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五章匕首现,劫难终难逃
    萧夫人怀着担心,来到自家女儿厢房之内。

    她走入厢房,将眼一望不觉问道:“对了。那位龙小娘子呢?”

    只见此刻,于软绵绵的床被之上,仅有萧月、萧星两人相对而眠,而她们听见有人呼喊,不由睁开眼睛迷迷糊糊望了一下自己母亲,许久之后方才指了指后院,说着:“她早就醒了。正在洗心亭练武呢。”

    “唉!你们快些起床吧。而且你们不是说想要去看看武侯墓吗?今日里,妈妈就带你们去看看吧。”萧夫人望着两人懈怠的样子,口中不自觉有些着急,却是担心那个番僧随时可能过来,只是出于对两位女儿的担忧,还是没有将事实真相说出口。

    萧月虽觉今日母亲和往常不太一样,却也没做多想:“哈。那要不要告诉那个小龙女?我想她一定会很羡慕吧。嗯,到时候看我应该怎么提出要求。这一次,我非得让她给我赔礼道歉。”乌溜溜的大眼睛,透着些纯真还有要强。

    于她来说,被小龙女压着一头,总是会不甘心的。

    “对了。那父亲去不去?”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萧星又问道。

    “他公务繁忙,暂时没空。今日里就我们三个去。我已经让赵晨准备好车马,待会儿你们就随他进入马车之内。”萧夫人温和的摸了一下两位小小的头,说道:“至于小龙女,就让我来告诉他吧。”说着,就来到两人说的洗心亭处。

    此刻,正值夏日炎炎,老大的太阳高悬天空,晒得人精神颓废不堪。

    然而此刻小龙女却浑然忘却周遭环境,娇俏身子立在庭院之内,以竹枝为剑挥舞荡漾,修炼的正是那得自石像的剑诀。

    虽然只是一截被折下来的竹枝,然而却在她手中仿佛利剑一样,更兼因为韧性十足凭空多了些鬼魅,着眼望去只觉竹枝飘忽不定难以把握方向,偶然现身立刻透着一股锐气,将周遭树叶花草全数摧毁,隐约间竟有爆竹般轰鸣炸响的声音,显然是威力无穷。

    萧夫人旁立一会儿,不觉问道:“你练得是什么剑法?竟然这般厉害?”

    似这般摧枯拉朽般的力量,她那护院的赵晨也没有这般能力,显然眼前这位身负绝学,怪不得那素还真会让她一个人就游离江湖。

    如此实力,一般好手也不是其对手。

    “嗯。它叫做《玄英九决》,是我师傅为我创的!”小龙女随意捏了一个话儿搪塞过去,见到萧夫人面有忧愁,不觉问道:“对了,你找我有啥事吗?”

    “今日里我那一对女儿想要去定军山拜谒武侯,不知道您愿不愿意一并前往?”萧夫人问道。

    “定军山?武侯?难道是诸葛孔明那位大帅哥?我听说他的事迹。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七擒孟获、六出祁山……等等,据说他还明辨阴阳、通宵古今,一身修为功参造化。要知道这可是我的偶像啊!能够近距离接触偶像,怎么可能放弃?”

    小龙女立刻将手中竹枝朝着旁边一丢跳了起来,而那萧夫人知觉眼前一晃,就见她来到自己面前,嘴里噼里啪啦的说着一些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胡话。

    她回道:“没错。正是诸葛孔明。而且据说那里有他遗留的八阵图,你若是在那里能够有所得,自然是好的。”

    “那好啊。你们先去,我等会儿自然会赶去的。”小龙女却忽的皱眉,似是听见了什么动静。

    萧夫人不解,只以为这位是又见到了别的有趣的东西了:“待会儿?你知道路吗?”

    “路在鼻子下。那定军山又不会跑,我自己会找去的。”小龙女摆摆手,信心十足的说着。

    那萧夫人只得离开,在赵晨一行人护佑之下赶往定军山,即使她无法为夫君分担忧愁,但是在这个危险时候却只有努力的不成为累赘,以免让萧逸难过。小龙女自然也早就听见大堂里面的动静,等到萧夫人离开之后,就隐匿身形蹑手蹑脚藏在了后院墙角下,听着里面的动静。

    …………

    “对了。我这里穷乡僻壤,虽然侥幸有所气色,却不必临安繁华,更无什么名山大寺。不知这位禅师此次前来,究竟所为何事?”萧逸抿了一口茶,望向杨琏真迦。

    此时南宋经济繁荣、文化昌明,不仅仅佛教有五山十刹、道教亦有天师道领袖群伦,而那儒教亦是盛开诸多花朵,除了此刻已经被认定为正宗的理学之外,亦有永嘉学派、理学派还有心学派,诸般势力混杂一起,可谓是群星闪烁、诸雄争锋。

    而这杨琏真迦却偏偏到他这边境之处,当真是奇哉怪哉。

    杨琏真迦回道:“贫僧自知佛学浅薄,自然难以和径山、灵隐诸寺尊者相提并论。只不过念及此地濒临蛮荒之地,众生罹难为五邪所缚,故此小僧留在此地,想要在这里渡化众生、消去一场刀兵之灾。”

    “你这话我却是听不懂了。”萧逸不觉微微抬起声音,“我自来到此地日夜辛劳,开拓水利农田,鼓励商业活动,与民生息。你这僧人平白无故,为何说我这里会有什么灾劫?”

