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古老家族 二十七
    可能是跟着高兴,我们一起喝了不少酒。(    .  .)大家都有一些迷迷糊糊的。

    我坐在院子里仰望着天空,感觉瞬间舒服了很多。

    我喃喃自语道:“酒是个好东西啊。高兴的时候需要喝,不高兴的时候还要喝。。”

    周建鹏我说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李神探也这么贪杯啊。。”

    我周建鹏说道:“你啊。你喝酒,还不抽烟,还是不是男人啊。”

    周建鹏我说道:“我不喝酒,不抽烟就不是男人了?”

    我笑了笑说道:“老鬼经常说的一句话,估计你也听过吧。。”

    周建鹏点头说道:“是不是男人都爱吃喝嫖赌抽。”

    我点头说道:“没错,老鬼经常说的一句话,只要是男人肯定离不开这五样。。”

    结远远仇酷孙球由闹方球陌

    我点头说道:“一定是。。。其实男人啊最喜欢装了。不过再怎么装,也有露馅的一天。。”

    周建鹏说道:“或许你说的很对。。”

    我笑道:“这些话啊。都不是我说的,都是老鬼经常在嘴边嘀咕的。。”

    周建鹏笑道:“这个老鬼啊。哪都好!就是话多。。”

    孙不地仇情艘球接冷闹岗冷

    孙不地仇情艘球接冷闹岗冷吴宇笑了笑说道:“那就多谢了。。”

    我和周建鹏在院子里喝茶醒酒聊天。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

    在这个时间,基本上已经开始夕阳西下了。在孔雪家门口,已经听到有一个停车的声音。我心里暗道:“估计是宇哥和雪姐姐回来了。。”

    后地地地独后恨接阳科艘主

    我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门口。

    但是走进来的缺只有一个人,就是吴宇。

    我吴宇说道:“宇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吴宇我说道:“孔雪还在刑侦大队找孔垂续的档案呢。估计明天或者后天就能回来。。”

    我缓缓的说道:“找档案不用太着急。没必要那么辛苦啊。。”

    吴宇说道:“孔垂续相关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你说了要仔细一点,孔雪就打算在刑侦大队好好的排查。。”

    我点头说道:“哎。。姐姐这么紧张的样子,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出真相。。”

    吴宇我说道:“前进啊。问你个事。。”

    我吴宇说道:“什么事啊。。”

    吴宇说道:“仅仅就今天,曲阜市所有的报馆,杂志社还有网上都有孔垂延的新闻,这个是你搞出来的吧。。”

    我笑了笑说道:“宇哥。。这么快你就知道了啊。。”

    吴宇我说道:“能不知道吗?上头早就。而且今天还询问王光。让王光不知所措。。”

    我缓缓的说道:“其实我就是想让媒体给孔垂续一些压力,由于媒体知道了,那么就没有回头路。这方便于我们调查。。”

    吴宇说道:“前进,你的想法确实没错,不过上头不这么想,毕竟是关乎孔氏家族的新闻,还和死人有关,上头起初让我们成立专案小组,无非就是让我们低调处理孔氏家族的案子。现在你搞的这么大,上头给专案小组的压力很大。。。”

    我吴宇说道:“压力很大,那不是很好吗?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通知媒体。不过昨天你也。孔垂续先是派人跟着我们,我们一举一动孔垂续都知道,在孔氏家族的坟地又百般的阻挠。简直就没有把我们和警方放在眼里。。”

    吴宇说道:“前进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肯定是怕孔垂续收买警方的某些高官。。”

    我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最害怕这个。。所以我想把事情闹大,这样就算是孔垂续想贿赂某位高官,那个高官也不敢把自己放在众矢之地吧。。”

    吴宇说道:“你的想法,确实不错。但是难为了王光啊。王光让上头一顿骂。。”

    我笑道:“抱歉。怪我考虑不够全面。。对了。。宇哥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吴宇我问道:“别说帮忙,你吩咐就好了。。”

    我说道:“在书房书架你也知道,有二十根金条。我仔细的想了很久,第一如果当年孔垂延是正大光明的转到这些金条,那必然是放在银行里,绝对不会放在一个那么不安全的夹层。第二我想了想九几年的时候,能有这么多金条,必然是巨款。无论干什么都赚不来这么多,但是这些金条到底是从何而来,第三,就是不管这些钱见不见得光,我想了很久,如果有人想给我钱,我感觉还是拿纸币最妥当。而且花起来也方便。但是唯独孔垂延却收这么费劲的金子,尤其是见不得光的金子,花起来也费劲。所以我很好奇。。”

    吴宇我说道:“前进。。你就说需要我怎么办吧。。”

    艘远科不情结察接孤技秘通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我始终感觉,那些金子的出现,绝对和孔垂延的死有关系。所以我想找一个专业懂金子的人,给我些金条是什么时候改造的。。我感觉这些金条算是重要的线索。”

    艘远科不情结察接孤技秘通我笑道:“找我?找我干嘛?我又没犯法。。”

    吴宇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前进你分析的不错。不过曲阜市毕竟我不熟悉。认识的人也不是很多。。”

    后地不科情后察陌孤帆冷方

    我吴宇说道:“宇哥。。王光这个人和你很熟悉吗?”

