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章皎月起,仙子做剑舞
    小心翼翼,小龙女探身站起来,漆黑发亮的眼珠子转动着,想要看看刚才那个白影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难道真的是鬼?”

    心中起了疑惑,她缓步走到祖师婆婆的石像边。

    不管怎样,她终究只是八岁稚童,纵然心中藏着一个成熟男性灵魂,骤然遇见这种事情也会感到慌张的。只是当她将那小手放在石像衣角处,却簌然间感觉身体内力控制不住,竟然被那石像吸入。

    一瞬间白影再现,一道剑光还未等到她反应过来,就径直自胸前刺过。

    吓得她连忙松手,这白影才消失。

    “没事?”眼中泛起困惑,小龙女摸了摸胸前,就在刚才她可是清晰看见那剑光自胸前戳过。

    只是现在,她还好好的?

    也就是说刚才的白影,不具备伤害能力?

    “难道说,那白影是从这石像之中传出来的?”脑中忽的冒出了这个想法,小龙女不觉将体内真气引出,自手掌朝着那石像输入。

    这一下,一个白影再次出现。

    大抵是因为输入真气量更大的原因,这一次出现的白影不似之前只是一团虚影,模糊的面部清晰可见,身上那飘然而起的宫服亦是明了,观之面貌竟然和她那冲惠祖师有九分类似。

    此时,这仙子却将那手中长剑轻轻挥开,身姿灼灼,随着月光漫步舞动,正如月下仙子一般,透着轻灵以及皎洁。

    一时间,那小龙女立刻就痴了,双目无神怔怔望着那仙子舞动长剑,浑然忘却了自己真气被吸摄的事情来。

    只是因为她知晓,那仙子所使出的乃是一门剑法,和自家的《两生剑诀》一脉相承,于招式、变化、应对方略之中更甚一筹,而且在那剑光之中竟然透着一些阴阳转化、炼体化生的诀窍。

    她也知晓自家武学虽是道家正宗,但是和那些个名门大派的武学相比却略有不足,招式威力倒算可以,但却没有那些炼体化气的本事,勉勉强强算是次一流的水准吧。

    这般招式应敌尚可,但作为门派传承,不免有些不足。

    究其原因,就在于炼体化气。

    至于这炼体化气的诀窍,她也仅仅是从师傅那听到的,至于其中究竟也不甚明白。

    时间悄然流逝,转瞬间不知过了多久,那仙子舞剑的动静方才“咻”的一声消失无踪。

    小龙女这才恍悟过来,脑中默念着刚才所见影像,不禁说道:“我靠!这是全息投影啊,而且貌似需要输入能量才能够开启。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如此高级?这还算是低武吗?”

    她正要站起回到石屋慢慢体会,只是刚一抬脚就“扑通”跌倒在地,浑身酸软无力,闭上眼运起冥想法,方才察觉到体内空荡荡的,竟然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靠!没想到这祖师婆婆这么厉害,居然就这么就将我给榨干了。”

    此时小龙女只觉得身体好似被玩弄了整整一天显得疲劳不堪,但是她却却自口中发出一阵满足感,柔柔的、轻轻的,就像是猫咪轻吟一样。

    虽是如此,但她脑海里面却还沉浸在刚才的影像之中难以自拔,暗自想着。

    “没想到这石像中居然藏着这些隐秘?只可惜我功力浅薄,只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并未见到那剑法全貌啊!而且冲惠师祖能够引起这些异象,那么冲淑师祖应该也可以吧。”

    念着这些事情,小龙女闭目养神开始运转体内长久修行的《玄冲心决》,准备恢复被消耗一空的体力。

    以玄功冥想代替睡眠,这是她自《玄冲心决》修炼有成之后,就已经养成的习惯。

    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体力被消耗一空,还是因为自己对新的剑法的憧憬,这一次小龙女发现自己竟然很快就入定了。

    于身体之内,她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那藏于身体之内的真元,只需稍微引动就可以将其催动起来,在周身经脉之中运行往返。若是在昔日,因为这真元乃生命之根本,活性极高极难控制,武者除了以玄功引导之外别无他法。

    但是如今小龙女却只需稍微冥想一下,就可以将那神念纳入这真元之内,甚至可以令其依照自己要求,在身躯之内自由行动,这般境界比之之前可谓是天差地别。

    可以说,以军队而论,纵然两者数量相等,然而散兵游勇绝非精锐士兵对手。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祸福相依吧。

    当然,也亏的那石像并未触及身体根本,所消耗的仅仅是能量,所以只需要打坐即可令真元重新恢复。若是真元被炼掉,存储真元的丹田和穴道被摧毁,甚至承载运行的经脉都受到损伤,那小龙女可就欲哭无泪了。

