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智笨探 > 第三章 校园杀人事件 三
    下午本来是雨林和江择一雄的自由搏击比赛,但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两个人没有较量成我和若寒一直在体育大楼的楼下,等着雨林,而雨林却和江择一雄的楼下闲聊雨林说道:“本来今天打算好好的领教一下你的高招,但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断了我们的比赛”

    江择一雄虽然是一个日本人,但是在中国生活了几年,中国话虽然不是那么标准,但是咬字很清楚“雨林小姐,今天的事会影响你们学校很长时间,今天的比赛就算了吧。等以后,我们在切磋吧,也欢迎雨林小姐随时找我,希望我们一起研究和切磋搏击”

    雨林只是略微的点点头,又和江择一雄寒暄几句客气话,便来到了我和若寒的身边我说道:“今天没比成,真是遗憾啊,看不到你们自由搏击两大高手的对决了”

    雨林择悠悠的说道:“也是啊,本来今天打算一鼓作气打到这个江择一雄,谁知道学校出了这么个事,真是让人头疼,你看吧,学校这段时间肯定消停不小,茶余饭后肯定会说到今天的事”

    我也说道:“是啊,毕竟校园是一个纯洁和神圣的地方,是教育下一代的地方,这里死了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说不过去,再加上人的好奇心,肯定会私下议论今天的事,对学校的影响肯定会很大的”

    雨林也是很赞同我的想法,我们三个人一直在学校里面闲逛,聊着今天发生的事,走着走着雨林和我都感觉到若寒很不开心,一路上若寒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个她的性格决然相反,毕竟若寒是一个开朗的女孩,平时讲话是我一天的几倍,而一路上若寒竟然一句话都不说,这就有点奇怪了,不过我和雨林都明白,死的同学于晓蝶是若寒的室友,若寒难受的心情现在是非常沉痛的,所以并没有刻意去打扰若寒雨林先言道:“前进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蒸腾了一下午,我们也都确实饿了,我转头问若寒:“若寒你想吃点什么”

    若寒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语气很低沉:“随便,吃什么都行”

    最后我们三个人围在一起吃米线虽然在吃着饭,可我的脑子中一直在想着死者于晓蝶,我都很好奇的想着画室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有说不上来,对于我平淡的生活中,第一次还是见到死人,我与死人的距离只有一尺的距离,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或许是给我平凡的生活中带来一点色彩吧“前进啊,我都没想到,你爸爸是警察啊”

    雨林一下子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了,也让我突然间一愣我无所谓的回复着雨林:“是啊,我父亲是个警察,准确的说是个刑警,是专门破理案件的”

    “哦难怪了。。。”雨林的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仔细的打量着我,好想以前并不认识我一样,一旁吃饭的我被雨林这种神色吓的不敢乱动“俄。。。大姐。。。你这么。。。看我。。。干啥。。。。”

    突然间雨林脸色一下子又变了,变的开心了很多,左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我的右肩膀高呼的叫道:“你小子行啊,真是深藏不漏,知道吗?刚才在画室你真是帅呆了,这是我认识你以为最帅的一次,好想那个日本的什么什么南”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女孩子矜持点,公共场合注意点”

    雨林崛起小嘴,冲着我窝了窝拳头,意思是叫我闭嘴,而我也没有反抗她的意思,乖乖的吃着米线雨林的话匣子这时候就已经停不住了:“前进,认识你这么久了。今天我感觉怎么想刚认识你一样呢。太帅了。。太有内涵了”

    我依然是吃着,并没有再搭理雨林,毕竟从小到大,没有人夸奖过我,我说的并不是大话,小学,中学,高中,大学,所有的老师们都对我没什么好感。原因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像个木头是的吧。而且又笨又傻,啥啥不会,所以当有人夸奖我的时候我自然会感觉到奇怪,自然不会在听下去“前进今天的这个案子,你说有疑点,看来那些警察都信了,你说多长时间能破案啊”

    多长时间能破案,我的脑子一下子就亮了,嘴上不知不觉的言道:“那些警察多长时间不知道,我肯定会在两天时间之内,把这个案子用清楚了,如果不是自杀是他杀的话我相信我能在四天之内找到凶手”

    这些话并不是我在吹牛,而是心里一直想说的话。是发自肺腑的内心话,但是想尝试高段,高难度的东西是每个人都想过的我意识到,我失言了。马上又说道:“好了,快吃吧,一会我还要回去看书呢”

    我的意思是让雨林不要再说今天这件事了。向我父亲说的,死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老拿来说,肯定会不考虑到死者身边人的感受,而且现在身边就有一个若寒“这个雨林啊。头脑简单,人都说胸大无脑,雨林是胸小也无脑,雨林也就会打个拳,做一些不用脑子的事吧”

    雨林,我,都没有想到,若寒哭了我们都很好奇,若寒为什么会哭呢?我自从认识若寒的那天起,从来就没有见过,若寒流过一滴泪若寒哭道:“于晓蝶是我的好朋友。她现在就这么死掉了,我好难过啊!前进你说晓蝶死的有问题,你能帮我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吗?”

