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三章女儿愁,谁知亲情在?
    第十三章女儿情,家人总相伴

    “我有说自己是男的吗?”

    吐了吐小舌,小龙女做了一副鬼脸,浑然没有注意到那萧月眼中忽灭的光芒。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装成男的?难道有什么苦衷?”

    远处那萧夫人走出来望见两人模样,也明显见到小龙女那尚未长成的女孩子身体,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了,不过想着眼前这位小姑娘如此年龄就在江湖厮混,不免有所疑惑起来。

    “装成男的?没有啊!只是觉得那些裙子之类的太麻烦了,穿着不舒服罢了。”只将脑袋歪着信口答道,小龙女笑嘻嘻的跳入澡池之内,当身体被那热水所裹住之后,她不觉发出了一丝舒服的声音。

    昔日在升仙台时候,她可是饱经风雨折磨,早就想要好好的洗个痛快了。

    萧夫人疑道:“就这样?没别的?比如说家人逼迫,又或者是某些身体原因?”

    “哪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鬼设定啊!”

    将身体埋入热腾腾的香汤之中,小龙女只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眼睛微微眯着感觉那烫的自己不住哆嗦的温度,信口说道:“我自小就没了父母,一直都被师傅收养着。幸亏她也没什么门户之见,对我总是百般容忍,只要是自己知道的都会教我。只可惜自从修行武功之后,我性子就越来越顽劣,以至于越来越难以管束。正是如此,她才会让我下山历劫,看看能不能让我稍微进步一点。”

    三分假、七分真,虽然那所谓的素还真是假的,不过小龙女对自己师傅的态度还是满尊敬的,就是不太喜欢那约束性太强的真泽宫,故此经常溜出去四处玩闹。

    这一次的远足,算是她是对师傅将自己困在升仙台的一种叛逆吧。

    “你没有家人?那你不会感觉孤独吗?”旁边萧星自惊慌之中回转过来。

    说起来因为小龙女曾经救过她们的性命原因,她对小龙女倒也不是那么抵触,如今见到这位居然和自己一般都是女孩子,也就大着胆子走到旁边,颇为好奇的问着。

    “有的时候会想。不过我有师傅照顾,也不会感觉很孤独的。就是有的时候师傅的确是很烦人啊!老是让我学那些清规戒律的,真的很没兴趣啊。”细细说了一下,小龙女念及当初她在真泽宫之内接受戒律的时候就感觉烦人,否则如何敢大着胆子做出这种事情来。

    说到这,她不觉立起身子,将手高高举起,做出一副元首的样子:“人生,只有在惊涛骇浪之中才会精彩啊!”大抵是因为被热气熏晕乎了,旋即就倒在了池水之内,让那滚烫的热泉将侵入身体的风寒全数驱走。

    “哼!说到底,你还不是一个女孩子?总有一天,也会嫁人的。”

    那萧月不知何时也泡入浴池内,不知是因为热气熏的,还是因为内心羞愤,她的耳朵异常的红润。

    小龙女呵呵一笑,小脸儿摇的似拨浪鼓一样:“才不呢。我可是要当英雄的,才没兴趣嫁给那些浑人。”于她心中,好吃好玩、游戏风尘才是自己的生活,至于嫁人?

    那估计就得是另一个位面了!

    “不嫁?那你打算当尼姑?”萧夫人笑着问道。

    小龙女立刻反驳:“也不!尼姑要受清规戒律,我也没兴趣。”

    “这也不,那也不。那你打算做什么?”

    萧夫人却有些好奇,于这位古怪的少女身上,她总觉得其藏着相当的秘密。

    “嗯。暂时先跟师傅后面学习武功吧。毕竟我那师傅可是说过,只要跟着他继续修练下去,那就可以成仙的。到时候甚至可以做到遨游九天,遍观三界的程度。如果有朝一日我能够修炼到这种境界,肯定会带着你们的,一起飞升到仙界的。”小龙女那红润的脸蛋上,立刻被无尽的荣光覆盖,漆黑如星辰的双眸透着渴望。

    根据那长春真人阐述,这个世界的武学虽然破坏力不行,但是纯以玄奥程度丝毫不下其他世界。

    而且他本身就是穿越来的,如果就这样修练下去的话,未尝就没有破碎虚空的可能。

    “白日飞仙?难道你以为仙子下凡?”

    噗哧一笑,萧月不禁乐了起来。

    就眼前这个险些被自己撞到的家伙,居然也敢奢望如同那些得道真人一样,成为仙人?

    那她岂不是那西王母坐下的七仙女下凡喽?

