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章旧闻起,三灾做天堑
    “没想到这些日子里,她倒是安静了许多。”

    双目中透着赞许,慧明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样看着小龙女。

    一开始她只打算让小龙女带上一个星期罢了,而且只需要她稍微开口就会现身,将其带下去。只是随着时日增长,她也没想到小龙女真的能够在升仙台呆上一个月。

    一个月内,仅以雨水和坚果为食,而且偶然间还会遭受狂风、暴雨、日晒之类恶劣天气侵蚀,能够承受下去的可非常人。

    她也正是担忧小龙女此时情况,故此打算现身将其带走。

    只是定慧刚一落地,那边厢就冲出一个娇小身影,口中兀自说着:“师傅!定慧想死你了。”

    因为苦修炼体之术,小龙女此刻已经踏入“六识存心,万变皆定”的境界,于周遭百丈之内任何的动静,都可以清晰听到,故此那慧明刚一现身就被她发现,并且迅速冲来。等到嗅到了那幽兰般的女人香气,她立刻就在邪恶的笑了:“每天摸得都是石头,弄得老娘一身邪火,这一次非得摸个够。”

    慧明也不知小龙女心思,自然张开手将这弱小身躯抱在怀中,任由这淘劣的小鬼头在自己怀中曾来蹭去,望着那明显有些消瘦的脸蛋儿,心中不觉感到了自责:“定慧,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不苦!”

    小龙女抬起头,忽然感觉这样有些孩子气,立刻就跳了下来,拉着自己师傅来到了两位祖师婆婆面前说道:“定慧在这里发现了祖师婆婆遗留下来的东西,一直都在修炼,所以一点都不感觉苦恼。”

    “祖师婆婆?”

    慧明眼见两位祖师婆婆在前,赶紧躬下身叩首三次以表敬意,望着小龙女亦是透着疑惑。

    她自执掌真泽宫到现在已经数十年,于这升仙台亦是来往不下数百次,对这两尊祖师婆婆的石像自然清楚,其中怎么可能藏着什么机密?

    小龙女望见自家师傅不解样子,当即就信步走到石像面前,依着她以前习惯将真气输入其中,一如从前那冲惠真人簌然现身,开始了那不知道多少次的剑舞影像。

    慧明眼见亦是呆住,暗想:“我在这里数十年了,怎么就不知道这石像居然藏着如此秘密?难道定慧,真的是什么天生圣人?”看着那得意洋洋的脸蛋儿,她沉下心思,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话语中止不住颤抖。

    “我见两位祖师婆婆身上落满灰尘,颇为可怜。于是就打来雨水,想要为她们洗去尘埃,却没想到那真气却被吸摄去了,故此发现了其中的秘密。”赶紧将编好的说辞说出,小龙女双眸之中透着好奇,催促道:“只是徒弟功力不足,难以令这剑诀全然现身,所以就告诉师傅。”当然,她才不会将昔日里那些亵渎之事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

    呢喃着,慧明依照着小龙女指示,将真气输入石像之内。

    这一下,那影像再次现身,不仅仅比之先前更为清晰,而且动作凌厉许多,一开始小龙女倒还熟悉,但是过了一刻钟之后她就完全看不出那剑法究竟是什么了,只见到周遭被无尽剑光笼罩,想要细细分辨其中招数也颇为困难。

    尤其可见,她那点内功修为和慧明这般一流武者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终于,影像来到最后时候。

    那应是冲惠的影像忽的纵身一跃,无数剑光飞射而出,竟然将脚下山峰百丈之处全数切断,化作一个方圆百丈的平台,周遭亦是光滑无比、近乎垂直,旋即落在地面上之后,远处一位女子悄然出现,观其相貌和这位有九成相似,应当是其孪生妹妹冲淑。

    那冲淑轻轻摇头,忽的将手一招,那被切碎的山岩如遭狂风被全数吹走,化作了十来具丈余长石碑。她并指如剑对着石碑,“簌簌簌”的一阵笔画,无数石粉纷纷落下,待到停歇之后这石碑之上立刻显出万余字,随后退步而立却不知为何忽的自嘴角沁出一丝血液。

    冲惠立刻上前将冲淑搀扶着,望着这刻满文字石碑忽的笑了起来,旋即闭上眼睛赫然而逝,和她那形影不离的冲淑妹妹一起坐化在这里。

    “我靠。这个世界绝对不是低武世界吧,不仅仅存在能够将小山夷为平地的剑法,而且还能够让人石化成像,这种表现绝对不应该是低武应该具备的东西啊。”脑海里面尚且回荡着之前的影像,小龙女只觉得自己的常识又一次受到了挑战,轰隆隆的就像是911那样,尤其是念及自己居然得到这两位的真传,更是对未来充满期待。

    “更重要的是,为啥我总觉得这两位有些姬情?不仅仅是亲姐妹,而且还是孪生的,最后那一望更是透着恋眷和深情。莫非那功法乃是百合功法,是专门让我开后宫用的?”

