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百花绽放图 八
    我听到那个声音是雪姨的声音。

    我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而若寒也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

    我看到门外果然是雪姨。我连忙问道:“雪姨,有什么事吗?”

    雪姨看了看我说道:“老爷叫我问候李先生和查理先生,想问问你们有事吗?”

    结不地不情后术接月月独远

    结不地不情后术接月月独远说着我指了指整幅画中间的那个最大的画体。

    我说道:“没。。没事。。。”

    雪姨说道:“老爷想请你们去书房。。”

    孙仇仇科鬼艘恨接阳指所地

    我缓缓的说道:“哦。。我知道了。。那我和查理现在就去。。”

    雪姨点点头说道:“那好。。我马上告诉老爷。。”

    我说道:“您告诉程老爷子,我和查理马上就去。。”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哎。。看来又要陪着老人家聊天了。。”

    若寒说道:“也好啊。。毕竟老人家都喜欢和人聊天,你和查理霸去吧。。”

    艘不地仇酷孙学所阳战秘

    我说道:“你一个人也无聊,看看雨林干嘛吧。。陪陪雨林。。”

    若寒说道:“嗯。。我知道了。。。”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那好。。我去找查理霸了。。”

    说着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来到查理霸的房门口,我敲了敲门,我本以为查理霸会睡觉,可能需要敲门很长时间,但是谁知道,我刚敲了几下,房门就打开了。

    查理霸看到是我,查理霸问道:“你找我干什么。。和你的媳妇聊悄悄话结束了。。”

    我说道:“去你大爷的。。是程老爷子找我们去书房聊天。。”