    小龙女立刻就昂起头,气鼓鼓的盯着这人,辩驳道:“当然。要知道咱可是九天玄女下凡。文韬武略,六艺经传,无一不精无一不晓。就你们官家烦恼的那些事情,本仙子只要一出马,肯定能够摆平。”

    “吹,接着吹呗。反正你也是癞蛤蟆打哈切,胡吹大气呗。”

    萧月嗤之以鼻,毕竟这南朝之内,可是禁绝女子当官的。

    就连官员都当不了,若说是处理那些烦心琐碎的事情,那可当真是白日做梦了。

    萧夫人也是连连摇头,对小龙女的话抱持否决态度:“这个却是胡说了。要知道,我那夫君仅仅治理这一州之地,就累觉困乏。每日里非得日上三更,否则也断不会歇息。有的时候遇到了事情,就算是到了夜里,也得起身去查看情况。至于这幅员近千万里,人口多大近千万户之众的江山社稷,更非寻常人能够解决的。你啊,还是太年轻了。”

    她随着丈夫走东闯西,各种事情早已经是了然于心,于小龙女话中透着的狂意亦是感觉不切实际。

    “哼,这有啥好吹的。若非是心不在官府,我那师傅早就出山了。解决一个区区的蒙古金朝又有何难?”小龙女立觉自己被瞧不起了,当即辩驳了起来,虽是如此但话语中不免透着一些退缩,显然是底气不足。

    “我看啊。你也就是一张嘴厉害罢了,就连所谓的武功也就那样。”萧月鄙夷道。

    小龙女立刻努力,只将身体潜入水中立刻将萧月抱住,整个人压在了浴池旁边,手指放在了其腰部地方,口中兀自说着:“你居然敢质疑我?看我今日里如何给你一个厉害瞧瞧!”五指连动,立刻就开始挠了起来。

    萧月也没曾受到过这样架势,整个人立刻软瘫在旁,任由那小龙女将她压着,不断的在身体上作弄着,尤其是当那麻酥酥的瘙痒感传入脑中之后,就更绝难以忍受。虽然努力的想要挣脱,只是她毕竟年幼力量不足,如何是久经锻炼、修行武功的小龙女的对手呢?

    于是,从她那檀香小嘴之中,不断的发出阵阵的颤音来:“别。你别弄了。我,我都快忍不住了。”目光沁出泪花儿,显然是被弄得受不住了。

    “算了,这次就不继续了。不过下一次质疑,可就不是这种惩罚了。”

    望着那娇红的脸蛋儿,小龙女突然感觉心中涌出一股犯罪感,不自觉就松开了动作。

    再怎么说对方还只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小萝莉,勉强也就是一个尚未开放的花骨朵儿,现在就采摘了还是会显得青涩了。更何况,当他变成她之后,所谓的凶器就已经被没收了,现在想要“欺负”也没有资本了啊。

    唉,这是一个伤心的事实!

    “你啊。终究只是一个孩子。”

    萧夫人不觉感觉怜悯,将小龙女那稍显瘦削的身躯揽在怀中,一下一下的将那乌黑亮丽的长发梳理起来。

    宛如那总是在你悲伤时候来到你身边的母亲一样,她那轻柔而且充满暖意的动作,立刻让小龙女安静下来,静静的让这位帮自己清洗身子,至于脑子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烟消云散,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原地,安静的享受这宁静之后的温馨。

    “你哭了?”萧星忽然问道。

    小龙女立刻摸了一把脸,狡辩道:“才没有呢。这只是被浓雾给打湿了。”

    不知为何,她自身边这位体会到了那久违的母亲的味道,所以才会一时间被牵引出心中思绪,落下了几滴泪水。

    嘟着嘴,萧星肉嘟嘟的脸蛋显得十分可爱,只是她却咬着嘴唇感觉有些迷惑:“哦!是我刚才看错了吗?”刚才,她明明看到了那晶莹的泪花了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呢?

    “没错,肯定是这样子。你又没有盯着我看,当然不可能看清楚的啦。”

    小龙女眼见自己已经清洗干净,连忙自长凳之上起身,走到旁边开始穿戴衣衫。

    “果然是一个要强的孩子。还是说,这小家伙真的和她自己介绍的那样,只是一个被收养的孤儿吗?”

    萧夫人早在旁边看了三位女童的互动,心中不觉为之感觉奇怪。

    她见到小龙女推开门准备回去,立刻就说道:“小月儿、小星儿。既然小龙女她是个女孩子,那么那边厢倒是不适合再睡了。今日里,不如你们三个就挤一挤,睡在一起吧。”

    “啥?”

    三人齐喝。

    那萧月和萧星乃是因为惊惧,她们两人自长大之后,素来都单睡一床的,从来没有和外人睡过,如今却需要和别人睡在一起?

    就算对方是女孩子,这种侵犯个人**的事情,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啊!

    而小龙女却是感觉惊讶,嘴中又开始花花了起来:“这才认识几天就睡在了一起。这节奏未免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