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二郎庙,英雌逞雄威
    飞檐斗拱,于旭日之下,五彩琉璃瓦仿如得诸天神佛护佑放射出华彩光辉。

    屋脊之上分立众多不足三尺的塑像,依稀可见明显是诸如秦琼、敬德以及一些飞禽走兽的模样,椽头却被雕刻成龙头模样。

    这里,正是最近名声最盛的二郎庙。

    此刻正值上香时候,周遭人群拥挤、摩肩擦踵,一个个虔诚无比,带着对自己未来的困惑来到这里,企图请求那高高在上的神明给予一点希望。

    里面烟云缭绕、烛火通明,就连那供奉用的铜鼎之内,亦被满天的香烛插满,仿佛没有燃尽的时候。

    将几钱丢给方丈,小龙女取过早已准备妥当的香烛,她望着那立在庙堂上威风堂堂的二郎神,就找了一个蒲团跪下去。

    “二郎神!你不是劈山救母、义感动天吗?既然如此,那就代替我去问候一下我的爸妈吧。毕竟他们最爱的儿子不在了,肯定会伤心的。而且爸爸好像眼睛有些不行了,耳朵也有些毛病了,所以可不能够熬夜打麻将了,最重要的是吸烟一定要戒了,不能再抽了。对了,还有妈妈。妈妈她胃不好,一直不能吃辛辣、刺激性的东西,平日里腰背也不是很好,休息的时候注意一下啊。”

    蒲团之上,小龙女依着那三跪九叩的礼节拜着,口中带着些不和年龄的悲伤,回想着自己偶然回家看到的父母亲的疲态,立刻就感觉悲伤不已,尤其是想及当初那坳着脾气所干出的蠢事,更是感觉实在是愧为人子。

    若是当年她及时回转,或许今天就会变成另一个模样吧。

    “只是,我实在也没有机会在你们身边尽孝了。”每一次叩首都带着深深地歉意,小龙女立起来方觉眼角冰凉的,将手一抹才发现泪眶中早已经被晶莹泪珠沾湿。

    “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安稳的活下去。”

    最后一眼望了一下那泥胎神像,小龙女转身离开,一往无前。

    既然过去的一切已成过去,那么就让我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吧。至于是游戏风尘,还是笑傲江湖,又或者是于天下英雄争锋,那就全看自己的想法喽。

    只是一件事情,极其重要!

    那就是,她绝对不会放弃武功,成为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质女子。

    行不了几步,小龙女想起那正在真泽宫中为自己担忧的慧明师傅,不觉一笑:“唉。平白的想这些哀伤的事情干啥?反正我在这里不也有很多爱我的人吗?比如说师傅、师妹啦什么的,她们不也是我的亲人吗?”拍了拍脸蛋儿,她又重新精神抖擞了起来,昂首阔步行走在树林之内的林荫小道之中,满身都是这个年纪时候小孩子应该有的精气神。

    “快追,莫要被他们给跑了!”

    一声呼喝透着煞气,远处树叶摇晃,一阵鸟雀惊起而飞。

    小龙女立刻吓了一跳,暗想:“这是咋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仇杀?”耳朵微动,早将远处的动静捕捉住。

    只听见在距离此地数十丈之外,有一阵嘈杂混乱的声音,刀枪斧戈相互撞击的金属声,悲呼痛斥的怒喝声,弓弦扯紧发射箭矢的鸣镝声,马蹄阵阵的交错声,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居然打过来了?”

    声音越来越近,小龙女立马纵身一跃,正好囚住旁边一颗枫树,幼小的身影立刻隐入层层树叶之中,仔细的观察着远处场景。

    “嗒嗒嗒……”

    声音浓密,不过是霎那间几匹战马飞速逃来,于那坐在马匹之上的人儿,小龙女正正好认识,乃是今日曾经和自己在德兴楼有过一桌之缘的萧逸妻女,只是不知为何此时他却未曾出现,让这三个弱质女流在这里遭遇拦路劫杀。

    当然,除却这三个女流之辈外,旁边还有几个侍卫同样护在旁边,身上披着皮甲,手中持着弓箭还有大刀,脸色恐惧望着远处,好似远处有着什么恐惧的东西。

    正在此刻,忽的从旁边飞出几个约有手腕粗细的铁环,速度极快正正好将那带着母女三人的战马脚踝击碎。其上人顿时止不住战马,整个跌落在地上,幸亏身边旁边侍卫身手敏捷,及时将几人救下来,否则也会随着那战马一并撞在地上,化作地狱厉鬼。

    “几位施主。今日既然相见就是缘分,为何不让这几位女施主随贫僧遁入空门?”

    梵音博大、与霎那间透着清静空明,自远处一人缓步走出,手中拿着一个转经筒,口中念诵着佛经望着这里的几人说道。而在他旁边,立着两人,其中一人却做面有冷笑,只将粗大的手掌当空一抓,就将那旋转而回的铁环接住。

    显然,之前袭击萧氏妻女的,就是这三人。

    “靠,这家伙果然够无耻的。明明是起了淫心,却说啥遁入空门?莫非真的以为别人是傻瓜不成?”

