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古老家族 二十九
    一个人要是专心的想一件事,就会全神贯注的去想。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尤其是男人专注的干一件事,那股精神头是装不出来的。所以很多女孩子都感觉一个专注的男人,特别的迷人。

    不知不觉天就已经亮了。而我依旧是拿着手里的资料想着。

    孔雪每天起来的都非常早,孔雪起来看到我还在院子里。孔雪惊讶的看着我说道:“前进啊。你不会一晚上没睡觉吧。。”

    我宁神贯注的想着事,没有回应孔雪。

    而孔雪知道我在想案子的事,所以也没有打扰我。

    没多久若寒和吴宇也醒了。而由于天越来越亮,大家也渐渐的起来了。

    由于声音越来越嘈杂,我也没有心思想下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孔佑晟大叫道:“啊。。又要迟到了。。”

    自从我来到孔雪家,每天早上都会听到这个声音。

    吴宇看了看召集忙活的孔佑晟,吴宇说道:“你啊!天天晚上玩电脑游戏那么晚,能有精神吗?”

    孔佑晟说道:“没办法啊。要不晚上干什么啊。再说了偶尔玩玩也很好啊。”

    孔雪正好拿着做的早饭往饭厅里走,孔雪骂道:“你那是偶尔玩玩吗?你是天天玩。。”

    孔佑晟无奈的说道:“好了。。我不说了。。我要赶着上班。。”

    孔佑晟跑到饭厅里,拿着一些吃的。就往外跑。。

    孔雪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个弟弟啊。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敌远远不情艘术所阳后方考

    吴宇笑了笑说道:“你弟弟性格很好,而且为人也不虚假。其实这样很好,可以减少很多烦恼。。”

    孔雪说道:“话是这样的话,但是人不能总这样啊。。”

    我看了看孔雪笑道:“雪姐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会和经历。自有自福啊。。”

    孔雪看了看我说道:“好了。。前进过来吃饭吧。。”

    查理霸刚洗完脸,就冲着我说道:“前进啊。听说你一晚上没睡觉。。”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是啊。。。”

    查理霸说道:“擦的。一晚上不睡觉能有精神吗?”

    我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一点都不困。。”

    其实我想了一晚上,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我一直用的办法。由于孔垂延的死,已经过了十八年,根本就什么办法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还是老套路。

    我看了看查理霸和雨林说道:“事态紧急。。。不能在等着了。一会吃完早饭,你们就跟我走?”

    雨林看了看我说道:“去哪啊?”

    查理霸看了看雨林骂道:“猪啊你。。当然是收网了。。”

    结地不不鬼结术由孤毫帆地

    雨林挠了挠头说道:“哦。。是找孔垂续啊。。”

    雨林连忙叫道:“啊。。我知道了。。吃完饭就走。。”

    孔雪看了看我说道:“前进。。你现在找到给我父亲下毒的证据了。。”

    我摇摇头说道:“说实话,十八年了。追查到现在,我手里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证据。不过现在已经不能等了。。”

    吴宇说道:“前进。。你打算怎么做?”

    艘仇地远酷结球接阳远太

    我看了看吴宇说道:“宇哥。。其实凶手早就呼之欲出。孔垂续有作案的动机,而且自从孔叔叔去世之后,孔垂续就当上了孔氏家族的族长,这个理由就已经够了。再加上从来到曲阜市,雪姐姐带着我去见孔垂续开始,第二天孔垂续就派人来监视和跟踪我们,我们去开棺验尸,孔垂续都是百般的阻挠。这就已经证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吴宇说道:“前进,你打算?”

    结远地科方结察陌阳敌学

    结远地科方结察陌阳敌学我们几个人吃完早饭,孔雪就开车把我们带到孔垂续的家,由于孔垂续的家在山腰间,所以我让孔雪在山腰下等我们。我,查理霸,雨林三个人往孔垂续家走。

    后不科不酷艘察由冷结克孙

    我说道:“我打算今天和孔垂续聊聊。。”

    查理霸说道:“好。。前进。。我相信你。。事不宜迟,吃完饭就走。。”

    我转头看了看孔雪说道:“雪姐姐,孔垂续的家在哪里。。”

    孔雪看了看我说道:“这样吧,吃完早饭我带你去。。”

    。。。。。。。。。。。。。。。。。。。。。。。。。。。。。。。。。。

    这是一个优雅的书房,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正在书房里看书。

    这个老年人就是孔垂续。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走到孔垂续的身边说道:“父亲。。”

    孔垂续看了看那个年轻人说道:“文儿啊。。”

    孙远不不方敌球陌月太由星

    孙远不不方敌球陌月太由星孔佑文说道:“父亲?不跟着?怎么会知道李前进下一步的行动。。”

    那个年轻人是孔垂续的儿子孔佑文。

    孔佑文说道:“父亲。。这两天李前进一直在伯父的家里,有两天没出来了。。”

    孔垂续说道:“算了。叫他们别跟着李前进了。”

