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金钱友谊 十七
    经常忙活了很长时间,又开始下雨了。警察最怕的就是案发现场下雨,破坏了现场的证据。幸亏法证部门办公效率很快。基本上在下小雨的前后,就已经把所有的搜证都完成了。

    其实我对这个李白是很有兴趣的。

    我心里感觉到,这个叫李白的人,一点都不简单。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厉害会在马迹山度假山庄。巧合?其实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的巧合都是有意安排。

    当警察也录完笔录了,我看了看辛黎和易诚说道:“下雨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到度假屋吧。”

    辛黎看了看我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结仇仇仇情孙球战孤不早远

    易诚也说道:“是啊。。先回去再说吧。。”

    我始终感觉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我沉思着,不知道应该从何查起,毕竟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我刚要转身离开案发现场。

    这个时候李白叫住了我。

    “李神探。。”

    我转头看了看李白说道:“有什么事吗?”

    李白看了看我,缓缓的说道:“我想和您聊几句。。”

    我疑惑的看了看李白说道:“我?你和我有什么好聊的。。”

    李白把我拉到了一个角落。我看到李白似乎有话要和我说,所以我也想知道李白到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我心里暗道:“姑且听听这个李白说什么吧。”

    孙远远仇鬼后察由冷故显艘

    孙远远仇鬼后察由冷故显艘李白看了看我说道:“其实李神探你自己应该感觉到了一些。。只不过你是抗拒我而已。不过我相信你会相信的。”

    我看了看李白缓缓的说道:“这里应该没有人听到我们说什么。。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李白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我要是估计没错的话。你在烦恼一件事?”

    我看了看李白说道:“我烦恼?”

    李白看了看我笑道:“当然。。你在烦恼这件凶杀案!”

    我看了看李白说道:“你想多了。。”

    李白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我看你印堂发黑。好好保重。。”

    我看了看李白说道:“你说什么?”

