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八十六章 六号公寓 四
    她们走了之后,侦探社就我自己一个人,我这个时候才发现为什么孙铁龙喜欢看新闻和看论坛。,最新章节访问:。这里面有很多想象不到的东西,而且有的文章也特别吸引人。

    我打开了一边文章看的入神。。。

    “贞陇”是个偏僻小山村的名字。明末清初一群躲避战‘乱’的人到了这里,看到此地僻静宜居,便安顿了下来。随行人群中有个道士,据说是他根据风水学才找到了这儿,按照道士意思应该取名为“真龙”的,可村民们怕事,害怕触怒了皇帝,于是改名叫做“贞陇”。不过现在看来贞陇人的担心纯粹就是多余的,从祖辈们逃难到这儿都快一百多年了,什么官啊兵啊的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们的村子里过,所以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政治势力的空白区,一般村子里的一些重要决议都是由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决定的。虽然一百年前成功躲避了战争的祸害,但是碍于贞陇村的‘交’通闭塞,加上当初逃难的时候人群中的文化人就道士一个,又没什么书籍笔墨的留传下来,导致世代的贞陇人都变成了“睁眼瞎”。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三十几年前,一只勘探黄金的武警部队发现了这里。刚开始队长还只是高兴,想到能够在这深山老林找到一个村子来借宿一晚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当队长领着一行人来到村子找村长的时候,发现一切并不是他刚开始想象的那样简单。他发现村民们竟然还是立冠盘头,麻衣布履,感到甚是诧异。双方就这样对望僵持了一会儿,好在部队那方也是经过训练的人,对此类事情也有耳闻,在村子的长辈们出来的时候队长亮明自己一行人的身份,说明了来这儿的目的。长辈们听了可是又惊又喜的,虽然不是全部都能明白队长讲的话,只要不是来村子捣‘乱’的就好,便慷慨的接纳了他们。晚饭上,刚开始大家还一起寒暄了几句,到后来几乎都是队长一行人在给长辈们讲外面的事情,讲的人滔滔不绝,听的人如痴如醉。在长辈的盛情邀请下部队多留宿了一晚,后来长辈聊出来自己的心愿,想让国家给派个教书先生过来,结束贞陇村没有文化的历史,队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让我们把时间转回到二零零五年。现在的贞陇村比以前好了很多,当初队长在回到营地后向上级反映了自己发现的情况,通过逐级上报,半年以后相关部‘门’派了人去接管村子同时也派了一名支教教师。但是‘交’通落后依旧是个阻碍村子发展的头号问题,贞陇村依旧落后。贞陇村地处我国西部山区,山高林密,地势险峻,要到贞陇村只能靠步行,光山路就要走五天左右,其间还时常有豺狼虎豹等猛兽出没,可谓是危险重重,九死一生。不过贞陇的风景是非常美丽的,整个村子就坐落在两座蜿蜒盘旋的巍峨的大山之中,村子的东边有一条河,是贞陇人的母亲河,叫“珍珠”,“珍珠”的水非常清澈,平静的水面上一向都氤氲着一层薄雾。从山上看村子,村子的房屋在整齐的田垄和树林灌木中若隐若现,青灰的墙灰黑的瓦,还有袅袅的炊烟,是一种和谐的美。从村子看山上,到处都是“生命”,红的果、绿的叶、奔的兔、飞的鸟,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是一种自然的美。全村占地三千余亩,有五百余户人家,总人口一千二百人。贞陇人的公共墓地在“珍珠”的下游,是一座较大的山丘。最近村里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件事:经过严老师的不断努力,政fu派了新的教师到村子支教,据说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严老师因为积劳成疾不幸病倒在‘床’上快半年了,感到自己时日不多的他,看着村里的孩子没书读,心里非常的难受,一连写了几封信给省教育部,表达了希望外调教师进来的强烈愿望,如今这事儿终于成了。第二件事:贞陇村就要通电了。王村长此时此刻正带领着村上的二十五名青壮年配合国家电网工程的师傅们加班加点地架设电线,大概等到新老师来的时候,全村人就可以用上电了。