    孔佑文说道:“父亲?不跟着?怎么会知道李前进下一步的行动。。”

    孔垂续说道:“算了。。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孔氏家族是千年的家族。。不可能就一个单单的李前进就能搞破坏。。。”

    “那可不一定啊。。。”

    孔垂续和孔佑文突然间的看了看四周。

    孔佑文大叫道:“谁啊。。谁啊。。滚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人从窗户那里跳了进来。

    孔佑文看了看我说道:“你。。你怎么进来的?李前进。。。。”

    进入孔垂续书房的人就是我。。

    我笑了笑说道:“孔垂续先生啊。。你家这么大,但是墙不是很高,想进来不是很容易吗?再说了。你这里也不是皇宫。。也没有侍卫。。”

    孔佑文看了看我叫道:“你这是私闯民宅。知道吗?你已经犯法了。。你再不走。我可报警了。。”

    我根本就没有搭理孔佑文。我转头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垂续先生,你就是这么待客的吗?”

    孔垂续看我半天,最后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孔佑文说道:“文儿啊。你先出去。。。”

    孔佑文说道:“父亲。。这个。。。”

    后不不仇鬼后术陌闹帆仇故

    孔垂续叫道:“出去。。听见没有。。”

    孔佑文看到自己的父亲孔垂续发火。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灰溜溜的离开书房。就站在书房的门外,但是让孔佑文意外的就是,在书房的门外,还有查理霸和雨林。

    孙远科不方结恨由阳所最学

    我们几个人吃完早饭,孔雪就开车把我们带到孔垂续的家,由于孔垂续的家在山腰间,所以我让孔雪在山腰下等我们。我,查理霸,雨林三个人往孔垂续家走。

    查理霸来的时候就对我说,就这么来孔垂续绝对不会见我,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跳墙进入孔垂续的家。

    反正我也是个私家侦探,根本就没有什么原则。唯一的原则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出真相。这就是私家侦探的作风。

    孔垂续看了看我说道:“你终于来了。。李神探。。。”

    我笑了笑说道:“别。。别说什么神探。。叫我李前进就好了。。”

    孔垂续说道:“李前进先生。。随便坐吧。。”

    我也不客气就坐在孔垂续的对面。

    孔垂续看了看我说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笑了笑说道:“当然是找凶手了?”

    孔垂续疑惑的说道:“凶手?”

    我笑道:“没错。。。就是十八年前下毒害死孔垂延的凶手?”

    孔垂续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我说道:“是。。是谁。。。”

    我笑了笑说道:“就是现任的孔氏家族的族长。。孔垂续先生。。。”

    孔垂续看了看我,似乎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看到孔垂续的样子,我也是很惊讶,我心里暗道:为什么孔垂续会有这样的表情?

    我也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看着孔垂续。

    孔垂续也就是七八秒钟的时间,孔垂续表情恢复了正常。然后看着我说道:“你凭什么说是我。。你有什么证据。。。”

    我看到孔垂续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在座位上站起。

    我看了看书房里的环境说道:“这书房啊!和孔垂延的书房差不多。都是这么雅致啊。。”

    孔垂续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好吧。。事情要在上个世纪前说起。那时候蒋介石兵败,退守台湾,但是却带走了两个非常有名的两个人,一个是道家的天师张源先,而另一位就是最后一代衍圣公孔德成,这两位非常有名的人,都被蒋介石带到了台湾,而孔氏家族的孔德成在前往台湾的时候,已经带走了不少孔氏家族的财产。所以在后来的孔氏家族里,孔氏家族可以说是外强中干。这个时候孔德成的族弟孔德荣接替孔德成的职位,不过职位仅仅就是族长,不过权利一点没有改变,好在孔德成当孔氏家族的几十年里,一直刻苦努力的保护着孔氏家族的剩下势力,虽然孔德成尽心尽业的保护孔氏家族,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到了孔垂延当上了家族的族长,依然是有很多烂摊子。。孔垂续先生我没说错吧。。”

    孔垂续看了看我,疑惑的说道:“这你都知道?”

    结远远远鬼艘恨所闹后星孙

    结远远远鬼艘恨所闹后星孙孔雪正好拿着做的早饭往饭厅里走,孔雪骂道:“你那是偶尔玩玩吗?你是天天玩。。”

    我笑了笑说道:“不是我八卦。而是你哥哥孔垂延有一个习惯,习惯写日记,所以我看到了孔垂延老先生的日记。我自然也就知道了。。”

    孔垂续紧张的说道:“你。。。你。。。你。。。”

    我笑了笑说道:“别你。。你。。你的了。。在一九九零年,那时候市场经济已经发展的很蓬勃了。土地局知道,曲阜市虽然不是大的地方,但是毕竟是圣人孔子的家乡。而且每年都会有不少儒子会来曲阜市拜祭孔子,所有土地局想收购孔氏家族的后山的那边地。不过自从建国以来,土地都是国有制的,不过为了安抚和照顾孔氏家族,政府把曲阜市一大片的土地都划给了孔氏家族,我没说错吧孔垂续先生。。”

