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海疑云 十二
    我和孙铁龙就躲在房子里,偷偷的顺着窗户看了有一个多小时。

    其实我们也可以和雷霆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而我最怕的就是被那些人盯上。所以我感觉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孙铁龙拍了拍我的胳膊,道:“前进,我看不如咱们走出去吧。怎么说光天化日的,他们还能用枪打我们吗?”

    结地远地独艘学战阳科科孤

    我回道:“孙铁龙你说的没错,只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就这么走出去,他们一定会秘密的跟踪我们。”

    孙铁龙说道:“跟踪就跟踪怕他们干什么。”

    我回道:“也不是怕,只不过不想那么麻烦。”

    孙铁龙说道:“现在不想麻烦也已经有麻烦了。与其咱俩就这么等着,不如直接出去,跟他们干一仗。”

    我说道:“不。再等等。”

    孙铁龙看我非常的坚持,孙铁龙只要也靠在墙边,沉默不语。

    后地远地鬼结球陌闹秘孤孙

    我顺着窗外看去。在外面已经有了变化。在房子的正门那里,行驶来一辆奥迪车。车上走下两男一女,而那个女人我认识,就是章芳。

    后地远地鬼结球陌闹秘孤孙我说道:“我这个人很简单,就是为了钱而奔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心里暗道:“果然这些人就是章芳的人。”

    我偷偷的看着看守我们的人和那两男一女偷偷的说着些什么。有一个男人还指了指房子这边,我明白他们肯定是说我和孙铁龙。

    我心里暗道:“莫非这是要攻进来?”

    结科地仇情敌术由闹艘所早

    孙仇不远方敌恨所阳冷岗主

    正当我由于的时候,我顺着窗户看去,那两男一女直接走过马路,朝着房子这里走来。

    这时我心里暗道:“看来是已经曝光了。如果他们攻进来,就和我孙铁龙两个人,根本就不够外面那些人打的。怎么办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应对,我就听到有叫门的声音。

    “当。当。当。”

    房子的大门那里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孙铁龙看了看我,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要做声。

    但是敲门声音一直就没有断过,我和孙铁龙依旧是没有做任何的反映。

    此时我听到门外有人喊着:“李前进,李神探,我知道你在里面。请开门吧。”

    说话人的声音是章芳。我也已经明白,可能在开始的时候,章芳并没有派人跟踪我们,只是我和孙铁龙来到这房子的时候,被门外看守的人发现,这才让章芳知道。

    既然章芳已经公开的叫我的名字,在隐藏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还丢了我们侦探社的面子。

    我猛然站起,深出一口气,决定和章芳见一面。

    我来到大门这里,看到这个大门上有一个横栓,我把横栓拿下,双手打开大门。

    我看到门外站着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穿着正装的西服。但是都站在章芳的身后。

    我勉强笑道:“章芳女士,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艘仇远科独艘恨所月阳远独

    章芳看了看我也假装笑着,章芳说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我们居然还会见面。”

    而我就站在门口,一时间没有反映。

    章芳继续说道:“李神探,我看我们进去慢慢聊吧。我知道你应该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后退了几步,正好把进入房子的空间给门外的三个人留了出来。

    后远不仇鬼结恨接冷孤冷艘

    章芳先走进了房子里,而那两个男人也跟着章芳进入到房子里。

    一楼大厅有沙发,章芳直接走到沙发那里,跟潇洒的坐在沙发上。章芳看着我,左手指了指沙发上,意思是叫我坐在沙发上。

    我看到章芳都这么潇洒,我也不能丢人。

    我摸了摸脖子,笑着来到章芳的对面,我也坦然的坐在沙发上。

    我说道:“章芳女士,事已至此,我想你和我之间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了。”

    章芳看了看我说道:“没错。本来我是可以放过你一马。但是李神探非要搀和进来,我也没有办法。”

    我问道:“你不是章小龙的女儿吧!”

    章芳回道:“没错,我不是。”

    我说道:“你应该叫边桥留子对吗?”

    章芳回道:“没错,我叫边桥留子,日本人。”

    敌仇科仇情结恨由闹冷秘阳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习惯性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烟来。我点一根烟,看着章芳说道:“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希望你如实的回答我。”

    章芳说道:“问吧。我一定如实的回答你,李神探。”

    我看了看章芳问道:“我要是没有猜错,你应该是通职者对吧。”

    章芳看了看我回道:“李神探这次你可猜错了。”

    我疑惑的问道:“我猜错了?难道你不是通职者?”

