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百零七章 恩将仇报 八
    有一个女孩子我问道:“李前进啊,不知道你可以不可以把你手机号告诉我啊。”

    听到那女孩子的话,我的脸唰一下红了。

    就是这个女孩子和身边的女孩子说,要嫁给我,而且还夸我帅。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同学,快去上课吧。”

    而这个时候,第二次的上课铃响起。

    那两个女孩子相互的,急忙拉着朝着学校里跑。

    我自己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上了车。

    我又点上了一根烟,我心里想着:薇薇失踪了五天,通过那两个学生的讲诉,我初步可以认定,叶薇薇是失踪了。而失踪之前,叶薇薇是跟着一个中年男人离开的。

    我喃喃自语道:“那个中年男人会是谁呢?”

    没有那男人的长相,也没有联系方式,要调查那男人确实有一些难。

    我开车,朝着湖西路哪里行驶而已。

    这一站我要去灯泡厂,我也要问一问叶琨身边的同事。

    所以我就开车前往湖西路,湖西路我也比较熟悉,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有灯泡厂,所以到了位置之后,我把车停好了。

    敌仇仇地独孙学接冷科科故

    我走到那环卫工人身边,我客气的问道:“叔叔,向您打听一个地方。”

    那环卫工人较礼貌,立刻回道:“小伙子,你要打听什么地方啊?”

    我说道:“这附近有个灯泡厂您知道吗?”

    那环卫工人说道:“灯泡厂啊。”

    我点头说道:“是啊。”

    环卫工人说道:“你顺着湖西路这里走,个黄色的楼,那里有一个胡同,你走进去,个橙色的楼。那里就是灯泡厂了。”

    我环卫工人指的地方,大体上我知道是哪了。

    我客气的说道:“谢谢您啊。”

    那环卫工人笑了笑,说道:“别客气。小伙子。”

    我也笑了笑,就顺着环卫工人指的道路走着。

    我走了有两百多米,一个黄楼,这个黄楼有一个胡同,我知道这就是那环卫工人说的胡同。

    我转进了胡同里,又走了一百多米,我一个橙色的楼。

    在橙色楼的墙外,挂着指示牌。

    “长春灯泡厂。”

    我走到了收发室那里,收发室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我走到收发室的窗口,我伸着头往里/br&gt;艘远地仇方敌术陌冷接阳

    那老太太我问道:“你找谁啊?”

    我说道:“我找叶琨。”

    那老太太听说我找叶琨,脸上一愣。

    我问道:“这里有叶琨这个人吧?”

    艘不仇科鬼敌恨接闹所冷

    艘不仇科鬼敌恨接闹所冷那两个女护士上下仔细的。

    那老太太说道:“有。不过。”

    我问道:“您能帮我叫一声吗?”

    其实我知道叶琨不可能在灯泡厂里。

    谁知道那老太太我说道:“你等一下啊。”

    那老太太离开了收发室,跑到工厂里。

    过了好一会,出来了两个男人和那老太太。

    那老太太也是对着那两个男人说着什么。

    我一直站在门口,那老太太给我打开了门,让我进入到里面。

    其中一个男人我问道:“你找叶琨?”

    我点头说道:“是啊。我找叶琨。”

    那男人问道:“你是叶琨什么人?”

    我摸了摸下巴,缓缓的说道:“我是叶琨的外甥。”

    那男人疑惑的说道:“外甥?”

    我说道:“是啊。我是叶琨的外甥。”

    另一个男人我说道:“你不是李前进吗?我在电脑上的视频。”

    没有想到又被人认出来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确实叫李前进,也是一名私家侦探。”

    那男人说道:“那你就不是叶琨的外甥了?”

    我笑道:“怎么不是啊。我管叶琨叫老舅,你说我是不是叶琨的外甥。”

    那男人也笑了笑。

    另一个男人说道:“叶琨已经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

    当那个男人说完,我好奇的男人问道:“为什么啊?”

    那男人说道:“因为叶琨无辜矿工八天,已经让厂子开除了。”

    我连忙说道:“是吗?叶琨八天没来上班?”

    那男人点头说道:“没错,我们联系了叶琨三天,叶琨的手机就是关机,也不来上班。所以到了第七天,叶琨还没来,厂子有规定,矿工七天就开除。”

    我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叶琨失踪了八天,而叶薇薇失踪了六天。

    我那男人说道:“其实我不瞒两位,我老舅也没有回家里,所以我家里人也很担心,所以我来贵公司了解一下情况!”

    那男人我说道:“了解情况,我们还想知道什么情况呢?叶琨好歹也是个组长,无缘无故矿工八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太没有组织和纪律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我问道:“我老舅那几天上班,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

    那男人说道:“没有啊。”

    另一个男人说道:“前阵子叶琨请假去验血,说是自己的血型要是合适,就把肝脏捐给小莹莹。”

    我突然间想起这件事了。确实有这么回事。

    很有可能叶琨新闻,也跑去献爱心了。

    我说道:“哦。这事啊。”

    那男人说道:“第二天上班呢。叶琨就接到了电话,说他的血型适合小莹莹,医院那边就问叶琨愿意不愿意捐出肝脏。”

    我说道:“后来呢?”

    那男人说道:“叶琨就请了几天假,谁知道第二天叶琨回来的时候,就说医院那边仔细调查了。那叶琨的肝脏不适合小莹莹,所以手术取消了。而叶琨也回来销假了。”

    我说道:“哦。这样啊。”

    那男人说道:“我们上班都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聊天。这也是叶琨没事念道,我们才记住,要不然谁会记得那些。”

    我缓缓的笑道:“哦,那叶琨最近的罪什么人了吗?”