这预示着贞陇村的生活又迈向了一个新的台阶。第三件事:李家的老四疯了,据说是前天在河边打水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当时李老四一路狂奔,边哭边喊,“有鬼,有鬼!”大家都闻声跑了出来,只见李老四衣服被挂了个大‘洞’,右脚的鞋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双脚忽然发软倒到了地上,两个魁梧的小伙把老四扶到了墙角边依靠着,过了一会,老四的‘裤’子也湿了,一股屎‘尿’味二扑鼻而来。大家急切的想知道老四遇到了什么东西把他吓成了这样,但老四再也没有开口,只是瞪着两只空‘洞’的眼睛。几个刚从河边看了情况后又回来的人,对众人摇了摇了头,说河边什么也没有,只发现了老四的一只鞋子,和挂在灌木上的衣服残片,可能水桶随河水飘走了。今天是新老师赵青来贞陇村的第一天,村上在村政fu摆了宴,为赵老师接风,也为慰劳不远万里去接赵老师的张副村长一行人。然而王村长却带着一个随行的村民慌慌张张地跑进了村子,正准备向村政fu赶去,小孩们看见了也跟着跑,边跑边叫,“有电啰,有电啰,新老师一来就有电啰!”王村长忽然停住了脚步,两手一张也拦住了一起跑的那个村民,然后把头转向那群小孩子,‘阴’沉着脸,声音颤抖地有些问道,“新。。。新老师已经来。。。来啦?”“对啊对啊”孩子们兴奋的回答道,“现在正在村政fu吃酒呢,王大叔,今天就可以通电了吗?”“快快。。。快了。。。快了”宴席上大家正摆谈正兴,忽而‘门’外传来一阵朴实的声音,“赵。。。赵老师可算是把您盼来了,咱贞陇的孩子又有书读了!”接着便走进来一个‘激’动得满脸通红,全身还有些颤抖的熟悉身影,原来是刚刚回村的王村长,王村长不断地向着赵老师作揖,“老王我代表全村给你道谢了!”眼看着就要下跪了,小赵赶紧去接,不停的说道,“您快起来,您快起来”,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小赵,感动的有些木然了,拼命的把王村长往上拽,“我受不起啊,大叔,咱以后可是一家人了,不要这么见外了。”很快,桌上又添了一副碗筷。大家在相互寒暄了几句后,张副村长开始向王村长发问了,“哎,老王,你那边电线架得怎么样了,今天能通得了电吗?我可是按时地把咱们的小赵老师接回来了,别忘了咱俩可是有赌约的,当初是谁说一定比我先完成任务的啊?”“啊。。。不是说今。。。今天之内吗,今天还。。。还不是没。。。没过吗?”王村长被张副村长问得‘色’变,显得很不自然,“看你紧张成那样,一定没办好,来来来,先罚一碗酒再说!”张副村长眉头一皱,愧疚的看了一眼赵青,对着王村长发难道,“不不不,先罚酒三大碗!”“张大叔你就不要为难王大叔了,架设电线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可不能图快,要踏踏实实办好,我们都相信王大叔已经尽力了,”赵青赶忙帮着给王村长打圆场。“好了好了,小张你就不要为难小王了,小赵老师都不急,你急什么,”在座的长辈发话了,张副村长也就没有再对王村长发难。等到宴席散了,王村长把张副村长拉到了楼上办公室,看了看‘门’外没人,赶紧把‘门’反锁。此刻的憋了很久心事的王村长在也忍不住,一把抓住张副村长的右大臂,嚎啕大哭起来,“老张,出大事了!我们死了好多人!一定不能让小赵老师知道,不然他一定会离开贞陇村的!”张副村长听了一愣,想到接风宴上王村长种种怪异的举动,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急切的问道,“出什么大事了,谁死了?你倒是说啊!”王村长急促的‘抽’咽着,深深吸了几口气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们架设电线队伍就只剩下了我和东村的李二娃,其他的全死了!全死了!就在我们贞陇村墓地不远的高树林里!”事情发生在李老四被吓傻的前一天,王村长领着架设电线的队伍顺利地把电线架设到了离村子三公里远的贞陇墓地的位置。最多再过两天村子就可以通电了,此时队伍也完全可以回村过夜,但是已经胜券在握的王村长想给全村人一个惊喜,在今天的任务超额完成后,王村长把队伍安排在墓地不远的一块高树林里过夜。为了防止野兽,大家找了些树枝生了一堆大的篝火,二十七号人就围在篝火边简单的盖了件大衣就呼呼的睡着了,剩下的三个人负责守夜。