    章芳笑道:“我不是通职者,只不过我认识通职者。”

    我缓缓的说道:“哦。这样,但是我不明白,凭借你的实力,找章小龙应该不需要我吧。为什么会让我找章小龙,这是我不明白的问题。”

    章芳说道:“章小龙很聪明,一直在躲避我们。而且我的朋友也告诉我,章小龙一直秘密的调查我们组织的一些事。而你李神探,是现在最火的私家侦探,我托你找章小龙,必然会有很大的方便,而且我们也调查过,你和朋友是警察,我也知道你侦破了那么多的案子,警察帮忙了不少。如果我们继续找章小龙,必然也就是我们一种方法,但是有了你这样的人,而且背后有警察的支持,说起来找章小龙事倍功半了吧。”

    我心里这时才明白,从一开始章芳就已经把我们侦探社调查的很清楚,而且从章芳的话里,我也听出章芳也知道吴宇,章芳说的没错,我办案子和吴宇的帮忙有直接的关系。而且侦破比较大的案子,都是有背后警方的情报和人员的支持。要不然我也不会侦破那么多案子,这句话章芳说的没错。在我看来章芳并不是通职者,但是估计九成九也是那神秘组织的人,但是现在我不能说破,如果要是让章芳知道,我通过章小龙留下的笔记,知道了组织里的事情,我估计章芳也不肯放过我。

    我笑了笑,假装不知道组织的事。

    我问道:“怎么?章小龙是你们组织的人?什么组织?”

    我这么一说,我偷偷的看着章芳,章芳脸上一瞬间表露出那种奇怪的神色。我可以猜想到这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说破他们的组织,也让章芳感觉到得意。

    章芳说道:“我们的组织不值一提,现在我只想问问你李神探。”

    我回道:“问我什么?”

    章芳说道:“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我抽着一口烟,不由自主的笑道:“人都是求生,哪有求死的。”

    章芳说道:“果然是聪明人。”

    我问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章芳说道:“我只想要一件东西。”

    我手里一共有两件东西,第一个是章小龙临死前给我的破黄布,这黄布上是有章小龙画的地图,这图我看不懂,不过雷霆所说这是什么太阳门的宝藏。第二就是章小龙临死前记录的杀堂组织的概况。

    因为我不知道章芳指的是哪个。所以我假装说道:“你是要章小龙临死前,身上的东西?”

    我试图问着章芳,章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们追杀章小龙两次,都让章小龙跑了。而且这个房子,我们也搜查过了。并没有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根据我们的调查,章小龙现在已经死了。就在两个小时前,章小龙的尸体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给你的一个朋友叫李白的,也被警察扣押调查呢。我的人在章小龙的身上并没有找到,而这个房子也没有,你说我应该找谁呢。”

    我回道:“当然是我了。”

    章芳说道:“没错,我自然是要找你了。李神探,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多好。”

    我问道:“我还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章芳道:“问。”

    我说道:“章小龙拿了你们什么东西。”

    章芳笑道:“什么东西我不会告诉你。不过没有想到机缘巧合之下,你们居然会找到章小龙,所以我相信,章小龙身上的东西,肯定在你手里,我说的没错吧,李神探。”

    我说道:“没错,章小龙临死前,确实给了我一个黄布,不过这个黄布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是什么。不过我猜测应该是一份藏宝地图吧。”

    我这么说完,章芳的脸上一下子表露出惊讶,但是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章芳的脸上变的非常的平静。

    敌不科仇鬼艘学战孤鬼早太

    章芳说道:“李神探,你是聪明人,你们就两个人。而我外面有很多人,而且都是通职者。我想要悄无声息的杀了你们两个。我想不是难事吧。”

    孙铁龙一直站在我身后,听到章芳说的话,孙铁龙冲着章芳说道:“你以为我们都小孩子吗?会让你们站着打。如果真的要打。我想你们也占不到便宜。”

    章芳转头看了看孙铁龙笑道:“是吗?孙铁龙先生?”

    我看着章芳,现在已经很明确,章芳已经把我们侦探社的所有人都搞清楚了。估计每个人有多大的能耐,章芳心里也有数。

    孙铁龙刚要回话,我连忙挥了挥手,打断了孙铁龙要说的话。

    我看着章芳笑道:“章芳女士。哦,不对是边桥留子女士,你是要这个东西吧。”

    我边说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章小龙留给我的那个黄色的破布。

    我不仅把破布拿了出来,而且还当着章芳的面打开了破布。

    章芳和后面的两个男人都看着我手上的破布。尤其是身后面的那两个男人,要是没有章芳在前边坐着,我估计早就跳过来,来抢我手里的破布。

    章芳连忙说道:“没错,就是它。只要你给我。你和孙铁龙马上就可以走。”

    我问道:“真的?”