    原来若寒伤心是为了于晓蝶啊。难怪了,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毕竟我从小到大,还没有遇见过自己身边的人离奇死亡,所以这种感觉我是从来没有的,试问身边的好友离奇死亡这种恐惧感我想所有人都会懂的我沉思了几秒中,这几秒中想到的是我父亲对我说的话。我现在是个学生,能做而应该做的只有念好书,其他的事是和我无关的“若寒,于晓蝶的事是很不幸,但是于晓蝶以后的事警察会去处理的,我想我们不应该给警察添麻烦”

    我说的话是很在理的,若寒并没有想以往一样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大道理让我就范,而是默默的低着头在那里哭看着身边的好朋友哭,我心里特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身边的朋友哭我就特难受,尤其是身边的女性朋友,无论是谁,只要是我认识的女性朋友,我都不愿意看到他们哭我一直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若寒雨林对着若寒劝道:“若寒乖,这种人谁也不想的,让警察处理吧。于晓蝶要不是自杀,凶手肯定跑不了,放心吧”

    雨林和若寒是很要好的朋友,雨林说的话若寒应该是能听见去的,毕竟她们都是女人,女人和女人在伤感的时候,是最容易帮助对方,我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大约没多久的功夫,我们都吃的饱饱的,若寒也在雨林的劝说下多少吃了点米线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是因为若寒心情不好,我和雨林都知道现在的情况下,也知道让若寒不要去想,我心里也是问自己,这个世界就这样,事不关己,当然不会去仔细思考,但是事情和自己有关,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可以叫一个人,无法睡觉,无法吃饭一天天沉迷打不起精神雨林快到家了,在前边的路口右转弯就是雨林家的小区,雨林说道:“我到家了,若寒,你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睡一觉,等着警察把凶手找出来吧,前进啊若寒就拜托呢,安全的送回寝室吧”

    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而若寒也寒暄几句,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就这么分开雨林走了以后,就只剩下我和若寒,这是我更不知道怎么和若寒说话,特别的不自在,感觉今天特压抑,一路上更只是想自己一会回家看什么书,一会回家玩什么若寒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我一下子就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若寒要和我说什么“前进虽然有警察,但是我非常想调查晓蝶是怎么死的,因为我和晓蝶是好朋友,我想亲手找出真相,但是我自己又没有那个本事。。。所以你帮我查查好吗”

    若寒要跟我讲的这些话,我也知道她会跟我说的,但是毕竟我不是什么警察,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而人要是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去做某件事,那不叫勇敢,那叫傻x。所以我以前经常和人说,刮风下雨不知道,自己吃几两饭都不知道的话,那你可以去死了我没有回答若寒的问题,实际我在不回答的情况下,已经做出了答案,就是我拒绝我也想了很久,才缓缓的说道:“我自己有多大本事,我自己知道,这种事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已经超出了我们所在的区域,应该去等待警察去破案,我无能为力”

    若寒见我,已经拒绝帮助她,便放声大哭,我只是下意识的用头摸摸了若寒的头,安慰若寒,哪知道若寒一下子就钻进了我的怀里“乖。。乖。。别哭了,这一点不像你了,你是一个乐天派的女孩子,别哭了,这样就不漂亮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说这些话,这些话是我从来都不会说的,后来我才明白,这些话都是小情侣吵架时,男人为女人说的,不应该出自对朋友说我的身体开始僵硬,因为我从来没有抱过任何一个女孩子,不知道抱女孩子的感觉是怎么样,今天真是太爽了,一个大美女紧紧的抱住我。。。。

    我本来想说什么,但吱吱唔唔的又说不出来,但是确很喜欢这种感觉(有人说这是好色,闷骚,其实不然,对于一个二十年来没有和女孩子交往,没抱过女孩子的人,我想谁都想多长久一点,就是因为我的感情智商是个白痴,以后才会上女孩子的当,到底犯下打错)

    若寒说道:“前进求求你了,就算我求求你了。看的出你可以办到,你帮帮我好吗?帮我找出事情的真相?”

    我渐渐的有了一点动摇,内心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尤其若寒还是我的好朋友,我仔细的想想回道:“好。。我会尽全力帮你,查案可不是玩,如果遇到什么我们控制不了的事,我们必须退出,要不会有很大的麻烦,你懂吗?若寒”

    “嗯。。。。。。”

    “这不是开玩笑,如果遇到什么我们不能控制,必须要退出,要不会有跟大的麻烦我说的麻烦不单单是惹祸,而是死亡。”

    若寒好想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又解释道:“这是查案追凶手,不是玩,哎!我不想和你多说,你要答应我,我就带着你查查于晓蝶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我答应你。。。。”

    就这样我开始了校园缉凶。。。。。。。。。。

    ...

    ...