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三十章 监狱有鬼 十
    其实那句老话说的很对,一切的反动都是纸老虎,只要是把纸戳破了。随。更新好快。基本上也就是那样子。老疤和于鲨也是秦皇岛第一监狱里数一数二的势力,但是看到查理霸和骆辰两个人出手,一瞬间就打倒了所有人,这两股势力的老大,瞬间都蔫了。两个人都各怀鬼胎,只想着怎么保持住自己的势力,至于要反抗,这两个人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到时胖子陈发和邓凯一下子就被查理霸打服。尤其是陈发看到查理霸就全身发抖,更加是不敢反抗了。

    等待大家都已经爬不起来了。王言才缓缓的走了出来。

    王言冲着大‘操’场那些人喊道:“你们都干什么呢。。”

    其实王言都看在眼里,王言开始的时候很担心查理霸,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二比六十人,都让查理霸和骆辰答应了。一下子王言感觉就连骆辰都非等闲之辈。还好查理霸和骆辰都是我的朋友,要不然王言绝对会体会到两个劲敌的存在。

    那些被打倒的人‘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还好,那些人都不敢说是查理霸和骆辰打的。

    有一个带头的说道:“没事。。没事。。刚才我们在这里玩呢。。”

    骆辰居然没有想到,这些人真的就是纸老虎,一戳就破,还好查理霸一直都是强硬态度,要不然肯定后期不少麻烦。

    后不远地酷阳学考接羽由最

    离得很远的地方,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个光头说道:“老赵啊。看到没有。。”

    那个光头缓缓说道:“疤哥。。我看到了。。”

    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来了两个茬子啊。。”

    那个光头说道:“是啊。。看起来不好对付。。”

    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看得出来,有胆识,有勇气,估计这个监狱要变天了。。”

    那个光头说道:“疤哥。。要不然,咱们想办法。。”

    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算了,一动不如一静。。毕竟这两个茬子是陈发这个篮子集中营的。暂时还威胁不到咱们。。”

    那个光头说道:“疤哥,看样子咱们所有的兄弟,都不够这两个茬子打的。。”

    结科不地情阳学秘由所最地

    结科不地情阳学秘由所最地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看得出来,有胆识,有勇气,估计这个监狱要变天了。。”

    后不仇不独冷球技陌敌孤秘

    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我也看出来了。。不过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怎么看,怎么感觉那个胡子的男人有一点面熟。。。”

    光头男人说道:“怎么疤哥。。你见过那个胡子?”

    孙远科仇酷月恨太由闹通接

    脸上有疤的男人说道:“有一点印象,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

    艘科远不方阳术太陌接显地

    查理霸坐在一个椅子上发呆,想着怎么调查案子,说实话查理霸都自叹自己查案不如我,但是没有办法。毕竟动手的事我不擅长,所以一般要动手的时候,都是查理霸来做,我就在旁边看着。

    艘科远不方阳术太陌接显地骆辰说道:“什么时候?”

    查理霸心里嘀咕着:我想想啊。前进现在要是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

    查理霸这种人聪明之处,就是想着我这个时候会做什么,所以既然查理霸自己没有办法,只有模拟我的想法,根据我的想法来调查案子。

    查理霸喃喃道:“既然晚上有鬼。。那就只有晚上看看什么情况了。。。”

    骆辰在旁边看着查理霸,见查理霸在嘀咕着呢。不知道查理霸在干什么。

    骆辰冲着查理霸问道:“老鬼。。你嘀咕什么呢。。”

    艘不远仇方冷球太所吉孙远

    查理霸没好气的回道:“你爷爷的。没看到我在这里心思事呢。。”

    骆辰说道:“你在那嘀咕我怎么知道你干什么。。”

    查理霸说道:“得了。。得了。。打一架浑身上下都是汗。。这里能洗澡吗?”

    骆辰说道:“你问谁呢。我也是第一次来。。。”

    骆辰把那个瘦小的犯人邵杰叫了过来。

    “那个。。邵杰啊。。。”骆辰说着挥手叫邵杰过来。

    邵杰看到骆辰再召唤自己,瘦矮子连忙屁颠的跑到骆辰这里来。

    矮瘦子冲着骆辰说道:“哥。。您有什么吩咐。。。”

    骆辰缓缓的笑了笑说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洗澡。。”

    矮瘦子缓缓的说道:“您要洗澡啊。。”

    骆辰说道:“是啊。。。”

    矮瘦子说道:“现在应该是不能洗澡,不过再过一会,我们都要回到自己的集中营了。基本上没有底子的犯人都会去改造。。”

    矮瘦子邵杰说道:“没错。就是自力更生,学一些东西。其实主要说白了就是苦力。。”

    敌地地不酷阳恨太由后指克

    孙不不科方冷察秘由球冷帆

    骆辰说道:“哦。。。我是要问洗澡。。。”

    孙不不科方冷察秘由球冷帆骆辰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冲着矮瘦子邵杰说道:“得了。。谢谢你了啊。。。”

