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章初入世,龙女已蜕化
    石道悠远狭窄,摩挲片刻终于来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厅。

    大厅异常空荡,除却了角落散落的一些烂铁、谷粒,就没有了其他东西。

    隐约间可以看到周围凹凸不起的石壁,上面布满了青苔,将手一摸就感觉异常的滑腻,而且因为没光源,四周围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应当是位于深山之中。

    “哗啦”一下,一团火光骤然出现,驱散了周围的黑暗。

    借着烛火,若隐若现可以看到,在那石棺旁边立着一个少女。

    白衣白影,若非身下有影,只怕寻常人见了,当真以为是冤魂不散、神鬼存世。

    “我擦。要不是为了这里面藏着的东西,鬼才跑到这里来。”

    娇柔却又带着俏皮,这女童听起来果然是人类,她看起来约有七八岁,正当总角年华,却不知为何出现在这位于深山地下的洞穴之内。

    晃了晃手中火炬,她瞅了瞅四周围,不由得挠了挠头,暗想着:“只是我怎么没有见到小龙女?难道这里不是师傅说的那个古墓吗?或者说,在这里压根就没有所谓的《九阴真经》。可是我明明有听过丘处机、全真教的故事啊。或者说,我穿越错了世界?”

    天见可怜,他本来是后世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就是那种在学校学习了十六年出来一无是处的大学生。

    后来因家中父母介绍,跑到了一处工地,成为了一位为了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施工员。

    大概是因为某个冥冥中不可抗拒的原因那,他忙碌玩工地的事情之后,就感觉天旋地转,应该是中传说中的昏昏沉沉、模模糊糊穿越**,等到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穿越到这具身体的上面,幸亏被宫内观主发现这才侥幸活下来。

    因为随身带着一个龙形玉佩,也被唤作小龙女。

    当时候她险些以为自己就是《神雕侠侣》的女主角,还差点因此闹出了很多的笑话,幸好后来见到自己并非在古墓派之内,而是生活在真泽宫之中,这才打消了怨念。不过后来在看到了师傅偶然间显露的身手,立刻就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存在气功心决这玩意的。

    幸亏师傅也是明白人,考虑到此刻正值蒙元南宋交攻世道混乱,所以也倾心教授。

    小龙女自然高兴,当即就认真学习,《玄冲心决》、《两生剑诀》、《幻冥步》算是登堂入室,就连她的师傅也是赞叹有加,纯粹以招式来说并不逊色,只是内功需要打磨熬炼,故此还是薄弱了。

    正在此刻,小龙女耳朵微动,登时聆听到道路深处传来的脚步声。

    她立刻起了疑心,蹑足不发声音,来到道路两侧,将身边携带着的金属直筒取出,瞄准远处。

    这玩意却是她平日里闲着无聊,所以就采购了一些硝石、煤炭还有硫磺配置出火药,并且邀请工匠打造出相应的零件,自己制造了这暴雨毒龙针,长两尺四寸、径长一寸有余,底部塞入火药,弩箭之内填充毒药并且以胶水粘在一起,共计装有三十余枚弹药,只需扣动后部扳机便可利用火石摩擦将尾部火药点燃,从而令那高达数十根弩箭飞射而出,形成一团密集箭雨。

    一击之下,十丈之内,断无逃生可能。

    否则的话,小龙女如何敢以幼童之龄,就敢跑到这里来?

    “丘师叔!赵师弟被西毒欧阳锋给重创了!”

    “不见了?难道他遭了西毒欧阳锋毒手了?”

    “唉!没想到欧阳锋那人,居然跑到了这里来了。看来这次,当真全真教劫难啊。”

    “……”

    小龙女听见这话立刻惊住,立刻暗骂一声:“操!怎么突然乱入了这些人来了?我到底穿越到了什么世界啊!”

    若非是听师傅介绍江湖轶事时候,她经常听到全真七子、王重阳、丐帮、五绝、少林寺、达摩、天师道之类的玩意来,否则如何会将这个世界当成《神雕侠侣》,甚至百般打听古墓所在地,想要跑到这里来一观《九阴真经》的真迹呢?

    而就目前状况,很明显这是某个掺杂了各类武林人士的武侠世界,索性历史背景还是南宋、蒙元对立的局面,倒也没有冒出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朝代来,这一点让小龙女稍微安心了下来。

    当然,这个世界也存在五绝!

    不过不是天下第一的五绝,而是指五个武功登峰造极,因为性情古怪等原因,故此被称之为五绝。而且性命和身世甚至是彼此之间的恩怨也是一样,要不然小龙女有怎么可能弄错了这个世界呢?

    不符合原著也就算了,只要历史还吻合就行了!

    听见远处声音越来越近,小龙女赶紧钻入石道旁边缝隙的小道藏起来,心中想着昔日里师傅介绍这所谓五绝的恩怨:“该死的王重阳,临死前怎么就不一掌灭了那个滚蛋?居然让他闯到这里来了。”

    果不其然,正当她钻入其中,一道劲气好似狂风刮过石道,两侧青壁被刮掉一层粉末,就连那坚实厚重的石壁,也被轰的颤抖不已。

    若非她躲入石壁之内,避过刚猛劲气,只怕也会被当场打死!

