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夺命书香 十二
    第三天醒来的时候,吃罢早饭。。窦康博就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别墅。我,若寒,雨林三个人都尴尬的看着窦康博。而窦康博似乎已经把昨天尴尬的事情忘记了。

    窦康博一回到别墅,陈雪男就冲着窦康博问候道:“老公,你回来了啊。”

    窦康博看着陈雪男说道:“嗯。我回来了。”

    孙不地科情孙恨由闹不秘孙

    陈雪男说道:“怎么样?工作的事情都做完了吧。”

    窦康博说道:“是啊。做完了。正好我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了。”

    结地科远酷敌察接闹战闹结

    陈雪男说道:“老公我们刚吃完早饭,你吃点不。我现在给你做去。”

    窦康博挥了挥手说道:“不用。我早上吃完了。”

    说着窦康博转头看了看若寒,若寒冲着窦康博说道:“窦先生,您回来就太好了。我可以和您谈谈您自传的事情。”

    窦康博说道:“道尔女士你写的自传我也看了。非常的不错,局部的地方修改一下,我就可以联系出版商了。”

    孙科科远酷孙球由月孤球术

    若寒满意的笑了笑,说道:“窦先生,细节上还需要仔细的研究,我会好好修改的。”

    窦康博看了看陈雪男说道:“老婆啊!泡茶。我要和道尔女士好好的探究一下自传的事。”

    陈雪男点头说道:“好的。老公,你和若寒先上楼。我马上就到。”

    窦康博点了点头,就朝着二楼走去。若寒缓缓的走沙发上站起,也跟着窦康博上了二楼。

    孙远科不方艘术陌月酷星早

    陈雪男见窦康博和若寒都上了二楼,又开始忙活起来。

    雨林悄悄的说道:“你同学情商真是高啊。”

    艘不地仇方敌恨接孤我显方

    艘不地仇方敌恨接孤我显方窦康博看着陈雪男说道:“嗯。我回来了。”

    我看着雨林说道:“喂。你又怎么了。”

    雨林说道:“你这个同学,漂亮不错,身材也好。居然嫁给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男人。然后这男人还在外面找小三。看见了就当没看到。这陈雪男简直就是忍者啊。”

    我没好气的看着雨林骂道:“好了。少废话。”

    我和雨林就坐在一楼大厅里看电视打发时间。过了大约有四个小时左右。窦康博和若寒算是谈完了自传的后续修改。

    两个人在楼梯口,又是在说这些什么。

    我看到若寒说着:“我知道了。窦先生,一切就按照您的吩咐做。”

    孙远地仇独后术接闹考显陌

    窦康博说道:“好。估计多长时间可以完成自传。”

    若寒说着:“我估计啊。小局部的修改,也就一到两天。”

    窦康博说道:“那就太好了。我看你很细心,我刚才说的你都用笔和纸记录下来,我绝对找你来写我的自传,真是没有找错人。”

    若寒笑了笑,客气的讲道:“窦先生,您太夸奖了。”

    窦康博挥了挥手说道:“咱们都是朋友,也没有必要老说客套话。”

    陈雪男这个时候,也都二楼里走了出来。

    陈雪男看着窦康博说道:“老公你们谈完了啊。”

    窦康博走到陈雪男的身边,搂住陈雪男说道:“是啊。工作的事都谈完了。”

    陈雪男笑了笑说道:“那很好啊。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窦康博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楼下走去。当到了一楼窦康博等人很自然的朝着我和雨林走来。

    我缓缓的站起,打算跟窦康博打招呼。窦康博挥手叫道:“李神探。坐,坐。千万别客气。”

    我尴尬的笑道:“窦先生,在您家打扰了有一周。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窦康博笑道:“我平时工作忙,所以很少回家,正好你们来了。也可以给我老婆解解闷。是我应该谢谢你们才对。”

    雨林没好气的低声说道:“这是玩够了,才知道回家啊。”

    虽然声音比较小,但是我听的很清楚,若寒听的很清楚,若寒还露出了非常尴尬的表情。而窦康博也听的很清楚,陈雪男听的也是很清楚。

    孙科科不酷艘术陌月指后独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雨林说的是什么意思。场面极度的尴尬。

    我看着窦康博的脸上,已经开始抽动,脸上已经表露出难堪的神色。而我背对着雨林,狠狠的用胳膊打了雨林的胳膊。

    我还回头瞪了雨林一眼。

    雨林就当没有看到似得,转头看着电视。

    我尴尬的笑道:“啊,窦先生啊,若寒写的自传我也看了。想不到您当年吃了很多苦啊。”

    窦康博笑了笑说道:“也不能说是苦,做生意吗?都是由低做起。”

    我笑道:“是啊。是啊。”

    若寒说道:“其实窦先生的创业史,是很励志的。我相信成书之后,一定会大卖。”

