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六号公寓 三十五
    可能是最近正面临着考试,作为一个优等班的学生,压力比较大,班里个个同学的成绩都非常优异,虽然若寒的也不差,但是在若寒觉得自己也只能排到中上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总会出现一些幻觉和幻听,就比如说昨天若寒在寝室里自习听到好朋友聂思宇叫若寒的声音,可是回头去看聂思宇,聂思宇只是在那埋头复习桌上那一大堆的资料,一开始若寒还真就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等若寒继续复习的时候。.d.若寒又听到了聂思宇叫若寒的声音,若寒又转身,聂思宇还是在那里自己复习,若寒心想道:“肯定是聂思宇耍我呢,看我若寒待会怎么整你聂思宇,我从小学过腹语,不开口都能说话。”

    于是若寒打算等其他几个室友出去吃夜宵的时候报复聂思宇。

    十二点,其他三个室友习惯性的出去吃夜宵,现在就若寒和聂思宇单独,于是计划实施。

    “聂思宇!”若寒正在用腹语叫他的名字,果然他第一时间就望向若寒,

    聂思宇看了看若寒说道:“刚才你叫我干嘛,我在复习呢。”

    若寒猜到聂思宇会那么问,若寒当然也不傻,假装用平常的语气回答道:“啊?我一直在自己复习啊,怎么可能会叫你,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大幻听了啊?”

    看到聂思宇疑惑的表情若寒就想笑,可若寒忍住了,不然就会被识破,于是第二次若寒又叫聂思宇。

    “聂思宇。。。。。”

    这回跟上回不同的是这次聂思宇特别生气,聂思宇走到若寒面前指着若寒说:“若寒你开玩笑归开玩笑,别太过分!”

    听到聂思宇这句话若寒当时就惊讶了,叫一下名字就过分了?若寒也不服。

    若寒冲着聂思宇说道:“我只不过叫一下你的名字而已,怎么就过分了?”

    这时的聂思宇气不打一处来,真不知道有什么话让聂思宇可以那么生气。

    “你诅咒我。说我明天就会死,这还不说,说我会从顶楼跳下去,若寒啊咱们好歹是好朋友,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说完之后聂思宇就气冲冲走出了寝室,这话不是若寒说的,若寒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难道还有人在恶作剧?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若寒听不到?或者说是聂思宇又故意耍若寒,可是那么生气不像是装出来的,想到这若寒不经打了个寒战,明天必须一直跟着聂思宇。

    第二天若寒起床后并未看到上铺的聂思宇,其他的室友还睡得正香,若寒去叫她们也毫无反应,就跟一头死猪一样。若寒来到洗手间看到牙膏还未拆开过,记得昨天聂思宇说牙膏没了然后就去超市买了一只回来,居然还没用过,这说明昨晚聂思宇根本没回来过,那聂思宇她人会到哪里去呢,这家伙可真是的!若寒快速的洗漱完跑出寝室,到了教室后看了看所有人,发现这家伙还是不在,若寒急了,毕竟聂思宇是若寒最好的朋友,如果真有人要杀聂思宇该怎么办,若寒不敢想,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快点找到聂思宇,正在若寒着急找人的时候若寒看见前面拐角处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不就是聂思宇吗。若寒追了上去,终于在下一个转角的地方被若寒追到了。

    “聂思宇,你昨晚去哪里了?”若寒叫住了聂思宇,可是等聂思宇回过头的时候若寒被吓了一跳,一个晚上没见黑眼圈居然如此夸张,脸色惨白,一脸无精打采,很是颓废。

    “昨晚我一直在寝室复习,今天很早就起来了想出去买点早餐。哦,对了,若寒还没刷牙呢啊!”说完聂思宇嘻嘻嘻的笑着,若寒嫌弃的躲开了一点,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若寒跟聂思宇一起回到了教室,今天上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到了下午,若寒看见聂思宇神神秘秘走出了教室,朝顶楼天台走去,出于好奇和担心若寒偷偷跟在聂思宇的身后,聂思宇很警惕的到处望,若寒必须小心翼翼才不被聂思宇发现。

    到了顶楼天台若寒竟看到了聂思宇班的班主任,为什么谈话要去天台,他们之间到底什么事,就在若寒想一探究竟的时候眼前一黑,后面的事若寒就已经不知道了,醒来后若寒已经躺在了寝室的床上,床边的聂思宇很担心的看着若寒,看若寒醒来就问若寒怎么了,但是若寒不能说,不然之后还怎么跟踪啊,若寒又不傻,但是确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在关键的时候就突然晕了过去,若寒随便找了个借口骗了过去,现在是傍晚了,很快这一天就快过去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聂思宇也好好的,若寒觉得聂思宇都快神经质了。

    若寒约了聂思宇一块儿吃晚餐,最近比较穷,就去吃了既便宜又好吃的麻辣烫,但是若寒发现那聂思宇吃饭的时候都在东张西望,问聂思宇干嘛!聂思宇也什么都不肯说,对于此事若寒越来越好奇了,先从一开始无缘无故发脾气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再到现在的行为古怪,若寒觉得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事的。

