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六十章 神秘复仇 二十三
    我跟着吴宇来到双阳的一个办公楼。我一下车,我就冲着吴宇问道:“宇哥,你现在在这里办公?”

    吴宇说道:“为了办案方便,这里是我们警方临时的指挥中心。”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哦。这样啊。”

    吴宇叫道:“跟我来吧。”

    我,李白,查理霸三人跟着李白来到了一楼的一个办公室。

    吴宇说道:“前进,你现在这里休息一下。随时来找我就行,我就在一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

    我点头说道:“知道了。宇哥。”

    这个办公室里有电脑,我转头看着吴宇说道:“刚才在我没有多问,杨犇和周大海的信息,宇哥我现在就好看看。”

    吴宇说道:“没问题。”

    孙远不仇情艘学战阳阳结冷

    结科科地鬼敌恨由月显冷艘

    吴宇走出门口,看到了薛涛。吴宇冲着薛涛叫道:“薛涛啊。把杨犇和周大海的信息,拿过来。”

    结科科地鬼敌恨由月显冷艘“咕噜。咕噜!”

    薛涛叫道:“知道了。吴队长。”

    吴宇转头冲着我说道:“前进啊。稍等一会吧。”

    我点头说道:“好的。”

    没一会的功夫,薛涛拿来了五个公文袋。

    薛涛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你只要杨犇和周大海的,不过我想到李神探你做事一直多很谨慎,所以我把五个人的资料全都带来了。

    ”

    后仇不科鬼孙察战闹战酷艘

    后仇不科鬼孙察战闹战酷艘查理霸说道:“郭万林,一九六六年出生,汉族,双阳县人,一九九四年成立九鹿鹿业,一九九六年成立九鹿集团。”

    我看了看薛涛说道:“谢谢啊。”

    薛涛看了看我,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吴宇冲着我说道:“前进,我不打扰你。一会再来找你。”

    我缓缓的说道:“好的宇哥。”

    吴宇走后,我们三个人分别找了地方坐下。

    我把资料分别跟了查理霸和李白。我主着杨犇和周大海的信息。

    “周大海,一九六九年出生,满族,双阳县人。”

    我看着周大海,最近的信息,就是在双阳开设的连锁烧烤店。

    我仔细的看着周大海的信息,也是那一年开设的烧烤店。

    我喃喃自语道:“郭万林十五年前开设的九鹿鹿业,两年后发财了。周大海也是那一年开设的烧烤店。莫非这几个人,在十三年前,得到了什么财富?”

    我仔细的看着周大海的资料,周大海这个人有一些率胖,现在的样子和当年的照片虽然有一些出入,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分辨出来。

    我喃喃道:“没有什么可疑?”

    我又拿出了杨犇的资料。

    “杨犇,一九六七年出生,汉族,双阳县人。

    ”

    孙地不远情结恨由闹地通岗

    我转头说道:“你们看的都谁的资料,念出来听听。”

    孙地不远情结恨由闹地通岗我连忙大叫道:“宇哥。先别走。”

    李白冲着我说道:“我手里是林晓宽和宋青的资料。”

    我说道:“念念。”

    李白念道:“林晓宽,一九六六年出生,汉族,双阳县人,双阳小学毕业,一九九一年建立服装厂,一九九三年由于生意不景气倒闭。一九九四年在医院检查出,得了末期肝癌,一九九七年去世。”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周大海开设了烧烤店,郭万林追加资金。看来当年的事,或许真的跟林晓宽没有关系。”

    李白说道:“我记得九十年代,要是有人得了癌症,绝少部分的人才有钱医治,但是看着林晓宽的信息,九三年就已经破产了,九四年开始,怎么可能还有钱去看病。而且还坚持了三年。”

    我说道:“确实有疑点。”

    李白说道:“宋青的信息,还念吗?”

    我说道:“念。”

    李白继续念道:“宋青,一九六六年出生,满族。双阳县人,双阳小学毕业,一九八三年大学长春大学毕业,专业建筑工程。工作了七年。在工程队离职之后,通过家里的关系,用五年的时间,考上了双阳政府,成为了国家的公务员。”

    我说道:“哦。这样啊。”

    李白说道:“宋青官运一直恒通,现在已经成为双阳区的高官。

    ”

    后远远不情后术由冷诺艘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也是在一九九六之后,开始官运亨通了。”

    我转头看了看查理霸,问道:“查理霸你看的是郭万林的资料。”

    查理霸说道:“郭万林,一九六六年出生,汉族,双阳县人,一九九四年成立九鹿鹿业,一九九六年成立九鹿集团。”

    我念念的念道:“看来这几个人都是一九九六年发生什么事。但是只有一个人比较奇怪。”

    查理霸说道:“谁啊?”

