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古老家族 三十六
    夜晚是非常安静和祥和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在孔氏祠堂里的规矩就是不准吸烟。但是我并不是孔氏家族的人,再加上周围也没有人,我偷偷的用一个饮料瓶子做烟灰缸,我站在孔氏祠堂的大堂里,我抽着烟,静静的看着孔氏祠堂正位的供奉神牌,这里是供奉孔氏祖先的神牌位。

    我仔细的看着神牌位。我先是冲这神牌位鞠了一躬,表示我对先人的尊敬,然后我仔细的看着神牌。原来这些排位是从孔子开始,每一代人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我看的很仔细,原来在孔子之上,还有五十个始祖。这家族的族谱延续的真是完整又漫长。

    我内心里感觉,真的这个世界真的有一种殊途同归的感觉,我想起了射雕英雄传,王重阳小说里武功盖世,打败东邪西毒等高手,成为天下第一。但是其死后,留下的全真教的徒子徒孙,并没有继承王重阳的侠骨之风,更没有王者的胸襟。全真七子武艺平平也就算了,还小肚鸡肠。而且手下的徒子徒孙更是以全真教天下第一自居,这才出了有侮辱小龙女的尹志平,投靠蒙古的赵志敬,让天下大派的全真教一下子被蒙古打的七零八落。

    我叹了一口气,吸了一口烟,看着孔子的神牌说道:“圣人啊圣人,几千年前,你就是一位儒雅的学者,打着自己的学说,教人仁爱,想法确实没错,思想也高明,只不过啊太不切实际了。战国时代开始,要不是商鞅变法,确立依法治国,在加上秦国几代人的努力,战国的时代得打个一千多年。如果当时有国君实行你的仁政,我估计啊早被其他的国家打死了。手下的子民都得成为他人的努力。以仁治国,哎。。。如果真的皇帝都以仁治国,就不会有朝代的更替了。就不会有饿死的百姓了。。其实这些都是见仁见智的,无非也是皇帝用你来做思想控制啊。。笨蛋。。笨蛋。。。你以为你厉害吗确实比很多人厉害,但是你并不是万能的,两千多年了。。我就不信你的子孙会完完全全的继承你的思想,完完全全的做一个仁者爱仁。我就不信你们孔氏家族二千多年里,没有出现什么鸡鸣狗盗,做过错事的人。。”

    我在四下无人的情况,才会这么猖狂,如果有人估计我早就被那些儒家的学者打死了。我也不知道我抽什么风,对着孔子的神牌大骂着。

    我突然间感觉似乎是孔氏祠堂来人了。我连忙就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看着神牌抽烟。

    果然确实来人了孔佑晟向着我跑了过来。

    我看了看孔佑晟说道:“来了啊。。”

    孔佑晟说道:“嗯。。你叫我带孔氏子孙来。。我带来了。。”

    我笑道:“那就好。。”

    孔佑晟说道:“我姐夫还找你呢。。。”

    孔佑晟说道:“也是刚到。。。”

    后不地地独孙恨由阳早考我

    我缓缓的点点头,冲着孔佑晟说道:“让他们都去开家族会议的地方等我。。我马上到。。”

    孔佑晟说道:“我早就把他们安排到那里了。。”

    我看了看孔佑晟笑道:“你办事倒是很快啊。。。”

    孔佑晟说道:“少废话吧。。你赶紧去。。要不然啊。。那些人就得质问我了。。”

    艘远科不鬼孙球由冷指仇太

    我说道:“我在等查理霸啊。。”

    孔佑晟说道:“查理霸交代我了。你要的人也在孔氏祠堂。查理霸回家睡觉去了。。”

    我点头说道:“擦的。。你们办事真马骝。。。”

    孔佑晟看了看我说道:“赶紧走吧。。。”

    说着孔佑晟就拉着我去会议堂。。

    当我来到的会议堂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第一波是以孔垂续为首的孔氏子孙,第二波是曲阜市的少量的警察。第三波就是隐藏在孔氏子孙里面的记者。

    吴宇看了看我说道:“前进。。你来了啊。。。”

    我点头说道:“嗯。。。我有话对大家说。。。”

    这些人都看着我,尤其是孔垂续。

    孔垂续说道:“孔氏祠堂。。不是孔氏子孙不得入内。。。”

    我笑着冲着孔垂续说道:“孔垂续先生啊。。规矩是死的。。规矩也是人定的。。别那么死板吗。。。”

    孔垂续看了看我说道:“你叫大家来这里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干什么当然是帮你平反了。。”

    吴宇和王光,还有孔垂续都惊讶的看着我。

    王光看了看我说道:“你说什么。。”

    我转头看了看王光说道:“我是说孔垂续不是下毒毒死孔垂延的凶手。。”

    敌仇地仇独敌术接冷陌仇地

    王光看了看我说道:“开什么玩笑,送孔垂续自首的是你。说孔垂续凶手的也是你。现在你又说孔垂续不是凶手了。你玩什么呢。。”

    吴宇看了看王光说道:“王光。。稍等一下。。听前进说下去。。。”