    窦康博看了看若寒说道:“看过你写我的自传,文笔畅通,我就知道一些会大卖,不过大卖不大卖的,我不在乎,我只是希望把我的一些经历通过文笔的方式告诉那些正在创业的年轻人,吃的苦中苦,方成人上人。”

    我尴尬的笑道:“是啊。是啊。”

    窦康博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是想着一步登天,只想着那些老板如果风光。从来没有想过创业时候的艰辛,所以我也想通过我的自传,告诉那些年轻人,少说多做。遇事要冷静的面对。”

    我转头狠狠的看着雨林,瞪着雨林。如果真的有隔空传音,我就想大骂雨林,让雨林给我闭嘴。好歹这是在窦康博的家里,怎么都要给窦康博面子。窦康博出轨,陈雪男都不说话,你一个外人老指桑骂槐干什么,实在是不懂事。

    若寒比较机灵,看着我们比较尴尬。若寒连忙冲着窦康博说道:“窦先生啊。我看自传应该马上进行最后的修改。我看我不打扰您和前进聊天了。”

    窦康博点头说道:“也好。等到大功告成之日,咱们一起好好的吃顿饭,就算是表达我的谢意了。”

    若寒微笑的点了点头,转头冲着雨林说道:“雨林啊。过来帮我个忙。”

    雨林本来在看电视,但是耳朵却一直听着我们的聊天。雨林转头看着若寒说道:“啊?帮你什么啊。”

    若寒连忙站起,拉住雨林的手说道:“你不是说,要给我提建议吗?跟我去房间,咱俩好好探究探究。”

    说着若寒就拉着坐在沙发上的雨林,朝着二楼走去。

    我知道若寒这是把雨林拉开这个尴尬的是非之地,我和若寒心里都清楚,雨林这个女汉子嫉恶如仇。看不惯的事,怎么都要管一管。

    我和若寒都害怕雨林忍不住暴打窦康博,那样的话,乐子就大了。

    我心里暗道:把雨林拉走也好。

    当若寒拉着雨林离开之后,在大厅这里,就剩下我,窦康博,还有陈雪男。

    我感觉电视的声音比较吵。我直接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闭。我朝着窦康博问道:“窦先生,看来这次回来,您会休息几天了。”

    其实我和窦康博也没有什么话聊,毕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窦康博是生意人,满脑子除了做生意,估计也就是怎么去算计人,把利益最大化。而我则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所以在话题上,也没有共同的话题。而且通过昨天的事,我心里是极度的反感窦康博这个人。要不是出于礼貌,我还真不愿意和窦康博聊天。

    敌地仇科情孙恨由阳艘术情

    不过没有办法,毕竟是在窦康博的家里,不给窦康博面子,也要给陈雪男面子,只有没话找话,寒暄几句了。

    窦康博搂着陈雪男,冲着我说道:“是啊。忙活了一周了。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我点头笑了笑,我和窦康博聊了有一会,基本上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说白了都是坐在一起吹一会。至于什么内容。窦康博说一句我就忘一句。

    窦康博可能说的有一些累了。我也不知不觉的伸着懒腰。

    陈雪男看了看手表,陈雪男说道:“呀!都十一点半了啊。我还没做午饭呢。”

    当陈雪男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一些饿了。

    陈雪男说道:“你们聊,我去做饭。”

    我连忙说道:“陈雪男,我去帮你吧。”

    敌地仇不酷艘术所孤由地考

    窦康博拦住了我说道:“你是客人,怎么可以下厨呢。你坐着就好了。”

    我看窦康博还要找我聊些什么。我也不好回避,只有坐在沙发上,继续和窦康博聊天。

    陈雪男去厨房做饭,等做完了之后,窦康博邀请我一起吃午餐。

    陈雪男去二楼叫下了雨林和若寒。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窦康博可能很开心,还拿出了两瓶红酒。

    窦康博冲着我们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能遇到李神探你,实在是我的幸运。来,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啊。窦先生,我们酒量都不行,我怕喝多了。而且若寒晚上还还是不要喝了。”

    艘不地不情结球接冷秘故仇

    窦康博挥了挥手说道:“哎。这是红酒不伤身的。多喝一点也没有问题的。”

    雨林很不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从来不喝酒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冲着都窦康博说道:“窦先生啊。两位女孩子确实不喝酒,我的酒量还不行。我看还是不要打开了。”

    当我说完,窦康博的脸上似乎有一些不悦。

    窦康博说道:“这是我多年的珍藏,平时我都不舍得喝啊。哎!可惜了。”

    我对窦康博这个男人,也没有多少好感,不过毕竟这里是窦康博的家,总体来说,一定要给窦康博面子,大不了以后不见这个窦康博,眼不见心不烦也就是了。

    我缓缓的说道:“窦先生啊。我的酒量确实不好。不过我看您今天兴致这么高,我就舍命陪君子。”

