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九十三章 溺婴村 十七
    民警小陈和孙铁龙一直在和陈强聊着,我就一直观察着陈强家里的状况。其实我要知道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没有必要在继续留下来。不过做戏要做全套,要不肯定会引起陈强的怀疑。

    民警小陈说道:“陈强啊!最近你家里出了不幸的事。你呀千万别多想,也别瞎想。好好的把你的日子过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完全可以和国家反映。能帮的大家都会帮你的。”

    陈强应道:“谢谢国家和政府这么关心我,放心什么事都要想开,既然事已经发生了,也无力回天了。哎。。。。”

    孙铁龙看了看我,示意我们应该怎么办,因为他们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我明白孙铁龙的意思。我连忙向陈强说道:“陈强先生,大体我们民政局有一些了解了。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就先走了。”

    我说完给民警小陈和孙铁龙一些提示,告诉他们快走。

    陈强无非就是几句寒暄的话,我们就从陈强家走了出来。

    往回走的过程中,民警小陈向着我问着:“前进兄弟,刚才你调查出什么了?”

    “什么都没调查出来。不过我要是没记错,陈强家的那股香味,我遇袭的时候就味道了。虽然那天是天黑,但是我确定袭击我的人应该是个男人。而且个头比我率高一些。而杨碧缺比我高很多。杨碧身上也没有浓厚的烧香之味,所以袭击我的人肯定不是杨碧。我敢肯定,袭击我的人就是陈强。不过这些都和韩娟的死没有直接关系。”

    孙铁龙也说道:“这么说来,还是在原地踏步了。”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可能事情很简单。是我们想复杂了。算了,先回去吧!陈强有没有嫌疑,我不知道,尽量不要去找陈强了,要不时间长了必然会露出一些对咱们不利的问题。或者可能已经暴露了。不过不要紧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只要把最后一个疑问想明白。我估计差不多就可以知道事件的真相。”

    民警小陈连忙追问着:“什么疑问?”

    “暂时我还没想出来,想出来再告诉你吧陈大哥。”

    我什么都不想说,我自己也很乱,到现在为止,所有的发生的事都太过复杂,几乎没有一件事是和韩娟有关。

    没多久我们就回到了大浦客栈,雨林和若寒见我们回来。雨林连忙跑到我们身边,雨林高呼着:“你们去陈强家,查出什么了。”

    雨林这么一问,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民警小陈很沉闷的走到一旁找个地方坐下。从民警小陈的肢体表达出对我的不满,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调查的厉害。而孙铁龙也没说什么,也是找个地方坐下。

    雨林见没人搭理她,雨林冲着我说道:“前进,说话啊!你们调查出什么了。”

    我不耐烦的回应道:“什么都没调查出来。”

    雨林见我没好气的回答。雨林说道:“你这个笨蛋,怎么什么都没查出来。莫非是那个陈强很狡猾,不行我再去一趟。一定问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你还是别去了。陈强不狡猾,而且也对我们没起怀疑。只不过有些事我还没想通。”

    我这个的回答,算是勉强的回答。

    雨林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笨蛋,脑子一天想什么呢。。。。”

    雨林开始机关枪私的要开始发威,我闲吵连忙从院子中走出来。找个清静的地方待会。

    雨林见我没搭理她,打算跟着我出来,继续絮叨我。

    若寒一把拉住了雨林。

    “雨林,别打扰前进了。你还不知道前进吗?有时候需要安静的想想。”

    若寒一说话,可算是劝住了雨林那发疯似的嘴巴。雨林也很生气的找个地方坐下。

    院子里一下子变的很静。而民警小陈自言自语的讲道:“调查了两天了,一点线索没有。哎。。”

    民警小陈说话的语气,虽然没有些贬低我的意思。不过院子里的人听着都不是很舒服。

    尤其是雨林这样的火爆性格。还以为民警小陈含沙射影的说我没能力。

    雨林冲着民警小陈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民警小陈见雨林和自己发火。民警小陈没有再说什么。

    若寒拉了拉雨林。让雨林不要在说了。而雨林不服还要说着什么。这孙铁龙从座位上站起,冲着大家说道:“别人不了解前进,雨林你还不了解吗?让前进冷静的思考思考。别跟前进添麻烦就算是帮助前进了。”

    孙铁龙说完看了看民警小陈,又看了看雨林。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孙铁龙说的虽然话不多,但是确实很管用。雨林再也没有多说什么,雨林也看了看民警小陈,也再吵喊什么。雨林和若寒就坐在院子里喝茶水。

    。。。。。。。。。。。。。。。。。。。。。

    我不知不觉走到了韩娟上吊的那颗树上。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如果韩娟是自杀,那么韩娟是怎么做到让自己悬浮在三米多的大树上。如果不是自杀,那么又是谁用什么方法杀死韩娟呢。

    一时间我想不什么,但是记得小时候看着同龄的孩子特别喜欢爬树,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也特想爬一次,坐在高处往下仰望的感觉。

    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上攀爬,特别想做在树枝上看看这个镇子。这个树真是有年头,树皮非常的厚,由于长年风吹雨嗮,树枝伸展的也比较多,我一步一步的没几下子就爬到了树的中央。我也不敢再网上爬,就踩着一根粗一点的树枝往下看。

    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从上往下看的感觉确实很不错,那种感觉说不出来。我听见身后有人喊我。

    “前进兄弟,你怕那么高干什么。。。”

    我回头往下看,原来房东郭伟正从村子外往回走,手里还拿了一些东西。可能是去附近的城市进一些生活用品。

    “郭大哥,我是闲来无聊。。。。”

    我刚要说下去,就发现脚下有一块树皮似乎是被绳子绑过的痕迹。脑子一下子好想想到了什么。我连忙仔细的看了看树皮上被绳子绑过的痕迹,这个痕迹的树皮上还没有完全变深黄色。只不过是有一些灰土掩盖。一下我明白这痕迹是最近产生的。我自信的看了看周边的树枝上还有没有类似的绑痕,爬上爬下的仔细的观察这棵数。

    一旁的房东郭伟看的我直愣。房东郭伟也不知道说什么,生怕我从树上摔下来。连忙在下边喊着小心,小心的。。。

    我大声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