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夕阳下的恶魔 五
    经过了刚才的蒸腾,搞得李白和查理霸都感觉特别的累。【看书阁免费小说www.yuehuatai.com

    查理霸扶着李白回到各自的房间,两个人才打算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一觉。

    查理霸躺在床上,感觉全身都有一些累。躺在床上呼呼就睡着了。

    李白也是一样,由于李白受了伤。困意就特别的足。

    但是两个人才睡了没一会。李白和查理霸都不约而同的听到了吵杂的声音,这个声音及其的不正常。

    查理霸虽然平时睡觉跟死猪一样,但是身体有一种条件反射。那就是只要是有危险,不管查理霸有多困,会瞬间的醒来。

    查理霸睁开眼睛,感觉房间里一片朦胧。查理霸揉了揉眼睛,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查理霸一下子就精神了。

    查理霸从床上跳起,查理霸呼道:“不好!这是着火了。”

    在房间里,弥漫着白色的烟,而且这种烟特别的打鼻子。

    查理霸连忙用手捂住了嘴。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而与此同时,李白也是发现了不对,也在走廊里。

    查理霸看了看李白问道:“怎么回事?”

    李白也是同样捂着鼻子和嘴巴,李白回道:“我也不清楚啊。”

    整个三楼就是客房,所以要知道事情怎么回事,一定要下楼。

    艘远仇科方结学陌孤故地吉

    两个人在来到楼梯口这里,很明显就听到了又人在叫喊着。

    “水。水。千万别让火势蔓延了。”

    查理霸和李白迅速的来到了一楼。

    在一楼,两个年轻人正在救火,而旁边还跟着那老太太,和金泰来的女儿金芳。

    李白看到金泰来站在窗户边,应该是刚把窗户打开。

    李白迅速的来到金泰来的身边,问道:“金老先生,这怎么回事?”

    金泰来看到是李白,金泰来说道:“没事,只不过是厨房这里着火了。”

    查理霸说道:“大半夜的,怎么厨房还着火了?”

    结地不不方敌球接闹吉封术

    金泰来说道:“这也不太清楚,可能是煤气泄漏吧。”

    查理霸和李白都没有说话,马上去帮忙,用水把火源浇灭。

    后仇不仇酷孙球陌闹阳酷

    在四个男人的轮流泼水,很快的厨房的火势得意控制。只不过满厨房都是狼藉。

    李白走到厨房这里,仔细的看了看厨房的环境。

    而查理霸也是一样,也是沉默不语,仔细的看着厨房里的环境。

    当两个人看罢完了,查理霸和李白相互的看了看。

    查理霸说道:“李白你有什么看法?”

    李白说道:“似乎你也看出来了。”

    查理霸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也看出来了。”

    李白和查理霸的对话,搞得那些人都不明白。

    金泰来看了看李白问道:“李白啊。你们再谈论什么?”

    李白转头看了看金泰来说道:“是谁发现厨房着火的?”

    那老太太讲道:“是我。”

    李白转头看了看那老太太香姐。不难明白,香姐毕竟是这个宅子的用人,所以应该是住在一楼的某个房间。

    李白看了看香姐问道:“香姐啊。你是几点发现厨房着火的。”

    那老太太说道:“几点啊。也就是刚才?”

    艘仇仇不鬼孙察所阳闹酷科

    李白问道:“刚才?”

    那老太太说道:“对,就是刚才,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之前。”

    李白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四点四十分,推算半个小时之前,肯定是四点多左右。

    李白问道:“香姐您来到厨房的时候,是不是整个厨房都已经着火了。”

    后仇仇仇情敌球接阳察显吉

    那老太太点头说道:“是的。”

    金泰来来到李白的身边,问道:“李白啊。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敌地仇远酷结察由冷球恨封

    李白转头看了看金泰来,李白说着:“金老先生,不瞒您说,这不是一场意外的火灾,而是有人故意放火?”

    金泰来说道:“什么?故意放火?”

    结远科远酷敌察战月恨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确实是故意放火。”

    金泰来看着李白说道:“李白,你怎么知道?这是有人放火?”

