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娇女童,仗势欺大圣
    “师傅!师傅!”

    嘹亮的声音于整个丛林回荡着,话语中透着凄厉还有无助。

    山脚下,一个正在朝着真泽宫行来的汉子顿生寒意,对着身边随行妻子问道:“那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渗人?”

    “不知道,估计是什么山鬼吧!”那妻子也是有些哆嗦:“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快些走吧。也免得被它给袭击了。”

    “这倒也是。不过没想到这真泽宫居然如此神通广大,居然能够将这山鬼也给镇压下来。”那汉子连忙迈开脚步,似是后面有凶恶野兽追着一样。

    他那妻子也是唯唯诺诺紧随其后,目光望着山峰的宫殿更是透着些许期待。

    显然,这两位明显是将小龙女呼救的声音当作了山间鬼怪了。

    “唉!喊了半天,咋一个人都没有?”

    一屁股坐下来,小龙女只觉得嗓子疼死了,吼了一下午除了招来了一些山雀、松鼠的惊吓外,啥都没有。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托着腮帮子,她望着眼前一片森林,雨过天晴的碧蓝天空一望无际,清脆悦耳的潺潺水声自那葱葱郁郁的树林中传来。

    若在那修道之人看来,当是一流的隐居修行之地。

    只是小龙女看着这苍茫森林、浩淼云海,却感觉心烦意燥、恼怒无比,她完全止不住在原地来来回回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着:“不管了。就这种野人生活,谁愿意谁来,反正我是不伺候。我就不信,这个地方就没有逃生之地!”

    她想着这些,就转身回到不远处的石屋之内。

    这石屋也不算大,仅能够容纳两人居住,里面也颇为简陋,除却了一张石床之外,啥都没有。而在石屋旁边,立着几块石碑,上面刻着拇指大小的小字,密密麻麻的足有上万个。于石碑环绕之中,却是立着两个等高石像,但看那相貌也算是容貌秀丽、端庄无比,乃是建立这真泽宫的两位宫主——冲慧、冲淑两位真人。

    而这升仙台,就是她们昔日坐化飞升之地。

    至于那石碑上的文字不消看,小龙女仅仅是瞥一眼就知晓,这是自家修炼的《玄冲心决》。

    这心决,她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自然没有兴趣去多加了解,只是埋头在那石屋还有周围寻找,想要找到一些布条、麻布还有藤蔓之类的,好能够搓成一条绳索,自这百丈多高的升仙台之上溜下去。

    大抵是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她除了找到一些干瘪的松果之外,啥都没发现。

    幸运的是,在石屋一角有一个水槽,里面装满了积累的雨水,因为有沟渠通往。小龙女也因此好好的喝上一口甘甜的露水,让自己那已经冒烟的嗓子舒服下来。

    只是她忙碌了一天,却总是没有找到可以逃脱用的绳索,也只能无奈躺在冷硬的石床上。

    感受到那刺痛肌肤的冰寒感觉,小龙女不觉骂道:“唉。真怀恋我那装满棉花的红绸大床啊!真想不出来,为啥那些修道人士就喜欢躲在这山野丛林之内。没游戏、没网络,真搞不懂他们咋忍下来的。”虽是碎碎念着,但是折腾了一天,她终究还是惹不住困意,眼皮打架着闭上了眼睛,鼻息之中发出了阵阵鼾声。

    此时正值月满之日,天空中月满如斗,皎洁月光撒落尘间,仿佛蒙上了一层银纱。

    这时,那平日里聊无人烟的升仙台之上悄然立着一人,定眼望去就知这人乃是慧明真人。

    她缓步迈出,纤尘不染、不出分毫声音,仿佛仙子下凡,光阴交错须臾间来到了石屋面前。

    两扇石门应声而开,她瞧见那蜷缩着身体的稚嫩女童,清冷的脸蛋露出一丝温柔,又见那小龙女似是因为天气寒冷而瑟瑟发抖,忍不住纵身前来,将身上道袍解开,轻轻的将那年幼的身躯盖住,暗道:“定慧啊!并非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实在是因为这世道太乱,我就怕你胡乱下山结果遭了别人暗算。”

    “嗯!”