    回寝室的路上,聂思宇跟若寒说话的时候有的路人总会投来目光,不过这目光是在聂思宇的身上而不是在若寒身上,好像把若寒当空气似的,若寒心里想到:明明就是我比聂思宇漂亮多了,看我还差不多。

    走到一半的时候聂思宇跟若寒说,让若寒先走,聂思宇说她突然想起来还有别的事,还特别嘱咐若寒,让若寒早点回去,说完就急匆匆的打着电话走了,出于好奇的若寒就悄悄跟了去,看这方向是去学校的,只不过这是一条捷径,一般不太有人走,尤其是晚上特别黑也没有路灯,路很窄。

    当若寒看到聂思宇到学校后向顶楼天台走去时,若寒大概猜到聂思宇会去找谁,不论怎么样,这次若寒一定要搞清楚,两分钟过去了,果然在若寒意料之中,聂思宇找的那个人就是班主任。

    “你来了,没有人跟着你吧?”没等聂思宇开口说话,班主任就已经先开口了。

    “没有,我让若寒先回去了,一路上没发现有人跟踪”

    这话是聂思宇回答那班主任的话。

    说着,在月色下若寒看见班主任那副阴险的笑容,若寒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了,若寒还没有来得及过去,只听见聂思宇的一声惨叫。。。聂思宇居然被班主任从顶楼推了下去。

    “聂思宇。。。”若寒边喊边跑过去,往楼下望去却没有发现聂思宇的尸体,难道说聂思宇没死!走了不成。若寒心里紧张的念道:“不。。不可能。。。”

    若寒被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打断了。

    “死老头你做了些什么?”若寒怒吼抄起旁边装修剩下的铁杆子就准备冲班主任打过去。

    “开个玩笑嘛”那老头说着居然揭下了自己脸上的一层皮,这个人真实相貌展现在若寒的面前,的的确确就是刚才从楼上被推下去的聂思宇,若寒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寒啊,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刚才那个只是一个假人,一直是我自己自导自演,今天是愚人节,我想吓吓你而已。。”

    聂思宇说一句就离若寒更近一点,若寒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人。聂思宇马上要碰到若寒了,若寒看到了聂思宇身后帮着匕首,若寒暗道:她要杀我了。

    可是若寒发现得太晚了,此时的若寒白色体恤上染遍了鲜血,可若寒好像一点也不疼,没有一点生命在流逝的感觉。

    “不要啊。。”若寒被这个人的叫声回过神来。

    什么?还有一个聂思宇,这个聂思宇正在掐着另一个聂思宇的脖子,只听另一个聂思宇一直在求饶。后来,那个聂思宇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而另一个聂思宇走向若寒。

    “若寒。。我们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若寒心里暗道:这是开的什么玩笑。。。

    原来聂思宇有个双胞胎姐姐,长得非常相似,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聂思宇文静脱俗,而聂思宇的姐姐,却好胜要强,只是很多人都喜欢聂思宇多一点,因为姐姐什么都比聂思宇要强,性格也好,于是姐姐很不服气,日积月累这种怨气的她再也没办法抵挡,决定想一个办法要除掉聂思宇,但是计划总是出错,好像上帝眷顾她一样,直到在一次策划煤气泄露中害死了自己的父母。聂思宇一直以为是煤气自己本身的问题,可万万没想到竟是自己的亲姐姐想要除掉自己而误害了爸妈,造化弄人,聂思宇和好朋友在一次过马路中被货车撞,当场死亡。只是死的太突然两个人一直觉得自己还活着,死后的聂思宇知道父母的惨死变得执着,最终导致别人看得到聂思宇而看不到若寒,姐姐死性不改还想害死亲妹妹,又易容成班主任的样子把妹妹骗到天台,因为经常被班主任找,加上学习压力大而变得有点神经质,到聂思宇被姐姐推下楼的时候,当若寒重伤还一点事都没有的时候,两人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已经不属于人间了,聂思宇很痛心很生气自己的姐姐丧心病狂想给她一点教训,却未曾想杀了姐姐。这个世界上其实人比鬼要可怕,人的内心是很黑暗的,如同恶魔。。。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会做这个梦,因为这个梦是若寒亲口跟我讲的,这是若寒高中时候的经历。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而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是以为若寒是在耍我而已。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啊。可能是最近雨林、若寒和郭玉莹她们走的比较近。所以啊才会有这样的错绝。

    至于什么鬼上身,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我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原来已经十一点五十了。

    我傻傻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我不自觉的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

    一分一秒的等待。。。五十八。。。五十九。。六十。。。

    看着手机刚刚好十二点。但是四零三寝室里依旧是什么声音没有。我仔细的竖起耳朵听着。但是始终听不到什么声音。

    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了十分钟,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十二点十分了。四零三寝室里依旧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查理霸的鼾声。。。

    孙铁龙小声的冲着我说道:“前进啊。。。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没有啊。。”

    孙铁龙说道:“我也没听到啊。。。”