    李白说道:“简单的说,我看你的面相,这几天你有血光之灾&lt;=".。。” 我看了看李白笑道:“算命的就是算命的!就是喜欢危言耸听。我会有什么血光之灾。。”="" 李白看了看我说道:“其实李神探你自己应该感觉到了一些。。只不过你是抗拒我而已。不过我相信你会相信的。”="" 我笑了笑说道:“鬼神之说我不信。。”="" 李白看了看我说道:“我这不是鬼神之说,而是玄黄之说而已。。”="" 艘远远仇方艘学陌月艘太陌="" 我笑道:“爱什么是什么。。我不信。。”="" 说着我转头就要离开。="" 后科地仇酷艘察陌闹考星="" 李白这个时候说道:“李神探。。我六岁开始就学习铁板神算,无论是拆字还是看相,从来没有不准过。。”="" 后科地仇酷艘察陌闹考星辛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哦。。也对啊。。”="" 我连头都没有回,就离开了这里。="" 此时雨越下越大,辛黎和易诚看了看我说道:“前进啊。看来咱们要快点回去了。。”=""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我看啊。下雨要越下越大了。。”="" 辛黎看了看易诚和我说道:“少废话了。。赶紧跑回去吧。。”="" 我们三个人顺着小路跑回了度假屋里。="" 我们三个人都算是了落汤鸡,进到屋子之后,我们马上就开始脱去上衣。="" 辛黎有气无力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背。。”="" 易诚说道:“哎。。”说着易诚转头看了看我说道:“前进啊。。”="" 我看了看易诚说道:“啊?有什么事吗?”="" 易诚说道:“看来夏涛真就是淹死了。。”="" 我看了看易诚说道:“哦。。。”="" 后仇科仇酷后察由孤指艘战=""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我心里清楚,夏涛根本就不是游泳淹死了。但是我并没有对辛黎和易诚说。="" 我看了看易诚和辛黎说道:“我看啊。还是咱们三个人好好休息休息吧。”="" 易诚说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谁都没有办法。。咱们能做的就是等待警察排查吧。。”="" 辛黎看了看我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我笑了笑说道:“我先回房间了。。”="" 说着我就回到了房间休息。="" 而辛黎和易诚就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休息。="" 易诚看了看辛黎说道:“网上很多人都说,李前进是神探,但是我没有看出李前进的过人之处。。。”=""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易诚你说什么?”="" 易诚说道:“我记得刚开始验尸的人说了。夏涛是后脑受到了重击。试想一下,一个游泳的人,怎么可能后脑受到重击,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辛黎说道:“是啊。。确实有一点奇怪。”="" 结地科仇方敌球陌冷毫孙酷="" 易诚说道:“我刚才说的什么,你也听到了。我说夏涛淹死了。但是李前进居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辛黎摸了摸自己的眉毛说道:“是啊。。确实一点反映都没有。。”="" 易诚说道:“如果李前进真的那么厉害,这些明显的疑点,为什么李前进不质疑呢?”=""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怎么?你怀疑是李前进杀了夏涛?”="" 易诚看了看辛黎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那你什么意思啊。。”="" 易诚说道:“我看啊。李前进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就单单凭借你的想法,就评价前进不厉害?”="" 易诚说道:“但是我看李前进现在对夏涛一点反映都没有,而且回来也没有一点的意见,这也太奇怪了吧。。”="" 辛黎说道:“哪里奇怪了。。”="" 易诚看了看辛黎说道:“我在网上听说,李前进要调查的案子,没有超过三天不破案的。。”="" 辛黎说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易诚说道:“你也不去论坛看帖子,你怎么会知道。。”="" 辛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哦。。也对啊。。”="" 易诚不经意的往二楼看了看,然后易诚冲着辛黎说道:“我看啊。李前进只是浪得虚名。。”="" 辛黎挥挥手,说道:“好了。。好了。。不管前进是真厉害,还是假厉害。毕竟我们是朋友。所以啊。还是不要打扰前进的好。。”="" 易诚摇了摇头说道:“哎。。我还以为李前进多厉害呢。想不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辛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我可回房间休息休息了。。这几天下雨,蒸腾的都没有休息好。。”="" 易诚看了看辛黎说道:“就你蒸腾了啊。我和你不一样吗?”="" 辛黎说道:“既然一样,咱们就别废话了。好好休息吧。。”="" 易诚说道:“想不到来马迹山度假村打算好好玩玩呢。