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劣顽童,终困升仙台
    告别丘处机之后,小龙女也没逗留,立刻就迈开小脚回到了真泽宫。

    这真泽宫不比全真教规模庞大、信徒遍布整个中原,但是在这山西一界却是名声在外,经常有恩客上门求教,恳请宫内真人出手相助,安抚一方水土。

    只是小龙女一看到这磅礴宫殿不禁踟躇起来,小脸皱着布满了愁容,尤其是见到宫殿大门处立着的两位道士。

    眼睛骨碌碌转动一下,她立刻就来了主意,当即就爬上宫殿一边的桑树,手脚并用很快就爬到树冠之上,然后奋身一跃就跳入了宫殿之内。

    等落地之后,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到周围没人之后,方才安心下来,吐出肺中浊气。

    此刻正值日上三杆,是清晨锻炼的好时候,远处一位身穿道袍的少女缓步走出,手中拿着一个扫帚。

    小龙女立刻就藏在大树后面,待到其靠近之后,立刻就探出头对着她照了照手,说道:“喂。定真师妹,你知道师傅在那里吗?”

    那定真立时哭笑不得:“师姐?你怎么现在才出现?要知道,师傅为了找你,可是将整个桥顶山找遍了。”

    她虽是年岁比小龙女大多了,但是因为入门时间太短,只有三年有余,故此只好称呼小龙女为师姐。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有啥好担心的?”小龙女只是摆摆手,分毫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可是!毕竟惹了师傅担心,就怕你随了定情师姐的路子。”定真却想起师傅那些话儿,不觉有些担心。

    “切!我又不是那些个傻女人,只要被那些男人说上几句就迷失了心智了。”嘟囔着,小龙女压根就没有在意,她只是有些在意此时师傅的状况,好让自己到时候准备好相应的说辞:“只是师傅她现在怎么了?究竟是在圣婴宫,还是在圣母宫?又或者在梳心楼?”

    身为那位慧明真人的弟子,小龙女自然知晓自己师尊的脾性。

    若是有弟子胡闹就会在圣婴宫静修,若是因外人而烦恼就会在圣母宫修养,若是自己原因就会待在梳心楼中。是以她才会询问师尊动静,好为待会儿的应对做好准备。

    “师姐!你以后可不能在任性,四处乱跑了。”手住声,定真却罕见的绷着脸,话语中带着责怪。

    小龙女顿感奇怪,毕竟她可从未见过自家师妹如此严肃,立刻就腆着脸,笑嘻嘻的说道:“师妹!你就告诉我好了。要不然,我就帮你和那个张家小子传递情书如何?”

    “什么张家小子!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定真目光立时慌了,好容易才重新绷紧脸,口中胡乱答着。

    小龙女嘟着嘴,下巴微微昂起,圆圆的大眼睛也笑成了月牙儿:“那前些日子,我在万寿亭见到的两个对诗的人是啥?”说到这里,她又轻轻的晃着脑袋,目光转而透着些许惆怅,抑扬顿挫的唱了起来:“春花秋月何时了,一曲临江问惆怅。几许春风入梦来,更与何人诉衷情!好诗,果然是好诗!”

    听着这些乱糟糟的话儿,定真那圆圆的脸蛋越来越红,终究还是忍不住,将那笤帚朝着地下一丢,旋即就转身逃开。

    小龙女望见她离开,也自感无趣,当即转身就要回到自家厢房之内,嘴中还是嘀咕着:“唉,只可惜待会儿怎么和那个老巫婆说呢?算了,反正不差这一时半刻,等会儿再说吧。”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眼前立着一人,当场就撞上去了,整个人跌倒在地。

    “好狗不当路,谁闲着没事躲在别人背后啊。”

    摸着被摔疼的屁股蛋子,小龙女正要爬将起来找那人麻烦,只是等到她看到面前站着的那人时候,立刻就呆住了。

    只见眼前,一位女道士立在身前,身穿一件朴素道袍,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容姿端庄给人一种静谧感觉。她望着那低着头露出一副怯弱的样子的小龙女,摇头说道:“定慧啊!我不是说了吗?未经我允许,你可不能擅自出宫。”

    显然,这位就是收养小龙女的慧明真人了。

    “可是我不是想要去找一下我的父母吗?”

    明媚的大眼睛透着一丝狡黠,小龙女怯生生的走到了慧明身前,小手扯了扯衣角,在抬起头的霎那之间双眸之中透着一丝雾气,原本透着欢快的脸蛋也瞬间带着哀伤:“毕竟别人都有父母,就我没有!”

    “那你找到了吗?”

    听见这熟悉的借口,慧明望见低下这稚嫩的女童,心中没由来的涌出一团火焰,暗想着:这么多年难道你就连想出一个新的借口都那么难吗?

    小龙女立刻哑口无语,沮丧的低下头,脚尖戳着地儿:“没有!”

