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十章 四合院灭门杀人事件 5
    “走,先去吃饭。然后仔细聊。”

    我看着李白的样子,确实有一些累。

    李白把公包放在房间之后,我们四个人在附近找了一家饭店。

    我问道:“宇哥呢?”

    李白说道:“宇哥,应该是在帮忙调查,听说是在全城寻找张清岚,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

    我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道:“看来警方也有一些怀疑,杀人凶手并不是蓝启刚。”

    李白说道:“当然不是。蓝启刚在审问期间,一直否认杀人。警方打算在四十八小时之内,在收集一些证据,然后起诉蓝启刚。”

    我说道:“警方的尸检报告和现场记录,你那都有吧?”

    李白说道:“当然。”

    尸检报告和现场的记录,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第一我可以看警方的专业记录,虽然没有在案发现场排查,但是这两样东西,记录的非常详细,有助于我日后的调查,第二可以根据尸检和环境证据,来断定蓝启刚到底是不是再说谎。

    李白看着我说道:“我现在有一点相信蓝启刚。”

    我转头看着李白说道:“你发现了什么?”

    李白点头说道:“我根据现场记录,发现了几个问题。”

    我说道:“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问题。”

    李白说道:“在现场记录里,虽然在四合院的院子里,还有两个房间里,有蓝启刚的脚印。但是不难解释,蓝启刚发现院子里张清淼的尸体,所以在院子里有蓝启刚的脚印,合情合理。整个四合院一共有七间房。但是有蓝启刚脚印房间,只有两间。”

    我摸着下巴说道:“张老爷子的房间有脚印,还有是张清淼的卧室同样也是有脚印。”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其他的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的脚印。在院子里,脚印应该是非常多的。不过警方排查之下,法证得到过一个结论,那是在四合院内,有人清理过现场。”

    我摸着下巴说道:“如果按照蓝启刚的口述和警方的证供。蓝启刚在被人发现的时候,应该根本没有时间去清理现场的。”

    李白说道:“没错,这是我发现非常有问题的地方。不过最难解释的,是因为在凶器有蓝启刚的指纹。虽然蓝启刚说,看到张清淼身有凶刀,不由自主的把凶刀拔了出来。不过这一点,我却有多保留。”

    我看着雨林说道:“假如你看到若寒身插着一把刀,雨林你第一个反映是什么?”

    雨林说道:“废话,当然是先看看若寒死了没有。如果没死,马叫救护车。”

    我点头说道:“这个是正确的。不过大部分的人,在看到朋友遇害,第一个反映,绝对是惊惶。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会出的冷静。”

    李白说道:“蓝启刚这个人,在我看来,并非是极度冷静的人。”

    我问道:“你又发现什么了?”

    李白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妈的,我见到蓝启刚之后,蓝启刚指着鼻子骂我,要不是蓝启刚被锁住,早跳起来,掐死我了。”

    我微微一笑,连忙说道:“意料之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

    李白叹口气说道:“前进,你是不知道,我花费了多少口舌,才说清楚整件事。要不然警方绝对不会让我做蓝启刚的代表律师。”

    我在兜里掏出一支烟,喃喃的说道:“看来事情好麻烦啊。”

    李白说道:“第一蓝启刚去找张清淼,到底要干什么,蓝启刚不知道,也没有说清楚。第二,根据警方的排查,也得到证实。蓝启刚和张清淼确实是朋友。不过两个人到底有是什么恩怨,警方一直在调查,我想朋友之间要是反目,无非几点。”

    我说道:“一,金钱纠纷,二,感情纠纷。至于其他,根本不至于杀人。”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所以警方为了让蓝启刚入罪,现在应该是在调查两个人的金钱和情感关系。”

    我摸着下巴说道:“看来,只有宇哥可以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了。”

    李白说道:“没错,从这里开始,已经超出了我的专业范围了。”

    我看着李白说道:“你是一个专业的律师,你感觉蓝启刚被定罪,几率多大?”

    李白皱了皱眉,喃喃的说道:“按照现有的证据。入罪的几率占七成。除非。”

    我们都在看着李白,李白说道:“除非有新的线索和证据,才会有转机。要不然蓝启刚必定成功入罪。”

    我喃喃的说道:“看来时间也不是很多。”

    李白点头说道:“根据法律程序,警方会扣押蓝启刚四十八小时。在这段时间里,警方会搜集更多证据,来证实蓝启刚是杀死张清淼一家六口的真凶。在四十八小时之后,还有三天的审核期。”

    我看着李白说道:“也是说,最快是五天之后,警方会起诉蓝启刚?”