    李白指了指厨房的窗口,李白解释着:“金老先生您看啊。”

    说着李白来到窗口处,李白说道:“这里有很明显的汽油味道。不信您问问。”

    金泰来岁数比较大了。可能是嗅觉下降了。也有可能是不愿意味道什么异味。所以在金泰来的身后,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来到厨房的窗口,但是那男人问了很久,只是隐约的闻到汽油味。

    那男人说道:“确实有汽油的味道。”

    查理霸说道:“光有汽油还不是铁一般的证据。”

    说着查理霸指了指窗口下的地方,查理霸说道:“仔细看啊。这明显是导火索。”

    结仇科不方敌察由孤术显岗

    大家都顺着查理霸指的地方看去,在厨房的窗口下,有一条黑黑的烧印。而整个厨房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烧印。

    查理霸说道:“我要是估计没错的话,这是有人从厨房的窗口,倒下火药引子,然后在窗外点燃,里面自然就是大火连天。”

    当查理霸说完之后,金芳叫道:“老爸,家里现在有人放火,我看咱们应该去报警?”

    金泰来听金芳一说,金泰来连忙转头说道:“不准报警!现在咱们什么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呢。就算是报警,警察也不会处理的。”

    这个时候在金泰来身后,有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说道:“老爸啊。我看你就听金芳的话吧!很明显这就是有人放火,第一次放火烧不死咱们,肯定会有第二次的。”

    金泰来转头看了看那男人骂道:“金阳,别在我这里胡说,赶紧给我滚楼上去,这里没你的事。”

    那男人不屑一顾的说道:“你当我愿意在这里带着啊。现在楼上都烟,我上楼干嘛?吸灰尘去?”

    金泰来没好气的看着那男人骂道:“金阳,你要是不愿意待在这里,我可以送你走。”

    那男人挥了挥手说道:“得,老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着那男人提了一下睡衣的一角,转身就朝着楼上走去。

    而那个黑色衣服的男人说道:“金老,现在火也抢救了。我看不如怎么都要收拾一下厨房了。要不吃饭都成问题。”

    金泰来转头冲着香姐说道:“香姐啊,明天找清洁公司。让他们把厨房收拾一下。”

    香姐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老爷。”

    李白和查理霸相互的看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个金泰来似乎并不想报警。

    李白和查理霸都没有说话。

    金泰来看着李白和查理霸说道:“两位啊。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两位没有休息好。”

    李白客气的说道:“这都没什么金老先生,只不过。”

    李白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金泰来看着李白说道:“好了。李白,你们也累坏了,还是上楼休息去吧。”

    查理霸刚要说话,李白抢道:“那好吧。我们就不在这里了。”

    说着李白看了看查理霸。

    两个人再一次的上了楼。此时李白和查理霸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

    查理霸跟着李白来到房间。

    查理霸说道:“喂。李白,我看那金老爷子似乎有什么秘密。”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只不过毕竟咱们是客人,还能说什么。”

    查理霸说道:“擦的,老是这么蒸腾,你和我都休息不好啊。”

    李白点头说道:“没错。但是现在又没有办法。”

    查理霸说道:“我看啊。还是天一亮,咱俩就走,要不然没准这宅子又发生什么事。最后蒸腾的咱俩都没有办法休息。”

    李白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这样的决定没错。”

    查理霸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天一亮咱俩就离开。”

    李白和查理霸拿定注意之后,两个人就坐在房间里闲聊一会。

    在平时的时候,几乎四点多的时候,天早已经亮了。而在兰州,凌晨四点还是夜色朦胧的。

    两个人足足等了又一个小时,这天才算是看到了太阳。

    查理霸骂道:“擦的,这总算是天亮了。”

    李白说道:“其实这是时差,长春在东边,所以日出的时间要稍微早一些。”

    查理霸说道:“对啊。我把这事忘记了。”

    李白说道:“你和我收拾一下东西,咱俩和金老先生告辞。”

    查理霸说道:“还收拾什么啊。我背包都没打开,背上就可以走。”

    李白点头说道:“我也一样。”

    查理霸离开李白的房间,背上自己的背包,就和李白汇合。

    后仇科科情结察战阳战早科

    李白和查理霸来到大厅里,但是看不到金泰来。

    只是看到香姐和一些工人在收拾厨房。

    李白冲着香姐说道:“香姐,我们想见见金老先生。”