大约是凌晨一点钟左右,王村长、李二娃和谢小五被上一轮守夜的人叫醒,王村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了望夜空中那轮明亮的满月,心中顿时充满了喜悦之情。王村长看了看篝火,已经快要烧尽了,‘摸’了‘摸’堆放的柴火,发现柴火也用完了,于是小声地叫上李二娃去拾柴火,让谢小五一个人留守。较近的周围已经没什么柴火了,趁着皎洁的月光,王村长带着李二娃去了更远的地方,走了大约有十分钟,树林里突然开始起雾了,而且越来越浓,很快可见度就不足十米了。王村长心想不好,要‘迷’路了,赶紧抱着拾来的柴火和李二娃往回赶,半路上他们听见了自己队伍方向传来的嘈杂声,感觉发生了什么大事,心弦绷得更紧了,扔下柴火拼命的往驻地跑,此时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已不足两米,王村长和李二娃没管太多,只是顺着叫喊声传来的方向跑去,“砰,砰!”两声闷响过后,俩人同时撞到同一颗大树上,晕了过去。等到二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天亮了,头顶上是刺眼的阳光,浓雾早已散去,万束光芒穿林过后,高树林里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鸟儿们依旧在枝头欢快的歌唱着,从这头又飞到了那头,快乐地歇不住脚,高树林里一片和谐的气氛。二人相互搀扶着,继续向驻地赶去,他们迫切地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队友们现在是否安全。终于,他们到了昨晚的驻地。这是个陌生而又恐怖的驻地,队员们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大多数已经不完整,干涸的血迹到处都是。“啊。。。”,一声惨叫过后,李二娃两眼一黑,双脚发软,晕倒在地上。王村长勉强要撑得住些,他靠抱住一颗小树的树干而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用嘶哑的声音喊了一大串人的名字,“小五!老刘!大明!罗疯子!。。。”悲痛的叫道,“你们在哪?!快出来啊,不要躲着了!”或许是真听到了王村长呼唤,王村长看到前面倒下的人群中有个人动了动,赶紧跌跌撞撞的向那个人跑去,近前来时,王村长被惊了一跳,看到这个人的背上有道重重的划痕,鲜血已经浸湿了衣服,‘乳’白‘色’的骨头在伤口深处若隐若现,受了这么重的伤且能活到现在,着实不易。王村长用右手搂着那个人的后背,小心地把他翻转过来,原来是谢小五,“小五,你忍着啊,我马上送你去看医生!”,王村长泪如雨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把你害成了这样!”只见谢小五口中不停的絮叨着,王村长把耳朵轻轻地贴了过去,“村。。。村长快。。。快跑,有。。。有脏东西,它从背后偷。。。偷袭。。。袭我,”“哇”谢小五吐了一口鲜血,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杀。。。杀了光全。。。全队的人。”说完便使劲推了推王村长的‘胸’膛,示意他快走,就再也没有开口了。王村长用身上的大衣把谢小五的尸体盖上,然后摇醒了晕过去的李二娃,一起把死去的队友们就地火化埋葬了。在向李二娃‘交’代此事不能随意向第三个人‘交’代后,二人匆匆都向贞陇村赶去。现在已经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就是张副村长,王村长知道张副村长一定会为自己保守秘密,所以告诉了他,李二娃从小就很听王村长的话,相信他也不会‘乱’讲的,他俩一路上赶回来的时候也编好了借口,就说回来拿重要东西的。“现在你想怎么办?死了那么多人我能帮你瞒得到什么时候,”张副村长脸‘色’凝重的问道。“一定不能告诉小赵老师!不然他一定会被吓跑的,严老师费尽千辛万苦帮我们贞陇村得来一个老师,失不起啊!我苦苦隐瞒到现在就这一个目的!关于脏东西的事,就算是说出来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佛祖保佑那东西千万不要来我们贞陇村。”王村长道。