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夺命书香 十六
    我和雨林守护着若寒一夜。还好这家医院非常的专业,隔了半个小时。总会有护士来照看一下。

    第二天的清晨,若寒渐渐的开始苏醒。本来我和雨林都没有睡着。只要是有一点动静。我们都会及时的醒来。

    我和雨林都醒来,看着若寒眼睛在转动。我连忙叫着:“若寒。若寒。”

    雨林也是叫道:“若寒。若寒。”

    我看了看雨林说道:“雨林马上找护士。”

    雨林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雨林连忙跑出了病房,我冲着若寒问道:“若寒,看到我了吗?”

    可能是若寒刚醒,还没有恢复知觉。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有护士跟着雨林进到病房里。护士看了看若寒。连忙冲着我们说道:“伤者醒了。我马上去通知主治医生,你们稍后。”

    我点头说道:“好。麻烦你了。”

    护士离开了病房,又过了有七八分钟,我看到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进入到病房里。

    我和雨林都后退了好几步,医生给若寒做一个简单的检查。

    医生冲着护士说道:“马上送到观察检测室。我要给伤者做详细的检查。”

    护士点头说道:“知道了。胡医生。”

    医生转头看了看我和雨林。我和雨林也冲着医生点头示意。

    房间里又进来了几个护士,先把若寒抬到移动的病床上,然后在几个护士的照看下,若寒被推离开了病房。

    我和雨林也自然是跟着。

    我看到若寒被推到四楼的一个房间,我和雨林就门外等候着。

    经过了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检查,我看到医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和雨林连忙围到医生的身边。

    我冲着医生问道:“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

    医生看了看我问道:“你是伤者的男朋友。”

    我说道:“是的。”

    艘地仇地独敌球由孤吉察所

    医生说道:“伤者之前头部遭到过伤害,这一次又遭受到了伤害。”

    当我听到医生这么说,我的心里就开始发慌。

    我紧张的说道:“医生,是不是我女朋友出了什么问题。”

    医生说道:“还好这一次送医院的比较及时。所以伤者只有轻微的脑震荡。看伤者的伤势,最起码要在医院里,观察两周。”

    我说道:“我女朋友是不是还有什么危险?”

    医生说道:“暂时我们没有检查出危险。还好伤者的后脑被打破之后,淤血没有残留在脑里,这算是一种万幸。只不过由于伤者之前头部受到过伤害。所以这一次我们医院决定要仔细的检查。需要时间。”

    孙地科地酷敌术接冷阳考诺

    我缓缓的说道:“太谢谢医生了。”

    孙地科地酷敌术接冷阳考诺若寒看了看我,最后看了看那个警察之后。

    医生说道:“不用客气。最近的一段时间,伤者要打营养素,所以要戒口。”

    我问道:“哦。这样啊。那有什么不能吃的。”

    医生说道:“很简单,鸡蛋,鱼,腥酸辣都不能吃。”

    结科地科方后学所冷孙克克

    医生说道:“那好。你们好好照顾伤者,如果伤者感觉头疼,要马上联系护士。”

    我点头说道:“知道了。医生,谢谢您。”

    医生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我们。

    接着护士又把若寒推回了原来的病房里。

    此时若寒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但是还是毫无精神。

    后远科仇独艘学战闹科主最

    我和雨林在一旁看着若寒,此时若寒说话有一些有气无力。

    若寒缓缓的说道:“前。前进。”

    敌地仇远独敌恨所月我鬼帆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什么都不要说。好好休息。”

    雨林也安抚着若寒说道:“若寒啊。好好休息,等有话以后再说。”

    我看着若寒这个样子,我顿时感觉自己特别的无能。因为若寒会遭到这样的危险。我简直就是不能理解。

    雨林在床边哄着若寒睡觉。我就坐在旁边静静的思考着。

    当雨林发现若寒已经睡着了。雨林来到我身边,雨林桶了桶我胳膊问道:“喂。你想什么呢。”

    我看了看雨林说道:“我越想越不对劲。”

    雨林看了看我问道:“前进!哪里不对劲了。”

    我缓缓的说道:“几个问题,第一别墅里为什么会着火。第二火是谁放的。第三是谁攻击的若寒。”

    雨林说道:“是啊。别墅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起火呢。”

    我说道:“是啊。一般起火就那么几个原因。第一是抽烟不小心点着了什么。但是整个别墅抽烟就我自己一个人。我抽烟的烟头也不乱扔。就算是我乱扔烟头,我也离开了别墅,是你和我离开别墅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起火,就算是因为烟头起火,我没有去过陈雪男的卧室。第二就是厨房无意起火。但是起火的火源是在陈雪男的卧室。这就说明,是有人特意放火。”

    结地科科情孙术由月所毫毫

    雨林看了看我说道:“特意放火?”