    那男人摇头道:“一天工作累的要死,谁会有时间的罪人。”

    我又问道:“那下班的时候,两位知道叶琨下班的时候,遇到什么公司以外的人吗?”

    那男人摇头道:“这个没注意,毕竟我们厂子的员工,大多数都有车,所有人都是开车上下班。”

    我缓缓的说道:“哦。这样啊。”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又和那两个男人聊了一会,我发现实在是没有线索了。

    我客气的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孙不科不方孙察由月独冷恨

    说着我就急忙转头离开了灯泡厂。

    我上车之后,心里盘算着。叶薇薇失踪了五天,叶琨失踪了八天。叶薇薇失踪之前,是跟着一个中年人走的。而叶琨有没有见到过那中年人,我就无踪得知了。

    艘仇科仇鬼敌恨所闹学球战

    我抽了一根烟,仔细的想了一会,又开车前往儿童医院。

    儿童医院距离灯泡厂不是很远,开车也就是十分钟。

    敌远科远独艘恨接孤阳通阳

    敌远科远独艘恨接孤阳通阳本来那两个护士正在聊天,被我打断之后,转头在。

    我到了儿童医院之后,把车子停好之后,就进入到儿童医院里。

    这里是儿童医院,顾名思义主要是给儿童。

    我来到挂号处,我问道:“请问一下,我想找张蔷护士。不知道她在几楼?”

    挂号处的护士我问道:“你找张蔷?”

    我说道:“是啊。”

    艘科仇远方艘学所阳指主地

    我恭敬的说道:“我是张蔷的外甥,我是来的。”

    那护士说道:“那你怎么不给张蔷打电话呢。”

    我心里暗骂着:这护士怎么这么多问题。

    我忍了忍心里的火气,我缓缓的说道:“张蔷的手机关机了,所以我也联系不上她。所以来你这里问问。”

    那护士我说道:“等一会啊。”

    说着那护士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我护士找到了一个达本子。

    把护士转头说道:“在四楼。”

    我急忙跑到电梯那里,坐着电梯来到了四楼。

    这里都是病房,但是这里的护士和医生都特别的多。似乎都在忙活着什么。

    结地科仇鬼艘球所闹艘艘察

    我手机上的时间,才三点二十。

    我心里暗道:时间有的是,不如先等一会吧。等着那些医生护士都忙完了。这就好了。

    我梯口那里有烟灰缸,我知道那里应该是抽烟的地方。

    我偷偷的跑到那里,然后在那里抽上一根烟,然后静静的思考着。

    过了好半天,我又回到走廊里,我特别的留意,些医生和护士还忙不忙。

    正好两个护士在水房里大水闲聊。

    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跑到水房那里。

    我恭敬的问道:“打扰一下。”

    本来那两个护士正在聊天,被我打断之后,转头在。

    我说道:“不好意思啊两位姐姐,我想请问一下。”

    其中一个女护士问道:“你要问什么啊?”

    我说道:“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张蔷的护士吗?”

    女护士说道:“有啊。怎么了?”

    我说道:“是不是好几天没上班了?”

    那女护士听我说完,连忙点头回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那两个女护士上下仔细的。

    极为尴尬。

    我连忙解释着:“是这样的。我是张蔷的外甥。张蔷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所以家里人很担心,所以让我来医院里,找我老姨。”

    女护士问道:“张蔷是你老姨啊。”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

    那女护士说道:“别说你们找张蔷了。我们医院也在找张蔷?”

    其实我心里早就清楚张蔷根本不会来上班。但是没有上班几天,是我最关心的。

    我好奇的问道:“姐姐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那女护士说道:“张蔷八天没来上班了。护士长给张蔷打电话就是关机,家里电话怎么打就是不接,我们护士长现在已经是老生气了。”

    我问道:“我老姨几天没来上班了?”

    那女护士说道:“好想有一周了吧?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

    而另一个女护士喃喃的说道:“好想有五六天了。”

    其实我也知道,根本就问不出什么。

    不过我还是多问了一句。

    我说道:“那你们最后一次蔷是什么时候?”

    女护士想了好半天说道:“好想是上周三的下班吧。”

    结地不仇独艘术战冷远战星

    我知道今天是周四,如果按照推算来说,也是正好八天。

    我缓缓的说道:“你们是一起下班的?”

    那女护士说道:“是啊。我们这一的工作是一周白班,一周夜班。反复的这么倒班。”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哦。这样啊。那你们一起下班,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吗?”

    那女护士说道:“没有什么可疑的啊。每天不都是那么下班吗?”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那两位姐姐,知道不知道,我老姨最近有没有的罪什么人。”

    另一个女护士说道:“蔷姐,对人很客气,对病人很热情。哪会的罪什么人。真是开玩笑。”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哦。这样啊。”

    那女护士说道:“怎么?蔷姐好几天没回家了。”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所以家里人很着急啊。我老姨夫叫我来医院老姨,是不是加班,加的没时间回来了。”

    那女护士说道:“不对啊。那天我姐是做他老公的车回家的啊。”

    我连忙问道:“是吗?什么时候?”

    那女护士说道:“就是那天我们一起下班啊。第二天就没有姐上班。”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姐姐,你确定是我老姨夫来接我老姨的?”

    那女护士说道:“确定啊。蔷姐的老公总是来接蔷姐下班,我们也都好几次了。”

    我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这就奇怪了啊。

    我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呢?”

    那两个女护士相互的,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有了。”

    而这个时候两个女护士的水早就已经满了。

    女护士说道:“我们要去工作了。”

    我尴尬的说道:“哦。”

    说着我就给两个女护士让开一条路,那两个女护士就从我身边走出了水房。

    我摸了摸下巴,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感觉有什么地方奇怪。但是又说不上什么地方奇怪。

    我摇了摇头说道:“哪里奇怪呢?”

    本书来自  //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