    旁边吴曦却微微一笑,说道:“萧兄,这你就不懂了!”

    “什么不懂?”萧逸问道。

    “你难道忘了,北地金朝此刻可是狼烟纷争,随时都有倾覆可能?而你这兴元府又处于四国征战之地,乃是四川巴蜀门户,昔日武侯就经由此地攻打曹魏。若是有流匪逃窜此地,只怕这里可就危险了。”吴曦不由笑了起来,张口劝道。

    “正是如此。而且贫僧料定此地将有一场大劫。若是萧施主依贫僧所言,或许可以免去一场祸事。至少我料定那金朝流兵,断然无法威胁此地。”杨琏真迦趁势劝道,话语中透着蛊惑之气。

    萧逸咯噔一下,望着吴曦和杨琏真迦,不免有些不妙:“什么祸事?”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未来有些飘渺,不知究竟会面对什么事情来。

    那吴曦和杨琏真迦相视一笑,透着一些阴谋得逞的笑意。

    “妈的。不就是借道攻伐金的事情吗?居然弄得这么麻烦!”听了这几人说的话,小龙女心中一阵腹诽着。

    那萧逸看不清楚,她却听的是真真切切,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副得道高僧模样,但是那杨琏真迦本职乃是蒙古间谍,其此次前来宋朝的目的,正是为了那蒙古大军南下获取情报而来的。而那蒙古大军为了灭亡整个金朝,此刻正策划三路伐金,其中一路正是有托雷率领的三万人马,经由凤翔南下经由兴元府然后北上,直接攻取汴京。

    可以说,此刻兴元府虽然和平安宁,然而繁华如锦,只怕霎那间就可能化作一团灰烬。

    结合后世信息,她如何猜不出这人的目的?

    果不其然,那杨琏真迦立刻就依着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萧施主自然不怕。任他金朝精兵强将再多,在我天可汗兵锋所指之下,都会摧枯拉朽般彻底崩溃。当然,到时候萧施主只需要献上一部分粮草即可。”

    “天可汗?粮草?”说道这里,萧逸立刻感觉骇然无比,低声念道:“你是说,那蒙古大军很快就可能过来了?而到时候,我必须要为他们备齐粮草吗?”

    数万大军的后勤供应,还有那些战马的吃嚼粮草,完全就是天文数字,根本不是兴元府一州之地可以供应的。

    而他若是要搜集到这么多的粮草,非得将整个兴元府周遭所有农户的粮食都收起来,甚至就连那备着用来来年做稻种的都会被收走。而这般行径,于那卖国求荣、贪污**的贪官污吏之流,又有什么区别?

    “正是如此。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萧施主,可要好好的衡量啊。”杨琏真迦微微笑了起来,话语中不由得透着几分森冷,竟无半分的仁慈之心。

    而那吴曦也混不在乎,说道:“萧兄。你可知道此战乃是我宋朝能否一洗靖康之耻的关键时候。你到时候,可不能够掉链子啊,平白无辜坏了庙堂之上所有士大夫的大计啊!”

    “没错。只是一人却是可虑。”说到这,杨琏真迦却透着一丝惊惧:“若是那素还真突然间现身,只怕就有崩溃可能。”

    “没错。那素还真神龙见首不见尾,若是对天可汗怀有敌意,只怕这计划就断然没有实行的可能。”吴曦亦是感到紧张。

    他乃是将门虎子,自然晓得那地阶强者的厉害,虽然不可能强闯军阵,但是于千军万马之中轻取首领头颅,却是探囊取物。而那素还真据说就是一位地阶强者,若是他突然现身直接灭了蒙古大军托雷,只怕这一次计划就有崩盘可能。

    否则的话,那杨琏真迦为何会到处宣传素还真,还不是为了借助这南朝江湖力量,找到这人并且将其灭了。

    天可汗的铁骑之下,决不可有任何抵抗的强者。

    两人之话,咄咄逼人。

    但是对于萧逸来说,这些话儿他都没有听进去,脑海里面全被那蒙古骑兵所覆盖,相对于此昔日里他那妻女被袭击了又算得了什么?

    眼前那数万兵强马壮的蒙古大军才是难题。

    如何从这虎狼之军下抱住整个兴元府,那才是他所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