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章问姓名,吾名龙傲天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要炸学校,校长不知道。一拉弦,我就跑,轰的一声学校炸飞了!”

    口中哼着欢快的儿歌,小龙女一边走一边跳着,目光于周遭的摊贩上面骨碌碌的转着。

    一路上,她也没有啥计划,就跟着那些商贩一路南下,来到了这兴元府地境。

    因为这里地处南宋边陲地带,东北方向就是金朝,西北方向乃是西夏,西边区域就是吐蕃,可谓是四国边境交错之地,兵家必争场所。

    周遭的那些番民、土司也经常以自家所产东西换取丝绸、茶叶和海盐之类的必需品,久而久之就在这形成了一个中转城市,可谓是经济发达、人民富足安康,每日里都有许多走南闯北的商人在这里采购大宗物品,运往四处。

    “喂,这是啥玩意?”

    走在道路上,小龙女眼尖瞥见旁边一个小摊,立刻就扑过去,将一个乌黑色小号角拿着。

    这玩意摸起来很光润,通体锃亮浑然一体,一看就是相当精致。

    她也止不住玩心,就鼓足腮帮子吹了起来,“呜呜”般的声音异常洪亮。

    “这是耗牛角,乃是以上等耗牛角打磨,并且经过活佛开光的。若是常年佩戴,不仅仅可以消灾去病,还可以永葆安康,福寿延绵啊……”

    那小贩心头一喜,口中稍微一带,一连串熟悉至极的话就要说出。

    “这是钱,再加上这个匕首应该足够了吧!”

    目光一扫,小龙女立刻瞥见一个雕金牛角匕首,约有七寸有余正好合手,她当即从怀中丢出一块碎银子,将手一晃就将其抓了过来。

    “唉!那位姑娘。这是别人寄存的,是非卖品啊。”

    那小贩见到一块拇指粗细的银子立刻欢喜起来,只是等他反应过来就见那个让自己保留的匕首不见了,就要张口拒绝。

    只是此刻人群攒动,哪里还有那个女孩的踪迹。

    小龙女也没理会身后小贩叫唤,只是兴高采烈行走在这大道之内。

    两侧皆是摆着摊贩的小贩,就连那沿街店铺面前,也是挂着一个个横幅,上面写着诸如“大兴米店”、“绍兴陈醋”、“永德普洱”之类的文字,活像是后世招牌广告。

    她也不闲累,就是这样欢快的在人群中窜来窜去的。

    每当看见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就仗着自己人小身矮,还有一身武功挤进去。

    “喂。给我来两个风车!”

    “这是窜天猴吗?我要三个。”

    “…………”

    望见旁边有卖烟火玩具的,她就跑上前丢几个铜钱就拿走耍了起来。

    “话说从古以来,国运递更皆有定数。治极则乱,乱极则定,一定之理也。”

    “……”

    “三百载世事转轮,中间南北纵横。闲将二帝事评论,忠义勘悲堪敬。”

    “忠义炎天霜露,奸邪秋月蛆蝇。忽荣忽辱总虚影,怎奈黄粱一梦。”

    “……”

    听见这话儿,正是那说书人正在开的。小龙女听得这抑扬顿挫的话儿,自然难以耐住心头雀跃,虽是座无虚席,她却硬生生挤了进去,抢过一个座位就坐在前头。

    听到兴奋对方时候,她当即将怀中银钱丢出,清脆悦耳的话语说道:“说得好,小爷打赏了。”

    如此这般,自清晨至黄昏,小龙女也不知道耍了多长时间。

    毕竟这兴元府虽不及她曾经那个世界繁华,然而看着满大街古人人走来走去,周遭皆是纯正原味的异界生活,早让久在古墓生活、许久不曾接触外界事物的小龙女大呼过瘾。

    直到最后,腹中一阵轰鸣才将她唤醒。

    “玩的太累了,没想到肚子饿了。”她想着这里,当即询问了旁边小贩,就朝着这个城市最好的酒楼走去。

    “信用为本,问苍生何处有人家?”

    “仁义作先,道九州德兴如宾归。”

    雕梁画栋、碧瓦青砖,两尊张大嘴巴的饕餮立在门前,而那朱红大门之内,人影交错、声光夹杂,倒是一个生意兴隆的好店家。

    “话说回来,不是应该是‘悦来客栈’吗?咋变成了‘德兴楼’了?难道我穿的,不是武侠小说?”望见两侧牌匾,小龙女扁了扁嘴,暗想着她在那武侠世界里面经常瞅到的悦来客栈。

    毕竟这悦来客栈可是武侠世界头一号品牌,其经营范围涉及到数百倍武侠小说,传播之广甚至已经到了凡是武侠的地方,就必然存在悦来客栈。

    没有悦来客栈,算啥武侠小说?

    “算啦,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摸着哄哄叫的小肚子,小龙女终究还是抵不住诱惑,大模大样走了进去。

    “这位少爷,不知您需要什么?”

    刚进门,就有一位笑容可掬、肩上搭着一条毛巾的店小二走上来。

    单看此刻小龙女的着装,内里穿着一件白色棉衣作为御寒之物,外面罩着一件青色对襟长袍,腰间以一个细长黑带缠住,一袭长发仅以丝带缠住。

    虽然样式简单,但这般衣服皆是以上等棉线丝绸织造而成,和寻常百姓所穿的麻布大不相同,故此店小二以“少爷”相称。

    “先给爷来一个雅间吧!”

