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章两世身,对影思乡愁
    这儒士自然不知小龙女心思,口中念叨了一下:“龙战于野,翱翔天空。龙翺天,果然不凡。”

    可惜他却不知这龙傲天在后世网文是实在是一种贬低话语,否则也断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恩,还没问过你的名字。你叫啥?”小龙女不觉感觉面皮发热,对这儒士倒是有了几分好感。

    天见可怜,她素来没有名字,小龙女不过真泽宫内其他嗯人对自己的昵称,而那“定慧”则是她的法名,自然算不得数儿。

    “鄙人姓萧,单名一个毅,你可以称呼我为义贤。”萧毅合手说道。

    小龙女琢磨一下,回道:“义者宜也,尊贤为大?”

    “正是。没曾想小郎也有甘罗之能,读过《中庸》?”萧毅好奇,望着这位九岁龄童。

    他这般岁数,所读的不过是千字文、百家姓,诸如四书五经当真是没曾看过,而眼前这位小童却可以随口道出他师父为自己起的字号来源?

    莫非眼前这位,还是什么神童吗?

    矜持的挑起嘴角,小龙女微微点头,回道:“只是略微读过。”心中却不禁哈哈大笑,暗想着:“老娘好歹也是大学生,艾宾浩斯记忆法啥的可都是时分了解。当初就是靠被背这些玩意打发时间的,区区一个短句如何不知?”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不知令尊是谁?暂居何处?为何让你一人在这里?”萧毅赞道,话头一转却又开始关心起小龙女家人了。

    这一问,却问到了小龙女的痛处。

    她扭转头故作高傲,鼻息中冷哼一声:“问人家家世干啥?莫非你要将你的两位千金嫁给我?”说着,目光也贼溜溜的在那妇孺身边的两位女童身上扫来扫去的,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这两人一般模样,身量也一样,应当是和冲惠、冲淑两位祖师婆婆一样,是一对孪生姐妹。

    而她们两个都穿着一般衣衫,只是在脑后却插着两个不同的发簪。

    一个是月簪,一个是日簪!

    这两位女童本就不爽小龙女之前逆了她们的心思,如今更是被当着众人面如此调戏,心有自然按耐不住,早将父母亲的教导抛诸脑后。

    那带着日簪的女童“飕”的一声站在凳子之上,居高临下瞪视着小龙女,说道:“你别欺人太甚。否则我就要你好看。”

    “没错。要知道父亲可是兴元府知州,只需要他一声令下,你可就要小心了。”另一位却怯生生,听见那位年长的话儿,才跟着说道。

    只可惜因为身材娇小,一个是威严不够,一个是声音软弱,听着话儿像是在威胁,然而看起样子简直就是顽童玩闹罢了。

    当然,依着她们现在的年龄,的确是孩童玩耍。

    “要我好看?那你说说,怎么让我好看?”小龙女也来了兴致,脸色灿烂无比,笑意浓浓望着那立着的小童,有恃无恐的问道。

    那女童拨动着肉嘟嘟的手指,眉宇间透着些苦恼,还有迷惑:“我!我要打你屁股,关你紧闭!还有还有……,罚……,罚你出钱一千贯。对了,还要让你当着大庭广众面前,向我赔礼道歉!”

    “就这些?”

    “嗯哼”一声,小龙女不由得抱着了肚子,哈哈的大笑起来:“我还以为是啥上刀山下火海,油里滚尖刺锥呢。原来你说的就是这些没趣儿的事情呢。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听一听,应该是怎么骂人的!”

    说着这里,她将那汤碗装作惊堂木一拍,声音陡然间提升半分:“你这厮,貌若厉鬼,形如枯槁。行于道路之上,譬如黄白物事,顶风三丈之内,莫不退避三舍。若有人见,莫不如遭雷击,仿佛夜叉无常,神魂几欲脱体而去。即然如此,为何尔等还不白匹悬梁、遇水而投,见石而撞?也免得世间沦丧,竟败于你一人之下!”

    这话儿一经说出,周围人立时哄堂大笑,望着这一桌的场景,也乐呵了起来。

    “唉。没想到那萧家小娘子也有被人如此作弄的时候。”

    “其实那萧家小娘子长的也不错。只是这小鬼头委实太损了。”

    “这倒也是,只可惜知州素来仁慈,只怕这一次也只能受着了。”

    “…………”

    几人一阵嘀咕着,俱是饶有兴致望着这边厢发生的事情。

    “你,你——”

    那女童也没料到次节,她那一张珠圆玉润的脸蛋儿也红的跟桃子似的,仿佛黑珍珠的眼睛也滚下了几滴珍珠泪花儿。

    旁边妇人立刻心疼,将那女童抱在怀中安抚着,而她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至于另外一位女童,也在桌下轻轻拽了拽自家姐妹的衣角,小声说道:“姐姐别哭了,别忘了她还在看呢。”

    日簪少女立刻止住泪水,也觉得自己躺在母亲怀中有些不妥,连忙离开抹干净泪水,气鼓鼓的盯着小龙女。

    萧毅在旁看了整个场景,不由得摇了摇头似是因为小龙女那过于跳脱的性子感觉无语。

    他说:“小月儿管教不严,还请小郎恕罪。”语态诚恳,倒是一副谦谦君子风度。

    “小月儿?那这位莫非叫做小星儿?”