谁知道会遇到这么个事情,夏涛死了,被谁杀的不知道,蓝瑛瑛也重伤,到现在生死不知道。真是扫兴。。”说着易诚看了看辛黎继续说道:“我看啊。是不是这里太邪门了。。实在不行,咱们赶紧走吧。。”=""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走?往那走?这里没有去市区的车,咱们的车还停在来时候的路上。难道大雨天,你走回去?”="" 易诚说道:“奶奶的。。那你说怎么办。。”="" 辛黎说道:“我看啊。还是想前进说的那样吧。好好的休息。。等着警察排查吧。。”="" 后地地科独敌恨陌冷酷后冷="" 易诚说道:“擦的。。这和没说一样。。”="" 辛黎说道:“好了。。好了。。我懒得搭理你。。我先洗个澡,然后回房间休息一会。。”="" 易诚说道:“去吧。。去吧。。”="" 辛黎说完之后,就去一楼的洗手间,在一楼的洗手间里,还有洗浴室。所以辛黎去里面洗个澡在出来的时候,就直接上了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有易诚自己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这个时候易诚没意思。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伍思。="" 也不知道伍思现在怎么样了。易诚确实很想伍思。易诚决定跟伍思打个电话,问问烧退了没。="" 结远远远独敌学陌月情情毫="" 易诚拨通了伍思的手机,果然那边就响几声,伍思就接起了电话。="" 伍思说道:“喂。。易诚。。”="" 易诚说道:“伍思啊。你烧退了吗?”="" 伍思说道:“算是退烧了吧。过一会我还好打吊瓶,下午再打个吊瓶,估计我就没事了。。”="" 易诚说道:“是吗?那太好了。。”="" 伍思说道:“嗯。。对了。。你们还好吧。。”="" 敌地仇科独敌恨由阳我技="" 易诚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伍思叫道:“喂。。喂。。易诚?易诚?”="" 易诚连忙说道:“嗯。。我在呢。。”="" 伍思说道:“在你怎么不说话?”="" 易诚缓缓的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 伍思说道:“是吗?怎么了?是不是你们那边还没有找到夏涛啊。。”="" 易诚说道:“找。。找到了。。。”="" 伍思说道:“是吗?夏涛那个王八蛋啊。。”="" 易诚说道:“我们找到了夏涛的尸体!”="" 当易诚这么一说,伍思一下子惊呆了。好半天才翻过身来。="" 伍思说道:“喂。。你开玩笑呢吧。。”="" 易诚说道:“谁开玩笑了。。早上我们接到了马吉山度假山庄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在一个地方找到了夏涛的尸体,我也是刚从那边回来。。”="" 伍思说道:“天啊。。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夏涛在游泳区里淹死了。。”="" 易诚说道:“这个还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夏涛的死可能是意外。。”="" 伍思说道:“不是意外?那是怎么回事?”="" 易诚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而已。。”="" 孙地远仇酷孙球陌冷指冷冷="" 伍思说道:“那前进怎么说的?”="" 易诚说道:“前进啊。。什么都没有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艘地地不情后察所月察我帆="" 伍思说道:“这样啊。。”="" 易诚说道:“我感觉这个前进啊。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伍思说道:“你可别胡咧咧啊。前进破了多少案子了。怎么可能不厉害,要不然媒体也不会想采访一下前进,都采访不到。。”="" 易诚缓缓的笑道:“是啊。。但是今天上午,李前进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 伍思说道:“你可拉到吧。。你消停啊。等我感冒好了。我就不会马迹山度假山庄了。。”="" 易诚问道:“为什么啊?”="" 敌科科仇鬼艘察由孤情岗故="" 后地远地鬼孙球战月通学鬼="" 伍思说道:“我还要留下照顾瑛瑛呢。。对啊。。你告诉辛黎啊。这次瑛瑛手术的钱,都是若寒花的。。你叫辛黎记得把钱还给他们。。”="" 易诚说道:“我知道了。。这话我会告诉辛黎的。。”="" 后地不地酷敌学接闹阳术结="" 伍思说道:“好了。。亲爱的,我要去打吊瓶了。。”="" 易诚缓缓的说道:“嗯。。去吧。。注意身体。。”="" 伍思说道:“知道了。。等雨停了。你们就把行李都拿回来吧。我们在宜兴市第一救护医院等你们。。”="" 易诚说道:“知道了。。忘不了。。找不到就打电话给你。。”="" 伍思说道:“那好吧。。不聊了。。”=""&gt;&lt;/=".。。”&gt;&lt;=".。而自己的女朋友就不一样,那是未来的老婆,关心程度必然和朋友是不一样的。 艘仇远地酷结恨陌闹敌学指="" 易诚缓缓的说道:“烧退了就好啊。。。”="" 说着易诚就跑到了二楼,来到了辛黎的房间门前,易诚敲了敲辛黎的房门,辛黎在门里叫道:“谁啊。。”="" 后远不远独艘察陌闹阳技封="" 易诚说道:“我啊。。你睡觉了吗?”="" 辛黎说道:“擦的。。我都躺下了。。”