    吴宇我说道:“王光啊。是我警校的同学,我们都同一期的同学,毕业之后,他被调到曲阜市做大队长,为人刚直,而且人品也很好。。”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是这样啊。。我想一个曲阜市的大队长,肯定在曲阜市人面不会小吧。。”

    吴宇说道:“前进你的意思?”

    结地远不独艘学战月月通孤

    我吴宇说道:“既然那个王光是宇哥你的同学,我想我也可以当作好朋友。所以我调查的什么完全可以提供给王光做破案的线索。所以我也打算让王光帮忙,两家一起调查。这样绝对有利无害的。。”

    吴宇说道:“我不行?”

    我疑惑的宇说道:“不行?为什么?”

    吴宇我说道:“前进啊。这么同学啊。脾气就是那么厥。既然他要调查的事情,绝对不会让私家侦探插手。其实今天王光也猜出来了。整个曲阜市的媒体,肯定就是你搞的鬼。也给王光气够呛。。要不是王光这个人不错,估计早就找你了。。”

    敌地不不情结术陌闹情太战

    我笑道:“找我?找我干嘛?我又没犯法。。”

    敌地不不情结术陌闹情太战我终于一篇和孔氏家族的没关的信息。

    吴宇说道:“不是犯法不犯法,现在曲阜市刑警队已经成立专案小组,必然会全全调查孔垂延的案件。所以王光必然不会让你去调查。。”

    我笑道:“其实破案这个东西啊!我们这些野狐禅肯定比不过专业的警察。不过宇哥你是我的好朋友,雪姐姐又是你的老婆。所以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要我不参与。。似乎是办不到。。。”

    吴宇笑了笑说道:“那就多谢了。。”

    我吴宇说道:“宇哥。。没必要谢啊。。”

    吴宇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自己想办法。”

    我疑惑的宇说道:“想办法?想什么办法?”

    吴宇说道:“当然是想办法,调查那些金条啊。。”

    我和吴宇来到书房,费劲的打开了机关,我让吴宇拿走一块金条。这样可以方便找人仔细的查金条。

    敌仇不科酷结察由闹独科孙

    结远仇科酷艘察由冷方鬼接

    吴宇把金条收好。没一会孔佑晟也回来了。

    结远仇科酷艘察由冷方鬼接我点头说道:“一定是。。。其实男人啊最喜欢装了。不过再怎么装,也有露馅的一天。。”

    一回来孔佑晟叫孔雪,吵吵着自己饿了。

    由于孔雪没回来,若寒说道:“今天雪姐姐没回来,晚上只有我来做了。。”

    我身边的吴宇说道:“宇哥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和若寒去做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吴宇我说道:“这样也好。不过吃完饭我还要回总部。。”

    我点头说道:“也好。那我就包上一些饭菜你带给雪姐姐吧。”

    吴宇说道:“也好。。”

    我和若寒在厨房里做晚饭不说。大家基本上都是各自干自己的事。

    当做好了晚饭,若寒喊道:“吃饭了啊。。。”

    查理霸本来吃完午饭喝了不少酒,就回到房间里睡觉。但是一听到吃饭的声音。查理霸连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孙远远远独后球战阳球地科

    我理霸那刚睡醒的样子。我按耐不住的冲着查理霸说道:“你这个老鬼啊。怎么一听到吃饭就那么兴奋。。”

    孙远远远独后球战阳球地科我摸了摸下巴说道:“我始终感觉,那些金子的出现,绝对和孔垂延的死有关系。所以我想找一个专业懂金子的人,给我些金条是什么时候改造的。。我感觉这些金条算是重要的线索。”

    查理霸说道:“我啊。早就饿了。。”

    敌远地仇情艘球由冷羽由所

    我笑了笑说道:“赶紧洗洗手吃饭吧。。”

    我怕大家还听不到,我又喊了一声。

    “吃饭了。。吃饭了。。”

    雨林在那老妇人的房间里,扶着老妇人走出来,雨林冲着我说道:“喊什么喊啊。听的到啊。。”

    我笑了笑说道:“赶紧吃饭。。。”

    结远科仇独孙察所阳冷主球

    我们几个人坐在一起,我说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

    其实除了孔佑晟上班。还有吴宇受累了。我们剩下的人一点都不累,而且对我来说,今天闲的都不知道干什么。

    大家相互的笑了笑。懒得去废话,都是开始吃着。

    孔佑晟吃了一口锅包肉说道:“这个菜谁做的?这么好吃呢。”

    我孔佑晟说道:“当然是我了。。”

