,却透着煞人的狠厉。

    于月光之下,简直和骷髅无异。

    小龙女立刻吓了一跳:“喂,你这老头子没跟我说,难不成真的是看我笑话吗?”

    在空中,她也没理会自己被对方拐杖挂着,张牙舞爪冲着这人作势吓唬着,只是无论如何那拐杖始终没曾松开,一直将其吊在半空中来回晃荡,简直和坐秋千一样。

    “老头子?我真的很老吗?”

    这孙性前辈忽的笑了一下,干瘪的皮肤让人看着就觉寒意入骨。

    小龙女虽欲咒骂,但不知为何说出口之后,却变成另外一副模样:“难道不是?依我看,你今年都该八十岁了,真的应该找个徒弟,安度晚年了。”如眼前这般存在,纵然没有子嗣赡养,至少也应该在养老院颐养天年。

    而这人却独居草庐之中,当真是奇哉怪哉!

    “呵呵!我今年才五十岁啊!”那孙前辈忽的冷笑一下,透着悲凉。

    “五十岁?真看不出来。”小龙女在心头暗骂着,对这人也越发的搞不懂了。

    “不说这个。”话音转冷,孙前辈猛地盯着小龙女,如铁似金、毫无任何转圜余地:“我不是说了吗?午夜时候,不得离殿!若非今日里我再次相助,只怕你可就会被那八阵图给吞了。”说着,那拐杖立刻应着他的话儿,提着小龙女朝着武侯墓飞去。

    只是或许因为多了一人原因,昔日迅捷如电般的动作,如今却慢的跟蜗牛似得。

    小龙女也张口问道:“八阵图?喂,老头!你告诉我,那八阵图究竟是啥?难不成,就和传说中的那样,是诸葛亮遗留下来的,能够挡住十万精兵的那个八阵图?”

    仅仅是稍微体验一下,她就感觉到那阵势强大之处,若非有这孙前辈相救,只怕自己也可能陷入其中。

    若是这等阵法,当然能够挡住十万精兵!

    “没错。”幽幽然,孙前辈缓慢说道:“昔日里武侯临终之日,无法兴复中原,故此在这定军山中布下了八阵图,令那曹魏数十万大军无法南下,保住了蜀汉三十年和平。只可惜阵图长存,人心难定。纵然有八阵图相守,若是人心散了,又如何能够保住基业?”

    小龙女不觉念道:“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可惜了武侯一片赤子丹心,却被那刘婵给败了个精光。”

    “而在这千年之内。这八阵图自行演化,早已经合着那万千气候,化为了一片奇域。每日里,其中都会经历狂风、暴雨、雷霆、火灾、冰雹、泥石流、冰冻、日晒等八种自然灾害,寻常人只是一种都受不了。”话语中平淡至极,只是说到后来孙前辈却有些诧异望了一下小龙女,说道:“你却能支撑到泥石流,这般境界倒也不低。”

    “那是自然,要知道我可是练武奇才!”

    小脸透着骄傲,小龙女立刻谄媚起来:“你若是担心绝学无门,不如就将这随心控物之术传与我?也免得这般奇技后继无人啊!”

    以她眼光,自然看出来这控物之术的精妙之处,不亚于传奇小说中的御剑术。

    要知道那御剑术只能够操控宝剑,但是这控物之术却可以控制拐杖、树枝甚至藤蔓,并且令其自由飞行,仅凭这一点当然要强横许多。

    她甚至想象出了,日后自己一声出鞘,那宝剑应声而出,岂不是令那些个凡夫俗子跪倒拜服,口称仙子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