    李白回道:“没错。”

    我抽了一口烟,心里暗道:“五天的时间,足够了。”

    服务生把我们点的菜桌的时候,我们不在讨论这个话题。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并没有回到酒店。而是赶往案发现场,张清淼的家,四合院。

    在警方封锁的现场,其实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不过为了调查,而且我又不是执法者。完全可以不按照警方办事的风格。而且这四合院已经被法证全面的排查了,毕竟这四合院还是住人的地方,所以第二次法证搜证几率是很小的。

    所以我决定,见进入到四合院里看看,然后再研究。

    我看着雨林和若寒说道:“你们两个给我把风。”

    雨林点头说道:“知道了。你们快去快回。”

    若寒冲着我说道:“小心一点。”

    我冲着雨林和若寒一点头,冲着李白使了一个眼色。我和李白绕到四合院的侧墙。

    四合院墙壁的高度,不足两米。对于李白这样有功夫的人要进去,根本不是问题。而我的问题大了。

    凭借我自己的实力,想要翻墙进入到里面,根本是不可能。

    没有办法之下,李白用双手垫在我的脚下,我这才勉强爬了墙壁。

    李白在我身下低声说道:“小心一点。千万别搞出太大动静。”

    我喃喃的说道:“我也不想。”

    谁知道我一下子没有扶住,从墙壁摔倒院子里。

    还好我没有叫出声来,摔倒在地的声音,并不是很大,而且现在是白天,街道都有声音,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感觉双腿震的好疼,强忍着抚摸自己的双腿。

    而这个时候李白从面跳了下来,踩到地面的时候,声音非常的小。

    我冲着李白竖起大拇指说道:“厉害。”

    李白不以为然,李白看着我说道:“没错吧?”

    我尴尬的一笑,喃喃的说道:“没。没事。”

    我和李白已经成功进入到四合院的院。

    难怪很多有钱人都喜欢花重金买四合院。四合院确实带入了一种历史感。毕竟四合院在古代,尤其民国战乱时代之,能保存下来,确实不易。

    每一个四合院,都是历史的见证者。最为吸引人的是,四合院让人回味到,古时候人的住所,原来是这样。

    在院子之,墙壁一侧私人种植的花草,在院的位置,有一个石砌的桌椅。在间的一段,是由灰砖铺成,而两侧全部都是有一些发黑的黄土。

    整个四合院的布局,是一个品字形。在院子入室的地方,有一个高高的大门,很类似故宫的宫廷外门。

    我拍了拍身的尘土,朝着院子心走去。

    差不多院子正位置,一个由白色粉笔画制的一个人性形状。

    其实不用多说,很明显,那个形状,是张清淼死时候的外形轮口。

    我仔细的观察着,张清淼的右手是摆放在太阳穴附近,而左手在地面没有明确的形状。很明显,张清淼的左手,在死的时候,是摸着自己的伤口。

    地面的血迹,早已经干枯。由于没有人收拾,已经散发出了一些恶心的味道。

    李白指着地面说道:“根据现场记录,我在看照片的时候,张清淼是死在这里。”

    我微微点头,连忙说道:“走,去房间里看看。”

    穿过拱门,正是的进入到四合院的心。

    这里有好几间房。在我左手边有第一间房。我随后推门看去,原来是厨房。

    我并没有进去看,因为厨房里根本不会有什么线索。第二间房,我也没有兴趣,因为摆放的都是杂物。

    在厨房的对面,还有一间房,我和李白走过去,打开房门一开,房间的布置很简单,床,桌椅都有。只不过少了一些家用电器。

    李白说道:“以前这房间应该是提供给下人住的。”

    我微微一点头,朝着在院落之,门最大的房间。

    李白说道:“那里应该是正厅。在古代是用来迎接客人。侧间多半是书房。”

    我喃喃的说道:“先进去看看。”

    这是一间较大的房间,刚一进入,是一张圆桌,在左右两侧,还有单间。布置的非常优雅,确实和李白说的一模一样。

    在这个大房间的身后,是三间房,成凹字排列。

    李白说道:“左边的应该是张清淼所住的房间。”

