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章暗设伏,火器为护法
    “欧阳锋!你若敢杀,我舍弃一切也要灭了你。”

    丘处机当即一声长啸,长剑之上青芒更甚。

    杀戮平民本就不妥,更何况所杀之人乃是弱质女孩,能够做出这般行径的当真是猪狗不如。饶是丘处机多年修道心性极佳,此刻望见欧阳锋的动作,也是愤怒不已。

    更何况,他和两人相距甚远,纵然想要揉身相救也有不及。

    此刻,丘处机也只有用出全身功力,灭了这个凶魔。

    “娘的。你还真以为姑奶奶就只会喝奶吃醋吗?”

    骂骂咧咧,小龙女早就恢复冷静,当即抽出暴雨毒蜂针,随着一团猛烈的烟火,无数钢针劈空射出,正正好将欧阳锋射个正着。

    欧阳锋虽然武功极高,实力了得,如何料到此劫?

    当场被无数掺了无数毒药的毒针射中,虽然仗着实力雄厚勉强撑着,然而那被命中的皮肤已经泛青,昔日这用毒好手,如今却被蜂毒伤到,也算是因果报应了。

    “该死的。你竟然敢阴我?”

    盛怒中,欧阳锋又是踏步,想要结果小龙女。

    以前他是何等威风,只可惜昔日曾因为中了别人算计变成了今日这般德行,如今更是被一介女流暗算,落入这般处境。以他的脾性,不彻底杀了这女子那才见鬼了。只可惜四周围一阵爆炸声,早将其裹入其中,正正好将其炸的是凄惨无比。

    全身皮开肉绽,鲜血飞溅,简直和血人无误。

    然而这人却狂怒不已,张口仰天长啸,双手就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足足有之前的数倍有余,正是欧阳锋成名已久的蛤蟆功,如今用上全部力量,莫说是一个小小女童,就算是一块巨石也非得被轰得粉碎。

    “靠,这家伙怎么还活着?”

    小龙女望着尚且存活着的欧阳锋,整个人都愣住了。

    被暴雨毒蜂针还有手雷命中,这人还可以维持生存,不得不说这人生命力当真惊人。

    她也没料到这人武功如此之高,居然直接以蛮力硬生生冲破射下来的陷阱,整个人都呆住了动弹不得,心中尚且恼怒不已,暗想着:“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只可惜了,我还没练成九阴真经,我还没有闯荡江湖,我还没有争霸天下呢!”

    这时,远处一道青芒陡然射出。

    这青芒锐利无比,只是欧阳锋不愧是积年的强者,竟然于分毫之计收回功力朝着旁侧猛地一拍,于半空中硬生生挪移开来,虽然小腹被长剑伤了,但是却侥幸避开心脏危险地方。他撇过两人忽的长啸一声,声音锐利至极令人头疼难忍,身形忽纵旋即消失在石道另一侧,应当是从这藏在山洞之内的古墓逃了出去。

    只是那长剑余势未定直接插入了青壁之内,剑刃包括剑柄全都没入石头之内,可见和其对阵的丘处机本身实力也不弱。

    “贫道丘处机,不知小娘子究竟是谁?”

    望着眼前呆愣少女,丘处机忽然感到惭愧,望着周围乱糟糟的情况,还有眼前尚未恢复安定的少女,他更绝懊恼。若是让这少女因此受罪,只怕他的良心也会不安吧。

    当然,为何这女子会出现在这里,他也有所疑惑。

    “我叫小龙女,是真泽宫的。”

    小龙女长抚胸口,总算是回过神了。

    只是当她见到丘处机之后,不由得挺直了腰杆,杏眼圆瞪,好看的鼻子亦是微微皱起,目光透着机灵:“幸亏我帮忙,否则的话你岂不是被那人给杀了?”

    她才不管若非丘处机相救,只怕自己可能就会就此死亡了呢。

    更何况,若非两人协力,欧阳锋这老魔也未必就会被打跑呢。

    “真泽宫?莫不是冲慧真人的爱徒?我听说她曾经收有一徒,素来聪慧灵动、轻功、剑法借以入化境,莫非就是阁下?”丘处机听了那话儿,不禁就好奇了起来,只是当看见小龙女那恼怒的脸蛋时候,不由得笑了笑问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小娘子需要什么帮忙?贫道丘处机,若有能帮的,自然会帮上忙的。”

    望着这位少女,他的目光更显慈爱,仿佛看到了自家的女儿一般。

    “真的?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帮忙?”

    小龙女立刻就来了性质,声音有些急切:“那你能教我九阴真经吗?毕竟这玩意听说是天下武学总纲,学了的话就可以天下无敌了。而那王重阳据说就是因为这玩意,而成就中神通的威名的。”

    “你这丫头,莫要胡说!”