    查理霸一听程老爷子找我们,查理霸似乎是很开心。

    查理霸说道:“知道了&lt;=".。。现在就走吧。。” 艘仇不不独艘术由闹闹方科="" 说着查理霸就回到房间里,把电视关掉。=""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擦的。。你看电视呢啊。。”="" 结不远远酷结恨由冷结孙后="" 查理霸看了看我说道:“废话。。客房里就一个电视,我不看电视难道在冲浪吗?”="" 我笑道:“我还以为你在睡觉呢。。”="" 后地远科方艘球接闹科岗术="" 查理霸说道:“擦的。。你以为我是猪啊。。”="" 我笑道:“你是不是猪我不知道。。赶紧走吧。别让程老爷子等着急了。。”="" 后不远不酷后恨陌孤所方主="" 查理霸笑道:“这个程老爷子啊。看来很喜欢和我们聊天扯淡啊。。”="" 我说道:“别我们啊。。估计就是你。。谁叫你会白呼呢。。对画又了解那么多。。”="" 查理霸说道:“这就是我平日里学习的成果。。”="" 我和查理霸有说有笑的就来到了程峰的书房。="" 在书房外,我恭敬的敲了敲门。="" “当。。当。。当。。”="" 也就是三声,声音不大也不小。正好可以让里面的人听到。="" “进来。。。”="" 我和查理霸在门外,很清楚的请到里面的人叫我们进去,而且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峰。="" 我和查理霸相互的看了看,查理霸给我一个眼神,叫我们进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转动了门把手,由于里面没有锁,一下子就打开了。="" 很多人都说年龄的差距会有代沟,其实这句话说的很对,毕竟年龄的差距已经存在,再加上彼此之间又不认识,必然再沟通上,不可能想朋友之间那么快捷,尤其是和陌生人聊天,有时候说话的方式和语言,都需要用大脑深思熟虑,客客气气的说出去。再加上年龄的限制,所聊天的话题自然也不一样,所以聊天的时候,自然不会随心所欲。。="" 程峰看到我和查理霸进入到他的书房,程峰满脸笑容的冲着我和查理霸挥了挥手。="" 程峰叫道:“你们来了。。快点坐下。。”="" 查理霸看了看程峰笑道:“程老爷子。。什么事让您这么高兴啊。。”="" 程峰说道:“来。。来。。看看这幅画。。”="" 我和查理霸都来到程峰的身边,仔细的看着程峰走里的画。=""&gt;&lt;/=".。。现在就走吧。。”&gt;&lt;=".。可能抽象的画基本上都是这样,就有那种似懂非懂的感觉。 程峰看了看查理霸和我说道:“这幅画啊。其实是我最喜欢的。。”="" 查理霸看了看那幅画,也直皱眉头,因为查理霸根本就没有看过这幅画,查理霸略懂一些画,查理霸仔细的看了看程峰手里的那幅画,第一那幅画没有年头没有历史,第二应该也不是出自哪位名画家的手笔,第三那幅画的画意查理霸没有看懂,在查理霸的心里,这就是一个三无的作品。="" 查理霸看了看程峰,问道:“程老爷子,这幅画是哪位名家的作品啊。。”="" 程峰看了看查理霸笑道:“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 我和查理霸都看到,程峰看到这幅画的时候,程峰脸上总是带着一丝丝的满意,不过满意之后,程峰的眼神之中带有一些失落。="" 结地仇科酷后学接阳鬼球孙="" 我仔细的看了看程峰的表情,我缓缓的说道:“莫非。。。”="" 程峰转头看了看我。="" 我看着程峰说道:“程老爷子,这幅画莫非就是您的作品吧。。”="" 程峰看了看我说道:“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感觉吧。。”="" 程峰看了看我说道:“你的感觉没有错。。这幅画是我五年前画的。。”="" 我摸了摸下巴,看了看程峰说道:“程老爷子,我看到您看这幅画的时候,总是有一些满意,不过没一会就却又表示出失落?是不是对这幅画不满意啊。。”="" 程峰看了看我说道:“不是我对这画不满意。。。。”="" 此时程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幅画。="" 看到程峰欲言又止,我和查理霸都明白,程峰心里肯定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其实程峰那么大的年纪了。人生之路走过那么多,有不如意那简直就是正常不过了。="" 此时我仔细的看了看程峰手里的画,我越仔细看,越感觉这幅画里面的内容特别有意思。里面有一个人形状的画体,那个画体是最大的,而且也是在整幅画的中央不服,然后在大的画体周围,还有三个比较小的画体。那三个稍微小一点的画体特像人的形状。在三个稍小一点的画体之外,还有一些更小的画体。="" 此时我已经被画里面的内容所吸引。本来我是不懂画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越看程峰手里的画,我就越想仔细的看看。="" 我猛然间脱口而出道:“啊。。。这是。。。”="" 查理霸和程峰听到我鬼叫,都转头看着我。="" 查理霸说道:“怎么了?”="" 后仇远科鬼后学接孤艘阳阳="" 我尴尬的说道:“没。。没什么。。”=""&gt;&lt;/=".。可能抽象的画基本上都是这样,就有那种似懂非懂的感觉。&gt;&lt;=".。。莫非你看懂了这幅画?” 后科仇科酷敌球接阳敌地帆="" 我看了看程峰说道:“可能是看出来了吧。。”="" 程峰看了看我问道:“你说说,这幅画的涵义。。”=""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程老爷子,在您这个对画有研究的大家,我不敢发表谬论。。”="" 程峰看了看我笑道:“哈哈。。既然咱们都是爱画之人,彼此交心的畅谈,岂有欲言又止的道理。。”="" 我尴尬的笑了笑。="" 程峰说道:“不如这样,你可以尝试的说说,我这幅画的涵义。。”="" 我看到程峰一再的让我去说。我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程老爷子,容我张狂了。。”