    我和李白先进入到左边的房间。这个房间布置的很漂亮。房间的家具和电器也非常的全。

    电视里,电脑了,衣柜的,梳妆台了。非常的齐全,终于找到了一点,现代人的感觉。

    在床旁边,还有一个婴儿的小床。

    在床留下的血迹,和婴儿床留下的血迹。可以看得出当时刘筌死者房间里,一直在努力的抱住着自己的儿女,但是可惜刘筌身为一个女儿,不但是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子女,而且自己的命也丢失了。

    李白说道:“房间里只有一组脚印,那是有蓝启刚的。”

    我摸着下巴说道:“不难想象,蓝启刚看到刘筌的尸体,还有两个婴儿的尸体,自然会去瞧看。”

    我和李白有来到间的房子。这间房算是最大的,应该是张老爷子老两口所住。

    虽然家具和电器齐全,但是骨子里露出一些简朴。

    李白说道:“当时张老爷子老两口,全部死在床,老两口一人身两刀,全部都是在心脏部位。而房间里,也同样是只有一组脚印。也是只有蓝启刚的。”

    我摸着下巴,仔细的观看着环境,然后喃喃的说道:“哦。”

    李白说道:“这间房,蓝启刚曾说,他也进来过,不过看到满床的血迹,当时蓝启刚知道,张老爷子老两口死亡。”

    我微微点头,转身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在右侧的房间,我和李白没有去过。我已经猜到,那个房间住的人,应该是张清淼的妹妹,张清岚。

    李白说道:“根据现场记录,当时警方到场的时候,张清岚的房间,是大门锁,由于警方排查,才被迫开启。蓝启刚也说过,当时蓝启刚也在拍打过张清岚的房门,见没有回应,房门有打不开,所以并没有进入到房间里。所在在房门,留有蓝启刚的指纹。”

    我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道:“在张清淼的家里,房间里居然只有蓝启刚的脚印,李白你说这是不是太怪了。”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如果非要解释的话,要么是蓝启刚在杀人之后清理的脚印,要么是在蓝启刚来之前,已经有人清理过脚印了。”

    我喃喃的说道:“我感觉你说的第二种才靠谱。如果蓝启刚是杀人凶手,又清理了脚印,那么在四合院的房间和院子里,根本不可能留下蓝启刚这么多的脚印。”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所以警方在蓝启刚不认罪的情况下,仔细排查。要么是找出杀人真凶。要么是搜集更多证据,确认蓝启刚是杀人凶手。”

    我摸着下巴,沉默不语,不由自主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支烟。

    可刚要点,我才发现,这里并非是抽烟的地方。我又把烟放回到烟盒里。

    我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道:“案发现场现在观察了,现在还要确认一件事。”

    李白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这个问题,其实很严重的。”

    李白看着我,没有说话,等待我的分析。

    我说道:“凶案发生的时间是晚十一点左右。当时很多人都应该是在休息。如果不是在休息,那个时候,也是安静的。如果凶手在杀人的时候,不可能不发出任何的声音,更加是不可能张清淼一家人,让凶手残忍的杀害,不反抗,不大声喊。”

    李白微微点头说道:“没错。”

    我说道:“如果死的是一个人,悄无声息的下手,或许有可能。但是这一次死的是一家人。尤其是。”说着我指了指张清淼的卧室。

    我继续说道:“尤其是在卧室里的刘筌,假设凶手在院子里,用什么方法,让张清淼没有办法叫出声来,将其杀死,那么凶手进入到张清淼的卧室,一个结婚的女人,在睡觉的时候,必然是穿着睡衣,一个手持凶器的陌生人闯入到房间里,你想想当时女孩子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反映?”

    李白看着我说道:“不用想,肯定是惊慌失措。而且女孩子必然会大声叫喊,你是谁?你干嘛之类的话。”

    我点头说道:“没错。如果要是这样,那么张老爷子老两口,怎么还能不从床起来。最起码的老两口起下床,顺着窗外看看,儿子和儿媳妇到底在干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

    李白点头说道:“前进,你分析的没错。”

    我摸着下巴说道:“但是这一切似乎太不合理,在张老爷子老两口,两个人全部都是死在床,这说明,老两口是在睡梦被凶手杀死。这一切似乎很不合理。”

    我摸着下巴,低头不语,一直在沉思着。

    而李白是站在我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我,等待我再一次开口说话。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