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二章香池浓,谁解女儿身?
    “怎么了?”

    那萧氏夫人望见自家夫君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觉问道。

    眉头紧锁、愁眉苦脸,简直就像是别人欠着他几百万贯家财一样,任谁一看都知道此刻萧逸正在思考着什么艰难的事情来。而他自二郎神庙回来之后就始终这般模样,所以萧氏夫人才会有此疑惑。

    “没什么,只是忽然感觉这个天下或许要变了。”

    感到那将自己手掌微微握紧的柔夷,萧逸勉强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却似浑浊的黄河一般,让人看不出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悲和哀。

    “你说的话我总是听不懂。只是不管如何,我始终都会跟着你的。”

    萧氏夫人感觉有些不懂,不过她自从嫁给这人之后,就始终和其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算是一对恩爱夫妻。于她看来,无论自己丈夫如何决定,自己都会一如既往追随着他的。

    萧逸不觉感觉心头涌出一股甘泉,将他这十几年随着自己的妻子抱在怀中,目光微微抬起望着西北方向,而那里却是中原之地。昔年曾经逼得他们南迁的金朝此刻也狼烟四起,内有红袄军叛变,外有蒙古袭击,如今大宋亦是蠢蠢欲动,企图在这个千年变局之中分一杯羹。

    但是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太遥远了。

    此刻,萧逸想着小龙女曾经说过的话儿,也不觉起了一些心思,呢喃着:“或许是这样吧。毕竟这天下,向来没有所谓的长治久安。或许,我们应该多做准备。”声音细微,仅有他那妻子能够听到。

    “准备?你是指那龙少侠说的话?”

    “没错。你也见过这人,不仅聪慧伶俐,而且胆气十足,能够逼退那三位番僧纵然有其师傅功劳,不过这人能够被那素还真收为徒弟,甚至敢单身走江湖,也是有些实力的。”想起昔日二郎神前发生的事情,萧逸不觉有些感慨。

    如他这般年龄,可断然无法做到这种事情。

    萧氏夫人语道:“难道你真的打算如他所言,将女儿嫁给他?”想着那人诸般调皮行径,纵然她被其救下,却不免有些担心,害怕这人没有自己夫君担待,能够照看好自己的一对女儿。

    “她们还小,暂时还不到这般年龄。不过若是他有志于学,我可以做其谏书人,让他入岳麓书院就学。毕竟那里大儒学识丰富,其中更有众多士子求学。只有在那里,他才能够一展才华。”萧逸不觉想着此人未来场景。

    只可惜,那跳脱、不受约束的性子却是毛病,需得磨一下才可。

    那萧氏夫人不觉笑了起来,说道:“那就好。只是我担心,那小郎未必能够接受啊。”

    “无妨!”萧逸自然胸有成竹,转念想着之前遭遇的事情,当即安慰道:“对了。今日里,你们娘儿三人皆是受惊了,不妨先去洗个澡,将一身晦气吸去吧。”

    萧氏夫人当即依着话儿,令府中将香池烧烫,就带着两位女儿来到那整治的干净整洁的香池之内,准备洁净一下身子。

    “切,搞了半天,原来打算让我去书院学习啊。”远处庭院之内,小龙女却不安分,将着周遭动静全都听着,简直和那听墙角的贼头有得一比。

    她将两人动静听了之后,不觉念道:“弄得我还以为会招我做上门女婿呢。唉!看来开后宫这事儿急不来,只能慢慢来了。”想到这,嗅到身上汗味儿,立刻想道:“不过这萧逸也不地道,明明有浴池居然也不让我去洗一下澡。不如现在就去洗个澡,也免得身上沾满了灰尘。

    说着,她就翻身跳入客房之中,将换洗衣衫带着朝着澡堂走去。

    这澡堂并不大,仅能够容纳几人沐浴,水源全仗山上引来的一条溪水,在其中开拓池水以作浴池。地下却挖出了一个火塘,内里填满了石炭和柴火,此时被点燃起来,烧的旁边砖石是通红通红的,其内部的却被横着数根铜管,铜管此刻被灼烧的火焰烧的是通红通红的,其内部被加热的水分通过管道被输入浴池之内,从而达到加热池水的可能。

    小龙女很快就来到这里,“喀拉”一声将桃木制成的门扉推开,满堂的蒸汽立刻弥漫起来,将目光遮住。

    地下火塘还在发出浓烈的噼啪声,灼热的火舌舔着澡塘塘低,将那流入的山泉烧的滚热无比,浓浓水汽弥漫开来,让人难以看清楚里面究竟有着谁。

    只是偶然间,可以听到有嬉笑、打闹的声音。

    小龙女也不理会这里面究竟有哪些人,只是见到这澡堂之前悬着一个“女”的牌子就走到了这里,她的手中提着一个篮子,里面当着换用的衣衫还有清理身体用的香胰。

    将那篮子放在旁边的木柜之中,小龙女就开始就走到了一个横杆面前,嗅了嗅身上的汗水味儿,不觉感到了有些厌恶:“娘的,这几天尽是四处乱跑,搞得身体都脏了。这一次非得将身子清理干净不可。”自从变成女性之后,似乎对自己的整洁要求更严了,甚至有些轻微的洁癖,尤其是那些浓烈的汗水味儿,问道就感觉作呕。

    对于这种变化,小龙女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啊!”