="" 结科不科情艘术所月酷最所="" 结科不科情艘术所月酷最所辛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我可回房间休息休息了。。这几天下雨,蒸腾的都没有休息好。。”="" 易诚说道:“辛黎开门啊。。我有话要和你说。。”="" 辛黎迟缓的叫道:“等一下啊。。”="" 过了没一会,辛黎算是把房间的大门打开了。=""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干嘛啊?我不都说了吗?我要休息一下。。”="" 易诚说道:“你先让我进去再说吧。。”="" 辛黎好奇的看着易诚,易诚则快速的进入到辛黎的房间里。。。。="" 我坐在床边抽烟,仔细的思考着今天早上开始发生的所有的事,由于还有很多没有想通的,所以我又从进入到马迹山度假村开始,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我现在已经很明确了,从今天早上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进入到我的房间,我瞬间的紧张感传遍了全身,虽然我不知道是辛黎,还是易诚进入到我的房间,也不知道进入我的房间要干什么。不过我可以确定的就是,进入我房间的不是辛黎就是易诚,或者两个人是一伙的,进入我的房间要么是找东西,要么就是怕我调查出什么干掉我。="" 我心里瞬间产生了危机感。尤其是我最怕的就是易诚和辛黎这两个人是一伙的。那么很明显,二对一这连小孩子都知道,我没有优势。而且我也很危险。="" 我抽了抽一根烟,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念道着:“夏涛是怎么受到袭击的呢?夏涛为什么会受到袭击的呢?跟辛黎和夏涛有没有关系呢。。。蓝瑛瑛是失足摔下山,还是故意被人推下山。。”="" 这一个一个的问题,都十分的困扰着我。不过我从观察辛黎和易诚两个人来说,我暂时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有任何的破绽,无论是说话,还是肢体语言,还是脸上的表情,我都感觉在正常不过了。="" 我缓缓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我还真的需要好好的静一静,大胆的去假设,小心的去求证,把整个事情自己的回想一遍。="" 我抽着一根烟,缓缓的说道:“头好疼啊。。。”="" 我缓缓的在床边站起,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站在床边看着外面下着的小雨。。。="" 艘仇远地酷结恨陌闹敌学指="" 易诚缓缓的说道:“烧退了就好啊。。。”="" 说着易诚就跑到了二楼,来到了辛黎的房间门前,易诚敲了敲辛黎的房门,辛黎在门里叫道:“谁啊。。”="" 后远不远独艘察陌闹阳技封="" 易诚说道:“我啊。。你睡觉了吗?”="" 辛黎说道:“擦的。。我都躺下了。。”="" 结科不科情艘术所月酷最所="" 结科不科情艘术所月酷最所辛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我可回房间休息休息了。。这几天下雨,蒸腾的都没有休息好。。”="" 易诚说道:“辛黎开门啊。。我有话要和你说。。”="" 辛黎迟缓的叫道:“等一下啊。。”="" 过了没一会,辛黎算是把房间的大门打开了。="" 辛黎看了看易诚说道:“干嘛啊?我不都说了吗?我要休息一下。。”="" 易诚说道:“你先让我进去再说吧。。”="" 辛黎好奇的看着易诚,易诚则快速的进入到辛黎的房间里。。。。="" 我坐在床边抽烟,仔细的思考着今天早上开始发生的所有的事,由于还有很多没有想通的,所以我又从进入到马迹山度假村开始,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我现在已经很明确了,从今天早上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进入到我的房间,我瞬间的紧张感传遍了全身,虽然我不知道是辛黎,还是易诚进入到我的房间,也不知道进入我的房间要干什么。不过我可以确定的就是,进入我房间的不是辛黎就是易诚,或者两个人是一伙的,进入我的房间要么是找东西,要么就是怕我调查出什么干掉我。="" 我心里瞬间产生了危机感。尤其是我最怕的就是易诚和辛黎这两个人是一伙的。那么很明显,二对一这连小孩子都知道,我没有优势。而且我也很危险。="" 我抽了抽一根烟,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念道着:“夏涛是怎么受到袭击的呢?夏涛为什么会受到袭击的呢?跟辛黎和夏涛有没有关系呢。。。蓝瑛瑛是失足摔下山,还是故意被人推下山。。”="" 这一个一个的问题,都十分的困扰着我。不过我从观察辛黎和易诚两个人来说,我暂时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有任何的破绽,无论是说话,还是肢体语言,还是脸上的表情,我都感觉在正常不过了。="" 我缓缓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我还真的需要好好的静一静,大胆的去假设,小心的去求证,把整个事情自己的回想一遍。="" 我抽着一根烟,缓缓的说道:“头好疼啊。。。”=""&gt;&lt;/=".。而自己的女朋友就不一样,那是未来的老婆,关心程度必然和朋友是不一样的。&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