    丘处机尚未搭话,旁边一位却是恼了,张口就是训斥道:“我全真教名声鼎盛,什么时候需要修行别派玄功!《九阴真经》?这种粗鄙东西,如何能和玄门正宗相比?”话语中,天然带着傲慢。

    “李志常,你且退下。只是这位小娘子,可否告诉老道,那《九阴真经》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丘处机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脸色困惑望着小龙女。

    小龙女立刻就像是炸了毛一样,嘴中喋喋不休的,明显是露出了一副哀怨之色:“《九阴真经》?你不知道?要知道那可是黄裳因为遍观道藏所创的,而他当初正是借着这玩意灭了摩尼教所有武林高手,你可是全真教掌教,怎么可能就连自家道家功法都不明白。”

    “请恕老道插嘴。”

    丘处机摇着脑袋,却是面带苦笑,说道:“无论家师还是老道,修行的皆是《金莲丹元册》。那里有什么《九阴真经》啊!”

    “没有?那千辛万苦跑到这里干啥?难道这里不是古墓吗?里面应当还住着一位小龙女才对啊。她修炼的是林朝英创下的能够专门克制你们全真教的《玉?女心经》,墓中还有一个密室,藏着你们王重阳留下来《九阴真经》才对啊。可是,怎么这里没有了呢?”四处张望了一下,小龙女确定了这里是古墓之后,面色更是沮丧了起来。

    丘处机这才明了这女童为何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原因了。

    而他也不愧是有道全真,即使听了那些对自家师尊多有得罪的话儿也没动怒,声音相当温和:“师尊素来以节欲为先,向来不会与女人多有纠葛。而且我为他弟子数十载,也未听闻过什么恋慕之情,只怕你所听到的不过是乡村妄言,算不得真。”

    “哼!既然如此,那你拿什么赔我?要知道为了跑到这里来,我可是忙碌了好几年啊,就连过节弄到的压岁钱都赔了。”

    小龙女却不由仰起头,轻哼一声,嘴巴也厥的高高的,透着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她却是想起自己之前莽撞行为,为了《九阴真经》而远离真泽宫,若是回去了非得被那两位师傅给骂上一通。

    丘处机早已了然,当即长抚胸前斑白胡须,笑声中气十足:“那真泽宫慧明真人与我素有交情,不如到时候我去说道说道,到可以让她们两人饶你这一次?”

    “光是说情就算了?要知道,我可是救了你的性命啊!一个说情,怎么可能就这么解决了。”小龙女咋咋呼呼,嘴巴一鼓一鼓的,活像是只来了性子的小仓鼠,根本就没打算就此罢休。

    丘处机呵呵笑道:“既然如此,不如就让老道传你《金莲丹元册》如何?”听着那些话儿,他早已知晓眼前这女子,就是冲着那个什么无上宝典而来的,既然如此不如就将自家门派法决作为报酬,传出去不就可以了吗?

    若是其他人自然不敢这么做,但是丘处机既然为全真教掌教,当然能够做出这个决定。

    小龙女却有不由得哈哈大笑着,她一边捂着因为笑得过于厉害而疼的肚子,一边说道:“金莲丹元册?能让我成为天下第一吗?而且你居然被那欧阳锋险些败了,我看这功法也不算啥。”

    “那西毒何等厉害,天下间也算是前十了。老道虽然功力不济,但是在这江湖之内,除却了南宋擎国双公、西藏密宗八思巴之外,以及闻名江湖久远的五绝之外,其余人老朽自负还不弱于人。”丘处机却将那手掌伸出,话语中颇为得意的说道。

    “说的这么牛逼,你又不是天下第一?”

    小龙女伸出了舌头,做了个鬼脸,若是他人在做来倒是让人感觉恶心,但是她这一座,却透着些天真可爱,更让人心生。

    “自然不是。不过天下之间,素来只有天下第一人,却没有天下第一的武功。”

    丘处机缓慢说道:“而我这《金莲丹元册》乃是玄门正宗,比你修行的《玄冲心决》更为精妙独到。旁人需要一甲子才能成就的功力,它却只消几年功夫就能成功。当然,这也需要付出诸多苦功。贫道当初若非在蟠西河积功磨性六年,又于龙门洞坐了七年的真功,否则如何能够成就《金莲丹元册》地仙境界?”

    “地仙?那是什么鬼玩意?”

    “武者境界,无非天地人三法。人阶者,所仰仗者不过气力招数,虽能有千钧之力、招数精妙,然而亦被凡物所限制,故此只能称之为人阶。常人多加锻炼,自然能够达到。而那地阶,却可以神念突破凡物,劲气可达百丈、挥手投足皆可粉碎万物,故此被称之为地阶。此辈人物,皆为一代俊杰,而这九州之内我看也不过两位数字。至于那天阶,自来仅存于传说之中,我也不曾见过。只知道此辈人物,能够上游九天天劫之地,下潜幽冥修罗领域,端的是非同小可。”

    “靠!这还是低武世界吗?我看这简直就是高武世界了。”

    碎碎念,小龙女虽然满心恼火,但是听到这些话语,却也感觉心头火热,不禁开始妄想了起来。

    若是她修炼了这些玄功,到时候在这世道之内,还会如同今日这般地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