“老王,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张副村长不得不把李老四打水时被“水鬼”吓疯的事情告诉给了王村长,“李家老四疯了,听说是遇到水鬼了,还好没要了他的命,是大前天发生的事,也就是说它比你们先一步到我们村子,现在事情已经很危急了,你说如今该怎么办?”“什么!‘混’。。。‘混’蛋!我要宰。。。宰了它!”王村长又怒又恐,“这件事一定要让上级知道,不管他们信不信,马上我就带李二娃出山报信!”吃完了接风宴,严老师把赵青叫道了自己的病榻前。赵青看到严老师的‘床’前的小书桌上堆满了村民们送来的水果和‘鸡’蛋,屋里还有一个专‘门’照顾严老师的小姑娘,赵青一进来,小姑娘就很有礼貌地给赵青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严老师,病好些了吗?”赵青关切地问道。“好多了,快坐快坐,”严老师微笑着说,“小赵你能来我很高兴,这下贞陇的孩子又有书读了。贞陇人一向都是热情好客的,这么善良朴实的人却困在这个穷山坳里出不了头,谁看了都于心不忍,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但我真心希望你能留下了教导贞陇的孩子们,咳咳,”严老师越说越‘激’动,一行浑浊的泪水划过了布满皱纹的脸颊,却止不住了,“你能答应我吗,永远也不要抛弃贞陇人!我知道,要你做出耽误你前途的决定是多么的可耻的事,可是我……我,”赵青一把抱住了严老师,动情的说道,“严老师,你别说了,我当初选择来了这里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不瞒您说,我从小就是个孤儿,很少受过别人的关爱,但是我来到贞陇村以后,我发现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爱我的,总是对我嘘寒问暖,对我无微不至,我早已暗暗发誓,以后就在这里生根发芽了!”王村长带着李二娃出山的第二天严老师就过世了,严老师是笑着离开的,过世后面容还是那么的慈祥,仿佛只是睡着了般。悲痛万分的贞陇人为严老师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就葬在贞陇村的公共墓地里。不是所有人都去了严老师的葬礼现场,除了村里的老弱‘妇’孺留下来给大家做饭,还有被水鬼吓傻的李老四。李老四一个人坐在自家‘门’槛上,呆呆地望着天空,嘴巴张得大大的。“老四。。。”,忽而一阵轻柔的‘女’人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李老四举着张表情呆滞的脸四处张望,“老四。。。”,声音再次响起,略带丝丝冷冷地笑意,李老四把头摆向了“珍珠”的位置,缓缓的站起身来,摇摇摆摆的向它走去。到了河边李老四索‘性’就坐在了河岸上,把脚伸进河水里捣起水来。负责监管李老四的罗婆婆这时也找出了‘门’来,“四儿。。。四儿。。。”一连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便来到河边来找,发现李老四正坐在河边上捣水玩,总算松了口气,正当她打算过去拉李老四时,“嗖”的一声,李老四像是被什么拖到了河里,立马就沉入水中不见了,顷刻间,殷红的鲜血便一股一股地冒了上来,罗婆婆见状惊叫到,“出人命啦,水鬼杀人啦!”很快河边便围满了人,包括去参加严老师葬礼的张副村长和赵青。“可能河里有什么凶猛的鱼类,我们得想办法把它逮住,免得以后它再祸害村子,”赵青坚决地说到。“对,我同意,”张副村长连忙表示赞同,“我会尽快组织人手去围捕水怪,小赵老师先去休息下,毕竟为了严老师的事你也费神了不少。”“不行,贞陇村的事就是我的事,对于这件事,我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否则你让我如何安心,”赵青立马拒绝了张副村长的好意,极力参与到缉拿“水怪”的人群中去,“乡亲们,身为贞陇村的一员,眼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害,怎能坐视不管,谁愿意和我一同捕杀水怪,为老四报仇?”“我愿意!”“我愿意!”“我也愿意!”“为老四报仇!”看到村民的情绪被赵青‘激’扬的如此高涨,张副村长此刻也是无奈的很,心中不断的祈祷到,“老王,快点带帮手回来啊,我快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