    我说道:“杨犇,一九六七年出生,汉族,双阳县人。一九八四年,建立的杨氏参茸。”

    我把资料也给了李白和查理霸看。

    我说道:“这个杨犇很厉害,公司的业绩一直都不错,所以杨氏参茸在八十年代的时候确实赚了很多钱。”

    李白喃喃的念道:“一九九五年,杨犇神秘始终,导致杨氏参茸倒闭。”

    我说道:“没错,这一条信息,实在是太关键了。宇哥并没有告诉我。所以当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有一些事情,似乎是想通了。”

    李白说道:“什么事情?”

    我缓缓的说道:“再来的路上,我就反复的思考着。是不是我哪个地方想错了。不过在车上,我静静的思考着。我觉得我应该推理的没有错。”

    结地仇地方后术所月月技术

    孙科地仇方结球所闹考克鬼

    李白和查理霸都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说道:“本来这个五个人都是好朋友。郭万林留着他们的照片也很正常。但是在照片的下面,居然还有一个血债血偿,这很明显,就是凶手在刺杀郭万林的时候,两个人在书房里聊天。凶手把照片给的郭万林,而且还提示郭万林一定是血债血偿。这才引发了郭万林被袭击。”

    孙科科远独孙术陌孤不艘孙

    李白说道:“前进,你推理的算是合理,按照你现在的说法,你是怀疑,凶手是这个杨犇?”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我现在还不能确定。”

    李白看了看杨犇的资料,李白缓缓的说道:“杨犇现在已经失踪了,而且自从一九九五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杨犇的信息。这确实很难追查。”

    查理霸看了看我说道:“吴宇大哥,通过警察的情报,很快的确定了照片里的人,除了杨犇以外,其他四个人的信息都是非常全的,而且都清楚其他四个人,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在双阳。”

    我说道:“现在看来,这个杨犇确实有些可疑的地方。”

    李白看了看我说道:“前进,会不会凶手不是这四个人之中的人呢?”

    后地不仇鬼艘学战闹孙所太

    我摇了摇头,说道:“按理说不应该啊。莫非那些老照片和凶手没有关系?”

    在公文袋里,还有几张老照片,我拿出老照片来看。

    我心里暗道着:你们这些人都是老朋友了。五个人之中,已经有三个人先后死去了。到底谁是凶手呢?

    当我看完了老照片之后,我看到了一个画面,脑子就好想想到了什么。

    我叫道:“咦,这个东西我怎么好想在哪里看到过?”

    李白和查理霸连忙来到了我的身边。

    后地仇仇情艘恨由闹羽独接

    后地远科独结学所阳考艘恨

    查理霸看着我叫道:“前进,你想到什么了?”

    我说道:“你们看。”

    我把照片给李白和查理霸看。我指了指照片上的一个地方说道:“我好想最近在哪里看到了这个?”

    查理霸看了看照片,也缓缓的说道:“前进,你这么一说,我也是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我说道:“是啊。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查理霸说道:“确实,我也是看到过,就是想不起来了。”

    李白看了看照片,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见到过。”

    我问道:“李白,你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李白点头回道:“没有。”

    我摸了摸下巴缓缓的说道:“哎呀,我这脑子啊。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查理霸也说道:“奶奶的,我也是想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什么怪动静。

    “咕噜。咕噜!”

    查理霸冲着我笑道:“是你大哥我的肚子饿了!”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你爷爷的,晚上你不吃吃饱了,才上楼的吗?”

    艘不远远鬼孙学陌闹由孤秘

    查理霸说道:“擦的。你看看,现在天都亮了。我能不饿吗?”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十五分。

    敌仇科地情艘术所孤太考方

    敌仇科地情艘术所孤太考方“吴队长说,他非常怀疑杨犇,杨犇的资料你到底找清楚了没有。”

    我转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的确外面已经东方发白。

    我说道:“想不到又是新的一天了。”

    查理霸骂道:“是不是新的一天我不管,现在又饿又困的,前进,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想办法。我确实在想办法。”

    查理霸骂道:“你大爷的。我不管啊。反正我是饿了。”

    我笑了笑说道:“那好吧。我看不如这样,我找宇哥商量一下,出去吃点早餐。”

    敌仇地仇方后球战闹主情故

    说着我就从椅子上站起,然后走出了房间。

    一走出房间,我才感觉到,这里一共有十几个警察,都在忙活着调查。而且每个人精神状态都非常的好。

    “查出什么了?”

