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八十七章 六号公寓 五
    更多

    “啊。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浮上来了,老四浮上来了!”“快看!是老四的尸体,”“快拿竹竿去捞!”看到河里有个东西浮上来,人群里立马炸开了窝。“孩子‘妇’‘女’和老人都先回去吧,后面的是就‘交’给我们几个大男人来解决,”张副村长对人群大声喊道。等到人群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张副村长让人把勾住老四尸体的竹竿往回挪。老四全身多处骨折脖子被咬掉了一大半,脑袋就靠着那点皮‘肉’连着不至于掉下来,‘胸’膛也被很大的外力贯穿了两个大‘洞’。在场的人神‘色’都很凝重,张副村长撇了撇赵青,发现赵青有点害怕的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心里有了些宽慰,“看来小赵还是会害怕的,我一定要极力说服他让他不要参与捉‘水怪’的行动,否则伤了他我怎么向老王‘交’代。”“老余我还有小曾,待会儿先把老四的尸体处理下,至于抓捕‘水怪’的事,等我回来时会到村政fu里进一步决定相关计划和参与的人选,小赵老师还是不要参与了,你可是我们村里唯一的老师,我们可要确保你的安全!”张副村长严肃地说到。“可是,可是。。。”赵青听到张副村长拒绝了自己参与这次行动非常的不愿意,可是张副村长怎么会给他商量的余地,“好啦,小赵老师,就算是我代表全村人求你已大局为重啊。”赵青最终还是没能参与剿杀“水怪”的行动。张副村长组织了一行人在村子附近的河边围了结实的栅栏,还在河边挖了十五个取水的小渠共村里日常生活使用。总之现在河边是一块禁区,在“水怪”没有被抓住前,任何人都不得轻易靠近,为此村上在白天还专‘门’设了监视的哨站,用作提醒大家不要‘私’自前往,也为监视河里情况。一连十几天大家都相安无事,张副村长心里盘算着王村长也该回来了。天空‘阴’沉沉的,绵绵细雨落了一整天。赵青在给孩子们上完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后,回到家批改起孩子们的课堂作业起来,草草地吃了晚饭后,又开始了明天的备课任务,直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赵青才开始上‘床’睡觉。“滴答,滴答,”屋子里传来漏雨的声音,赵青觉得很奇怪,“自己的屋子是刚刚装修过的,怎么会漏雨呢?不管了,明天还要给孩子们上课,漏就漏吧,明天再说吧。”索‘性’就用被子把头给‘蒙’住。可是“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直在赵青的耳边徘徊,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不知怎么的,赵青感觉自己听了这声音后就是睡不着。到了快十二点半的时候,“不行,得起来看看到底是哪里漏了,然后把它给补上,不然今晚我别想睡着。”赵青点了灯下‘床’仔细地查看了自己的房间,纳闷的是他连一滩水迹也没有发现。这时他再静静地听,却听不到“滴答,滴答”的声音了,于是他又上‘床’睡起觉来。“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比上次要更急促,更大些。赵青快要被这奇怪的滴答声给‘弄’疯了,他用双手捂住耳朵可是依旧听得见,眼看着就要到凌晨一点钟了,心里无比窝火的他只得再次起‘床’查看。173小说网“奇怪,什么也没有啊?”赵青心中泛着疑,静静地听着四周的响动,“怎么声音又没了?”他打开了木‘门’,发现外面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此时正起着雾来。赵青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雾发疯似的汇聚、变浓,感觉危险正向自己袭来,急忙关上木‘门’。“呯!呯!呯!”三声重重的敲‘门’声随即传来,“谁啊?”赵青问道,可是没人答应。“呯!呯!呯!”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找我呀,是张副村长?”不管如何问对方,对方就是不应,只是有节奏地敲着‘门’,赵青心里开始发‘毛’,“莫非是鬼?!”于是他把房间里一切都搬得动的东西全部用去堵‘门’,渐渐地敲‘门’的声音消失了。赵青总算是松了口气,此时的他已完全没有了睡意,不安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啪”忽然,他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大滩水,水正源源不断地从‘门’口涌来!