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说天下,不过旧时现
    “既然阁下不现身。那么请恕贫僧得罪了。”

    杨琏真迦却有些困惑,虽然因为圣音梵唱被破而感觉心神巨震,但是望着远处那三位女子,却透着不甘心。

    他当即大着胆子一步迈出,身上劲袍仿佛灌入空气一样立刻鼓胀起来,早已经布满了劲气,显然是对自己生死极为担忧。正在此刻,“咻”的一声却就有一道刀光自不可思议的方向射来,他瞥见刀光早已经骇然无比,刚要转身避开锋芒却见手上一松,那持续不断转着的转经筒“喀拉”一声断裂开来。

    他定眼望去,分明见到一个藏刀插在地上。

    其刀柄之上雕着一个密宗秘传符号,而这符号向来只在内部流行,外人全然不知,那人究竟从何处得到这东西的?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么这一次姑且给你一个教训。”又是运起功力高声呵斥着,小龙女望着那低下一头汗水的藏僧,不觉感到了好笑。

    她也明白此刻不是胡闹时候,也没有轻举妄动被这几人看出马脚来。

    只是这话儿在杨琏真迦听来,却似神佛震怒、雷霆炸响,心中暗想:“这人莫非知晓我此来目的?而且看起样子,似乎对我蒙古相当熟悉,莫非是这南朝之中的高手。只是他伪装成素还真,究竟是何用意?”正在此刻,远处一阵马蹄声音,数十只箭只飞射而出。

    他晓得此时任务算是失败,当即俯首说道:“真人所言,小僧知道了。小僧这就撤退。”说着,那挥舞着禅杖的汉子就挺立而出,将无数箭只荡开,一行人运起轻功快速就消失在丛林之内。

    “呼!终于逃走了吗?”

    远远听着对方的动静,小龙女听到对方渐渐消失的脚步,立刻松了一口气,旋即就自树丛之上跳下来。

    这般动静却将那些从生死边缘逃过一劫的侍卫吓住了,赶紧抽刀立在萧氏妻女身边。

    小龙女立时不满:“喂,刚才可是我救了你们。你们这样,是对待恩人的样子吗?”

    那位赵姓侍卫立刻面露不屑,兀自警惕不已,骂道:“你这个小鬼胡说什么呢?要知道那三人任何一个都比我强,若非是为了劫持萧知州的妻子不欲下杀手,只怕我一个照面就会被对方灭了。你一个毛头小子,如何敢自称英雄?”

    “赵晨。你切莫动手,我认得他。”索性那萧氏夫人早已经看出小龙女面貌,当即问道:“这位小英雄,刚才那人可是你师傅?”她却没料到昔日酒楼遇见的那个小鬼居然有些武功,当然因为对方年纪幼小故此也没觉得救了自己的是这位小鬼,反倒认为是其师傅所为。

    “嗯,没错。只是师傅他老人家向来闲云野鹤,压根就不屑见人,所以救了你们之后就离开了。只留下我在这里!”

    小龙女眼珠子一转,瞥见旁边赵晨面露原来如此的样子,虽然感觉牙齿痒痒的想要骂上一场,不过一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不由得信口胡诹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师傅来。

    “既然如此,那他为何不带你走?”萧氏夫人问道。

    小龙女信口胡诹起来:“切!还不是该死的门规?非要说啥看万卷书、行万里路啥的,才能够正式修行,然后就将我从门中赶出来了。否则我为何会四处乱跑,还不是为了增加阅历?”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位隐士会培养出你这门一位英雄豪杰来。”

    想着昔日小龙女在酒楼时候的作态,萧氏夫人这才明了起来,对眼前这位俊杰越发敬重了。

    能够教养出这样一位亦颠亦嗔亦潇洒的小子来,那位素还真果然不愧是名门隐士,端的是气势了得,仅仅是靠着一首曲子就将那凶神恶煞的几人逼退,这份实力只怕宋朝之内也没有几人。

    小龙女得意洋洋,微微昂起俏脸,自信说道:“那是自然!”

    不得不说,听着别人的恭维声,就是一个爽啊!

    远处,一行骑兵早已经到来,看着数量约莫有数百人,皆是身披皮甲、背着劲弩,腰上亦是插着利刃,为首一人正是萧逸。

    那萧逸远远见到几人恢复安全立刻轻松下来,只是望见只剩下几个侍卫的护卫不觉感觉悲伤,着令下去:“找到每一位尸体好好安葬,至于他们的家人,全都给钱三百贯,赐地三亩不得有误。知道吗?”随行中令郎立刻退下,开始着手安排事宜。

    而他则纵身下马,走到自家妻子身前,将其搀扶起来,见到了那几位被吓得哭了的女儿们也是担心不已,口中安慰着:“对不起。府中事情繁杂,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否则的话就不至于让你们受此惊吓了。”

