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零八章 成吉思汗神墓 十二
    原来整个成吉思汗墓里的壁画都是有寓意的,可能是我的逆向思维比较高,当看到壁画上成吉思汗骑的马,我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而且壁画上成吉思汗马头的方向,我隐约的感觉是一种引路的指示灯。

    我顺着壁画上马头的指使一步一步走,走到最后走到了一个死胡同,但是查理霸和贾西贝似乎看到了什么,而我也感觉到好想是找到了一个机关门。

    而队伍当中孟磊见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孟磊高呼道:“*,又白走了。”

    贾西贝不耐烦的说道:“你给我闭嘴。”

    查理霸开玩笑的冲着贾西贝说道:“你们考古的,是不是花点钱就能进去。”

    我起初没听明白什么意思。查理霸接着说道:“一个考古专家都不如我这个业余的。”

    这回我感觉出来,查理霸在指桑骂槐埋汰孟磊。

    查理霸说道:“古时候每个帝王都会给自己建造陵墓,但是当建造陵墓成功之后,为了防止那些建造陵墓的工人泄漏陵墓的位置,还有就是被人盗墓,所以肯定会把这么建造陵墓的工人全部杀掉或者活埋。”

    我问道:“查理霸你什么意思?”

    查理霸笑道:“前进,假如你是那些建造陵墓的工人,你会怎么办?”

    “我不当工人不就完了。”

    我说的话,一下子给贾西贝说笑了。

    查理霸没好奇的说道:“猪,你怎么不动动脑子。”

    贾西贝接道:“前进,你不知道?那些建造陵墓的工人为了防止自己遇害,都会悄悄的在陵墓里建造一个逃生的渠道。有的被抓到了,死就死了。要是有逃出升天的,要不就隐约过日子,要么有贪心的就再回到陵墓里偷陪葬品。”

    “哦,是这样。。。。”

    贾西贝接着说道:“前进就没有想过,其实那些盗墓的小说,盗墓人自古就有不少,只不过他们做事比较低调,很少被人关注。你想想前进,帝王建造陵墓都是国家高级机密,后来人怎么可能知道,那些盗墓人说白了居多的都是陵墓工人的后代。”

    查理霸指了指死胡同的墙,说道:“我估计这壁画可能让我们逃出生天。”

    现在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这图壁画上。我仔细的看了看壁画的内容。是成吉思汗坐在中军大帐,好像是在指挥什么。而之前我们看到的壁画成吉思汗都是在骑马,而这幅壁画里一匹马也没有。

    这时梁教授说道:“这是一个典故。”

    查理霸问道:“历史我不懂,梁教授这是一个什么典故。”

    梁教授说道:“这是成吉思汗一生最后一战。”

    “最后一战?”

    我好奇的问着。而梁教授说着:“公元一二二五年,因西夏背盟,主将木华黎含恨而死,成吉思汗不顾六十四高龄,坚持亲征西夏。不料途中围猎受伤,高烧不起,但成吉思汗心高气傲坚决不退兵。西夏王见蒙古骑兵来势汹汹被迫派使者求降。此时的成吉思汗虽然病危,但依然坐在中军大营指挥歼灭西夏国,不过由于成吉思汗年岁已高又有疾病在身,成吉思汗和他的军队在六盘山休养,公元一二二七年,成吉思汗死于六盘山附近的清水县。成吉思汗虽然未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灭亡西夏,却为自己的子孙留下了灭夏、灭金的方略。还有留下了三条著名的遗嘱。”

    “梁教授你的意思。这副壁画讲诉的就是成吉思汗在六盘山最后的故事?”

    梁教授说道:“不错。这幅壁画绝对是有他的含义。”

    我指了指壁画上的最上方说道:“那个是什么。好想不是人啊。”

    梁教授,查理霸和雨林都顺着我指的地方看去。

    梁教授惊奇的说道:“mongketengri。。。。”

    我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啊?你说什么?”

    贾西贝说道:“你那是什么眼睛,我们居然没看到。”

    “少废话,那是什么东西,刚才梁教授说的什么?”

    梁教授说道:“这是蒙古族宗教里的最高天神腾格里。在萨满教里是创造宇宙和人类的神。”

    “呵呵。这世界啊处了耶稣,安拉,如来佛祖,还有什么三清四帝,神是真多啊。”

    我开玩笑的自言自语。而查理霸则狠狠的打了我胳膊一下。冲着我说道:“你不信教就别信。玩笑归玩笑,千万别拿宗教信仰开玩笑,有宗教信仰的人要知道你这种调戏大神的语气。估计早就打死你了。”

    “我晕。。现在都是言论自由的时代。那些信教的人还能因为我骂了耶稣等等。。还能杀了我啊。”

    查理霸见我这么说,连忙说道:“没准?这帮有信仰的人说白了就是直肠子,既然信了就相信有神的存在,你要是亵渎神灵杀了你那是吹牛*,不过肯定会先打你一顿,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我还要和查理霸反驳,这时贾西贝说道:“你们俩还是老样子,别闹了。这都什么时候。赶紧想办法看看怎么找出口?”

    一句惊醒梦中人,我连忙问着梁教授。

    “梁教授,成吉思汗这个一个厉害的历史人物,信不信教我不知道。不过我始终坚信在这个古墓里所出现的东西。肯定是有它出现的道理和原因。”

    我不知道我那句话吸引了梁教授。我只见梁教授由如醍醐灌顶一样。梁教授嘴上叫道:“我这五十年白活了。。。我这五十年白活了。。。脑子居然反映这么慢。。。脑子居然反映这么慢。。。”

    一下子给我整蒙圈了。我连忙说道:“梁教授怎么回事?梁教授怎么回事?”

    梁教授就跟呆子一样,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壁画。我还要追问,被贾西贝拦住。

    贾西贝小声的说道:“梁教授是我们系的老前辈了,对考古非常热诚,你最好不到打扰他。”

    而好久没有说话的孟磊听到贾西贝说着梁教授,孟磊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家伙应该退休了。坑自己也就算了。把一个团队坑了那就是造孽了。”

    贾西贝回头瞪了孟磊一眼,口中狠狠的说道:“你消停的好吗?别跟自己找不自在,你放心我宁可不要命了,我也指定把你送出古墓。这都什么时候了,别说话带刺了好吗?”

    孟磊见贾西贝渐渐有些急眼,孟磊瞟了贾西贝一眼,不说话看着别的地方。贾西贝这时也不太愿意搭理这个男人之中的废物孟磊。只有安静的站在梁教授的身后,静静的观看梁教授能找到什么线索。

    过了有二十多分钟,梁教授高呼道:“哈哈!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这是的梁教授就好想得到了什么东西一样,非常高兴,就连喊的都非常有力气,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的傻傻看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