    依着玄功蓄积方式,小龙女默念冥想术,以心神为引、血气运行为本,自身体五脏六腑之内,驱使那陷入沉寂的真元重新恢复,随后令其经由经脉运行,令其仿佛受到磨盘磨练一样越发精炼,最后归于丹田之中、藏于周身百骸之内。

    究其原理,所谓内功,不过如此。

    就这样几个周天之后,那因为能量流逝转为黯淡的真元重新恢复元气,于经脉之中游走好似洪钟大吕鼓荡不已,流淌荡漾如江河湖海,尽数归于丹田之中,更令身体精力充沛。

    等到她睁开眼睛之后,方才注意到周围又是黑夜,原来这一日竟然是在修行中度过了。

    “虽然真元并未增加,但是我却感觉真元越发精纯起来,运用起来也更为得心应手了。”

    小龙女将那小手轻轻一挥,虽然不过是稚嫩手臂,却在虚空之中凭空打出一个轰响,远处丈余高的碎石也应声裂开,要知道昔日里她可没有这般境界。

    想及此刻,她又将目光落在了那冲淑石像之上,目光灼灼忽的将手放在那腰间位置,手掌下却感觉触摸出柔顺润滑,不禁上下摩挲了一下,说道:“祖师婆婆!我身子小只能握在这里,您大人有大量别怪我啊。”旋即默运玄功,开始想着这一次又该会是什么惊喜?

    只是这一次,小龙女却感觉身体内部那真元控制不住陡然间运转起来,竟然径直从掌心之中传入那石像之内。

    “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增加真元吗?怎么我的真元反而减少了?这不符合剧本啊!”

    她大吃一惊立刻想要震开手掌,只是那石像凭空中现出一股吸力,将那手掌硬生生吸摄住分毫动弹不得,体内原本安定的真元也仿佛受到惊扰一样,混似脱了牢笼束缚的野马一样,于身体周遭经脉之中纵横驰骋。

    小龙女也傻了眼,纵然闭上眼睛努力的想要平息身体真元,但是思绪却仿佛受到了干扰一样,一纳入其中就不由自主顺着那些真元四处游走,而那真元也和寻常大不相同,莹莹亮亮仿佛星辰一般,须臾间附在了经脉、血管甚至是内脏乃至于肌肤之上,令其比之之前更为坚韧、更有活力。

    望见这般情况,她立刻恍然大悟。

    需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武学分为炼气、炼体两种法门。

    前者蓄积真元,能够让自己力大无穷、精力充沛,于战斗之中能够发挥绝强力量,一般江湖门派皆有些独到之处。

    但是后者却向来少见,只存在于部分玄门正派之内。而且传说这炼体法门不仅仅能够让人容貌焕发、青春永驻,若是修至高深之处,甚至能够发挥诸如万邪不侵、三昧真火、通观三界、周游六虚的无上妙法,只是因为对修行者要求甚严,故此向来只存于玄门之中,不为江湖人所知晓。

    想到此处,小龙女也闭目记忆,将这运行法门计入心中。

    转眼间,一个昼夜又是过去。

    待到醒转过来,小龙女张开双目,不觉感觉远处丛林景象清晰可见,耳边可以听到百丈之外河水潺潺的声音,肌肤比之之前更为细腻圆润,而她只需稍微注意一下,甚至可以感知周围空气气流走向,于触觉嗅觉之中亦是更为敏锐,若是继续修炼下去,她丝毫不觉得自己能够具备千里眼、顺风耳的本事。

    江湖之中,素来流行一个说法。

    一流防御是让人打不到,二流防御是让人看不到,三流防御才是让人轰不破。

    地阶强于人阶,正是因为其能够于百丈之外发起攻击,令其根本难以招架;而那潜踪匿影的功夫,以及错综复杂的暗器手段更是让人头疼不已;至于所谓的硬气功,金刚不坏、金钟罩之类的法门,不过是下三流,根本不足为惧。

    而寻常人不过是目视耳听,所摄取的信息极其有限。

    但若是修行炼体法门,就能够让六识开启,遍观周身百丈之内的情况,其重要性就相当于战列舰装备了雷达,潜艇装备了声纳,完全可以做到我能够打到你,然而你却打不到我的可能。

    这样的话,即使是同样功力,也一样可以碾压对方。

    所谓的同阶无敌,不外乎如此。

    长久熟读兵书方略,小龙女自然知道这一点,而她素来于武学一道极其认真,如今得到了两位祖师婆婆的石像真传,自然昼日不停,每日皆是依照那些法门苦苦修行。

    或是以真元激发石像引起影像剑法,或是以石像引导体内炼体法门运转。

    纵然功力并未增长许多,但是小龙女于真元操控程度还有六识灵敏程度却越发精深起来,即使是那些积年的武者也稍有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