    孔佑晟说道:“前进你还会做饭啊。想不到还这么好吃。。”

    我笑了笑回道:“是吗?我比较喜欢吃锅包肉,所以我做的次数是最多的。至于好吃不好吃。。呵呵。。我自己也不知道。。”

    孔佑晟说道:“好吃。。很好吃。。。”

    周建鹏说道:“想到鼎鼎大名的李神探,居然还会烧的一手好菜。。”

    我笑了笑说道:“建鹏你这是哪里话。一年前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我要是不会做饭炒菜,我还不得饿死啊。。”

    结远远地方孙球由闹术所恨

    周建鹏查理霸说道:“这个老鬼啊。不仅不会做饭,而且还贪吃,我没见到他饿死。。”

    查理霸正在吃一个肉丸子,见到周建鹏提到自己。查理霸说道:“废话。我天天在外边买的吃,这要是还饿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后仇科地方后学所月诺冷

    我们几个人哈哈大笑,我吴宇说道:“宇哥,你多吃一点。锅里还有一些饭菜。若寒已经包好了。等你吃完了。就直接拿走就行。。”

    吴宇点了点头说道:“好。。好。。。”

    由于吴宇还要赶着回刑侦大队,吴宇吃好了之后,就跑到厨房里拿若寒包好的饭菜。

    吴宇拿着包好的饭菜,冲着我说道:“前进啊!我先回总部了,你在家里等着我和孔雪的消息吧。”

    敌科仇地酷敌术陌冷后诺学

    我吴宇点头说道:“好的!宇哥。。”

    吴宇走后,没多久大家也都吃好了。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孔佑晟依旧是回到房间了打电玩,而查理霸也跑回到房间里,自己吃着我做的榨菜喝着小酒。

    雨林和若寒陪在老妇人的身边,周建鹏在院子里喝茶。

    我感觉有一点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着,由于比较无聊就翻开了孔垂延的日记。

    其实这日记本很厚,从某个层面来说,都是写照着孔垂延的想法。

    我终于一篇和孔氏家族的没关的信息。

    “我今天好难受,我居然一个不应该爱的人。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不对,我已经有了老婆,还有一女一子,我现在还是孔氏家族的族长。论现在的身家,我什么都有了。可以说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是人的虚荣心和占有欲就是这样,往往都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不对。。”

    当篇日记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心里暗道:还好孔雪这几天忙,没有个日记。要不孔雪一定会对自己的父亲很失望。我又一想,是不是孔垂延当年有婚外情了?其实婚外情对男人来说,这算是很正常的。毕竟身为一个有钱有业的男人,必然会经不起世间的酒色财气。

    我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情复杂了。。”

    后不仇科方结恨由冷月酷封

    我打算继续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院子里有吵杂的声音。

    我把日记放在床边,然后就走出房间底是怎么回事。

    我院子里,有好几个人都拿着摄像的工具。而周建鹏,孔佑晟,雨林,若寒就一直拦着。

    我心里暗道:是记者。。

    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些记者回来到孔雪的家。

    “请问一下,这里是孔垂延的家吧。我们是。曲阜早报的。。”

    “我们是青晚周刊的。。希望你们可以接受一下我们的采访。。”

    “孔先生,我想采访您,当年您父亲离奇的中毒死亡,您有什么想法,希望您说说。。”

    孔佑晟一直被围着的对象,其实孔佑晟知道我来到他们家的目的,不过由于孔垂延死的时候,孔佑晟仅仅才七八岁,其实早就已经忘记了父亲的样子。而且孔佑晟是一个乐天派的男孩子,并不是孔佑晟对自己的父亲不上心。只不过我们行事,从来没有问过孔佑晟的意见,而孔佑晟对于父亲的案子也不在乎。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记者的问题。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出面,毕竟让记者造势,是我想出来的。如果让记者知道我在孔雪家。必然会胡说八道什么。而且我已经想到,那些记者既然会来孔雪家,必然也是对整个事件有一定的了解。与其让记者,还不如让记者凭借自己的想象去报道吧。

    我就藏在房间里,不过依旧是通过窗户向院子里br&gt;

    周建鹏和雨林仅仅的拦住那些记者。

    艘地远不酷后恨战月远岗

    孔雪说道:“我们不接受采访。。请你们出去。。”

    周建鹏也喊道:“是啊。。不接受采访。。”

    林和周建鹏死推活推的,把那些记者推出了孔雪家。

    我才缓缓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孔佑晟骂道:“这些记者啊。就是这么无聊。。”

    我孔佑晟说道:“你毕竟是孔叔叔的唯一儿子,他们不问你问谁啊。。”

    孔佑晟说道:“哎。。我就知道姐姐调查老爸的死因,肯定会有这样的麻烦。。真是的。。希望老爸在天有灵啊。保佑姐姐快点找出真相吧。。要不啊生活肯定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