    “定慧啊。你可知道,我为何给你起名为定慧?”那慧明立刻想起自从这个女童来到这真泽宫中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原本修道多年的清静心立刻就泛起了波澜,甚至怀疑当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招来了这么一位灾星?

    毕竟自这位来到真泽宫之后,她就没有一日安心过,总是因为各种事情给这位弟子擦屁股,甚至处理那些惹来的祸事来。

    小龙女眨了眨眼睛,问道:“难道是因为我太聪明了?”

    “或许吧。毕竟你自小聪慧,于各家道家经典、佛教法门,甚至是儒学流派皆是通晓,就连为师都略有不及。”慧明说着这些话儿,也想起当初自己教授这些功课时候的喜悦。

    那时候,她再见到小龙女那堪比神童的表现时候,当真是欣喜异常,以为遇到了一位天将圣人,故此不辞幸苦、不惧劳累,不仅仅聘请周遭最出名的先生为其开蒙,更是亲自指导其武学内功修炼。

    谁知道日后这位居然会变成这个德性!

    “那当然,要知道我可是生而知之的圣人!区区经典,当然不在话下。”

    小龙女故作骄傲的将小胸脯挺起来,话语当中自然是雄纠纠气昂昂,就差将自己夸成百年难得一见的俊杰了,心中更是充满不屑:“老娘当年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闯过来的的大学生,怎么可能会输给这群凡夫俗子呢?”

    慧明叹道:“所以我才给你起名定慧。期颐你日后能够定住慧根,不至于走了歪路。以你的学识武功,日后长大之后若是没有一个定性,我只怕你可能会惹出祸事来啊!”话语中,不无担心。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不会轻易惹事的。”

    话中应承着,但是小龙女心中却混不在意,脑中却是浮现出另外一个想法:“不过别人惹我被反打应该不算吧。嗯,肯定不算!”要不然她学习武功是干啥?还不是求的逍遥,乐得自在?

    要让她学那些个凡夫俗子,嫁与他人为妻,她才不会做这种蠢事呢!

    “唉。你果然没听。”

    慧明瞧着这小女童,就知道这人虽然看起来相当听话,但是指不定在离开时候就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立刻下了狠心,心想着断不能就这样让这女童继续嚣张下去,语气也陡然变得严厉起来:“作为惩罚你这次离宫的代价。你且到翠微山升仙台闭门思过去!”

    “翠微山升仙台?”

    小龙女立刻傻了眼,立刻就转身飞窜而出,哀嚎了起来:“不要。我不要去!”

    那慧明早就料到此着,将身一晃立刻就挡在她的面前,大手一揽就将其整个抱住,斥责道:“不行。你性子实在是太皮了,再不治一治只怕日后你就敢翻天了。”

    小龙女自然不甘心,立刻就扭动着腰身,四肢更是好似乌龟一样划来划去的企图逃走,只可惜那慧明大概是嫌她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只将手指在她身上戳了几下,就点住其穴道,半分也动弹不得。

    而她见到自己就连真气都被封住,也明白这次师傅算是铁石心肠了,立刻就哀叹道:“可是,那里没有好吃的饭菜。”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送给你的。”硬着心,慧明觉得自己以前对这位实在是太疼爱,这次必须要给点厉害。

    “可是,那里没有暖和的被窝!晚上睡觉我会感觉冷的。”

    “那里有祖师婆婆留下来的石屋,不用担心住处问题。”

    “如果没有书籍的话,我会感觉很无聊的。”

    “四周有两位祖师婆婆留下来的武学精要,足够了。”

    “但是没有各位姐姐们陪伴,我平日里会感觉很沉闷的。”

    “平日里有松鼠、苍鹰过来,它们会陪你的。”

    “可是,那些只是动物啊,怎么可能说话呢?”

    “它们经过点拨早已经开化,自然能够听明白你的话的。”

    “…………”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百般央求却总是无法挣脱,小龙女终于“哇”的一下干嚎了起来:“可是,那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WIFI、没有网络。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贴吧,没有CCTV,甚至没有龙的天空。这样的话你让我咋活啊!啊啊啊啊啊——”

    “你安静一下行不行?”

    慧明终究还是恼了,扯着嗓子瞪着那还在挣扎的小萝莉吼了一嗓子,这才让她稍微安静了一下。

    她着实弄不清楚这小娃娃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东西和胡话,什么电视、手机以及WIFI甚至是贴吧、龙的天空之类的玩意,完全搞不懂是什么玩意。而且这些年,她也没见到小龙女有玩过这类的东西,这样的话不一样顺利长大了吗?

    听了这些话,她更是坚定了一个想法。

    “这孩子,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必须要磨一磨。”

    望见远处屹立于森林之内一个方圆百丈仿佛石柱一样的山峰,慧明身体忽然凌空飞跃起来,脚尖在那陡峭锐利的山崖上踩了几下,立刻就来到了峰顶,她旋即将手中小龙女朝着地上一丢,说道:“这里就是登仙台了。你就在这里闭门思过一个月吧。”

    说着,她就纵身跳出,旋即消失在丛林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