    “哼!明明是别人的丈夫,却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女。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的话,只怕你可就没了他们了。”

    立在一边,小龙女见到自己整个人都被无视了,立刻就轻哼一声,对着几人说道。

    萧逸这才醒转起来,看向旁边的小童道歉道:“实在是对不住。刚才担心家人,却忘了向恩人致谢了。”只是他见到自己朝着一个小童低头道歉,不觉有些诡异,脸上也透着苦色。

    “算了吧。我又不是小气的人,这次就大人有大量,饶了你吧。”

    小龙女摆摆手,努力的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只是她那矮小的身影在别人看来,不管如何都透着别扭,“只是你怎么糊涂了,居然让自己妻女没有保护,就贸然走出去?”

    她可知道,类似萧逸这般朝廷命官,其妇孺都是受到官军保护的,寻常人可轻易接触不得。

    当然,那些蓄谋已久的江湖人士就不一定了。

    这些人不仅仅艺高人胆大,而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指不定啥时候就会被这群贼人给得手了。比如说那杨琏真迦若非是小龙女插手搅局,只怕这一次萧逸的妻女当真会被对方抓去。

    “唉。夫人本欲到二郎庙还愿,故此我仅派了十几人护卫,而且以往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一次有些懈怠了。只是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谁派来的?他们又是有着什么目的?”

    萧逸眉头紧锁,却不自觉的开始细想着对方的来龙去脉。

    毕竟他所掌握的兴元府位于四国边境之地,可以说是鱼龙混杂、到处都是探子,若是不打起万分的小心,只怕这兴元府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陷入战乱之内。

    脑海里面冒出那杨琏真迦的恶行,小龙女嘿然笑道:“依我看,对方应该是蒙古来人才对。”

    要知道那杨琏真迦可是历史上货真价实的恶僧,曾经将宋朝众位皇陵掘开,甚至将当今南宋皇帝赵昀的尸体挖出来,头骨制作成法器,诸位皇族尸骨亦未避免灾难,一并被掘出,混合牛马枯骨铸成一座“镇本”白塔,企图以此锁住南方气运,永葆所谓的元朝兴盛。

    似这般恶行,若非她实力不够,非将其灭了不可。

    “蒙古?这不可能。毕竟那蒙古可是和我大宋有盟约的,在没有灭掉金朝之前,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那萧逸却摇摇头,断然否决。

    “为何不可?要知道我曾经听师傅说过。知晓那人乃是西藏密宗一派,此时吐番尚未归顺蒙古,但是彼此之间早有联系。更何况我曾听那蒙古气势凶横,于西方之地横扫诸国,时人皆是畏惧,当真是鬼神辟易、众生慑服。待到灭了金朝之后,宋朝如何能够避免?”

    这一番话,立刻让萧逸呆住了。

    “这可能吗?”

    “为啥不可能。你也不想想,昔日里宋金联盟,相约攻辽的事情。只可惜了,燕云十六州没了,汴京没了,就连中原大地也没了。过去的事情,你确定就不会再一次重返?”

    “你是说靖康之耻?”喉头一动,萧逸忽觉浑身充满寒意。

    “没错啊。就是靖康之耻。不过汴京没了,你们还有临安可以逃。但是临安没了,那该往哪里逃?海上吗?”嗤之以鼻,小龙女顺口就说了出来。

    事实上在三十年之后,那伯颜就攻破了临安城,将一干朝廷皇族全数俘虏,剩余的官员虽然逃到了海上,而且还拥护了一个流亡皇帝,但是在崖山一战之后就彻底没了,自那之后所谓的宋朝也就正式灭亡了。

    除却了历史书上记录的文字之外,就再也没有东西遗留下来。

    “靖康之耻,二帝北狩、风波亭……”

    萧逸嘴中不由得念叨了起来,双目中透着些挣扎,身体亦是僵立在原地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是他却不再说话了,显然对自己之前的所思所虑有所动摇。

    如他这般聪明样子,显然想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只可惜只是一州知州,区区一个从五品官员相对于整个宋朝那庞大的官僚体系之内,根本就是螳臂当车,起不了半分用处。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只是你现在打算怎么做?”他话语一转,显然不想要在国家大事之上再多谈话。

    小龙女翻眼一想,却不知道自己目前该干啥,不过转眼一想那古代官府庄严肃静的模样,立刻就道:“我?我现在孤身一人,不如就住到你家吧。没办法,那师傅忒是讨厌了,就喜欢将弟子四处乱丢。”

    “区区一个厢房,自然不在话下。”

    萧逸应声说着,只是目光无神,显然是在想着之前小龙女说的话儿。

    纵然那不知名的势力袭击了他的妻子,但是对其来说小龙女那些随口道出的东西,却更令其触动,甚至于睡觉时候都辗转不安,透着几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