    这时,那小龙女却将身躯扭动了一下,将那道袍紧紧裹住,口中胡乱说着:“美人儿。你就别逃了,让我亲一个吧。”

    慧明听得这话儿立刻无语,心想着:“你这个小家伙,梦里究竟做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虽是感到有些无语,但是她也明白过来自己徒弟已经适应此间生活,自己这般偷偷摸摸的行径,却是过于担心了。

    身形悄然消失,她已经从这石屋之内离开了。

    笠日,一缕阳光自窗户落入。

    揉着迷糊的眼睛,小龙女摸了摸身上披着的道袍,眼睛稍微眨了几下,不禁念叨了一下:“关心我就直接带我离开这里呗。就留下一个道袍算啥?没想到,我那师傅倒是一个蹭得累的。”原本空荡荡的角落里,则是堆满了一堆坚果。

    显然,她已经想到了这些东西究竟是谁留下来的了。

    “不管啦。今天不管怎样,一定要离开这里。”

    摸着干瘪的小肚子,小龙女嘀咕着,而那腹中也是正正响彻起来。

    一夜未吃的感觉可真难受啊。

    心想着就算是让自己能够填报肚子也要离开此地,小龙女藏起心中的埋怨走到了悬崖边上,她低下头瞅了瞅脚下,立刻感觉一阵晕眩。

    距离地面足有百丈高,她若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岂不是要摔死了?

    这时,天空中忽的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几只麻雀落在地上,目光灼灼瞅着这边。

    那小龙女立刻起了心思,想要抓住这几只麻雀果腹,于是就蹑手蹑脚小心翼翼靠近,只是还没有等到她有所动作,那些麻雀立刻扇动翅膀,呼噜一下就腾空起来,朝着远处快速飞去,空中忽的落下一团乳白色的黏稠液体来。

    “该死的,信不信以后我将你们毛全都拔掉,烤了吃?”

    仰着头,小龙女朝天怒骂了几句,只是除却了碧洗如玉的天空之外,就更无其他东西。

    “难道说,我真的得去吃那难吃的果子吗?”

    左右衡量了一下,小龙女终究还是打消了注意,重新回到石屋中,将那些干瘪的松果捡起来,一个个掰开苦着脸,将这酸涩无比的果子纳入嘴中,一边吃着她那充满灵气的眼珠子也不觉落下泪水,口中也好似那林黛玉一样。

    “我的松花糕,我的棉花糖,我的糖炒栗子。你们,为啥这么突然的,就全都离开我了呢?”

    满心的怨气,小龙女一下一下跺着脚,脸都成了苦瓜了。

    尝惯了佳肴美食,在吃这种近乎猪食一样的果子,任谁都会感觉如坠深渊啊。

    “吱,吱吱!”

    忽的,一个小小的身影窜入其中,小龙女立刻欢喜起来,小小身体轻轻一跃追上这身影,见到那娇小无比的浑身都是灰黄色毛发的生物,惊喜无比说道:“是猴子。”

    那猴子也是不解,只是见到身后追来的小女孩,也感觉害怕呆立在原地,漆黑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人类,手上却是握着一个白里透红的桃子,嘴中作势龇牙咧嘴起来,像是在捍卫自己的东西一样。

    “既然有猴子能够爬上来,那么也就代表着有能够下山的路。”

    小龙女却是灵机一动,心中嘿嘿笑了起来,当即将身边坚果捏碎掏出其中果仁,信手丢入嘴中,做出了一副品尝佳肴美食的样子。

    那小猴双目中立刻透着贪婪,将身一扑想要夺过坚果,只是小龙女何其灵敏,仅仅是稍微一纵就避开了,随后更是挑衅一样的将那坚果放在口中慢慢品尝着,嘴角透着轻蔑。这猴子终究还是忍耐不住,一阵龇牙咧嘴的,小龙女却分毫不理睬,就这样得意洋洋、装模做样的露出一副这东西十分美味的样子。

    许久之后,她将一枚剥开的坚果取出,一边朝着空中抛出一边指了指猴子手中的桃子。

    那猴子一阵恍惚,又是抬头望了一下见过,又是低头瞅了瞅手中的桃子,许久之后忽的将那桃子丢到一边,然后就纵身前来。小龙女瞧见对方这般样子,立刻就笑了起来,旋即将果仁朝着远处一抛,施展出轻功将手一抓就将那松软可口的桃子取过,张口咬了一下,汁水立刻在口中满溢开来,清香中透着浓稠的甜汁更是令其感觉心中为之一畅。

    而那猴子此刻也抢过果仁,只是将舌头在那上面舔了一下,就立刻丢到一边,望见小龙女那得意样子,却是上窜下跳的,口中也是吱吱喳喳的,没有个停歇。

    “靠。没想到老娘居然也沦落到了,和猴子抢食的时候了。”

    小龙女才不管这猴子的事情,几口就将桃子啃光,目光盯着这猴子透着些狡黠。

    她对这真泽宫附近山里情况颇为熟悉,知晓在这附近有一处桃林,而那里经常有猕猴来回,以桃子为食。只是不知道眼前这只猴子,又是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跑到了这升仙台之上。

    更重要的是,这小猴子既然能上来,也就代表着有能够下山的路!

    想着这里,小龙女更是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