    清晰无比,小龙女听见这秃驴说出了这话来,立刻就在心中暗自骂了一下。

    果不其然,那将萧氏母女救下来的侍卫立刻高声怒斥道:“哼!贸然攻击官府妇孺,尔等可知道这乃是九族夷灭的死罪吗?”

    “贫僧杨琏真迦,区区凡俗尘世并不挂碍。只是今日有缘,想要度那三位入我佛门罢了。”

    那杨琏真迦果然了得,纵然被对方威胁却依旧坦然自若,混无半分的匆忙。

    侍卫想起之前被这人谈笑间击杀的众位兄弟,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这人的话,当即握紧战刀说道:“赵某身受国恩,岂可让你这肮脏卑劣之人,染指主母?”说着,就拿着大刀,势若猛虎朝着对方劈去,又朝着其余人说道:“快,护住主母,莫要让她们被对方抓了。”

    “唉。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如就让贫僧为你超度如何?”

    杨琏真迦只是笑嘻嘻的,将那转经筒轻轻摇晃起来,口中做着梵唱。

    那侍卫本就身负重伤,神魂迷惑,如今更是怒急攻心,立刻被这梵音乘虚而入,只觉得脑袋涨涨的,眼前亦是一片迷糊,根本把握不住对方身影所在。若非他功力深厚,只怕在被这佛音贯耳之下,直接就变成了疯子。

    至于远处几人,却哀嚎着躺在地上,呻吟不已。

    就连那萧氏母女三人,也是面色挣扎,苦苦哀嚎着。

    “不是说过了吗?我佛慈悲。若是趁早皈依我佛,尔等何必受这凡尘俗事的困扰?”杨琏真迦呵呵笑着,面容充满着慈爱,只是他那目光却透着冷漠,旋即示意旁边那位拿着禅杖的家伙走上前,将那禅杖高高举起正要将这赵侍卫彻底灭了。

    “呜呜呜……”

    忽的,一阵荒凉浩荡的声音陡然响起。

    那侍卫立时醒转过来,正正好瞧见举起禅杖的那人一脸呆滞,似乎是因为周遭异变而感到诧异,他也不理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立刻将大刀横在胸前,将这足以打碎头颅的禅杖抗住。

    远处几人亦是醒转起来,耳边听着这乌鸣声,具是生出感恩之心,瞧着周围。

    只可惜周围空荡荡的,毫无一人,显然那位高人并不喜欢露面。

    杨琏真迦立刻感觉惊讶,不觉将声音再次扩大,梵音越来越高企图将这号角声压住,只是那号角声却一下高一下低的浑然没有个音律,除了让人听了感觉难听之外压根就没有用处,但是也正是如此却每次都卡在了那梵音音律之中,令这其中的惑心之术全然无效。

    眼见自己无法匹敌,那杨琏真迦当即说道:“不知那位高人再次出手?可否现身与贫僧相较一二?”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吾为素还真,不知几位想要作甚?”

    粗着嗓子装出一副逍遥隐士的样子,小龙女心里面立刻就乐呵了起来:“反正这里也不可能有你素还真的存在,不如就让我借一下,糊弄这些家伙吧。”

    “素还真?我怎么没听过?难道南朝有出现了什么了不起的高手了吗?”

    杨琏真迦心中暗道,只是一想起之前自己梵音被对方完全压制,不由得感觉有些害怕。

    他这圣音梵唱极是了得,如果运转起来之后,数十丈之内寻常人立刻就会感觉痛苦不堪,就连修行的武者也会被牵引真气,因为血气逆行而动弹不得,就算是面对同等级武者也不落下风。

    他自修炼程工之后,更无一次失误的可能。

    而那人能够在自己梵唱之下还能够反击,甚至一举破掉其节律,这般本事只怕就连自己师尊也未必拥有。

    杨琏真迦想着这些东西更是紧张无比,俨然已经将这所谓的素还真当作是超过自己的强者,不由张口说道:“既然阁下已经到此,为何还不现身?”

    “现身?哈哈哈!若是你师尊来此,我或许有些心思,只是你?啧啧……”话语中,充满着不屑。

    小龙女又不傻,自然不会依着对方要求现身,毕竟她身量娇小、功力浅薄,单打独斗任何一人都打不过,怎么可能现身和对方打斗?

    至于她为何能够在那圣音梵唱之下维持心智,不过是借着祖师婆婆传下来的炼体法门罢了。

    毕竟这炼体法门极其独到,于定神安心时候有极强效果,那真元纵然被其引动,也只消运转法门就可以将其炼化。

    而且小龙女耳聪目明,纵然不识音律之法,却能够听出其中偏颇之处,故此只消在那错乱时候吹奏耗牛角就可以扰乱对方节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