    王光看了看吴宇说道:“谁知道这小鬼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疯了。。”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今天这么晚了叫大家来,真的不好意思。不过啊。你们是孔氏家族的子孙。我想你们也有权利知道孔氏家族的一些事。。”

    这个时候孔垂续叫道:“你胡说什么。。当年我就是为了成为族长,才下毒毒死我哥哥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垂续先生啊。我刚来到曲阜市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为了掩饰孔氏家族的丑闻,却甘愿做一个杀兄夺位的人,看来你很爱你的家族啊。。”

    孔垂续说道:“你胡说什么。。。”

    我说道:“我可没胡说。。第一下毒毒死孔垂延的人不是你。。。这个你不用说了。。”

    吴宇看了看我问道:“那下毒毒死孔垂延的人是谁。。。”

    我看了看吴宇说道:“宇哥。。这个问题问的好啊。。我现在就告诉大家。。下毒毒死孔垂延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孔垂延他自己。。。”

    当我一说完,在整个大堂里,引起了一片哗然。。

    王光看了看吴宇说道:“擦的。。这就是那个神探李前进我怎么感觉跟个疯子是的。。在这里胡说什么。。。”

    孙地不地酷敌学由冷独阳由

    孙地不地酷敌学由冷独阳由当宋孝庭说完,那些孔氏子孙,用手指着宋孝庭的鼻子就大骂。

    吴宇看了看王光说道:“王光。。你先别着急。。。”

    王光不耐烦的说道:“你说孔垂延自己毒自己,你是没睡醒啊。还是喝了假酒。。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胡说什么。。。”

    后仇仇地情孙术战阳方远毫

    我看了看王光说道:“我并不是胡说。。可能是我们太过于幸运,无意间在孔垂延的书房找到了一个暗格夹层,在夹层里面除了有二十根金条之外,还有一本日记。。这本日记大概写了六百多页。。。我全部都看完了。。这本日记就是当年孔垂延的日记,这日记是从孔垂延当上孔氏家族族长开始写的。基本上一周会写一次。或者孔垂延遇到什么孔氏家族的烦心事了,也写一次。。真的没有想到,在最后一页这里面明确的写着。”

    说着我从自己的背后把那本日记拿了出来。我翻开那日记的最后一页。

    我缓缓念道:“一九九一年,九月十九日。小雨。”

    我看了看四周,那些人都把目光转移到我和这本日记上,虽然那些人看不到日记上的内容。但是都细心的听着我的www.yuehuatai.com

    我笑了笑继续念道:“今天晚上是小雨,跟我的心情是一样的。我知道我已经犯下的打错,而且我知道。这件事已经有人知道了。我背着族人,在会议上强行卖掉了后山的地,虽然这给曲阜市的改革上促进了,但是自己的良心上,我已经承受不住压力了。自从大批量孔氏子孙去台湾之后,大陆的子孙们,就犹如一盘散沙,我以无能力去保护大家,我根本就已经不配做一个族长,更加不配做一个人。我已经确定离开这个花花世界。。希望我的子女可以茁壮成长,不要走我的旧路,我是一个不敢面对过错的人。。。”

    当我念完了。王光看了看我说道:“就凭这个。。你就确定孔垂延是自杀”

    我笑道:“其实我也不确定。。但是我忽略了一件事。。”

    吴宇看了看我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当时孔垂延是死在自己的家里,而且我也特意问了一下,孔垂延那时候已经三天没有离开过家。”说着我转头看了看孔垂续说道:“试问一下,孔垂续先生,你是怎么下毒的”

    孔垂续一下子说不上来话了。。。

    我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看这本日记,也找寻了很多人去正是这本日记上所记载的是否是真实的。。。”

    吴宇说道:“什么真实的。。。”

    我说道:“就是当年为什么孔垂延会自杀,为什么会接受土地局的建议,把后山卖了。。”

    我刚要说话,就听到孔氏祠堂外边有人喊我。

    “前进。。。”

    我一听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是孔雪在喊我。

    我连忙冲着他们挥了挥手说道:“雪姐姐。。。你很准时啊。。。”

    孔雪和雨林,正好拉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已经坐在轮椅上,虽然精神还不错,但是看得出来,已经也是得了什么重病。

    我笑了笑,冲着孔垂续说道:“孔垂续先生。。这位老阿姨。。你应该认识吧。。”

    当孔垂续看到这个老妇人的时候,一下子就是愣住了。

    敌科不科鬼结球由闹帆星独

    孔垂续指了指我说道:“你。。。你。。。”

    吴宇看了看我说道:“前进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转头看了看孔雪,孔雪看了看那个老妇人,然后转头冲着我说道:“前进,姑姑知道我去找她,在我多次的恳求下,姑姑已经把当年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前进。。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在这个孔氏祠堂里说是最恰当不过了。。”

    王光看了看孔雪说道:“喂。。嫂子。。你们到底玩什么呢。。我都糊涂了。。”

    后地仇地鬼孙察陌冷球艘远

    我看了看王光笑道:“别糊涂。。我慢慢说。。”