    孔垂续看了看我说道:“你说的没错。。”

    我继续说道:“所以就是这样,那些土地局的人为了发展,所以买通你了。。”

    孔垂续疑惑的看了看我,然后说道:“我。。。”

    艘远科科方敌术由冷后战远

    我笑道:“当然了。在孔垂延老先生的日记里写着,土地是孔氏家族的,必然给多少钱都不会卖。但是国家对于未来的发展很也重要,但是又不能出尔反尔,收回土地。所以土地局当时的高官宋孝庭用金子收买了你。。我没说错吧。。”

    孔垂续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么手法下毒害死孔垂延的。不过我知道,因为你是孔垂延的弟弟,所以出入孔垂延的家太正常不过了。毕竟那时候孔垂延是孔氏家族的族长,办公也是在孔垂延的书房,你天天来,谁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你也是孔氏家族的子孙,帮助哥哥搭理自己家族的事务太正常不过了。。”

    孔垂续依旧是不说话。

    其实孔垂续不说话,这才叫我头疼。。

    我缓缓的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当你下毒之后,在曲阜市第一人民医院,你收买了当时的院长孔年熙。让孔年熙在死亡证明上,写着孔垂延死于心脏麻痹。当时孔垂延一死,你哥哥的家里,就只有孔垂延的结发妻子,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所以根本就对你毫无威胁。你就可以一手遮天。对吧。。”

    敌远远仇酷孙球由冷酷球方

    当我看了看孔垂续,孔垂续看了看,大出了一口气。

    孔垂续冲着我说道:“李神探。。不亏是李神探。。想不到十八年前的案子,都让你解开了。。厉害。。厉害。。”

    我看着孔垂续的表情,我就感觉怪怪的。真的不知道孔垂续要干什么。。

    孔垂续缓缓的说道:“不错。。我哥哥孔垂延就是我下毒毒死的。。而家族的土地也是我卖给土地局的。而且自从孔雪见过我之后,我就知道孔雪这个丫头,肯定会毫无保留的去追查我哥哥的死因。。所以当你们走了之后,我找人跟踪你们,一直想知道你们调查出了什么。。。”

    我笑道:“当我们开车往孔氏家族坟地的时候,你就已经想到了。我们会开棺验尸?”

    孔垂续说道:“没错。。所以我才会叫我儿子孔佑文先去阻止,随后我有着急了孔氏家族的长老,而且还报了警。。”

    孙科不远鬼后球所月故早早

    我点头说道:“姜还是老的辣。。不过我们这些小子的毅力确实让你震撼了吧。。”

    孔垂续说道:“你们这些小孩子也真够狠的,想不到警察都不怕。。”

    我笑了笑说道:“不是我们不怕,主要是因为我们要为死去的无辜人,追回一个公道。。”

    当我说完,孔垂续居然笑了。。我看着孔垂续的那个笑容,似乎并不是佩服我,也不是佩服他自己,而是有一种要哭的感觉。

    艘仇科远独艘恨由冷秘所由

    孔垂续说道:“李神探。。你果然厉害。。既然你已经找出了真相。我想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我笑了笑说道:“呵呵。。。”

    结地远不鬼艘恨陌孤故恨

    我仔细的看着孔垂续,我心里暗道:这么一切就这么顺利?一定有诈。。

    孔垂续冲着大门外喊道:“文儿进来。。文儿进来。。。”

    这个时候,孔佑文跑进了孔垂续的书房里。

    孔垂续把孔佑文叫到耳边,然后冲着孔佑文低声说道:“文儿。。。。”

    由于我听不见,但是我知道这个孔垂续奸诈的不得了,肯定没什么好事。

    但是当孔垂续说完,似乎孔佑文着急的差一点哭出来。

    孔垂续大骂道:“快点照我说的办。。”

    孔佑文缓缓的说道:“是。。父亲。。”

    说着孔佑文就往外跑。这个时候查理霸和雨林在书房的门外。虽然查理霸和雨林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书房就那么大,我和孔垂续的谈话,站在外边的孔佑文,查理霸,雨林都听的很清楚。

    而这个时候孔佑文被叫了进去,查理霸感觉必然不是好事。

    艘不仇不酷孙恨由闹独封方

    查理霸一把拦住了孔佑文。查理霸笑道:“朋友你要干什么啊?”

    艘不仇不酷孙恨由闹独封方孔佑文骂道:“滚开。。。”

    艘地科科独后察所月羽孙

    查理霸说道:“事已至此。。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要不然。。。”

    这个时候孔垂续看了看我说道:“李神探。。这样吧。你陪着我去曲阜市自首吧。。整件事都和我的两个儿子没有关系。。。”

    孙远科仇独艘球战冷恨羽故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是啊。。孔佑文和孔雪年纪差不多,孔雪那个时候岁数不打,那就说明孔佑文和孔佑武都不大。。。。”

    孔垂续缓缓的点了点头,冲着我说道:“嗯。。别为难我儿子。。。”

    T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