    只是身边的慧明却愣住了,良久之后方才叹息说道:“没想到这升仙台居然是两位师祖临终坐化所产生的。”

    望着周遭一望无际的山石,她不禁感觉有些苦恼:“果然,想要突破人阶踏入地阶,就是这么困难的吗?”

    “突破人阶踏入地阶?师傅,您说的是什么啊?”耳朵极其敏锐捕捉到这两词,小龙女立刻问道。

    慧明不由苦笑,当即解释道:“我原本以为你应当在三十岁的时候才有可能踏入这个时候,但是既然你看见了祖师婆婆留下来的剑法不妨就提前说吧。你应当知晓武者境界,共分天地人三法?”

    “嗯。我曾经听长春真人说过了。”

    “没错。江湖之中,高手犹如过江之鲫,不可甚数。然而这其中绝大部分,也仅仅是过眼云烟,就如同陨石一般稍纵即逝,不值一哂。他们绝大部分,也就只有人阶罢了,虽然有大多数人妄想踏入地仙一流,但却都死在了这‘三灾’之前。而冲惠、冲淑应当就是在冲刺地阶时候功败垂成,以至于坐化于此。”

    目光落在两尊石像之前,慧明不由感觉自卑,对两位祖师婆婆更为敬重。

    小龙女并未在意,听到有趣的地方就问道:“三灾?那又是什么?”

    “三灾者:身劫、心劫、意劫。身劫,顾名思义身体有缺根基不稳,以至于无法度过。心劫,心存杂念逡巡左右,以致于内劲反噬、不得不涅槃踏入轮回之中。意劫,意志不坚、魔念成障。前两者还好,意阶最难。正是因此,十之**皆在这‘三灾’之前彻底败亡。”

    “那师傅您是什么境界?”

    “我蹉跎四十余载,虽是勉力撑起真泽宫,但是能力有限,至今不过人阶罢了。”慧明孑然长叹,说道:“至于那位长春真人,正是度过三灾的地仙一流。你既然与他有些缘分,那就莫要错失了这份机缘。”

    “地仙境界?没想到那臭鼻子老道士居然如此厉害?”细想着最初见面时候的场景,小龙女不由得咂咂舌称道。

    慧明说道:“那长春真人乃是有道全真,并不以战力见长,自然无法和西毒对敌。但是他修炼的乃是玄门正宗,通晓诸多道门法决,否则如何能够领导全真教,成就北地群雄之首?”说话中自然透着赞扬,于西毒时候不免有些不屑。

    “那还是看以后吧。”小龙女笑嘻嘻,小手立刻拉住慧明温和的大手,一边摇着一边说道:“师傅。你看看我发现了这样的秘密。不如就给我放个假,别老将我关在这里真泽宫中了。”

    她倒不是觉得真泽宫有什么不好,纯粹是因为对外界环境好奇,再加上自己武功一向了得,而且还有前世灵魂对所谓江湖争锋的渴望,故此总是想要逃出去,看看能不能闯出个名堂来。

    只是慧明断然否决:“不行!你还太小,只有九岁。贸然离开真泽宫,只怕会惹大祸的。”

    “可是,我明明都发现了这个石像的秘密,不仅仅得到了她们的传承,而且我又不是傻姑娘,从来只有我骗人哪有人骗我的份?师傅,你就让我出去。否则我非被这真泽宫给闷死不可。”

    小龙女立刻就撒泼了起来,又是腆着脸央求着,又是在地上打滚撒泼,又是摆出一副幽怨的样子,就连在生日时候送花朵、送礼物的方法都用上了,只可惜慧明打定主意,无论是全都是两个字——“不行!”,甚至亲自把守宫门,就怕小龙女什么时候逃了出去。

    就这样,两人一直斗来斗去,从来没有个罢休的时候。

    又一日,她忽闻有人闯入升仙台,欲要毁去祖师婆婆石像,若是往常时候自然并不在意,但是如今知晓石像藏着的秘密,自然是断然不会允许的。

    于是她立刻持剑来到升仙台之后,却见周遭人踪俱无,分明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等到其回到宫中之后,才有侍女送上一封信。

    她打开之后,就见其上一溜娟秀的字迹,工整仔细,显然出自大家之手。

    “定慧自幼无亲,全耐师傅含辛茹苦方才长大。每日操劳,全都历历在目,不敢忘却。只是不经风雨,雄鹰如何展翅高飞?不历沙场,名将如何纵横驰骋?如今定慧于武学、文事皆有造化,若无用武之力,岂不可惜?更何况,此处正逢红袄军起义,金朝之内乱象逢生,蒙古、宋朝之内亦是动作连连。只怕乱世之象已成,此时若是关门自闭不异于坐以待毙。正是因此,小龙女方才想要出去,看看能够找一个安宁和谐场所,以为真泽宫安歇之地。”

    “小龙女:留!”

    读罢之后,慧明双目轻轻抬起,似是望见那远处的幼小身影,不觉叹道:“唉。这江湖素来险恶,你虽然聪慧异常,但是毕竟不过一个九岁稚童,如何能够和那些江湖人士争斗?只是你一路上,可是要多加小心,切记要保护好自己。”

    这般状况,她除了祈祷又能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