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唯一人,怨气难自消
    果不其然,那猴子见到自己百般折腾,也得不到相应的东西,只好转身走了。

    小龙女心中欢喜,一路追着,就来到一处悬崖边上,就见那猴子陡然消失。

    她当即趴下身体着眼望去,就见距离山顶约有三丈左右的地方有一个藤蔓,藤蔓纤细仅有拇指粗细,此刻那猴子正抓住藤蔓晃荡不已。

    它见到小龙女并未跟来,立刻就龇牙咧嘴,一边吼着一边将那通红的屁股抬起来,“噗噗噗”的放着臭屁。

    浓郁黄气,当真是臭不可闻。

    小龙女立刻恼怒起来,捡起几块石子就是丢出,唬得那猴子哧溜一声,顺着藤蔓就逃了。

    虽是如此,但是小龙女也并未在意,目方精光望着那摇摇晃晃的藤蔓。

    她当即转身回到石屋,将那道袍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顶端拴上石头,丢下去将那藤蔓勾住,然后拽了上来。

    哼哧哼哧,她才总算将这藤蔓全数扯上来,长度足有上百来丈,正正好能够让其垂下崖底。

    将一端拴在石碑上固定好,小龙女想着那高耸的悬崖,不觉感到了恐惧。

    纵然山脚下貌似有丛林做缓冲,但是她可不觉得自己能够和那些幸运儿一样安全落地顺便还附赠武功秘籍外加神兵利器啊。

    “先试试强度。也免得待会儿在半空中可能会断裂了。”小龙女想着这里,当即挑了一块和自己一般重量的石头,将其捆绑在藤蔓之上,然后推着这块石头朝着悬崖丢去。

    石头下坠之势极快,而那藤蔓也迅速减少,终于“啪”的一声,似是落在了地面。

    小龙女将手拉了一下藤蔓,却并无丝毫沉重感,她立刻感觉有些不妥,连忙将那藤蔓扯上来,却发现另一端就连十丈都没有。

    直到这时,她这才发现在距离山顶几丈地方,有一块山崖突出特别锐利,那藤蔓显然是被这东西给磨断了。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我这风华绝代、功高盖世的一世英杰,居然被一只猴子耍了。”

    没来由感到惆怅,小龙女盘腿坐在崖壁边上,出神的望着那苍翠山峰。

    没了藤蔓,也就意味着就连猴子都爬不上来,自己也没办法以讨巧方式离开此地。

    而她除非将玄功修炼至化境,可以凭虚御风的程度,否则也没办法从这百丈高台脱逃。

    可以说,如今小龙女才算是真正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茕茕孑立、形影对望。

    于苍天之内,她只觉这天地之中仅有自己一人,望见四周辽阔莽原,更绝心中凄苦,鼻子一酸豆大的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一滴又一滴润湿了嫩白的肌肤,自脸颊划过有落在身上蓝白色的儒衣,将那衣衫也尽数打湿。

    真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定慧啊!非是我心狠,实在是是因为你性子太跳,若是不仔细打磨,就怕日后会惹麻烦的。”

    脚下踏着一根松脆松枝,慧明将自己的身影隐入树冠之内。

    她似乎听见了那凄厉哀怨的声音,不觉抬起头立时望着天空,目光透着伤感,脚下虽然一步踏出想要越过去,只是一想之前她擅自离宫的行径,终究还是忍住没去。

    长叹一声,她转眼即逝,又重新回到子孙殿内。

    旁边随侍侍女立刻禀明:“师尊!全真教长春真人前来会见。”

    “长春真人?且通知他在万寿亭相候,我待会儿就去。”慧明神色微动,当即走入寝室之内。

    毕竟那位可是北地宗派领袖,若是怠慢了他,只怕并非真泽宫之福。

    待到将身上便服换取一件道袍,她就来到万寿亭处,将手做了一个道辑:“真人慈悲。不知长春真人有何要事,来我这鄙陋之所?”

    丘处机亦是回首:“无甚要事,此番前来不过是为了还情罢了?”虽为掌教,然而气度着实不凡,亦让慧明安心下来。

    “还情?”

    只是听了那“还情”二字,慧明不禁有些困惑,她昔日里虽然和全真教多有联系,却也只是泛泛之交。

    若说是还情?

    她却不知自己何时帮过了这位长春真人。

    “正是!贫道昔日游走山间,曾偶遇西毒欧阳锋,若非令徒相救,只怕早已回见天尊了。故此前来,只为一还昔日恩情。”

    丘处机手扶长须、扬声长笑,可谓是中气十足,浑无正不惑之年时候的老迈。

    “依你所言,莫非是定慧?”咯噔一下,慧明暗道果然如此,口中却还不信。

    丘处机颌首称是:“正是她以火器伤了西毒,否则我这条性命,只怕也到此为止了。”

    “那小鬼头,居然闯下如此大祸!看来这次惩罚,还真的没有做错。”慧明却心惊肉跳,念及江湖之上西毒威风,不觉感觉心脏骤动。

    “道友无妨。那西毒虽然厉害,但是毕竟被火器所伤,没有三五年时间断然无法痊愈。而且他年事已高,就算恢复只怕功力也大不如前。”

    丘处机却不以为然,信心十足解释道:“而那小龙女虽然年幼,却聪慧过人、胆识超群。若是在这时间里苦修,自然能够和其抗衡一二。到时候若是再加上你我辅助,灭了那厮也是可能的。”

    “不妥!”