    章芳说道:“真的。”

    我说道:“那好。本来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用,不过就这么给你。我心里不舒服?”

    章芳说道:“怎么样?你才可以舒服。”

    我看着章芳笑道:“一口价五百万。你给我钱,我就给你。如果你不给钱,别说你外面都是通职者。我想你们再快也快不过火吧。”

    说着我的右手连忙把烟盒旁边的打火机拿起,我打开了打火机,打火机上的小火就在这个黄布的下边。我随时都要准备烧毁这个黄布的意思。

    我这个举动,一下子吓坏了章芳。

    章芳连忙叫道:“不要,李神探,别乱来。”

    我笑了笑说道:“我才不管你们是不是通职者,我既然做了私家侦探,你应该知道私家侦探就是为了钱而奔波,其实说白了,和你们通职者一样。只不过我不能做犯法的事,而你们是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做。”

    我点头说道:“没错,五百万,少一子这个破图你们也别想得到。”

    章芳脸上露出了笑容,章芳看着我说道:“我还以为李神探你要说什么呢。要钱而已。我给。”

    我说道:“好。你既然爽快,我也爽快,你给钱,我给你图,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我笑道:“那就麻烦你章芳女士,您赶紧写支票吧。”

    章芳笑了笑,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本子和笔递给了章芳。

    章芳接过笔和本子,低头写着什么。

    我说道:“其实我的记忆力不高,我记得在侦探社的时候,是章芳女士给了我钱,尾款也是章芳女士给我的。现在章芳女士感觉我找到章小龙比较辛苦,又给了我钱,章芳女士您人真好,我谢谢您。”

    其实我说这句话,无非就是给章芳听,我嘴巴很严,至于章芳到是日本人也好,非洲人也好。跟我都没有关系,我就知道这个女人是章小龙的女儿。

    章芳写着支票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章芳从支票本上把写好的支票撕下,扔给了我。

    章芳笑道:“李神探,你果然是聪明人。支票你手下。而你手里的东西,应该给我了吧。”

    我右手把打火机扔在地上,拿起章芳写好的支票。我看到上边写着几个大字:五百万。

    孙科不不酷敌球陌月艘秘所

    我假意笑了笑说道:“好。章芳女士您人真是太好了。这个给你。”

    说着我左手就把黄布朝着章芳扔去。章芳猛然的接过黄布。

    我说道:“我这个人很简单,就是为了钱而奔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章芳笑了笑,说道:“李神探您贵人事忙,我就不多打扰您了。”

    说着章芳回头冲着一个男人说道:“让他们走。”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冲着我说道:“李神探。请吧。”

    我把支票放在里怀兜里,冲着章芳女士说道:“那就后会有期了。哦。不对,是后会无期了。”

    章芳笑了笑回道:“对,后会无期。”

    我看了看孙铁龙,给孙铁龙一个眼神,意思是马上走。孙铁龙明白我的意思,我俩走出房子之后,很明显看到在房子外埋伏的那些人都用特别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就假装没有看到,顺着大路走着,看到了一辆出租车栏下,我和孙铁龙不慌不忙的上了出租车。

    在车上我深深的出了一口大气。车子给我们拉到人比较多的地方,我和孙铁龙就下车了。可能是因为刚才人少的缘故,现在人比较多,心里有一种踏实感,我和孙铁龙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但是又能看到人多的地方。我和孙铁龙坐在一起休息。

    我喃喃念叨:“谢天谢地,真的是唬住了章芳。”

    孙铁龙问道:“前进,其实刚才如果要是咱们冲出来,未必不可能。”

    我说道:“肯定不可能,章芳手下都是通职者,要杀出去,做梦一样。但是没有想到,真的是唬住了章芳。”

    结地不地独后恨所阳地恨通

    孙铁龙问道:“前进,为什么刚才你变的那么势力,临走了还敲章芳一笔。”

    我回道:“你以为我想敲吗?刚才很简单,章芳是不想干掉我们,但是章芳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不过我刚才势力一点,让章芳以为我就是一个贪财的人,这样在章芳心里会认为我比较容易对付,而且没有心机,就是为了挣钱,这样当章芳拿到那个什么太阳族的地图,肯定不会怀疑这图是假的,而且这样做章芳也认为这是花钱买来的,以后章芳不会找我们的麻烦。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活着跑出来。真是谢天谢地。”说完我还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