    窦康博看了看我说道:“放心了。就把这里当成家,喝多了。就躺在床上睡觉,没有问题的。”

    没有办法之下,我就陪着窦康博喝了一些酒。在吃饭的时候,窦康博款款而谈,雨林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窦康博。

    不过出于礼貌,我就是只有随声附和。

    酒过三巡之后,窦康博的脸上已经开始通红。

    陈雪男连忙拉住了窦康博说道:“老公你喝多了啊。”

    艘仇不科酷结球由阳羽显显

    窦康博挥手叫道:“没有。我没喝多。”

    艘仇不科酷结球由阳羽显显若寒拉着雨林也说道:“是啊!雨林,我看你啊!别冲动。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看陈雪男并不是有什么病,只是两个人可能发生了什么经历吧。”

    我看到窦康博的样子,已经是喝多了。我觉得窦康博的酒量也就是一般,可能都喝不过我。不过看着窦康博满脸通红,摇摇晃晃的样子,我还是觉得早一点休息为好。

    我看了看窦康博说道:“窦先生啊。我看今天就这样吧。要喝酒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说着我还看了看陈雪男,意思是叫陈雪男扶窦康博上楼。

    陈雪男看了看我,心领神会。连忙扶着窦康博说道:“老公啊。你喝多了。我看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窦康博说道:“不。我没喝多。”

    我连忙笑道:“我。我喝多了。我是不喝了。”

    窦康博笑了笑说道:“好。咱们晚上继续喝。”

    我连忙点头说道:“好。窦先生您先休息。”

    陈雪男连忙拉着窦康博往都上走去。看着陈雪男扶着窦康博摇摇晃晃的。我想去搀扶。不过看着陈雪男和窦康博都快走到二楼了。我也只有在后面静静的看着。

    看到陈雪男和窦康博都回到房间了。我才缓缓的坐在椅子上。

    我叹口气说道:“哎。”

    其实我叹气,也已经表达我内心的一种无奈,我都没有想到陈雪男居然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雨林坐在一旁吃着东西,没好气的说道:“这也叫男人,简直就是人渣。”

    若寒在一旁推了推雨林,若寒说道:“好了。雨林。”

    雨林看了看若寒说道:“你说这是什么人啊。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也不知道陈雪男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嫁给这种男人。”

    我连忙说道:“好了。好了。”

    雨林看了看我骂道:“你这个同学啊。我看天生就有虐待症吧。这样的破老公也能忍受。”

    我说道:“大姐,一桌子的好吃的,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雨林说道:“要是陈雪男不和我一个姓啊。我才懒得管呢。”

    我吃了一口肉说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他们两口子的事,你知道多少,既然不知道,就不要瞎掺和。”

    若寒拉着雨林也说道:“是啊!雨林,我看你啊!别冲动。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看陈雪男并不是有什么病,只是两个人可能发生了什么经历吧。”

    后科地仇情敌术战月后毫鬼

    当若寒这么一说,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什么。但是又记不起来。

    若寒看着我呆呆的样子,连忙冲着我问道:“前进。前进。”

    我木纳的看着若寒回道:“啊?”

    若寒问道:“你怎么了。”

    我说道:“没。没什么。”

    雨林看着我笑道:“我看啊。前进这是心疼旧情人了。”

    我转头看着雨林,没好气的骂道:“疯婆子,你能不能别胡说。你出门没吃药啊。”

    雨林看了看我,连忙冲着若寒说道:“亲爱的,你看到了吧。前进这是生气了。”

    后远不仇鬼孙球由孤孙方战

    我连忙解释道:“我生毛线的气!好歹这是在陈雪男家里,你这么乱说话让他们夫妻听到多尴尬。还有啊!从窦康博回到别墅开始,你就一直鬼音鬼气的。大姐。好歹这是窦康博的家,窦康博又不是你老公,你老指桑骂槐的,有意思吗?”

    雨林吃了一口菜骂道:“这样的贱男人,就应该活活打死。打死一个少一个。”

    结科科地情结球所闹陌接羽

    我没好气的说道:“得。得。得。我惹不起你。”说着我转头看了若寒说道:“若寒啊。那自传你快点写,写完咱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若寒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尽量今天晚上就修改好。”

    我点头说道:“这样就做好了。我是真怕雨林脾气以上来,给窦康博一顿暴打。查理霸和铁龙都不在,我可拦不住这个疯婆子。”

    雨林看了看我骂道:“滚蛋,你说谁疯婆子呢。”

    我刚要解释,我们三个人在楼下听到楼上有巨大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摔破的声音。因为这个家里就我们几个人,在二楼的是窦康博和陈雪男,所以我们不仅都冲着二楼看去。

    本书来自  l/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