    矮瘦子邵杰,连忙说道:“哥。。。是这样,等劳改完了。大家都会到自己的集中营,基本上像每个集中营的头子基本上都不会参加劳改,因为都上垫子。但是不知道你们二位。。。”

    骆辰缓缓的笑道:“哦。。我明白了。。”

    原来这个监狱的世界也是这样啊。只要是能‘花’钱的地方,基本上也是爷爷的世界。不吃苦不说。肯定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到处都是告别人一等。难怪那些集中营的头子也会榨那些新进来的犯人。这样不仅可以唬住新犯人,也可以喂饱自己的肚子,上边还可以犒劳狱警等。一举三得的。

    孙不科远独孤恨技战我后所

    骆辰说道:“我就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可以洗澡。。。”

    矮瘦子邵杰可能是经常受欺负,一个问题解释了三次都没解释出来,而且也看到查理霸和骆辰的狠劲。生怕自己被骆辰打。

    那个矮瘦子邵杰磕磕巴巴的解释道:“哥。。。哥。。。您。。别生气。。我还没说完了。。只要是劳改的时候,您只要是在集中营里,低调一些可以随便活动。在集中营里有厕所和洗浴的地方。。。”

    骆辰看到矮瘦子的样子,不知道是自己太凶了,还是这个矮瘦子邵杰是受欺负习惯了。骆辰感觉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强硬啊。怎么会这样。

    骆辰冲着矮瘦子邵杰说道:“哥们。。你别怕啊。。我不是那么凶残的人。。。别怕。。。”

    那个矮瘦子邵杰看了看骆辰,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是。。。”

    骆辰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冲着矮瘦子邵杰说道:“得了。。谢谢你了啊。。。”

    骆辰挥了挥手,意思是让矮瘦子邵杰离开,矮瘦子邵杰点头哈腰的冲着骆辰和查理霸说着哥长哥短百年的话。。。。

    当矮瘦子邵杰走了之后,查理霸笑了笑说道:“万年墙头草啊。谁强大就跟谁屁股后边跑。这样的人啊,真是悲催。。。”

    骆辰看了看查理霸说道:“你怎么这么说。。这样的人不也都是被那些狐假虎威的人吓怕了吗?你以为他们这样的人天生就喜欢到处点头哈腰。。。”

    查理霸摇了摇头说道:“没人让他们点头哈腰。不会反抗吗?”

    骆辰笑了笑说道:“你以为都想你呢。。。”

    查理霸说道:“我怎么了。。我天生就什么都会啊。学啊。。。不会打架就学打架。。主要还是那些没有本事的人,不下苦功夫学。。。”

    骆辰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骆辰也认为查理霸说的也对。但是也不是全对,多少有那么一些道理。。

    查理霸缓缓的说道:“你们都不了解前进,小时候跟呆子是的。而且还经常受欺负。。可是现在呢。”

    骆辰说道:“怎么还扯到李前进的身上了。。”

    查理霸说道:“其实李前进就是一个非常励志的人。。”

    骆辰说道:“这跟励志还扯上关系了。。”

    查理霸说道:“因为你不了解李前进,我从小就和前进是兄弟,前进小时候其实不比刚才那个矮瘦子强多少,也经常受欺负,但是从来没有屈服过。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直努力专研自己喜欢的东西。看看现在轮脑子,比那些警察厉害多了。”

    骆辰笑道:“这个我承认。。。”

    查理霸说道:“说实话,自从我再遇到前进的时候,前进所到的地方,只要有案子,从来没有超过三天不侦破的。。。”

    骆辰说道:“这个好想我也听说了。。”

    查理霸说道:“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来北京吧。”

    骆辰说道:“什么时候?”

    查理霸说道:“就那次。。来侦破警方都侦破不了的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失窃案。。。”

    骆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

    查理霸说道:“我们没来之前,警方多少天没破了案子。。前进一来两天半全部侦破。。这就是天份,而前进从小就在警察世家中熏陶,一直没有埋没这样的天份,现在爆发出来了。。”

    骆辰说道:“因人为宜。。。李前进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庸的人。。”

    查理霸说道:“前进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他的毅力和努力咱们没有看见而已。。可能付出的努力比你和我当初的时候还要多。。”

    查理霸在指了指大‘操’场的这些犯人。。

    查理霸没好气的说道:“你在看这些人,一天忽忽悠悠的,不好好的想想自己要干什么,一天就是狐假虎威,欺软怕硬的。活该蹲在这里,要是好好想想自己爱好什么,喜欢什么。努力的去钻研,可能成就一点不比李前进差。只不过他们是不肯努力,怕辛苦,不下苦功夫,等着天上掉馅饼啊。。”

    骆辰笑了笑说道:“我擦。。你什么时候都变成大学问家了。。”

    查理霸说道:“这都是跟着前进在一起学到的啊。。”

    结地不远方月恨考接孙岗接

    骆辰笑了笑说道:“以前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很少提起李前进啊。。”

    查理霸说道:“是啊。。我还真就没有想到李前进会成为‘私’家侦探。”

    骆辰说道:“小时候你们不经常在一起吗?”