    听着这话儿,慧明不由得感觉心疼,摇头道:“她终究只是孩子,这些事儿不应当让她来做。”

    纵使那西毒欧阳锋受此重创,实力至少降低只有昔日七八分力量,但是毕竟是横行江湖的魔头,一般人如何能抗?

    她甚至只觉自己稍微想象一下,都觉得自己和那西毒差距仿如天渊之隔,而那小童如何能够对抗?

    “也对。”丘处机闭口不谈此事,又将一卷书册自袖中取出,递上来说道:“因为昔日应允,我欠了那小龙女一卷功法。这《金莲丹元册》不妨代我送给她?”

    他倒是不怕慧明学习,毕竟万法归宗,昔日那重阳真人融合儒释道三家精粹缔造全真教时候,也是得了其他门派帮助。

    更何况,那西毒亦未除去,多一个人力量自然是好事!

    “那我且代小徒谢过真人了。”

    念及那随时可见的危险,慧明终究还是将这金册收了下来。

    至于何时交由小龙女,她自有一番考量。

    那丘处机眼见此事算是了去,自然告辞而去。

    …………

    “师祖,你知道不知道那老处女究竟有多可恶。居然将我丢在这里一个人!”

    “她甚至只让我吃这些坚果,和这些雨水。搞得我直到现在,肚子都拉稀了。”

    摸着肚子,瞅着坚果,小龙女目光出神望着远处对望而立的两尊塑像,嘴中不断的碎碎念着,透着无上的哀怨。

    自从哭过之后,她就知道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在感觉百无聊赖的时候,就跑到这石碑和雕像附旁边,开始修行武功。

    从清晨卯时四刻,一直到中午午时时分,下午则是从末时三刻一直到酉时四刻。

    共计八个时辰,都在练功。

    而在修行完毕之后,她就跑到了这里来,对着那些石碑和祖师爷埋怨起来,话语中不免带着怨气。

    如此这般,已经有些时日了。

    嘴巴一刻不停嘟囔着,小龙女只觉周遭寒气越来越浓,不由得抱紧了身体摩挲了一下,连连咳嗽了好几下,口中不觉越发恼怒起来。

    “还有啊。这里啥都没有,白天热的就像蒸笼一样,晚上却冷的如同冰桶一般。姑奶奶我的皮肤都变黑了,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变丑的,那样的话我该怎么才能够追女孩子啊!”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摸了摸小脸还有那稚嫩的胳膊就开始沮丧了,原本珠圆玉润、透着晶莹光泽的肌肤,此刻也因为长时间暴露在风雨摧残下而变得粗糙、黝黑许多了。

    唉!

    这就是风餐露宿的代价啊。

    此时,因为正值午夜时分,天空中月亮圆润仿佛银盘,将无数清冷的月华洒满大地,于辉光照映之下,那一身道袍的石像栩栩如生,就像是九天玄女降临凡间,静静的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的那个女童,目光透着和蔼仿佛看着自己的女儿。

    “对了对了。我差点忘了,那个牛鼻子老道士明明说要传我《金莲丹元册》的,结果一眨眼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说他是不是不遵守承诺?要不然祖师爷你直接显灵,教训一下他?也不用很麻烦,就让他被狗咬一下就对了。”

    猛地一拍大腿,小龙女想起当初遇见的丘处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想当初,老娘拼死拼活,谋划算计了整整十数年,结果那老牛鼻子道士仅仅是上下嘴皮子一搭拉立刻就跑路了。

    以至于她一想起当初被起忽悠走了的情况,就感觉异常的后悔。

    至少当时候,也应该讨要一些金银财宝外加田地庄园,当然如果再添几个温柔可人的道姑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这一切都雨打风吹去了。

    “我说祖师婆婆,你到底听没听见啊!”

    眼见那两位石像依旧肃立,小龙女也不管她们两个乃是石像压根就不会说话,将那小手对着这石像就是一拍。

    正在这时,她两眼一晃,猛然间就见一个白影一晃而过,一道锐利剑光径直刺来。

    这一下,立刻唬得她赶紧跳出,身体哆嗦着抱着头:“祖师婆婆,你快出来,这里闹鬼了。”

    只是许久之后,她浑未听到半分动静,方才迟疑抬头望着远方石像之处。

    “刚才的那个,究竟是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