赵青的脸惨白,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呯!呯!呯!”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的敲击力要更大些,‘门’框也快被震掉了,只听得“嗙”的一声,‘门’连同堵‘门’的桌椅一齐被撞飞,一个黑影立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一阵‘阴’风吹过,现场的空气霎时间被凝住了。“赵老师你还好吧?”黑影开了口,听声音是个‘女’生,“你。。。你是?”赵青有些害怕。“钟惠什。我是傍晚和王村长一起来的村子,是来帮你们消灭凶尸的。还有问题的话,就跟我去一趟村政fu,到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惠什似乎有些看不惯胆小的男人,看着眼前被吓坏了的赵青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话音刚落便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赵青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惠什走得很快,赵青小跑着勉强能跟上,村政fu此刻正围了一大群村民,叽叽咋咋地,好不热闹,看到惠什和赵青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村民们赶忙过来问候,他们简单的回应了两句,便径直进了会议室。会议室点着煤油灯,亮堂堂的,里面坐满了人,有村上的长辈们、王村长、张副村长和带自己来的惠什。现在赵青才看清了惠什的庐山真面目,她留着前额盖眉短发,短发下面是一张俊俏白皙的瓜子脸,眉宇之间显‘露’些男子气概。“呀!惠什,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哦,小赵老师你也来啦,”一进‘门’大家都站了起来,王村长赶忙迎了上去。“凶尸逃到河里,我也跟了上去,可惜没抓住它。这个畜生,刚刚还想害赵老师,幸好我及时赶到,”惠什冷冷地说到,“它还会来的,我们还有机会。这件事不能再瞒着村民了,应该及早让大家知道,以便以后的防范和抓捕工作。对了,罗婆婆怎么样了?”王村长遗憾的摇了摇头,“唉,罗婆婆的大半个脑袋都被掀掉了,脑浆溅得一屋子都是,‘弄’断的四肢也就只找到了一只左手。。。”“真的抱歉,王大叔,要是我再快一点的话,罗婆婆。。。”“惠什你可不要自责啊,你不远万里的来搭救我们,我们还有好好的感谢你呢!”王村长说的是实话,当初他和李二娃到市上去报告情况时候,上级压根儿就不信他说的有鬼之类话,还把他们扣留下来到公安局录口供,说直到破案才能走,毕竟这件事牵扯了二十几条人命,上级还是很重视的。可王村长可等不得,他要是回去晚了,贞陇随时都有被“屠村”的危险。他偷偷跑了出来,打算一个人回去跟“水怪”拼命,身无分文的他只得到车站乞讨路费,幸亏遇到了好心人惠什,不但帮他解决了路费还答应帮他抓“水怪”,不然的话,王村长估计也就只能走回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张副村长就把全村的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把近来所发生的事的说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村民。村民们都很震惊,但大多都很理‘性’地压制着内心的惊慌,一脸严肃。这让张副村长很是欣慰。“我们贞陇人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一个小鬼算什么!”张副村长说到,“我们不仅不怕它,还要消灭他!待会惠什会发一些镇鬼符,大家都去领,然后耐心听她讲解符的使用方法,我相信我们贞陇人在惠什的帮助下一定能‘挺’过难关的!”“哗。。。”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以鼓掌的方式相互打着气。“请问王村长在吗?”从人群的边缘挤进来了四个男人:其中一个身高略低于其他三人走在中间,平头,看起来较其他三人成熟;最右边剪的是“子弹头”,很是帅气;最左边的留了个帅气的长发,瓜子脸;走在最前面的也就是问话的那个人,脸有点白。四个人走起来很有气势,排山倒海的,好像是经过了什么特殊训练的,不过平均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你们是?”