="" 后科地科情艘术接闹陌考克="" 程峰笑了笑,然后看着我。="" 我缓缓的说道:“其实我对画懂的也不是很多,不过当我看到这幅画之后,似乎看到了一些这幅画作者的内心。。。”="" 查理霸仔细的看着我,估计查理霸心里嘀咕着:他到底懂不懂啊。="" 而程峰则是静静的看着我,仔细的听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看着查理霸笑了笑,转头继续说道:“这个位置,大概就是程老爷子您吧。。”="" 说着我指了指整幅画中间的那个最大的画体。="" 程峰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我继续指了指在最大画体中的三个画体,我说道:“这三个画体,似乎就是程老爷子您的子女吧。。这个是您的大儿子,这个是您的二儿子。。这个是您的女儿。。”=""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程峰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仔细的看着我。="" 我最后指了指画里的那些小画体,我缓缓的说道:“这些小画体,可能有雨林,有雨林的兄弟姐妹。可以说是您三个子女的后代吧。。”="" 当我说完,程峰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可能程老爷子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就是希望家和万事兴,让自己的后代平平安安,和和气气。。。可能这是我对这幅画的理解。。不知道对否。。”="" 当我说完,程峰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程峰缓缓的说道:“想不到啊。我这幅画创作了五年,能看懂的人,只有你一个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他也看出来了。。”="" 说着我转头看了看查理霸,查理霸见我看他,查理霸尴尬的冲着程峰笑了笑。="" 其实查理霸还真就是没有看出这幅画的寓意。="" 一个人不管多么有智慧,多么有权利,多么有野心,但是到了一定的年岁,尤其是老人,可能一切的金钱,权利,**都不值一提,因为人到了一定的年岁,经历多了。自然看透的东西也多。但是人往往最看不透,最放不下的,就是情。有的人可能是爱情,有的人可能是友情,但是最让人难以控制的就是亲情。="" 尤其是当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往往最希望的就是看到自己的子女平安,子女顺利。不管那个老人多么有权利,多么有金钱,多么有智慧,最牵挂的还是自己的下一代。="" 可能是我和我父母的关系不好的缘故吧。隐隐约约看透了这幅画。="" 程峰拉住了我的手说道:“想不到。。想不到。。”="" 我看到程峰的样子,似乎都是要哭出来了。="" 我心里暗道:怎么回事。="" 艘远地科方敌学陌冷结球最="" 程峰还是比较厉害的人,非常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没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缓和回来了。="" 艘远地科方敌学陌冷结球最。。。。。。。。。。。。。。。。。。。。。。。。。。。。。。。。。。。。。。。。。。。。。。。。。。。。。。。。。。。。。。。。。。。。="" 我尴尬的冲着程峰笑了笑,程峰也笑了笑。="" 程峰说道:“来。。咱们继续看画吧。。。”="" 我笑道:“好啊。。。”="" 其实人生最悲惨的,就是人到了老年,往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虽然人有了岁数,有了经历,才会展现出人最辉煌的一面,但是同时也变的非常的寂寞,非常的孤独。。。="" 。。。。。。。。。。。。。。。。。。。。。。。。。。。。。。。。。。。。。。。。。。。。。。。。。。。。。。。。。。。。。。。。。。。。="" 二楼的客厅里,程守业正在看着杂志,看着咖啡。="" 以恶搞人在程守业的身后说道:“大少爷。。看杂志呢啊。。”="" 程守业转头看了看身后说话的人,程守业说道:“程捷是你啊。。”="" 原来刚才说话的人是程捷,程捷看了看程守业说道:“大少爷啊。你还有心看杂志呢。。”="" 程守业把杂志放下,看了看程捷说道:“怎么?我不看杂志,难道看你啊。。”="" 程捷冲着程守业骂道:“你啊。。满脑子都是浆糊。。现在老爸啊身体一天都不如一天了。你也不上上心。。”="" 程守业说道:“我怎么就不上心了。没看到我每天都陪在老爸的身边吗?”="" 程捷说道:“陪在老爸的身边?那你现在干什么呢。。”="" 结远远地方结恨战冷显主显="" 程守业说道:“老爸不是要见雨林的两个朋友吗?”=""&gt;&lt;/=".。。莫非你看懂了这幅画?”&gt;&lt;=".。。平时那个死丫头雨林,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怎么今年过暑假就回来了。。肯定有阴谋。。” 程守业看了看程捷说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是程守安叫雨林回来的?”="" 程捷笑了笑说道:“难道不是吗?本来在公司你就已经没有地位了。我看啊。老爸要是出了什么事,以后这个家你都要滚出去了。。”="" 程守业说道:“本来我就对生意没什么兴趣。。。”="" 程捷说道:“是啊。。是啊。。别忘记了。程守安在公司里,那威望是很高的,而且公司里的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老爸要是去世了。公司肯定会交给程守安。。”="" 艘地远远方结学战闹孙闹技="" 程守业说道:“交给程守安,就交给程守安呗。。”