    小龙女却噗嗤一声又笑了,目光转动中立刻落在那带着月簪的女童身上。

    而那女童顿觉通体寒意,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将身藏在父亲身后也不敢正面对视。

    “你怎知道的?”萧毅笑意浓浓,颇为疼爱的抚摸着怜星那小小的头,粗大的手掌透着温和也让她稍微安静了下来:“说起来,当初夫人生出这对双生子时候,可着实受了不少罪,甚至因此损及身体坏了根本。我能够给予的,也许就只有这份守护吧。”

    说这话儿,他那温和的脸蛋透着些许光辉,合着旁边正在照看邀月的透着母性光辉的妻子,以及那个依偎在父亲身边的怜星,一行四人共同组成了一副和谐美满的家庭生活。

    “真是的,没来由的怎么感觉眼睛有些酸酸的?”忽的感觉眼睛有些酸肿,小龙女立刻转过头将衣袖蹭了几下,满不在乎的小声嘀咕着。

    此刻,她却不禁意想起了异界的父母亲,那斑白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颊也是再也见不到了,而他们现在可还安好?

    很快的,店小二就将整治的饭菜端上来,一一分到各自的食盘之后,几人就低下头开始享用这闲暇时候的美食光彩。

    虽是如此,小龙女却也没个正经的,总是和萧月争抢食物。她武功又高,眼力也不错,所以每一次都得逞,却弄得萧月大发怨气,终于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喂,你怎么将我的鱼丸刁走了?”

    “这是我付的钱,为啥我就不能吃?”

    “但是你能不能别老是抢我的东西啊。”

    “没办法,那些东西我也爱吃啊。”

    “但是你不是吃过了吗?为啥还要吃。”

    “我还在长身体,不吃东西会长不高的。”

    “……”

    “食不言,寝不语。小女孩子,总该安分一些。”那妇人将自己餐桌之内的佳肴倾了一些,虽然话中有些责备,目光中却透着怜爱。

    “哦!”

    斗了这些时候,萧月也晓得自己不是小龙女对手,只好作罢安静坐在自己位子上,偶然间目光望着小龙女,却又带着些敌意。

    几刻钟结束,几人总算是吃饱喝足,桌上也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

    萧毅领着两位正欲离开,望着有些落寞的小龙女,不觉感到好奇。

    虽只是短短数十分钟,他却觉得眼前这人有些奇怪,有的时候完全就是顽劣孩童般的模样,但有的时候却又透着超乎寻常的苍远,仿佛游戏风尘的化外高人。

    当真是一个奇特之人!

    “咋了?莫非你想要将女儿许配给我不成?不过事先说明了,我才不要那个泼辣的妹子当老婆呢。”小龙女立刻就察觉到萧毅那探究的目光,下巴微微昂起,颇为挑剔的在那萧月、萧星身上上下逡巡了起来。

    “家女尚未到及笈之年,这些事还是早了。只是小郎毕竟年幼,还是莫和父母呕气了。你还是快些回去,也免得他们担忧了。”

    萧毅摇摇头,对这总是喜欢口花花调戏自家女儿的小子感觉头疼,只是他毕竟仁慈,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却对小龙女为何孤身一人在这有些担心。

    听了这话儿,小龙女立刻感觉伤神,只是她和自己父母亲也不知差了多少次元,只怕今生再也见不到了,虽欲反驳话到口中却有着伤感:“我知道了!”目光怔怔望着窗外,忽然间透着些许孤独,犹如浮萍一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那就告辞了!”

    萧毅暗叹一声‘果然是个古怪家伙’,旋即就带着自己的妻女走了。

    “走就走了,怎么一副岳父看女婿的样子。莫非真的看中我了,想要将那女儿许配给我?”

    望着那远离的三人,小龙女忽的发了怒气,从座位上“呲溜”一下跳了下来,头也不回就朝着相反方向走去。

    “反正世间这么大,应该不会再有见面的时候吧。”

    小龙女故作大方信步走着,只是酒楼中的场景却似一阵梦,在心中留下了一道痕迹,浅浅的却异常的清晰。

    他们就像是一阵风,忽而间就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明媚如春又如旭日高升,只是旋即从指尖漏过,仅余下一丝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