    “没有。我再仔细翻看一下。”

    “吴队长说,他非常怀疑杨犇,杨犇的资料你到底找清楚了没有。”

    “我找了。根本就没有信息。杨犇就好想人间蒸发了一样。”

    敌不不科鬼结恨由孤指吉由

    “那怎么办?一会要是找不出杨犇的信息,吴队长肯定会非常的生气。”

    “没办法了。要找出一个人间蒸发的人,只有神仙才有办法。”

    敌科远远鬼艘恨由孤由闹指

    我看着那些警察拼命的调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找吴宇。

    敌科远远鬼艘恨由孤由闹指查理霸看着我叫道:“前进,你想到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宇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似乎吴宇还有一些着急的样子。

    吴宇进入到一个大房间,我也偷偷的跟在后面。

    吴宇叫道:“快,马上跟我走。”

    孙仇仇地情敌恨所阳由秘孤

    有一个警察问道:“吴队长,怎么回事?”

    吴宇叫道:“小宋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早上起来,周大海的儿子报警,周大海不见了。”

    孙不远地方结术由闹仇

    孙不远地方结术由闹仇由不得我们不去想象。

    后远仇不酷艘术战月不星克

    当我听到吴宇这么说的时候,我一瞬间感觉到,事情不好。是不是周大海也遇到了不测。

    这个时候,那些警察也开始焦急。

    吴宇说道:“妈的,这个小宋啊。办事真是马虎。我要小宋暗中保护周大海,想不到现在周大海也失踪了。”

    有一个警察叫道:“看来周大海也凶多吉少了。”

    敌仇不不方结恨所月球秘显

    吴宇叫道:“少废话,这里留下五个人,其他的人都跟我走。”

    敌仇不不方结恨所月球秘显我看着吴宇也不知道说什么。

    吴宇一说完,这些人就开始分配着工作。

    吴宇一回头看到了我,吴宇说道:“前进,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

    吴宇看了看我尴尬的说道:“前进啊。我现在还有事,等着我回来。”

    敌远不科方后学所闹主独远

    敌远不科方后学所闹主独远这个办公室里有电脑,我转头看着吴宇说道:“刚才在我没有多问,杨犇和周大海的信息,宇哥我现在就好看看。”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宇哥,刚才你说的什么我都听到了。”

    吴宇看了看我尴尬的说道:“现在周大海也失踪了。看来凶多吉少了。”

    我也缓缓的点了点头,在很早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凶手的目标,就是老照片上的人,如果周大海的失踪,最后还发现了周大海的尸体,那么很明显,我的推理是对的。最为重要的信息,林晓宽很早就死了。剩下的宋青,郭万林,都是最近几天死的。

    由不得我们不去想象。

    吴宇带着几个人先上了车。后边还有几个人跟着。

    此时有一个年轻的警察和一个老警察埋怨着:“老陈啊。这也真够倒霉的,本来我打算请假,去参加我姐姐的喜酒。看来啊。这假是不成了。”

    那个老警察开解着年轻的警察说道:“哎。干咱们这行的,不就是这样吗?一天没事就好事,有事就是大事。既然选择做了刑警,就要忘记时间,毕竟犯罪的人没有休息日啊。”

    那年轻的警察点头说道:“哎。看来我姐姐啊。一定要生气了。我姐姐结婚,老早就跟我说了。一定来我姐姐的喜酒,我是喝不上了。”

    后远科地情结恨所月后太由

    我听着两个警察的对话,我也感觉当刑警的确实有一些辛苦。而且这一些辛苦都是普通老百姓看不到的。

    不过让我脑子瞬间一亮的,就是听到酒字。由于听到了酒字,我的脑子一下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连忙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看着那些警察都已经上车了。

    我连忙大叫道:“宇哥。先别走。”

    我大步冲到了吴宇的车前,拦在了吴宇。

    吴宇连忙打开车窗,伸出头看着我问道:“前进,你怎么了?”

    我看了看吴宇说道:“宇哥,我想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吴宇急忙问道:“什么信息。”

    我说道:“不过我需要验证!”

    吴宇说道:“怎么验证。”

    我说道:“其实很简单,再去一次双阳宾馆。”

    吴宇看了看我说道:“可是现在我们要去找周大海。”

    我说道:“宇哥,我的直觉告诉我,周大海应该已经遭遇不测了。如果要抓到凶手。只有一个办法。”

    吴宇看了看我问道:“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