张副村长看着这四个陌生人不解的问道。“我们也重要的事要找王村长,请你帮忙通知一下。”“哦,请跟我来”。五人来到了王村长的办公室,惠什正和王村长讨论着抓鬼的事宜,听到张副村长敲‘门’,王村长便起身去开‘门’。“这位就是王村长了,”“你好,王村长我们是上面派来的,有些话我们想和你单独谈谈,你看他们是不是。。。”“好的,惠什,老张请你们先出去一下吧,我和这几位同志有些重要的话要谈。”“好了,请问四位怎么称呼。”“我叫庞枫,”庞枫指了指较成熟的那人说,“他叫唐邺”又指了指“子弹头”,“那个人妖叫夏谬”庞枫笑了笑又说道,“他旁边那位是廖畅。我们四个是国家灵异事件部‘门’的干事,来负责调查和解决发生在你们的贞陇的‘电工’集体‘暴毙’事件。”“灵异事件。。。部‘门’?这。。。”“是国家秘密创建的部‘门’,是国家机密,这是我们的工作证。”庞枫顿了顿,用很严肃地语气问道,“事情发展如何?”“幸好有惠什的帮忙,不然我们贞陇可能昨晚就被凶尸给屠村了”王村长说道。“你是说刚刚出去的那个‘女’生?”庞枫问道“是的,惠什是个好人,不远万里的来帮助我们,她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呐。”“你是说她也懂这方面的东西?”“惠什懂得的可多啦,不仅和我研制了十几套抓鬼法案,还帮我们村民赶制了镇鬼符护身。”“原来是同道中人,能介绍认识一下吗?”“当然可以,我这就去叫她。”于是王村长叫来了正在给村民们发镇鬼符的惠什。惠什一走进房间,屋子里的氛围就变得怪异起来。“惠什,这位是庞枫,这位是唐邺,这位是廖畅,呃,这位是夏谬,他们和你一样都是来帮助我们消灭凶尸的,都是我们的大恩人呐!所以在这里我要替贞陇人给各位说一声谢谢了”王村长道。“王村长见外了。”惠什盯着眼前的四个人,看也不看王村长地应付了一句。这时,四人也一动不动的盯着惠什,神‘色’凝重,大约过了五秒钟,四人快速地‘交’换了眼神,廖畅起身开口到,“这是我们的本分,谈不上道谢,王村长客气了。请问惠什是哪里人呢?”“成都人。”“哦?咱们算老乡了。”廖畅望了望夏谬,只见夏谬快速地‘摸’出皮包里的袖珍电脑捣鼓了一下,然后冲廖畅点了点头。“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干嘛这么不信任?”王村长看到眼前的气氛不对,急忙打圆场,“我想大家一定是误会了!”“村长,你不要管,我们在办正事!”庞枫严肃地说道。“可是。。。可是。。。”“村长,到这边来,你眼前这个惠什有问题,”唐邺起身抓住王村长的手臂往自己一方拽。骤然间,屋子里便安静的要死,沉闷的空气中,双方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势!庞枫、唐邺迅速地向‘门’口靠去想要封住出口,惠什见势不妙,在背后用右手悄悄地运了一团气,气愤地说到,“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我们还想问你想干什么,你这样潜伏在贞陇村居心何在?!”夏谬严肃地说到,“全身没有一点人的气息!”“啊!什么?!‘弄’错了吧,惠什可是好人呐!”王村长吃了一惊,“我不相信!”“王村长,给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等我们抓住了她再慢慢跟你解释,”唐邺冷冷地说到。“休想!”惠什怒吼道,“轰”地一声用积满了真气的右手把办公室的小木‘门’打得粉碎,“哼,后会有期!”夺‘门’而出。“追!”,四人一同追了出去。“难道是我引狼入室了?”看着被惠什打得稀巴烂的木‘门’,王村长一个人留在原地发呆。四人大步追了出来,可是惠什早已不见了踪影。“也只是她的气息有些特别罢了,会不会没我们想的那么严重?”夏谬说到。“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万事都要留个心眼,”唐邺说到,“待会儿廖畅和庞枫叫上王村长把高树林里的尸体处理一下,这么多天过去了,恐怕它们早变成行尸了,你们多带些工具。我和夏谬留在村里布置防御大阵,以免凶尸晚上再出来害人。”“嗯,”三人随即点头答应。唐邺所说的防御大阵其实就是一种道术,在村子的边界洒上一圈公‘鸡’血,再在村子的正东、正西、正北、正南方向放上四件法器,这四件法器内收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兽魂,设阵人还需在大阵中央设坛,以便控制和监视大阵内部。在过去,中央的道坛会摆满了各种符咒和法器,经过庞枫对许多法器的现代化改装,中央道坛只用架设一台特殊的电脑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