="" 程捷说道:“你个笨蛋。。一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就知道泡女明星。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老爸要是去世了。要是订下遗嘱还好,要是没订下遗嘱,咱们三个平分老爸的遗产了。。”="" 程守业说道:“平分就平分呗。老爸的财产几十个亿呢。。反正我是够花了。至于你够不够我就不知道了。。”="" 程捷看了看程守业骂道:“你个王八蛋。。你别忘记了。咱们可是同一个妈妈生的。你怎么老是胳膊肘向外拐。。。”="" 程守业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会做生意。而且我也不想做生意。。。”="" 程捷狠狠的打了一下程守业的脑袋说道:“你个王八蛋啊。要不是我在公司里一直辛苦的工作,一直想办法对付程守安,要不然啊,这个家早就没有你的立锥之地了。。”="" 程守业说道:“知道了。。知道。。这不都是你的功劳吗?”="" 程捷缓缓的说道:“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老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不管怎么样,老爸的财产,你和我都要拿大头的。。”="" 程守业说道:“得了。。得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程捷说道:“我感觉现在不好。。那个死丫头雨林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要老爸订遗嘱的时候回来,而且还带着那个什么李前进,我看一定不是好事。。”="" 后地不不情结察接闹接封考="" 程守业看了看程捷说道:“我看你多想了吧。雨林那丫头又不是我们程家的人,能有什么威胁。。。”="" 程捷看了看程守业说道:“你个王八蛋啊。你儿子的婚礼这一次你要办的妥妥当当的。就算你不能接替老爸的职位,也要让程俊接替老爸的公司。。。”="" 程守业说道:“奶奶的。。我知道啊。。没看到这几天我也很紧张吗?”="" 程捷缓缓的说道:“你看杂志。。也叫紧张。。”="" 程守业说道:“好了。。好了。。只要是平平安安的让程俊和方敏结婚,咱们这边势力就又大了。。。你放心了。。”="" 本书来自="" 程守业看了看程捷说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是程守安叫雨林回来的?”="" 程捷笑了笑说道:“难道不是吗?本来在公司你就已经没有地位了。我看啊。老爸要是出了什么事,以后这个家你都要滚出去了。。”="" 程守业说道:“本来我就对生意没什么兴趣。。。”="" 程捷说道:“是啊。。是啊。。别忘记了。程守安在公司里,那威望是很高的,而且公司里的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老爸要是去世了。公司肯定会交给程守安。。”="" 艘地远远方结学战闹孙闹技="" 程守业说道:“交给程守安,就交给程守安呗。。”="" 程捷说道:“你个笨蛋。。一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就知道泡女明星。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老爸要是去世了。要是订下遗嘱还好,要是没订下遗嘱,咱们三个平分老爸的遗产了。。”="" 程守业说道:“平分就平分呗。老爸的财产几十个亿呢。。反正我是够花了。至于你够不够我就不知道了。。”="" 程捷看了看程守业骂道:“你个王八蛋。。你别忘记了。咱们可是同一个妈妈生的。你怎么老是胳膊肘向外拐。。。”="" 程守业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会做生意。而且我也不想做生意。。。”="" 程捷狠狠的打了一下程守业的脑袋说道:“你个王八蛋啊。要不是我在公司里一直辛苦的工作,一直想办法对付程守安,要不然啊,这个家早就没有你的立锥之地了。。”="" 程守业说道:“知道了。。知道。。这不都是你的功劳吗?”="" 程捷缓缓的说道:“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老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不管怎么样,老爸的财产,你和我都要拿大头的。。”="" 程守业说道:“得了。。得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程捷说道:“我感觉现在不好。。那个死丫头雨林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要老爸订遗嘱的时候回来,而且还带着那个什么李前进,我看一定不是好事。。”="" 后地不不情结察接闹接封考="" 程守业看了看程捷说道:“我看你多想了吧。雨林那丫头又不是我们程家的人,能有什么威胁。。。”="" 程捷看了看程守业说道:“你个王八蛋啊。你儿子的婚礼这一次你要办的妥妥当当的。就算你不能接替老爸的职位,也要让程俊接替老爸的公司。。。”="" 程守业说道:“奶奶的。。我知道啊。。没看到这几天我也很紧张吗?”="" 程捷缓缓的说道:“你看杂志。。也叫紧张。。”="" 程守业说道:“好了。。好了。。只要是平平安安的让程俊和方敏结婚,咱们这边势力就又大了。。。你放心了。。”="" 本书来自=""&gt;&lt;/=".。。平时那个死丫头雨林,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怎么今年过暑假就回来了。。肯定有阴谋。。”&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