    “***。。不说有什么鬼叫吗?我怎么没有听到。。擦的。。我就说吗?这个世界哪什么鬼啊。。真是以讹传讹。。”

    孙铁龙道:“看来啊。今天晚上白来了。。”

    “是啊。。***。。。算了铁龙咱俩也睡觉吧。。。”

    孙铁龙道:“好吧。只能这样了。。只能先找到刘瑶的那些室友了。”

    “是啊。。我估计啊只不过是怎么回事呢。让帮女孩子把咱们耍了。。”

    我的话刚说完,虽然我们在四零三寝室里,但是我和孙铁龙都感觉到一阵大风在窗外吹过。没一会我就听到了一震诡异的声音。

    “嗡嗡嗡嗡嗡。。。”那声音好想一种笑声,声音说不大,但是听的非常清楚。一瞬间我的脊背就凉了一下。

    我心里暗道:终于来了。原来是这样的声音啊。。

    这种声音我以前确实没有听过。不过我还是比较清醒,这种声音其实也不是很诡异。只不过在漆黑的夜里,突然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确实让人很害怕。

    我看了看孙铁龙小声说道:“听到了吗?”

    孙铁龙还道:“嗯。。前进我也听到了。看来我们两个是都听到了。。”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孙铁龙看了看我说道:“怎么办?”

    我冷静的抽着手里的烟。。。。

    这种奇怪的声音,我之前就没有听过,我心里一惊,如果天天晚上都这样莫非这个世界真的有鬼?不对。。不对。。肯定不是鬼,只是我最近听鬼故事听多了而已。自己吓自己而已。这个世界没有鬼。。

    我连忙点上一根烟,我心里暗道:我现在需要冷静。。。仔细的思考。。。

    这个鬼叫,没一会就消失了。

    我看了看孙铁龙,孙铁龙看了看我。而若寒似乎在床上有一些颤抖。

    我小声的说道:“若寒。。。”

    若寒缓缓的抬起头,冲着我说道:“前进。。。”

    “你还没睡觉吗?”

    若寒道:“已经睡着了。但是感觉好想有什么声音,把我吵醒了。”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查理霸,查理霸呼呼大睡,一点没有感觉出来刚才的那个什么鬼叫。我转头又看了看雨林。雨林睡的也比较香。似乎也是没有感受到刚才的什么鬼叫。

    孙铁龙说道:“刚才确实有异常的声音。”

    若寒冲着我小声说道:“前进。。。不会真是闹什么鬼吧。”

    我坚定的说道:“若寒别胡说。。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

    我缓缓的站起,坐在最窗户边上的床铺。因为我知道这个床铺就是死者刘瑶的。

    我穿着窗户往外看,漆黑一片的道路一个人也没有,而且非常的宁静和祥和。。

    我就坐在窗户边上,静静的抽烟。心里想着:刚才的那种声音确实有够吓人的。第一我活了二十多年,什么汽车尾气声音了。电钻声音了。哪怕是电影里人扮鬼,电脑扮鬼的叫声我都听过,唯独刚才大风吹过,紧接着就传来了那诡异的声音。。

    我就是在静静的坐着。而若寒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来到我的身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我看得出若寒是有一些害怕的。

    我摸了摸若寒的头发说道:“别怕,有我呢。。更何况还有孙铁龙他们。。。”

    孙铁龙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若寒也是没有说话,而是更紧的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抱住若寒缓缓说道:“明天你还要上课呢。赶紧回去睡觉吧。”

    若寒缓缓说道:“睡不着。。。。”

    “睡不着也躺在床上,估计一会你就会睡着了。”

    若寒道:“不要。。就这样吧。。。”

    “好。。别冻着。。”

    我知道我说不过若寒,尤其是若寒是我女朋友,女孩子做什么事都需要迁就的。我和若寒相互抱紧着对方。而若寒这个时候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更不管有没有孙铁龙了。

    孙铁龙时不时看着我和若寒在偷笑,虽然漆黑的房间里,我看不清楚,但是每个人要发出什么声音或者响动,在夜晚安静的寝室里,只要是有一点感觉,就能感觉到。

    我也不理会孙铁龙在那里偷笑,我就是抱着若寒,而心里想着,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假设真的有鬼,刚才的那个声音是鬼来之前的前奏曲,那么怎么就一会的功夫就没了呢。鬼也没有进到房间里。莫非是鬼发现我们人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安安静静的过去了三十分钟,若寒就在我的怀里睡着了。看着在我怀里睡着的若寒,我心里不知道应该想什么好。若寒要是平时我肯定会偷偷的亲一下若寒,但是此时此刻,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你侬我侬。

    我在不影响若寒睡觉的情况下,勉强的冲兜里拿出了手机,我看了看已经一点零五分了。看来谣传的鬼叫,很可能就是大自然某种变化,只不过没人知道而已。以讹传讹之下,演变成什么鬼叫。

    虽然我不知道刚才那个鬼叫是什么远离,但是我心里知道肯定和鬼神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