    笑嘻嘻露出净白的牙齿,小龙女颇为得意,故作大人姿势一步一摇随着店小二来到了二楼雅间。

    以屏风和其余人隔开,虽只有尺许宽,却也胜在静谧安逸。而在那梨木枣红色案桌之上,早已经摆着几个果脯、蜜饯。

    她早就腹中饥饿,不觉拿过几枚就朝着嘴中丢去。

    那伙计不由呆住,等到吃罢之后,方才说道:“客官。这只是看盘的,不是能吃的。”

    “啥?”

    小龙女立刻闹了一个大红脸,漆黑明亮的眼睛眨了眨,透着疑惑。随后她不由得摸了摸小肚子,嘟囔着:“那你快上菜吧。没办法,实在饿得不行了!”

    “那好。不知客官要点什么东西?”

    “几个莲花肉饼,一碗羊肉面,再加上一瓶玫瑰花茶吧。”着眼望了一下菜谱,小龙女本欲高吼:小二,且上二两熟牛肉再加一碗酒。

    只是她一想着那些酒气肉味就觉得恶心,话到口中却变做了另一个选择。

    唉!

    变成女子之后,没想到就连口味都变了。

    小龙女心中哀叹,却在等待的时候,兴奋无比撇着周遭情况。

    相较于一楼宽阔大堂,这二楼虽然有些狭窄,却也能够融入好几个酒桌。

    彼此仅以半透明屏风隔开,只需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见到他人情况。

    正在这时,她眼睛一亮,望着远处靠窗的一个雅间,嘀咕道:“那些人居然带着武器?莫非这些人就是江湖人士?”

    并非是她眼尖,实在是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出众了。

    这雅间一共有三人对坐而立。

    其中一位身边放着一个九环禅杖,因为禅杖太长甚至就伸出了屏风。另一人双臂之上,却套着数十个铁环,手上亦是拿着一根铁棒。最后一人更是奇怪,手上却拿着一个转经筒,口中不断的念诵着经文。

    总之这三人,皆有古怪。

    “客官,这是您的饭菜。”

    不多时,店小二已经将饭菜端上桌。嗅到了那喷香的气息,小龙女忍不住早就取过碗筷,开始了填饱肚子的大业。

    至于那武林豪杰?

    没弄清对方底细前,她才没兴趣去结识呢!

    转眼间,一大碗羊肉面已经见底,只留一碗清汤尚在其中。

    吃饱喝足,小龙女摸了摸小肚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

    只可惜没烟,否则她定然会点上一只抽来。

    “这位客官,不知道您能不能腾出来?”

    这时,旁边却传来店小二的声音。

    小龙女有些惊讶,问道:“为啥啊。要知道这里又不是没有空座。”

    “可是。那位先生点名就要这里?”店小二无奈回道。

    “先生?”小龙女顺着对方手指,就见远处立着一位儒士。

    “没办法。家中女儿生性执着,就喜欢这个座位。不知小郎可否割让?”见到小龙女目光,这儒士立刻双手抱拳说道。

    这儒士约有三十来岁,身量颇高、看起来相当儒雅,而在他身边却跟着一位妇孺,两人身后还有两个身穿襦裙的稚嫩女童,看其年岁应当与小龙女一般大小。

    “哼!我就不干!”

    人生赢家,成功人士!

    望着这人,小龙女立刻就窜入了这个字,只是她一想到自己悲催的现实却来了脾气,本欲离开的身体也赖在座位上,口中振振有词念叨着。

    那店小二却是急了,连忙劝道:“可是这位少爷。您……”目光扫过桌上一干残羹冷炙,明显是透着哀愁。

    “我又不是没给钱?你凭啥赶我走?”

    撇撇嘴,小龙女压根就没有听从的打算。

    那儒士听了也没有生气,只是苦笑着摇摇头,随后对着身边女子说了一下,似是劝道。而那女子也透着为难,少顷之后哀叹一声就对着两位女童说了一下,而在这对话之后,那两位女童立刻撅起嘴来,目光一动不动死死盯着小龙女,仿佛盯着敌人一样。

    小龙女听觉何其敏锐,立刻听到对话话语,所说的话无非就是劝解和安慰的话。

    她立刻故作大方,拍了拍桌子故示意了一下:“喏。你们过来吧!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再加上你们四个也没啥大不了的。”说到这里,她又瞪了一下那两位女童,昂着小脸仿佛小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而且这次的饭菜我请客。这样也免得你们在背后骂我。”

    话语中,她不免带着得色,脸容之中亦是透着快夸我的样子。

    那儒士见到小龙女如此表现,立刻就哭笑不得,拱手道谢道:“萧某权且谢过了。只是不知小郎姓名如何?”

    “我……我叫龙傲天!”

    听了这话,小龙女张口就回,心中自然想着:“不管了。反正一家不分两姓。既然都姓龙,不如就让我那你的名字装装样子。看能不能吓唬住对方。”

    天见可怜,她自幼无父无母,全因为当初身上携带有一个龙型玉佩,故此被赐予龙姓,至于姓名啥的压根就没有。

    所以一想到龙姓,小龙女脑中立马就钻出这个名字了。

    “而且这可是数百本小说主角,只要稍微分一点主角光环过来,那我在这个世界还会混的很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