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二百零六章 惊恐满屋 二十
    说句实在话,除了太监,无论是哪个男人,其实都是好色的。只不过有些男人隐藏的比较深,而有些男人却流露在表面。

    我和若寒平时很少单独在一起,试想一下一个美女单独和你相处,而且还是你没国门的女朋友。就算是在正经的男人,身体上也会有一些兴奋吧!就算会控制,脑子里也会想一些男女之间的事。

    不知道若寒是天真还是无邪,或许是知道而不说。若寒只是边吃着饭,边笑着和我聊天。

    正好若寒问道我刚才是不是想杨羽茜案件。我顺水推舟的回答的是。我心里打出一口气,自己感觉极其的不好意思。

    若寒说道:“你是不是感觉杨羽茜的案子有什么问题。”

    平时一谈到案子,我说话根本就不需要磕巴,张口就说出我什么什么意见。但是若寒突如其来的问道。

    我吱吱唔唔的说道:“啊。。我想。。确实。。有些问题。。”

    若寒看我说话磕磕巴巴,好奇的看着我,冲着我说道:“前进。你怎么了。”

    我假意夹一些菜到碗里,狠狠的吃了几口,就在这吃饭的几秒钟,我努力的让自己的思路平复。

    我假装什么事没发生,缓缓的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好悬没噎着。。”

    我偷偷的看了看若寒,不知道若寒发现没发现我奇怪。但是感觉若寒似乎没有太多的关注我为什么磕磕巴巴的说话。

    若寒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冲着了我笑了笑,说道:“我的菜现在是不是越来越好吃了。”

    “嗯。。确实是越来越好吃了。”

    若寒笑道:“这回你可幸福了。”

    我看了看若寒,不明白什么意思。

    若寒接着说道:“回到侦探社,你就不需要天天为了做饭而发愁了。以后我可以帮你一起做饭啊。”

    “哦。。哦。。”

    原来若寒脑子里在想回去做饭的事啊。我假装吃着饭菜,不管是好吃还是不好吃,通通的都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有几分钟没有说话,就专注着吃着饭菜。而若寒也是一样,不过似乎若寒对杨羽茜的案子也比较感兴趣。

    若寒道:“前进啊,你接着说杨羽茜案子你是怎么想的。和我说说。”

    一谈到破案的话题,我算是渐渐恢复了正常。我夹了一口菜。吃了一口,沉思了几秒钟,菜缓缓的说道:“奇怪的地方太多了。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若寒道:“我也感觉那个况宇凡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问道:“若寒你说说都哪里奇怪了。”

    若寒道:“我不懂推理,但是我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感觉况宇凡和杨羽茜的夫妻应该有问题。”

    “你是从哪里感觉出来的。”

    若寒道:“你想啊前进,老婆尸骨未干,真凶也没有抓到。居然会邀请你到家里聊天。”

    “其实这不算是疑点。”

    若寒看了看我,接着说道:“我不是还没说完吗?你没发现吗?闲聊的时候,况宇凡根本就没有思念自己老婆的感觉。而你一提到杨羽茜的时候,况宇凡就好想演员一样,渐渐的入戏。流露出思念老婆的感觉,又是后悔啊,又是舍不得的。你不会是没有感觉吧!”

    “我早就感觉出来了。但是人和人之间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也不能确定况宇凡不爱自己的老婆杨羽茜,更不能说明况宇凡和杨羽茜之间有问题。”

    若寒道:“我是女人,所以感觉况宇凡很奇怪。”

    “你说的没错,假如我老婆要是无缘无故的死掉,我满脑子只会想着谁是凶手,为什么杀我老婆。但是况宇凡似乎没有给我这样的感觉。”

    若寒道:“没错啊。所以说况宇凡绝对是有问题的。”

    “杀人是需要动机的。就现在我所知道的线索。还不能确定什么。只能说况宇凡有问题。至于有什么问题,我还真不知道。”

    若寒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啊!前进。”

    一听若寒问我怎么办,我心里掏心窝子的想着:那就是爱咋咋地,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虽然我很好奇整个事件的前后联系。但是毕竟那不是我应该做的事。

    “没打算,我现在的打算就是吃喝玩乐。”

    若寒叫道:“我看啊!海南警方破不了案。”

    “这你都知道?”

    若寒说道:“没看那些白痴的海南警察,简直就跟猪一样。把好人当贼看。就凭他们那处事方法,我就知道肯定是脓包。”

    原来若寒还是很生气被关在拘留室那十多个小时,仔细想想也难怪。谁无缘无故的被当凶手看,还关了不见天日的黑屋子。无论是谁,心里那团火都压抑不住。

    我连忙解释道:“其实警方那么做根本就没有错,如果我是那个杨天官,我也会仔细调查咱俩!再说了警察如果要是锁定犯罪嫌疑人,是有权利拘留二十四小时来搜集证据,如果不拘留,犯罪嫌疑人跑了。警方顿时就会失去所有破案的线索和实际。万一最后调查出是真凶,就可以直接起诉。如果不是放了也无可厚非。”

    若寒说道:“现在保释都需要花钱吗?一个人两千元,想不到机关单位也玩这个。”

    我笑了笑,冲着若寒说道:“那些都是法律规定,没有办法。”

    若寒骂道:“就是倒了血霉了。早知道啊就不来海南了。大老远的遭罪受。”

    看样子若寒很生气,不过若寒素质并没有发太大的火,也没有转移到无辜人身上发泄,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我觉得还是得哄着若寒,最起码让若寒心里那股气先消了。要不来海南玩啥都玩不痛快了。

    “好了。媳妇别生气了。咱就当破财消灾了。所以啊这事咱就别跟着瞎搀和了。咱该吃吃,该喝喝。去好玩的地方,敞开了玩。到回去的时间,咱就回去了。”

    若寒道:“那你的意思,杨羽茜的事你就不管了。”

    “不是管不管的问题,压根就跟咱俩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在说了就算我想管,我也没有资格管,第一我不是杨羽茜亲属,根本就没有理由参与进来。第二海南警方也不会允许我参与进来,我还是那句话,警察不是吃干饭的。肯定警方有他们的调查方向,更有他们的布局和思路。我插一脚进入搀和。说小了可能会抓不到真凶。说大了那是破坏海南警方刑侦机密,到最后还是惹一身骚。到时候事没办明白,咱俩玩也玩的不痛快。”

    若寒听我说的很有道理,也很赞同的我想法。

    我说道:“好了若寒,咱俩啊就吃饭,吃完饭后我抱着你看一会电影。快睡觉的时候,就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咱就去三亚。去天涯海角玩玩,我特别想带着你看日出!”

    若寒喃喃说道:“好吧!只能这样了。不过啊看日出要早起,我不喜欢。”

    “看日出可以让自己心旷神怡,而且能感受早上大自然的风光,更重要的是我小时候,我就想着带着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去看日出,怎么说也算是我对自己,和最爱的人一份承诺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