    朦胧中,一个身影渐渐显现,她见到小龙女在这里,立刻就大声喊道。

    小龙女面露不悦,琼鼻不觉哼了一下,却不打算解释,缓慢的将衣带解开。

    即使有浓雾遮掩,但是她已经可以从那恼怒、慌张甚至带着惊惧的神色,听出发出这声音的乃是萧月。似乎因为这惊动,自澡堂之后传来一阵哗啦的水声,一个声音传来:“小月儿,你怎么了?”

    “娘亲!有,有人闯进来了。”

    那萧月瞧着小龙女这般动作,更绝紧张无比,她虽欲阻止其动作,只是一想起今日二郎庙前发生的事情,也晓得自己不是其对手,当即就张口喊道。

    “有人?是谁?”

    萧母立刻紧张起来,将手上木桶放下,站起来朝着这边走来。

    旁边的萧星亦是紧张起来,手指死死捏着手上澡巾,将身体缩在了澡池之中,目光胆怯望着那应当是房门的位置。于她看来如果就连母亲都无法处理,那么自己上前也无济于事,反而可能被对方作为人质。

    耳朵微动,小龙女早已经将整个澡堂内部动静听了个透彻,也混不在意继续的宽衣解带:“哈!你们还真的有够小气啊。我不过是在这里洗一个澡而已,居然想要赶人家走?”

    大家都是女孩子,有啥好害羞的?

    萧月也没料到眼前这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小童如此无耻,立刻就咬牙切齿说着:“可是,这里可是女浴池!”

    “我知道啊。要不然,我来这里干啥?”将上身罗衫褪去,小龙女大大咧咧展露出那****的上体,晶莹如玉、肌赛胜雪,虽然身体尚未长成,却已经稍微具备了一些绝代佳人的风范。

    窗外寒风料峭,但在这香池之内,却因灼烧火塘炙烤的原因温如夏天,烤的人骨子都酥软下来。

    肌肤为水珠所湿润,小龙女不觉发出一阵愉悦的声音,“果然运动之后来个热水澡最好了。”

    萧月赶紧捂住眼睛,似是望见了什么肮脏的东西,骂道:“嘿!你这家伙太无耻了吧。居然当着女孩子的面做出这种混事。”她和小龙女一般大小,虽然阅历远远没有她丰富,但是于男女之间差别早有所闻,更兼身体开始发育、也从书本上学到了一些男女情事来,故此当看到“异性”裸露的身躯时候,也会感觉害羞的。

    “洗澡不脱衣服,那洗啥澡啊!”

    已经将手放在裤腰上,小龙女正准备将内衣褪去,却不妨那萧月忽的“啊”了一声整个人闷着头直接撞来。

    她正值脱衣时候根本使不出轻功,正正好被整个撞倒在地,后脑勺在地面上砸的生疼,而身上却被萧月整个压在下面,不觉怒吼道:“你丫的得了疯牛病吗?怎么突然撞过来啊!”说着,就想要从地上爬上来。

    只是这时,她忽觉那私密处被一个小手摸了一下,整个人浑身抖索了一下,立刻就失去了大半的力气。

    脑海里面立刻浮现出众多的少儿不宜的画面,小龙女连忙将萧月推开,望着那呆愣愣的少女,立刻就不三不四的说着:“你干什么?不仅仅将人家推到,甚至还摸人家那里?你难道这么饥渴,现在就想要推到我吗?”说到这,她不觉抱紧了上身,望着眼前的少女也透着警惕。

    自古以来,女孩子都会担心男人们啥时候会亵渎自己。

    但是现在,为何眼前这样的一位少女,居然也想要亵渎自己?

    脑海里面浮现出大大的问号,小龙女望着眼前明明和自己一般年龄的女童,不由得感觉有些恶寒。天见可怜,她向来都自诩是攻的,啥时候变成了受了,甚至被这样的一位女童给攻了?

    这该死的体质,肯定有什么地方错了!

    “你是女的?”

    那萧月却傻了眼,呆滞着身体望着那已经褪尽衣衫的小龙女,和自己一般年龄,身体构造也基本类似,同样的没有那恶心的玩意来。

    但是,之前的那个总爱欺负自己的龙翱天呢?

    即使只是小小的一段时间,她却觉得那样一位嬉皮笑脸、自由自在的少年是如此的璀璨,甚至觉得就算自己和对方相处一世也是可能的。

    但是,这只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