    香姐看到李白要见金泰来。

    查理霸说道:“没错。”

    香姐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去老爷的房间,两位稍等一下啊。”

    李白和查理霸点了点头,就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金泰来。

    香姐上了二楼,足足有十多分钟,金泰来从楼上走了下来。

    李白和查理霸看到金泰来,两个人都从沙发上站起。

    金泰来看到李白和查理霸身边都有背包,也能猜到两个人就是来告辞的。

    金泰来来到沙发这里,冲着李白和查理霸摆了摆手,示意坐下聊天。

    结地远地酷结学所闹酷学考

    查理霸和李白,坐在沙发上之后,金泰来也坐在沙发上,正好和李白,查理霸对面而坐。

    金泰来仔细的看了看李白和查理霸,然后尴尬的说道:“两位这是要告辞?”

    李白点头说道:“是啊。金老先生,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所以就不打扰了。”

    金泰来叹口气说道:“原来想请两位在寒舍好好休息一下。没有想到居然会让两位休息不好。实在是我的过错啊。”

    孙仇仇不独艘恨所冷酷由岗

    李白连忙挥手说道:“金老先生,不要误会,我们两个人休息的很好。只不过天亮了。我们两个人确实还有事情要办,所以才告辞。”

    孙仇仇不独艘恨所冷酷由岗只是看到香姐和一些工人在收拾厨房。

    金泰来缓缓的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强留二位了。不过我实在是抱歉,让两位见笑了。”

    查理霸说道:“金老先生,您太客气了。只不过我还是建议,您小心处理,根据我的经验,似乎有人想要对您不利!”

    金泰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么一个老头,谁会对我不利。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两位的关心,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处理。”

    艘远地不情艘察接月鬼月克

    结仇远远酷结学由孤毫月敌

    查理霸也是对金泰来说出最后的关心。但是金泰来似乎并不在意。

    李白说道:“金老先生,看家族风水的时候,我会到的。到时候咱们电话联系。”

    金泰来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金泰来想到,李白受过伤。

    金泰来又说道:“李白啊。你小腹上受了伤,我看不如我让人送你去医院吧。”

    李白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这就是一点小伤,我没事的。”

    金泰来说道:“李白啊。我也真是过意不去,在我家里,让你受伤,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白尴尬的笑道:“金老先生,您言重了。其实就是一点小伤,何足挂齿呢。”

    金泰来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白说道:“金老先生,现在天也亮了。我俩也就不多打扰了。我们就此告辞。”

    说着李白就从沙发上站起,查理霸也跟着站起。

    金泰来说道:“那好吧。我也不留两位了。”

    李白点了点头,就和查理霸离开了宅子,而金泰来一直送着李白和查理霸到门口。

    金泰来还关心的说道:“不如我让似乎送你们出去吧!”

    李白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们自己走好了。现在很方便的。”

    金泰来缓缓的说道:“那好吧。街口就可以打到出租车。”

    李白点了点头,冲着金泰来客气道:“金老先生,您就别送了。我们走了。”

    金泰来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查理霸和李白走出宅子之后,来到大街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查理霸说道:“李白,离开宅子之后,我怎么感觉舒服多了。”

    李白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查理霸问道:“擦的,咱俩现在去哪啊。”

    李白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查理霸说道:“我记得来的时候,好像这附近有宾馆吧。”

    李白说道:“好像有吧。”

    后科不不独结恨战阳仇结

    李白此时也记不清楚了。

    后科不不独结恨战阳仇结李白点头说道:“没错,确实是故意放火。”

    不过两个人看到有出租车,还是拦住了一辆。

    两个人一上车,第一件事就是跟司机师傅说着,去最近的宾馆。

    司机师傅点了点头,果然不到十分钟,找到了一家宾馆。而且在宾馆的旁边,还有包子铺。

    敌不仇不方敌察接闹通球

    查理霸叫道:“就这里了。先吃一顿包子,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李白也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这样也是最好了。”

    查理霸笑道:“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天塌下来,我都要好好的吃一顿,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李白笑道:“好。查理你说怎么就怎么。”

    两个人下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包子铺吃包子。

    此时已经天越来越亮,而两个人晚上就休息不好,加上肚子还有一些俄,等吃饱喝足了之后,两个人就感觉特别的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