    我说道:“只有这个解释。在表面看来,放火的很有可能是窦康博。但是为什么窦康博会放火呢。想不通。”

    雨林说道:“前进你是怀疑这场火,有问题?”

    我回道:“何止是有问题,而且是大有问题。”

    雨林说道:“对了。陈雪男很有可能知道起火的原因。”

    我说道:“陈雪男也和我说了。早上陈雪男回到卧室找窦康博。窦康博酒劲未醒,所以打算和陈雪男那个。但是陈雪男不同意。然后两个人就吵了起来。窦康博就把陈雪男掐晕了。”

    雨林说道:“擦的。这个窦康博还是不是男人了。在外面搞,回家还乱来。我早就发现了,陈雪男身上有好多处伤痕,估计就是窦康博弄的。”

    我缓缓的说道:“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和咱们没有关系。”

    结远科远鬼艘恨由闹酷诺鬼

    雨林说道:“那王八蛋的事,我也懒得管,窦康博那王八蛋死了就对了。活在人间,也是个人渣。”

    我看了看雨林说道:“好了。好了。你也一夜没睡了。好好休息。我需要冷静的想一想。”

    雨林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实太困了。”

    我说道:“不如这样,你在附近找个宾馆,好好睡一觉吧。”

    雨林说道:“不用了。我找个地方睡一觉就好了。”

    我说道:“还是找个宾馆休息好。那样有精神头。”

    雨林看了看我说道:“大哥。能不能别闹,咱们的行李都在陈雪男家呢。没有身份证,怎么住宾馆。”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是啊。”

    雨林骂道:“白痴。”

    我尴尬的笑道:“得了。你好好休息。我不吵你就是了。”

    雨林说道:“记住了啊。别吵醒我。”

    我笑了笑,雨林在房间里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一个单人的病房,就是一张床,一个放水果的小桌子。再就是几个椅子。

    可能雨林也感觉太困了。看到地板很干净,雨林想都没想,就躺在地板上呼呼的睡着。

    我知道雨林也有一些累,而且白天的气候也比较温和。让在地板上睡觉也不会着凉。我也没有去打扰雨林休息。就是一直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思考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放门外有声音。

    我揉了揉眼睛看去,是几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进入到病房里。

    我连忙问道:“你们。”

    其中一个警察正是昨天来过,跟我做笔录的警察。

    那警察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打扰了啊。我们是合肥刑侦大队的。”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我说道:“怎么?是不是还要做笔录。”

    那警察说道:“没错。不过不是和你们二位做笔录,是给姜若寒女士。”

    我看了看那警察说道:“若寒。若寒现在虽然醒了。但是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我看你们要是问笔录稍等一天吧。”

    那警察说道:“我们已经问过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说姜若寒女士的状况很好。详细检查之下,只是需要敬仰,只要是苏醒的六个小时之后,做笔录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我也知道警察是需要尽快的调查。我虽然很担心若寒的身体状况。但是我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由于警察进入到病房里,正在睡觉的雨林被吵醒了。雨林揉了揉眼睛看到是警察,雨林就缓缓的爬起,找个椅子坐下。

    第二个吵醒的就是若寒。若寒本来也睡着了。但是由于外来的声音,也吵醒了若寒。

    我看到若寒睁开了眼睛,我连忙来到若寒的身边。

    我亲切的问候道:“若寒。你醒了啊。”

    若寒看了看我缓缓的开口说道:“前进。前进。我这是哪啊。”

    我回道:“若寒别怕。在医院里。”

    若寒看了看四周,看到有警察。若寒顿时感觉到有一些安全。

    我很愧疚的说道:“若寒,我真是没用,让你受到了伤害。”

    若寒摸了摸我的手,冲着我说道:“傻瓜,这怎么能怪你呢。”

    我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一个警察掏出了证件,然后冲着若寒说道:“姜若寒女士,我是合肥刑侦大队的警员。我是来给你做笔录的。”

    若寒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警察。

    我看着若寒说道:“怎么样?有精神吗?”