    “这是蛤蟆功?想必这人就是西毒欧阳锋了。”

    小龙女着眼望去,就见远处一人身材魁梧,一脸的虬髯好似钢针,简直和刺猬一样。

    而这人竟然是上下颠倒,以双手为足,双脚却灵活异常宛如手臂,完全是大异常人。

    似这般人物,除了那个因为练功而发疯的欧阳锋,还能有谁?随后,几位道士也是一样飞窜而出,分别自三中下三路,正正好将这欧阳锋罩入剑光之内。

    然而欧阳锋果然不愧是五绝之一,虽然因为身处狭窄石道一身轻功使用不得,却依旧是沉着冷静。他仅仅是长吸一口气,运足了十成功力,整个人立刻腾空而起,双掌朝前猛地一拍,一道仿佛蛤蟆一样的劲气立刻飞射而出,登时将几位全真教道士打的口吐鲜血,倒退而会。

    见到几人重伤倒地,欧阳锋又是跃出几步,就要将这几人结果。

    然而一人猛地抢入其中,手腕轻抖长剑,“咻咻咻”的抖出七道剑光。

    这剑光明亮异常,仿佛星辰一般,放出无上光辉,竟然一时间将那方圆数十丈的石室照亮,自空中更是形成一道北斗七星决,旋转莫名,当即将那欧阳锋逼退。

    欧阳锋虽是功力深厚,然而他也知晓自己不过是血肉之躯,自负难以和这北斗七星决相抗,连忙后退几步避开锋芒,面露狠声盯着丘处机:“那个老不死的不在了。莫非以为仅凭你们几个废物,就能够杀了我?”

    “晚辈不敢!”丘处机收剑抱拳,长袖拢起说道:“只是既然见了,若是不除了你,如何能够让家师安息?”

    然而他脚步却生了根一样,站在众位全真弟子面前,显然是不打算放过欧阳锋。

    “哈哈哈!难道这里对你们来说,就不是禁地了吗?一个牛鼻子,莫非以为仗着人数,就能够杀了我?”欧阳修轰然大笑,双手连续挥动,抖出无数劲气,震的石壁簌簌落下尘土来。

    “事急从权。”铿锵有力,丘处机念起昔日恩怨,也发了脾气:“更何况你之前强闯古墓,杀了此地的主人和她的侍女。于情于理,我丘处机如何饶得过你?”想及当初惨死此人手中的那些人,他如何肯罢休,让这家伙就此逃走?

    “区区几人杀了就是,哪那么多废话!”欧阳锋倒是有够狂傲的,当即一张手运足真气,就朝丘处机打来。

    丘处机自然不敢放松,拿起昔日行走江湖时候的专注,长剑如泓、流星飞逝,一五一十和其对抗起来。霎那间,整个石道之上,尽是被打出的掌印、剑痕,清晰无比、深入寸许,真真不是寻常人能够插手的。

    “两个老不死的,居然就在这里打起来了。”

    那小龙女在一边偷窥着两人战斗,虽是大呼刺激,然后一想到自己此时孤苦伶仃的处境,不由得暗叹一声,为自己如今低弱的实力感觉恼火。

    想到这里,小龙女听着外边的状况,也明白过来自己若是要安心修炼,至少也要将这些家伙逐走,自己才能够安心修炼增加实力。

    于是,她握紧了手中暴雨毒蜂针,在脑海里回忆起古墓内部地方,蹑手蹑脚自暗道走到另一处石道。

    这石道和那两人战斗石道相通,而且还是一个死胡同,长约有三十丈左右,若是依着那两人战斗,相信一时三刻就会来到这里。小龙女心念着,立刻钻入这其中,将手榴弹放在旁边,以丝线拉紧,手中也持着暴雨毒蜂针,开始布置足以威胁这些人的陷阱。

    等到安置妥当之后,小龙女耳朵微动,暗道一声:“过来了?”

    旋即,她迈开小腿躲入石道深处,然后蹲下来两只手死死捂着头,嘴角死死珉着,眼眶中数滴眼泪摇摇欲坠,在配合她那瘦弱身体、可怜相貌,当真是我见犹怜。

    “妈的,若不是为了搞死那群混蛋。我又何必学这萝莉专有技能——抱头蹲防?”

    小龙女腹诽着,就听见巷道传来的声音。

    “师尊,这古墓中还有一人!”

    一个飞纵正要朝里面退去,然而等到他见到里面躲着的女子,不由得停住脚步。

    然而丘处机却异常紧张:“尹志平,小心欧阳锋!”

    原来,正在此刻那欧阳锋趁着这个时候,竟然集中全力,一记蛤蟆功当即正要打在尹志平身上。然而尹志平却也明白,若是自己避开,只怕这一击蛤蟆功只会落在身后女孩身上。

    他心中怜悯,当即挺住身体,硬生生扛着这一记,身体撞在石壁之上,一口鲜血呕出,显然是受伤颇重。

    丘处机眼见得意弟子受创也不恋战,虚晃一剑逼退欧阳锋,赶紧喝令弟子将其搀扶下去,脸上忽然泛起青气,显然是动了真火,而那长剑上面立刻裹上一层青芒,而这青芒亦是难以抑制,不断有星芒逸散而出,偶有落入青石的立刻就在上面破开了一个拇指粗细的小洞。

    那欧阳锋哈哈一笑,分毫不在意,只是听着旁边小龙女哭泣声音感觉聒矂,立刻就发出狠声:“一个小姑娘在这乱世如何能活?不如就让我杀了算了,也免得日后遭罪。”一道掌劲拍出,就欲结果小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