    查理霸说道:“在一起确实在一起。不过那时候根本就是太小。估计前进和木头都没有想到我会成为大盗。我也没有想到木头会为了生活和调查自己的妹妹那么辛苦。。。”

    骆辰笑道:“是啊。。这个世界变化就是太大了。可能这一分钟是富豪,下一分钟就是乞丐。这一分钟还在打工,下一分钟就是拥有巨大资产的老板。。。”

    查理霸说道:“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肯努力,肯坚持,肯下苦功,就算不会名留青史,但是绝对可以让自己丰衣足食。。。”

    骆辰笑了笑说道:“你可扯远了。。。”

    查理霸也笑了笑说道:“都跟李前进那个呆子待久了。。说话的方式都变了。。”

    骆辰也笑了笑说道:“想不到这一年多,变化真大啊。。。”

    查理霸笑了笑说道:“我变化大吗?”

    骆辰缓缓的说道:“变化相当大了。。”

    查理霸说道:“哪里变了。。。”

    骆辰缓缓的说道:“心态变了。。。”

    查理霸笑道:“我不懂。。。”

    骆辰说道:“以前的你心狠,敢于冒险。现在虽然说变化不大。但是那种调皮的‘性’格比以前更厉害了。。。我估计啊。。以后我们应该是没有机会在一起做通职者了。。。”

    查理霸笑了笑说道:“还做通职者啊。。钱搂够得了。。现在啊我就是想全心全意的搞好李前进的那个什么破快乐侦探社。。。现在啊李前进都已经离不开我了。。。”

    孙不不地情闹恨太陌显阳鬼

    骆辰笑道:“呸。。。李前进离不开你?”

    查理霸说道:“你以为呢。。我们多年的兄弟情,想不到相隔了十多年有一次的连接在一起。。。”

    骆辰笑了笑说道:“就算你不做通职者。做‘私’家侦探也够了。。”

    查理霸笑了笑说道:“拉到吧。。都不如我们当天的零头。。。”

    骆辰笑了笑说道:“说不过你啊。。。”

    骆辰和查理霸聊着聊着都不仅想起了一年前的样子。那时候两个人是在一起的搭档,专‘门’就是帮助有钱人办事,行业称之为:通职者。

    骆辰和查理霸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在通职者这个行业里做到出类拔萃,要不是一年前在台湾出了状况,估计两个人还会继续在一起。。

    骆辰和查理霸不仅都在回想着自己一年的情景。。

    孙远科远独阳学秘战孤秘鬼

    其实人生有三个成熟的阶段,第一就是自己离开校园,进入社会打工,第一次领薪水的日子。我估计很多刚刚走出校园的学生们,大多数一毕业很难找到工作,不是因为工作难找。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接受社会上的种种事物,内心里存在的一些抵触的心里,实在没钱了。才会硬着头皮工作,当工作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不适应,不喜欢被约束,不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但是只要第一次领到薪水的时候,那一种满足感,绝对是让一辈子难忘的事情。第二就是当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喜悦感和责任感冲击着。其实准确意义上讲,当一个人真正结婚的时候,那才算是一个人真正的长大了。因为那时候已经不在是一个人,而是和自己爱人组成了一个家,这里有一份家的责任。而这一份责任才是让你真正长大的动力。第三就是上了一些年纪,经历了一些事情,当闲暇的时候,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这一辈子或者半辈子都干什么了。回顾自己的‘激’情和失落,成功与失败,喜悦和惆怅。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身边的经历。那一种感觉绝对终生难忘,甚至当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不会忘记。。

    骆辰和查理霸美美的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空,都在回想着什么。

    这个时候大‘操’场的警铃响了起来。查理霸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忙叫道:“擦的。。是不是有人越狱了。。”

    查理霸的话音刚落,走出了很多狱警,带头的人喊道:“下午放风结束了。。都赶紧回到自己的集中营里。。。。”

    查理霸这个时候才明白,这个警报声音仅仅就是告诉所有的犯人,放风时间结束了。

    查理霸笑道:“擦的。。声音整的这么大。我还以为有越狱的呢。。。”

    骆辰笑了笑说道:“你爷爷的。。一天怎么一惊一乍的。。”

    查理霸和骆辰都跟着人群走,要回到自己的集中营。而身边一直跟着那个瘦矮子邵杰。

    瘦矮子邵杰冲着查理霸说道:“哥。。你们是不是要洗澡啊。。”

    瘦矮子邵杰说道:“你们要是上垫子了。那就不需要去劳改室。一会只要低调的不说话,狱警说开工了,你们不动就行。。”

    查理霸说道:“还有这规矩呢啊。。”

    瘦矮子邵杰说道:“只要两个哥哥低调。。。根本一点事没有。。。”

    查理霸这个时候看到了王言,给王言使了一个眼‘色’。但是王言似乎没有明白什么。其实查理霸的意思就是想问问监狱里到底有没有这个规矩。。。

    但是王言似乎不明白。还冲着查理霸叫道:“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