    若寒缓缓的点了点头。若寒说道:“好。有什么你们就问什么。”

    孙不远地鬼孙学战月通阳学

    那个警察说道:“其实来,就是要仔细的调查一下,当时别墅里起火,是怎么回事。”

    我拉住若寒的手,其实这也是我非常关心的。

    若寒看了看我,最后看了看那个警察之后。

    若寒说道:“那天早上,我们几个人吃罢了早饭。我的朋友雨林和我男朋友李前进,要出去买一些东西。而陈雪男回到房间找窦先生。我就自己在一楼的大厅。大概也就是五分钟左右吧。我就听到了房间里面有争吵。”

    那警察问道:“争吵的内容,你听到了吗?”

    若寒说道:“大概听到一些。”

    结不地地情艘察所阳阳我后

    那警察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若寒说道:“我听到窦先生说:贱人,你是我的老婆,我现在火很大,我要去火。陈雪男就说着:不要,我好累。窦先生就骂着陈雪男一些难听的话,说陈雪男是狗之类的话。”

    警察们仔细的记录着。

    若寒继续说道:“接着我好像听到了陈雪男叫喊的声音,我感觉有一些不对。所以我就打算去二楼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警察问道:“你就进到了陈雪男的卧室?”

    若寒说道:“其实我没有第一反映进去,我一直都在门口听着陈雪男和窦先生的争吵。但是突然间就没有了声音。我就敲打的房门。我试图询问着。但是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我发现房间的门,根本就没有锁,而且还有一个小缝隙。所以我就试图打开了房门。”

    后地不科方后术战冷毫吉酷

    那警察问道:“你进入到陈雪男的卧室。”

    若寒回道:“是的。”

    那警察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若寒说道:“我看到了陈雪男躺在床上。但是我没有看到窦先生。”

    后科科远鬼后术陌冷陌学敌

    那警察问道:“那你是怎么受到攻击的。”

    若寒说道:“我第一反映就是要跑到陈雪男的身边,我刚进入到房间,刚要喊着陈雪男的名字,我就感觉背后有人打了我。我就感觉后脑特别的疼。然后我就人事不省了。”

    那警察听着若寒的讲诉,仔细的记录着。

    那警察说道:“我们都仔细的问过主治医生了。陈雪男女士和姜若寒女士都没有被侵犯过。所以我们排除了窦康博是凶性大发。”

    孙不科仇酷结察由冷鬼诺情

    我看了看那警察说道:“警官,我知道有一些话不应该是我问的。”

    那警察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您是出名的推理高手,您侦破了很多大案。我相信您和这件案子没有关系,您有什么要问的。只要是我们允许,我们都会说一点。”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窦康博怎么样了。”

    那警察说道:“没错。不过窦康博的尸体,已经被完全的烧焦了。根据法医的调查,窦康博身上有弄弄的汽油。”

    我惊讶的说道:“汽油?”

    那警察说道:“没错。所以我们警方有理由怀疑,这件案子很厉害,已经确认是谋杀。”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我心里暗道:这件事,其实有很多可疑的地方。警方确认是谋杀也是正常。

    那警察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调查出窦康博和陈雪男是合法夫妻,但是窦康博合肥市中心,又买了一套房子,那套房子的业主是窦康博,但是居住的是另一位女士,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件事,可能和桃色纠纷有关系。”

    我真的没有想到,警察居然会查出窦康博有小三。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有这样的警察,案子已经会很快侦破。

    我看了看那警察说道:“我女朋友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我女朋友还有伤。所以希望你们。”

    那警察明白我的意思,冲着我笑道:“那好吧。这一次可以遇到李神探,其实是我的荣幸。不过以后我们调查出什么。还是需要几位的协助。”

    我点头说道:“那是自然的。”

    那警察冲着我笑了笑,和身后的几个警察着什么。和我们客气了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而我叹口气说道:“这几个警察都很厉害,我相信不出多久,这案子就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