    我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当年孔垂延和孔垂续等人的合照。这里面有孔佑文,孔佑武,孔雪,孔佑晟,而且这里面也有贾玉容。

    说着我指了指这位老妇人说道:“这位叫贾玉容。。是孔垂延同母异父的妹妹,至于当年孔垂延的父亲和母亲怎么样,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老一辈的人可能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孔氏家族的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继续说道:“起初孔垂延和贾玉容一直都是很好的兄妹,但是就在孔垂延的老婆剩下孔雪的时候,没有想到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有了身孕。那时候孔垂延的老婆身体不好,在医生的建议下,必须要住在医院里,而孔雪小时候也有离不开妈妈,所在大概就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孔家是孔垂延和贾玉容单独相处的。。”

    王光看了看我,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笑道:“这本日记里记载了,孔垂延喜欢上了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

    王光说道:“难道”

    我点头说道:“没错。。孔垂延就是喜欢上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而且这本日记里写的清清楚楚,就是在一九八五年六月十四日的晚上,孔垂延由于开完家族会议特别的闹心,就在书房里自己喝了几杯。没有想到离开书房的时候看到了贾玉容,一下子兽性大发,强暴了贾玉容。。。”

    我说着还看了看贾玉容。而贾玉容这个时候,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我说道:“自此之后,孔垂延一直偷偷默默的和贾玉容在一起。而贾玉容也没有办法。为了生存也好,为了吃饭也好,只有默默的跟着孔垂延。。。”

    当我说完的时候,孔氏家族的人都开始议论。。

    “这也太过分了。。居然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样。。。”

    “这些事。。我怎么不知道。。身份族长做出这么下流的行为。简直就是可耻。。可耻啊。。丢尽我们孔氏家族的颜面了。。”

    那些孔氏家族的人说什么我就不想多听了。

    这个时候我继续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正处于改革开放的时候,尤其是孔子的家乡曲阜市,必然是加强建设的地方了。这里一年会来很多游客。会给经济带来多大的受益。所以必然会有一些财团盯住。。所以土地局前后几次和孔垂延沟通,想让孔垂延把后山的地卖掉,然后把后山的土地改建成度假村。但是孔垂延前后几次都不同意。那个时候有一个土地局的官员,叫宋孝庭。无意间发现了孔垂延和贾玉容的秘密。借此用这个来要挟孔垂延把徒弟卖给财团。。”

    我看了看大家,都仔细的听着我的话,我连忙说道:“由于孔垂延已经做下了在道德上无法原谅的错误,生怕自己的丑事被人发现,所以偷偷的送走贾玉容,但是孔垂延的心里又舍不得贾玉容。在宋孝庭和土地局一次又一次的勒索之下,孔垂延终于熬不住了。所以才选择自杀。。。”

    说着我把那本日记在大家晃了晃。。。

    我继续说道:“知道大家可能有一些不信。。不过当年的土地局官员宋孝庭也在孔氏祠堂里。。”

    我指了指在一边坐着的宋孝庭和谷叔。。

    我冲着他们说道:“宋老先生。。到你了。。”

    宋孝庭缓缓的站起,来到大堂的中央,宋孝庭说道:“这些说的没错。。我就是当年土地局的一个专员,当年香港的财团要来大陆投资,无论是财团也好,国家也好,都非常希望在土地这想办法。但是在建国的时候,国家已经给孔氏家族很大的特权,划给孔氏家族大片的土地,以为继孔氏子孙继续繁衍盛名,但是后来改革以来,这已经成为了很大的问题,所以那时候我千方百计的想和孔垂延谈判,但是苦苦没有结果,但是有一天让我发现,孔垂延和自己的妹妹搞在了一起,借此我一直用这件事在勒索孔垂延。当孔垂延死了,孔垂续上台了。我又和孔垂续沟通,把他哥哥的事情,也告诉了孔垂续,如果孔垂续不和我们合作,我就会把孔垂延的风流韵事通通卖给报社。。。”

    当宋孝庭说完,那些孔氏子孙,用手指着宋孝庭的鼻子就大骂。

    “你还是不是人了。。这种人你也做的出来。。”

    孙不地地方艘察由冷闹技远

    孙不地地方艘察由冷闹技远我笑了笑说道:“其实今天这么晚了叫大家来,真的不好意思。不过啊。你们是孔氏家族的子孙。我想你们也有权利知道孔氏家族的一些事。。”

    “可不是吗你这种人也有脸来我们孔氏祠堂。。出去。。出去。。。”

    我看孔氏子孙这小脾气,我觉得我应该继续说什么。

    后远不远独后恨陌孤战冷陌

    我连忙说道:“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说道:“我想大家都已经清楚了吧。。孔垂续先生并不是杀兄夺位的人,孔垂续先生,一直都是为了维护兄长的声誉,才会认罪的。。而宋孝庭老先生,既然已经说出了当年的真相,宋孝庭老先生也和我说了,愿意承担以往的过错。。我想大家也没有必要继续骂下去吧。。”

    我看了看吴宇和王光说道:“怎么样事情都明白了吧。。。”

    孙地不远酷敌术由月秘恨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